第67章 无力挽住曾经的岁月

作者:吃沙拉
更新时间:2023-11-20 21:25
点击:248
章节字数:566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最近615号的情况怎么样?”

“还是老样子,回来就自己找了个角落位置坐下,也没谁去和它打招呼。”

“总是这样子的状态,我怕会出问题。”

“是呀,可是眼下也没什么办法,只要上面一直不改变对它的看法,估计它的境遇,以后可能就只能是这样了。”

“哎,不过如果它能够调去别的部门就好了,帮忙处理一下后勤事务也好,总比它现在的状态要强。”

“是呀,总是分不到像样的工作,都是些超级难啃的骨头,它又偏偏是新手,我们好像没有谁被这样刁难过吧。”

“我的记忆里面是没有的,不过它的主张也确实很是离谱了,上头不肯让它做也是正常的,只不过走到故意刁难这一步,真的是意料之外。”

“嗯,再怎么样,新手保护期也让人家享受一下嘛。”

“希望它不要再继续它那个危险的实验了。”

“13号,虽然现在下结论可能还早了些,但我觉得最后你还是会亲自动手去解决这件事的。”

13号沉默,没有将话题继续下去。

---------------------------------------------------------------------

“妈,你没有做早餐吗?”

林萌茶起床后习惯性地走到了厨房里,一阵寻找过后,别说早餐的痕迹,就算是面包渣都没看到一颗。

“妈,妈?”

林萌茶的呼喊并没有得到回应,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时间已经是早上8点了。

“完蛋,还有半个小时。”

虽然自己家离公司算不上很远但加上各种的一番收拾,想要在20分钟左右到达还是有些勉强的,更别说林萌茶接下来遇到的接连都是怪事。

“诶?我行李呢?”

行李箱不见了踪影,自己的衣服和各种必需品全部都在里面,没办法,林萌茶只好赶紧开始找起了替代,可不找也都算了,衣柜里明明还是留有一部分自己的衣服才对的,结果打开衣柜的一瞬间,林萌茶傻眼了,不仅是衣服款式有点问题,而且好像适配年龄上也有点问题。

“哇哥,别这么搞我吧,我是挺想回归青春,但这都是些啥呀。”

衣柜里的衣服功能性非常齐全,春夏秋冬用的一应俱全,只不过看着眼前这蓝白色调,熟悉无比的学校制服时,林萌茶傻眼了。

“不是,我妈还没把它们扔了吗?”

有了不祥预感的林萌茶赶紧跑出客厅外,毫不意外,谁也不在,因为这个时间点上,家里人要么就在上班的路上,要么就已经在学校里了。

“啊,完,怎么搞,怎么搞?”

尽管有过和湉荳艿互换身体的经历,但当这种的经历再次出现在自己的身上时,林萌茶还是感觉一头雾水,而且之前遇到这些不可思议的事情时,起码自己身边还有湉荳艿在,现在却只剩自己。

“啊,又到了无聊的选择时刻。”

再次看向墙上的时钟,那是起码7.8年前的玩意了,为了确认现在的确切的时间点,林萌茶回到自己房间,开启了电脑。

“四年大学,三年高中,再有这2年多那么一丢丢的工作时间,啊,好吧。”

林萌茶用连续三年高中阶段蝉联全班倒数前三的数学知识掐指一算。

“再加上今天是9月1的话,那就是。”

林萌茶准确地算出了今天的日子,正是自己高中入学的日子。

“啊?不对,那我岂不是要迟到了?”

想到这点,林萌茶赶紧冲向衣柜前,呼地一下甩掉了上半身的睡衣,接着解开了睡裤,任由它自然落到了地上然后踢到了一旁,另一边还在匆忙地找着自己的夏装校服,着急忙慌一顿之后终于找到,也没时间管尺码是不是还对得上就迅速地朝身上套了上去。

“书呢?书呢?”

换好衣服,书本却找不到了,林萌茶急得干跺脚,那些迟到被罚的记忆也冲上脑袋,图书库里那些好像永远搬不完的教材试卷,罚扫操场时永远都在狂吠的大黄狗,被没收了小说之后不定时地在课间发回来让看2分钟又收走。

“啊不,班主任太烦了,不要迟到,不要迟到。”

林萌茶觉得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现在自己只能是尽快赶到学校,争取惩罚能够尽量小一点,桌子上的学习用具被她一把抓走,冲到玄关,换好鞋子,熟练地拍了拍身上,发现漏掉了钥匙才又翻找了一遍门背上挂着的各种袋子里。

“啊,赶紧走。”

林萌茶打开大门又一把甩上,大门拍出的那一阵巨大的气流冲到了林萌茶那没来得及整理的头发,也惊醒了倚靠着墙体坐在大门一旁已经进入浅睡状态的湉荳艿。

“林萌?”

