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即使背负罪孽,你是否任愿前行?»

作者:希马酋长
更新时间:2023-10-06 16:09
点击:825
章节字数:621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无法遗忘所做过的一切,无法遗忘被孤独所填满的自己,无法遗忘沾满作孽的双手,无法遗忘她所留下的最后话语……『你满脑子都只想着你自己』……

被罪孽与漆黑所掩埋的我,永远都无法迎来“结局”……永远都无法寻找到“归宿”……永远都无法得到属于自己的“爱”……永远永远……

……

……

……

一如既往的夜晚,和往常般妈妈因为出差无法回来,和往常般嘈杂的雨声淹没空荡的房子,和往常般在这样的雨天里长崎素世什么都不想做,只想就这么安静睡去,忘记一切在梦中寻求片刻的安宁……本该一如既往的夜晚,随着一个粉色脑袋的凑过来完全被打破……

不断落下的雨拍打着玻璃,湿润的空气与嘈杂的雨声一同穿过墙壁蔓延至整个房子……桌面上放着快没有的茶壶与两杯不再有温度的茶杯,一台手机安静地放置于桌面……

还很湿漉的发丝触及刚出浴没多久的双腿,长崎素世没有介意某人的擅自行动,只是伸出手去拿自己的茶杯,将杯中没有多少的红茶喝掉……

千早爱音稍微挪动身体侧过来,手机点开相机反转摄像头,在镜头前比个剪刀手露出微笑,在确认照片后转过头,千早爱音把手机放在身上望着长崎素世何时能放下茶杯……

长崎素世把已经没有了的茶杯放好,千早爱音这时拿着手机起身,长崎素世被稍微吓到,身体后仰靠着沙发拉开距离……

“soyorin~茄子~”

“……”

长崎素世望着已然看向镜头比剪刀手的千早爱音,转过头任由她拍照,千早爱音看着照片身体自然倒下来,落在那柔软的大腿上……

“soyorin很不喜欢拍照呢……粉丝服务是很重要的哦~”

“我不是爱音酱,我不需要她人的赞美。”

“欸~被人赞美可以让人有更多的动力哦,soyorin~”

“这只是对爱音酱来说而已。”

只是如平常般有一头没一尾的对话,长崎素世无法从言语中窥探千早爱音的心思……更加无法理解名为“千早爱音”的存在……MyGO开始走上正轨,现在就算离开也无法再复活CRYCHIC,曾经的大家都走上了完全相反的道路,被罪孽所填满的我被一只手牵着前进……纵使有再多的无法割舍,我也已经走在前进的道路上了……

“……”

长崎素世望着躺在腿上看着手机的千早爱音,果然还是无法理解……

……

“爱音酱……”

“嗯?”

爱音听到素世的声音本能地做出回应,眼睛望着账号上粉丝们发出的回信,大多都是说爱音今天也很可爱,还有些说素世今天也很漂亮……头发上传来些许触感,爱音无视素世像是抚摸小猫般的动作,缓缓翻个身……

嘈杂的雨声夹杂着爱音的轻笑声一同徘徊于耳边,无法理解面前之人会如此安心地躺在曾欺骗、利用她的人腿上,愧疚感一直压在心头上无法喘息……

“爱音酱为什么今天也来了?”

“……”

爱音转过身,熄灭手机放到一旁,稍微抬头望着在阴影下的湛蓝眼瞳……初次见到时仿佛看到整片天空都被装进这双眼瞳中,纯粹中夹杂些许无法抹除的杂质……

“因为我无法做到放着寂寞的soyorin不管。”

“那算什么……爱音酱你还没有好到那种程度吧……”

“可爱的爱音大人可是很泛爱的。”

“嗍……”

爱音望着素世转过头眼睛稍微下沉似乎在思考什么,缓缓伸出手触及那垂落的亚麻色头发,如素世往常般用手指卷起发丝……爱音突然能理解为什么素世会这么经常做这个动作,柔软的发丝在手里怎么都玩不腻,明明用的都是同一种洗发水和护发素为什么差别这么大,想到这里爱音稍微不满地鼓起脸庞……『可恶的有钱人!』……

素世察觉到头发的不对劲转过头时,那柔软的手背触及脸庞,脑中回想起那次极其丢人的演出,被爱音抚摸头发与脸庞,在台上边弹贝斯边哭得不成样子……

“……”

素世以核善的眼神注视着爱音,爱音识趣地把手收回来摆出楚楚可怜的眼神望着素世……

“soyorin~”

