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中有千千结

作者:君且去
更新时间:2023-11-15 18:33
点击:1042
章节字数:339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玉楼叫陈醉一下子说中,不由无奈笑了一声道:“你这下又什么都知道了?”


陈醉面上露出得意神色,手指在虚空之中画着圈道:“我只是很聪明罢了。”接着又对玉楼说道,“不过……你不打算带这丫头去?”


玉楼伸手托腮,听她总是能一语戳中自己的心思,不由生出一种奇妙的相知之感,于是道:“你既然能猜中我的心思,又不妨猜猜,我不想带她去是为了什么?”


陈醉听她提问,又是一笑:“这又有什么不好猜的?我且问你三个问题,便知为何,如何?你来不来?”


玉楼觉得陈醉说的话有些有趣,便也起了玩心道:“你且说来。”


却听陈醉道:“第一问,不恕下山是不是为了找到她的师父?”


玉楼道:“不错。”


陈醉又问:“好,那现在是第二问了。现下能在这广袤之地找寻一个人的下落,江湖之中是不是就只有芥子居?”


玉楼又道:“这个自然。”


陈醉又道:“那现在最后一问了。你若是将不恕带到定昆城中,如果寻到了温岚姐姐的下落——假如她真的去了西域——你一定千里迢迢要去追她,那你本是送个信的事情,带了不恕却还要担心她的事,可是要是把人留在定昆城,你又不安心。这样思来想去,自然是想将她送到浩江城,交给阿姐照顾才对,是也不是?”


玉楼见她饶了这么一大圈,卖了个关子,却在最后实打实说到自己心坎之上,不由当真有些佩服,看向陈醉道:“五姑娘,你目盲心不盲啊,这心眼这么多,将我的心思都看得透透的。”玉楼低低哼了一声,心中不知为何生出一种危险的感觉来。


——任谁被这样轻易看破,都会不大舒服。


陈醉却笑而不语。


玉楼见她这幅得意模样,将自己的心思想法猜中了十成十,不由叹了口气道:“既然你猜中了,却又有什么办法没有?”


陈醉听她提了便也笑道:“你既然问了,那本山人自有妙计啊。”陈醉说到这里,身子也有些不老实,将脑袋搁在支在铁杖的双手上微微摇晃,“明日一早启程出发,我帮你把人带过去就是。”


玉楼心中虽早晓得要和陈醉分别,但仍不免觉得有些空落,但转瞬间她又为自己这般情态觉得怪异,便连忙回转心思,对陈醉道:“你要帮我,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陈醉哼哼两声,似乎对玉楼的“礼貌恭敬”很是受用,只听她道:“是啊,我是要帮你,但是这忙却也不是白帮的。”


玉楼微一怔愣,旋即又无奈笑道:“你真的很会做生意买卖啊,五姑娘。”


陈醉道:“你现在又有求于我,一来一往,双方互作买卖,也是公平得很。”


玉楼道:“先前我已应了你要给你做两件事,瞧起来现在是要给你做第三件了。”


陈醉道:“你也不蠢嘛,我还以为你是个大笨蛋呢。”


说罢就听见玉楼轻轻嗯了一声,这一声之中带着些疑问和不满,其中还带着些胁迫,只听玉楼嗤笑一声道:“五姑娘,你胆子越来越大,皮也越来越紧了是不是?”


陈醉却不怕她,只是笑道:“你既有求于我,现在又要欺负我,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吗?”


玉楼叫她一问,当即轻叹一口气道:“好吧,我就是个大笨蛋。”


不料这话一出,陈醉却道:“你为了这个妹妹,倒是很能屈能伸嘛。”


玉楼不太明白她说话的口吻为什么一下子冷了下来,只是笑道:“不恕是我妹子,我这做姐姐的受点委屈又算不了什么。”她们两个虽未结义,但玉楼看到不恕就觉得怜惜,早将她当做自己妹妹一般照顾了。


陈醉听她说完,却一下子没有说话,良久才道:“你对每个妹妹都这样好吗?”


玉楼只觉得疑惑,但她也没多想,只是直言道:“倒也不是对谁都这样好,只是我一瞧见不恕,就想起我自己罢了……”玉楼说话声越来越低,最后几乎听不真切了,逐渐沉默下来。


似乎是这室内的安静实在有些吓人,陈醉忍不住开口道:“什么叫想起你自己?”