“哈?什么事?”

正在辨认哪条钥匙是里门哪条是外门的林萌茶没有太过注意身旁的声音,只是随口答了一句。

“你这头发……。”

湉荳艿还没把话说完,锁好门了的林萌茶一个突然转身迈步向前,而湉荳艿也刚好起身面朝林萌茶一侧,于是结果就是两人的距离瞬间来到了极其贴近的位置,加上两人身高几乎一致,这像是被提前安排好的完美错位让两人差着便获得了对方的开学祝贺——一个吻。

“哇!”

林萌茶不知道自己究竟花了几秒才看清眼前的状况,两次眨眼?三次眨眼?像是对了半天都对不上焦的相机突然焦点上无比清晰,林萌茶迅速向后唰唰退了几步,湉荳艿则是站在原地,左手挽住了右手的手肘,顺势向下停在了手踝处,侧过去脸,不约而同的是,无论是无限迟钝地还在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的林萌茶也好,还是被这突如其来的贴近意外地卸下了自己的伪装的湉荳艿也好,两人此时都能感受得到自己脸上那明显异常的高温。

“这,啊吧,这,今天的太阳,真大呢。”

还想着太阳大哥能帮下忙缓解下气氛,结果抬头一看却是阴天,林萌茶这下算是彻底没了招了。

“咳,走吧,早点去不然等下上课迟到了。”

一个是时间问题,一个是湉荳艿的搭话,尽管林萌茶还在努力地想办法让自己脸上那异常的高温赶紧降下去,但总不能继续待在原地什么都不做,想不到什么特别好的办法她只好采用了最基础的物理降温,她用双手手背贴在自己的脸庞上,一边向前努力迈动着脚步来到了湉荳艿的身旁。

“走吧。”

“嗯。”

走下步梯,离开院子,林萌茶第一次看到了自己再次遇到眼前这种奇妙事件后周围的环境,简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以森林命名的小餐馆一如既往,无论自己是小学生还是大学生,早晨的店面里总会飘出那蒸包子时滚滚的白气,院子的拐角处,修理单车的师傅拉起卷帘门准备开店,那时还未停运的15路公交车载着乘客从院子前的四车道道路上行驶而过。两人并肩走在人行步道上,一言未发,林萌茶始终瞧着周围或是笔直地看着前方,完全不敢看向湉荳艿那一侧,刚才发生的景象在脑中来回浮现。

“啊,再这么下去等下进了学校只会更麻烦吧,要不要找点什么聊一聊?”

林萌茶绞尽脑汁想要从脑子里挤出来点什么话题,好缓解下两人间现在的境况,太过简单的话题又怕聊着断断续续,万一再次回到了刚才的状态只怕是会更糟,她甚至努力配合着当下的背景去回想起过去发生的事情,看是否能够当做聊天的素材。

“以前高中的时候发生过什么,开学的时候,开学的时候……。”

正当林萌茶想在已经沉睡了多年的回忆当中找出点突破口时,抬头看着眼前那还未修缮的旧时的人行道,不知多久前就已经矗立在路旁的老旧路牌,还有一路上路过的过去街景,而自己脑海中无疑地也清楚地记得自己在工作的年纪时周围的环境是什么样子的,林萌茶心里才突然有了个想法。

“不对,我既然记得我工作时的事情,那现在是怎么回事?穿越回过去了?但感觉又不像,这衣服的尺码穿久了明显感觉不大对,如果说是在梦里的话,那……。”

“哇好疼”

为了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林萌茶捏了捏自己的脸,感觉确实现在自己所在的应该是现实世界,如果真的是在梦里那这个疼痛感不应该那么真实才对。

“不过就算是哪种情况都好,其实自己现在都算是在经历过去的事情而已,可以这么理解吧,那过去的这些事情既然都已经是发生的了,那我为什么还要那么紧张,这课着不着急去上好像也没那么重要了?”