素世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收起情绪,双手抬起粉色脑袋 站起来端起装有茶具的盘子走进厨房……爱音坐起来望着素世进入厨房,嘈杂的雨声夹杂着流水声徘徊于这个硕大的房子内,一阵若有若无的空虚感涌上来,爱音缓缓闭上眼睛靠着沙发……无法想象自己一直生活在这里是什么样……

素世从厨房出来正好看到爱音靠着沙发,缓缓走过去拿起手机,望了眼玻璃外似乎不会停下的雨,头发还有着些许湿漉感……

“爱音酱晚安。”

“啊……”

听到素世的声音爱音睁开眼睛,只看到素世缓缓上楼的身影……还是一如既往的身影,只是在此刻看起来如此孤独……

……

关上房门素世缓缓走到床边就直接倒下来,深呼吸几口气让紧绷了一天的神经彻底放松下来,翻开皮夹手机自动亮起,差不多该到睡觉时间了……素世本想就这么睡下,但为了不想明天顶着头疼去参加一天的练习,还是爬起来走到书桌旁,拉开抽屉拿出风筒吹干头发……

热风均匀地吹着头发,风扇的轰鸣声逐渐盖过雨声,此刻的素世只想着快点入睡以结束疲惫的一天……

忽然似乎听到什么声音,素世关停风筒仔细倾听,发现是敲门声后素世在说了声进后打开风筒继续吹头发……

房门被打开随后关上,脚步声逐渐靠近,在某个时刻停下……

“soyorin~今晚可以一起睡嘛?”

“……哈?”

素世关停风筒转头望去就看到爱音抱着素灰色枕头,以祈求的眼神望着自己,素世只感到眉头传来阵阵剧痛,心中的愧疚感涌上来……其结果就是只要爱音只要用出这个眼神,素世便无法招架……

“给我一个理由。”

“到朋友家大家都会同床哦~soyorin~一起睡吧~”

素世放下风筒,揉揉太阳穴后暗暗叹气,抬起眼注意到那粉色头发上还泛着水光,望了眼一直来所睡的床应该能容纳两个人……

“放下吧,但在睡之前要把头发吹干。”

“耶~soyorin~love!”

爱音把枕头和手机放到床上,如小狗般跑到素世身旁,带着明媚的笑容坐在素世所让出位置上,享受着吹头发服务……想着那样的素世会给自己吹头发,心中不由地感到喜悦……

“别乱动。”

“哼~哼~soyorin终于也臣服于爱音大人的魅力下了嘛~就特例给soyorin我的签名吧~”

“哈?”

素世移开风筒,左手用力扣住那轻飘飘的粉色脑袋,凑到耳边用核善的语气悄然低语着~

“再—说—一—遍,我刚刚没—听—清,要不现在赶你出去睡大街呢~呐爱音酱~”

“唔!抱歉!小的刚刚什么都没有说!还请素世大人放过!”

“别乱动。”

“是!”

素世再次开始吹头发,一动不动的爱音如人偶般任由素世拿起发丝,风扇的轰鸣声逐渐掩盖雨声……素世望着似乎变长了的粉发,粉发散发着与自己相同的味道,但又些不太一样的清淡香味,头发几乎没有打结的地方看起来有经常护理……

坐立着爱音想要动弹一下身体,但想到会被赶到大街淋雨去就忍住了……爱音目光环视这个房间,上次来时忙着调试效果器和各种事情完全没有好好看过这个房间……一如既往地如酒店般干净简约,忽然床头挂着的蝴蝶标本吸引了爱音的好奇……

“soyorin那些蝴蝶标本很好呢,上次完全没注意到。”

“那些是以前和爸爸一起完成的作品,是充满回忆的东西就挂在那里。”

爱音突然想到什么,眼神胆怯地垂下来……

“抱歉……soyorin……”

“没什么好道歉的,那人离开了已是不可更改的过去。好了,赶紧上床睡觉,明天还有练习。”

素世关掉风筒把爱音赶到床上,自己开始睡前的一系列准备……爱音望着那些蝴蝶标本,每一只蝴蝶的翅膀花纹都是不一样的,被冻结的生命永远释放着自己的魅力,其中一只蝴蝶有着和素世双眼相同的湛蓝花纹……

素世把灯关上,窗帘将城市的霓虹灯隔绝在外,纯粹的漆黑随着雨声一同将房间淹没……没有适应漆黑的爱音只看到一个黑影缓缓走来,一个存在坐到床上,拉过原本就在的枕头,翻开手机盖确认时间,合上手机躺下来,把手机放到枕头下闭上疲惫的眼睛让意识开始下沉……

“soyorin~我们来聊天吧~女子的夜谈会!”