陈醉说话嗓音放柔,在这昏暗室内,屋子里又暖和,不知为何玉楼心中防备都没那么重,竟松懈下来,又觉得没有什么好对陈醉遮掩的,便低声道:“她没了亲人,我也没了亲人,她在找人,我也在找人。只是我那时难过失意,只觉得天地之间茫茫然无所依,不知怎么办才好,那时候我想,若是有个人陪在我身边,安慰一下我也好,只是,只是……”说到最后,玉楼轻轻苦笑了一声。


她话语之中竟带悲凉苦痛之意,玉楼素来冷心冷肠,不叫外物牵动心思,也不叫旁人诸事萦绕于心,便是生气欢喜也绝不过多表现在自己身上,哪怕今夜与陈醉吵架,明日晨起便也气消,她对许多事情的看法都是淡淡,并不多挂在心上,好似这世间没有什么值得她留念的,对谁都冷冰冰的。


而现今她将此事如此说出,轻描淡写,可始终压制不住话语之中的情绪,便足以见得这事在她心中分量是有多重了。


玉楼说到这里,声音都不由放柔了,陈醉坐在那里等她继续说,却听得玉楼苦笑一声道:“罢了,罢了,多说无益,徒增烦恼。”


玉楼将目光转向陈醉,似乎不想再提此事,只是淡声对陈醉道:“对不恕这件事情上,你到底是什么打算?”


陈醉见她不提,心中虽好奇不已,却也适当闭嘴,顺着玉楼另起的话题去讲:“也不是什么大事,说给你听也无妨,明日言素前辈会同我们一起下山。”


玉楼道:“送我们走吗?”


陈醉将头摇了摇道:“不,她也要离开青关镇,她有事情要去清光城一趟。”


玉楼闻言不由一愣,问道:“她要去陈家?”


陈醉又摇了摇头:“你知道我此番前来是为了送一幅画给云塔主,云塔主既已不在,此事自然只能交给言素定夺。”


玉楼听到这里,眉头微皱:“那她……”


陈醉道:“她见了那幅画,当即就要去见给我画的那位长辈,我听她说话焦灼急迫,想必明天就要立刻下山,往清光城走。”


陈醉顿了一顿:“而且,这次前去清光城,不平不仄也要跟着言素前辈一起去。而既要去清光城,那必定会路过浩江,你既想将不恕送到阿姐身边去,那不如就让她与不平不仄还有言素前辈同行便是,路上倒也不必担心,不平虽性子大大咧咧,但不仄却稳重沉静,更何况言素前辈也在,你更不必担心。”


玉楼听到这里不由点头,只是听到陈醉说完,她忽的意识到什么,急忙冷声开口对陈醉道:“她们也跟着一起去?不对,那你呢?你不跟着吗?她们是你的侍婢,哪有抛下主人自己回去的道理?”


陈醉听她发现其中关窍,不由微微一笑,旋即沉声道:“这就是我要同你做的交易。”


玉楼见她难得正色,也不由面上沉肃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陈醉听她话语之中微微蕴含怒气,不由无奈一笑道:“我要你前往定昆城时带上我。”


玉楼听到她这么说,当即问道:“你去定昆城做什……”话未说完,她忽的想起今夜在书阁之中,无意间听到的那段对话,她当即皱眉道:“月亮湾!你要去月亮湾?”


陈醉听她说出这个地名却也毫不意外,只是身子晃了晃,揶揄玉楼道:“啊……玉楼姑娘,偷听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玉楼却不被她吓到,只是急忙站起身来行到陈醉近前道:“西域大漠万里迢迢,你去当然可以,没人不让你去!可是你要去就去,将不平不仄带上就是,做什么要一个人去!你不知道你自己是——”她说到这里,陈醉却猛地站起,“看”向玉楼道:“我知道我自己是个瞎子,我瞧不见。”她的声音波澜不惊,又冷又沉,叫人说到她身体上的缺陷却仍是不生怒色。


“我也知道要带上人去才安全。”陈醉低声道,“是个人都知道保护自己,我自己当然也知道,但是她们两个的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让她们去做——”


“有什么事情能比你的安危重要!”玉楼忍不住开口,竭力压制住自己的怒气——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怒气从何而来——冷声开口道。


“陈醉,陈初醒!”


玉楼头一回用这种语气和她说话:“这不是什么随便的事,别拿自己的命开玩笑!你明知道一路上有多少人想对你不利!不仄的伤口还没有好全,你们之前遭袭的事情才过了几天,你——”


“我知道。”陈醉面对她不张扬的怒火神色沉静,并不慌乱,“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要让她们离开我。”


玉楼不说话,只是抿着唇看向陈醉,似乎在等待陈醉说出一个能说服她的理由。


“她们两个太过显眼了,你要知道一个瞎子,一对双生子……”


“这不是什么可以说服我的理由,陈醉。我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如果温岚去了西域,我陪着你自然没什么事。”玉楼却不会相信她这胡编乱造的理由,她紧紧盯着面前少女的脸,想从中得到些信息。“可如果她没有去呢!那你又要怎么办!你要一个人去吗!如果你非要这样做,那我绝不会管你死活……”


——可是陈醉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安静站在那里,神色坚定。


陈醉平静地“看”向玉楼,可说出的话却让玉楼再难压抑住自己的怒火:“没关系。”


“你也可以不用管我的死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