是穿越就摆烂,反正都是重来,跟着以前那样再走一遍就是,梦里的话就更不用说了,自己还可以嚣张点,反正做什么都好都是梦里而已,又不会对现实有什么影响的。

林萌茶觉得自己瞬间悟了,反正无论是哪种情况,之前自己连和湉荳艿互换身体这么不可能的事情都发生过了,这次也一定没事的。

一顿强行自己安慰过后,林萌茶感觉自己状态已经好上了不少,偶尔怀念一下过去的生活其实也挺好的,去见见好久没见的同学,额,虽然饭堂的饭菜是真的一点不想吃了,但还能直接从老妈那讨点零花钱,不用上班的日子,拿什么来都不换,真好,真好,真好呀。

“我去好个屁呀,赶紧让我回去啊!”

林萌茶这一吼引来了人行道上其他人的驻足围观,大家都齐刷刷地把目光投了过来,看到这一幕的林萌茶恨不得赶紧钻进一旁的绿化带里。

“林萌,你怎么了吗?”

“我……。”

湉荳艿不知道林萌茶为什么会突然有这样的举动,她用余光快速地扫过周围的人群,有正在上学途中的小学生,有步伐较快的上班族,身后还有一对结伴外出买菜的老人家,上班族只是看了看便从身边经过,对发生了什么并没有时间投入太多的关心,走在身后的两位老人停下了脚步,而在湉荳艿和林萌茶身前的几位小学生们也好奇地转身问道。

“姐姐怎么了?”

林萌茶看着眼前这群小学生们好奇的眼神,无比后悔刚才自己无端吼的那一嗓子。

“啊,现在要怎么搞,小朋友倒还好轰走就是了,可是后面这两位老人家怎么好像也一脸关心似的。”

解释还是不解释,解释又用什么理由解释,总不能说什么自己刚刚那是发癫,现在好了没事了吧,可是不直说的话等下万一被继续追着问只怕是越编越不会编,越整越乱。

“小弟弟,能不能借点钱给姐姐们吃个早餐呀?”

“我,啊?”

林萌茶还在想索性懒得想这么多,直接绕边走了算了,可这回过神来一看,湉荳艿已经蹲下身去,向刚刚问自己的那位小学生索要着零花钱了,而且还是伸出手去,脸上莫名地还挂着一阵邪魅的笑容,生怕学生弟弟看不懂她这是打算借了不还的。

“额,再见。”

看着湉荳艿这表情,小学生也很干脆,扭头就走直接当做什么也没发生。

问题解决了,林萌茶看着眼前这自己怎么都不会想得到的画面,转头再看,身后两位老人还在,既然小学生们的问题湉荳艿已经解决了,那老人们这边就自己来简单点说明情况就好,可正当自己转身想要去说明时,身旁的湉荳艿又抢先了自己一步,她站起身来,走到了两位老人面前,礼貌地向他们说明了情况,但由于不知道林萌茶刚才那一声喊叫是因为什么,湉荳艿便借了刚才路过的公交车顺着说道。

“您好,我们是十六中的学生,我们刚才出门太过着急了,忘了带零钱坐公交了,不知爷爷奶奶你们可不可以借我们一点零钱,您再写个地址给我们,我们之后就会过去还给你们的。”

“可以,可以,你们需要多少?”

“就去的这一趟就可以了。”

老奶奶听完便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钱包,将四元零钱递到了湉荳艿手上,接过零钱后,老奶奶和老爷爷都说不用麻烦再专门过去还一次了,但湉荳艿还是坚持问到了两位老人的住所,还给了对方自己家长的电话。

“想想这个社会过去还是挺淳朴的呀。”

复杂的一顿沟通过后,虽然用了比自己所想的要复杂得多的方法,刚刚发生在眼前一小会尴尬也算是告一段落了,林萌茶还在反省着自己的情绪控制,湉荳艿从老人那里得到了住址以后又回到了林萌茶的身边。

“事情解决了。”

“好复杂的解决办法,而且我们明明不用坐公交的。”

“之后我去还就好啦。”

小事结束后,两人继续步行前往学校,与刚才不同的是,也许是多亏了上学途中的这段小插曲,两人之间的气氛也显而易见地缓解了不少,虽然依旧没有太多交流,但林萌茶感觉刚才还悬在自己心里的那捆包袱,现在已经消失不见。

放下了烦恼的林萌茶感觉一瞬间整个人都舒坦了,空气中充满了清凉的气息,看着自己脚下穿着的帆布鞋迈着轻快的步伐,宽松的校服裤腿也跟随着自己的步伐一前一后摆动着。

“话说回来我们这样不会迟到吗?”