“抱歉,我没有熬夜的习惯。”

“欸~真可惜~”

身旁传来些许动静,素世睁开眼睛,耳旁徘徊着嘈杂的雨声让素世再次闭上眼睛,在心中默念要快点熟睡……

……

素世记不清这是第几次睁开眼睛,平日里很快就能熟睡的,因为太过在意身旁之人无法让心平静下来……素世摸出手机打开一看发现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就快过零点,再不睡素世能想象到明天的脸色会有多差……

雨不知在何时变小了,不再如潮水般嘈杂,一个微弱的呼吸声在漆黑中若隐若现……素世合上手机,轻声坐起来转头望向在漆黑中安详熟睡的粉色脑袋……

不同于平时的活跃,此刻的千早爱音被宁静所覆盖,宛如一具精美的人偶躺在床上,露出来的小小虎牙随着呼吸若隐若现……素世遵循着本能缓缓伸出手触及那粉色刘海将其撇到一旁,无法理解面前之人为什么会将自己的欺骗和利用完全当作不存在,如现在这般靠近自己……明明我们连“朋友”都不是,仅仅只是单纯地在同一个乐队里而已……

无法理解……明明就没有人需要“长崎素世”不是嘛……沉重的愧疚感压着素世喘不过气,呼吸逐渐变得粗犷,要是能就这么死去就好了……

脑中闪过一直努力的妈妈,素世立马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象……做不到留下妈妈独自一人,做不到让妈妈所努力的一切都化为泡沫,素世不止一次痛斥自己狠不下心……手指轻轻触及那稚嫩的脸庞,心脏违和地跳动着,每跳一次心中负担便会加重一分……

“爱音酱……抱歉……”

这种无人听到道歉让心中负担减轻了不少,祥子说得没错,我就是一个只想着自己的人……想要复活那个需要我的地方,想要从被她人的需要中满足自己,不惜利用所有可以利用的一切,用谎言将自己包裹起来……真是自私自利,无可救药的烂人……

“抱歉……”

“抱……歉……”

没有人比素世更讨厌名为“长崎素世”的存在,没有人比素世更想杀死名为“长崎素世”的存在,没有人比素世更想要“长崎素世”消失,没有人……

素世回过头把手收回来,想着去妈妈的房间借宿一晚,刚想起身时手腕被什么给抓住,素世转过头与那漆黑之中的银色眼瞳对上视线……

“soyorin”

“……”

素世望着爱音缓缓坐起来,转过头移开对视的视线,左手触及那嫩滑的手背,逐渐解开手指的束缚……

“soyorin想捏捏我的脸,可以的哦。”

“……我不知道你再说什么,快去睡吧,你也不想明天迟到被立希说一顿吧?”

素世站起来想要离开这个房间,而爱音立马抓住了她的手,不让其离开……

“放开我。”

“不要,soyorin现在的脸色很难看。”

“哈?现在这么黑你怎么可能看得到,放开我……”

“soyorin你的心在哭……”

素世闭上眼睛深呼吸将涌上来的情绪压下去,本就烦人的声音在此刻更加烦人,要是雨声能把这声音盖过去就好了……

“哈……”

“我道歉……我道歉……”

“对不起爱音酱,我不该在那时利用欺骗你,不该说出不需要你和乐奈酱。我已经道过歉了,现在可以放过我了吧。”

烦躁的心情在脑海中无法抹去,现在必须离开,不然会爆发的……素世睁开眼睛急忙解开爱音的手,起身想要赶紧离开

“等等soyorin!”

“啧……”

被拉住的素世本能地啧嘴,无可奈何地转身看向抓着自己手臂的爱音,湛蓝眼瞳被被烦躁淹没……

“伟大的圣爱音大人,求求您放过我可好?求求您别靠近我,我就一无人需要的,污秽不堪的烂人,配不上您那自以为是的虚伪圣洁。”

烦躁的素世一边说出阴阳怪气的话语一边松开爱音的手指,那双银色眼瞳在漆黑中忽然闪过一丝光芒……

“soyorin才不是不被人需要的,我们MyGO需要你,而我也需要你,这都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哈?……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素世以冷眼望着爱音,那张脸庞在漆黑中能清楚看到轮廓,脸上挂着素世无法理解的表情,松开手指的左手被她轻轻握住……

“MyGO是由迷失之人们所组成的乐队,soyorin我们需要你,我们需要你来平衡性格强烈的大家,我们都希望你可以从过去的迷失里走出来。”

“……另外这只是我自己的一厢情愿,我希望可以在最近的位置,看到那双湛蓝的双眼恢复真正的光泽……”

“……”