林萌茶提问完看向湉荳艿,脸上尚未完全褪去的红色和朝阳的颜色混为一体,白皙的皮肤更显通透,纤纤发丝也被染成金色,浅褐色的眼瞳,圆润的下巴和那未加任何修饰却莹润剔透的唇。

如果学生年代能带手机多好呀,现在就可以拿出来拍照了。

“迟到的话那就只能一块受罚啦。”

湉荳艿撩起耳边的头发,微笑着回答了林萌茶的问题,林萌茶看着自己发小脸颊两侧的饱满粉嫩的苹果肌,精致好看的耳朵轮廓,心里竟然问出了一个让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的问题。

“这,真的是荳艿吗?”

啊,好吧,那确实是荳艿,啊,但是为什么,这是什么感觉,我为什么会觉得好后悔呀!

课间,林萌茶趴在桌子上,侧脸看向窗外,操场上还有学校的后勤人员在整理和清点刚才开学典礼上的物品,林萌茶就在8层的教学楼上呆呆地看着操场上如的工作人员们如蚂蚁搬家一样将物品依次搬离,而目睹这一切的林萌茶觉得当下自己心里竟然也有了类似的感觉。

有什么东西好像在离开我一样。

开学的第一天在一片无所事事中安然度过,上课也因为刚好是开学典礼所以没有算迟到,见了许久未见的同学,听着老师在讲台上那时而让人怀念的讲课方式,时而又会让困倦渐增的催眠大法,课间餐吃过了,还是以前那个味,记忆中明知道哪个是雷居然还专门去点了一遍,还算是某种程度上的怀念(受虐)吧,好像梦一般的一天过去了,林萌茶在重新踏进校园后也没有再想太多关于这是真实还是幻境,自己究竟是在换回身体后又正经历着一场奇妙的穿越之旅,好像所有都放下了,悠然地度过了这一天。

但我还是觉得,缺了些什么。

唯一可能算得上是不同的可能是林萌茶心里今天一整天都挂在内心的那份特别的感觉,好像自己的内心缺少了些什么,好像自己的世界里是并不完整的。

这是为什么。

没有太多刻意去想,只是不断在心间重复,淡淡地,轻描淡写地发问,直至她再次出现。

“林萌,林萌?”

“嗯?”

熟悉的声音,熟悉得步调,心房处的空缺好似在慢慢被弥补,像是忽然醒悟一般看向身后,是自己最熟悉的人,是那个刚刚还在迷失之间寻找不到的缺失的那个人,也是自己深感后悔的那个人。

“怎么走这么快,都不等我了?”

“啊,我,嗯……。”

话语如梗在心间,说不出,也无法转变为行动,自己竟然只能是看着自己最熟悉,最亲近,也是本该最为珍惜的人走到自己的身旁,听着她的话语,回答却皆是漫无目的的,语气词,无法组织语言,渐渐身边竟如同沉入水中那般,缓缓听不见声音。

“林萌?”

“嗯!”

声音突然清晰,是她,是自己最熟悉那个人,她抓住了自己的手,呼唤着自己的名单,终于再次听清,本该高兴,庆幸,但轻泪为何而落,身躯又为何而变得瘫软,无力。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萌茶觉得自己身体已经不再受自己控制,好像身后存在着一个黑洞,而自己却只能顺流而下,无力反抗,持续地跌落,坠下,离她远去,直至看不清,看不见。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yuugure-yuu
yuugure-yuu 在 2023/11/21 07:28 发表

按之前的说法,初中毕业后两人搬出来住,大学时住的地方换了。那么萌茶是怎么做到自己住的地方换了都要打开衣柜才确认的。
而且开头她还喊妈找行李箱,这就更奇怪了,萌茶这时候一半是顺着62章的剧情,刚起床荳艿在门外而且准备去上班,身体还是原来的导致62章荳艿一时没认出来,本章还问了头发。而64章的(另一半)萌茶回娘家还带了行李箱,这和开头在另一半上吻合!只能说萌茶这章的状态都难以用语言简单描述了。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