素世无法理解名为“千早爱音”的存在,无法理解那些话语想要表达什么……在脑内快速思考那些话的意思,明明是认识的字,为什么组成一起就无法理解了……千早爱音在传达一种素世无法理解的情感,仿佛炽热的骄阳直接照射到身上,那是什么……在过往的所有记忆中,素世找不到答案……

爱音松开素世的手臂,深呼吸一口气,从床上下来,直视那在漆黑之中美丽的湛蓝色眼瞳,本能地伸出手轻轻抚摸其脸庞,靠近陷入思考的素世……

“那双眼睛在第一次见到时就觉得很漂亮,真想独占这份美丽……不属于任何人的soyorin,是否可以只属于我……”

素世感觉到脸上传来从思绪里醒来,湛蓝的双眼惊讶地望着近在咫尺的银色眼瞳,嘴唇上传来些许笨拙的柔软的触感,温热的气息覆盖肌肤,那双眼睛隐约倒映出自己的模样……素世眼睛一沉将爱音推倒在床上,以居高临下者的姿态望着身下爱音,粉色头发随意落于洁白的床上……

“那吻是什么意思……”

“是喜欢哦。”

垂落的发丝被轻轻触及,缠绕于手指随意玩弄,望着那看不透的微笑,心脏快速跳动着,不是愧疚感涌上来,而是另一种无法理解的情愫从心中满溢出来……

“soyorin不属于任何人对吧,那只属于我如何?我绝对不会离开soyorin的。”

脸庞被一只手轻轻触及,能清楚感觉到手指上不算厚实的茧子,大脑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嗡嗡作响,素世抬起支撑自己的右手,轻弹一下爱音的脑门……

“谎话连篇。”

“呜,我可没有说谎,可爱的爱音大人要收最喜欢的soyorin做永远的门徒。”

“……时间不早了,睡觉。”

困意让素世大脑变得迟钝,无法做出高效地思考,翻身躺在爱音身旁,闭上眼睛让漆黑拥抱自己……

“诶!?soyorin还没有回应我的告白呢!快醒醒!”

“啧……爱音酱想明天迟到被立希骂一顿,就继续闹腾吧。”

“……rikiki生起气来超级牙白,晚安soyorin!我不会放弃的!”

“是是是。”

雨不知何时停下了,夜的寂静重新降临……素世感觉到自己的左臂似乎被什么所缠绕,身旁之人只传来安稳的呼吸声,素世并不打算松开那缠绕之物,浸泡于漆黑的心悄然被一丝暖意所拥抱……被需要所带来的安心感……素世逐渐进入梦乡,将今晚所发生的一切都交给明天的“长崎素世”去解决……

……

……

……

“MyGO”正式的LIVE后没多久,长崎素世就看到了“丰川祥子”所走之路的具象化……沉重而狂躁的重金属风格徘徊于展厅内,长崎素世对此不感兴趣,也不会再望向过去的幻影……将过去的迷茫剪断,牵着“她”的手朝着未来前行……

随着最后一个鼓点的落下,两位吉他手与贝斯手停下演奏,鼓手发声休息十分钟。

“tomrin我们去买饮料吧!”

“嗯。”

爱音把吉他放在架子上,拉着主唱灯离开了录音室,那只野猫放好吉他坐在一旁吃着煎茶糖。

素世望着手里的贝斯,想着音色有些怪,是不是差不多该做维护了。

“素世,你最近变了。”

立希放好鼓棒冷不丁地说出这句话,素世抬起头与那紫色眼瞳对视。

“我可不想被火所吸引的飞蛾这么说。”

素世拔掉连接效果器的插头,走到一旁凳子旁坐下,轻轻弹动每根琴弦确认音色的变化。

“说得也是,不过还是谢谢你愿意回来。”

“事到如今才说这个?飞蛾也跟火一样笨拙呢,不说出来那呆呆的火焰是永远都不会知道的。”

“……”

“soyorin!”

爱音推开录音室的门,如粉色的大型狗狗般朝着素世扑来,素世刚想阻止可已经晚了,爱音已经从侧面扑到身上了。

“soyorin~”

“别,别随便抱过来。”

素世伸出手推开爱音凑近的脸庞,可脸上泛起的些许红晕还是被爱音看到了。

“欸~soyorin真别扭呢~”

“哈?你到底有没有在听人说话?”

“在听哦~”

立希望着被爱音缠上的素世,想着果然是一样的……

“素世,你何尝不也很笨拙。”

立希望着抱着五瓶饮料走进来的灯,压下想要责骂爱音的心情,以微笑迎接灯的靠近……

……在无人注意到的角落处,一张名为“前行”的卡牌悄然消失……

——END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