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全一章

作者:方糖咖啡
更新时间:2023-08-17 20:17
点击:796
章节字数:367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一里,不去真的没关系吗?”站在玄关的原喜多同学如是问道。“嗯,我果然……还是不擅长应付人群。”时隔多年,依旧披着一头粉色长发的小孤独性格竟未大改,说起话来依旧轻声细语,语气里带着几分无法掩藏的怯懦。

“没关系,只是个综艺访谈节目罢了,一里就呆在家,把歌词写完吧。”语气中满溢着宠溺,喜多女士轻轻的刮了刮原后藤同学的鼻尖。

“啊,好的,喜多……”这话刚出口,喜多女士却已柳眉倒竖,她以平和却严肃的口吻打断了小孤独的话头,确认道:“一里,你刚才叫我什么呀~”“啊,抱歉,那个……郁代。”意识到自己的失言,小孤独有些胆怯的缩了缩脑袋。后者则十分满意的伸出手来,在她头发上肆意揉了揉。而后,半是调笑,半是埋怨的道:“领取婚书也有一年多了,一里却还是不习惯呢。”

“啊,抱歉。”后藤一里以自己最常用的语句做出了回应。闻言,喜多女士那秀丽的眉却又打上了结,叮咛道:“一里不必总是道歉。”随后,讨要糖果似的在一里脸上亲了一口。“那我出门啦,冰箱里有做好的三明治、饭团和饺子,还有便当和炸鸡块,一里可不许用杯面对付晚饭哦。”“啊,好的,一路顺风。”轻轻地挥手示意,直到名为喜多郁代的身影完全从视线中消失,后藤一里才退回家中。

“呼~”将妻子送出门的后藤一里总算长出了一口气,而后十分消沉的捂着脸,在玄关就地蹲了下来。“啊,我果然很没用,应该陪郁代一起去的。”一边这样自我责备着,一里苦恼的扯着头发,在地板上“骨碌骨碌”的滚来滚去。

消沉了一阵后,猛然想起还有工作的一里总算回过神来,用力伸出手,将因苦恼而飞出的五官牢牢抓住,而后安回脸上——似乎有些装歪了,还得再动手调整一下位置。名为后藤一里的灵魂终于回到了还在无意识滚动着的躯壳之中,从地板上坐了起来。

虽然时间已不早,肚子的指示灯却未亮起,虽然郁代出门之前特意叮嘱过,晚饭却还是被一里搁置了。回到电脑前,一时间也并无思绪,对着电脑发了一会儿呆,回过神来的一里下意识地瞥了一眼墙上的时钟。才发现时针已经指向了六点,再看周围,房中已是一片漆黑,只剩下了来自电脑屏幕的光亮,抬起头,繁星已如一颗颗璀璨的钻石般,嵌满了名为“夜幕”的礼服。

一里不禁的有些消沉,于是索性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敲出了第一句的歌词

时针快要指向六点

夜空已然升起第一颗明星

“与其说是在作词,不如说是在陈述当下的事实呢”这样想着,一里有些沮丧的双手抱膝,将脸埋进膝间。

正消沉着,一旁的手机却震动起来,一看,才发现是自家那位发来的短信——一里有好好吃晚饭吗?节目直播已经结束了,因为节目组请我去庆功会,所以要晚一点回来了。

读到最后,一里竟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如果自己沮丧的样子被郁代看到的话,她会伤心的。勉强按下心中思绪,做出回复——我很好,郁代要玩的开心哦。

而后,一里用力的拍拍脸颊,去洗了把脸,回到电脑前,继续未完的工作。“回家……吗?”一里一边喃喃着,继续敲打着键盘。

踩着影子,走在融入夜色的回家路上

无论如何寻找

都独一无二的那颗星星

在几亿光年之外

那遥远的地方散发着光亮

真好啊,你一直都被大家爱着

没关系,反正我一直是孤身一人

“要是郁代知道我写了这样的歌词,一定会生气的吧。”这样呢喃着,一里用力揉了揉自己的脸。

站在如今回想起来,后藤一里依旧不禁觉得自己似在梦中,一切都显得那样的不真实。

起初,自己收到了来自郁代的,甚至可以说是择日不如撞日的告白,虽然没有立即答应,但向来无法拒绝别人的一里自然也没有回绝。就这样,近乎是被牵着走的,与郁代确定了恋人关系。而在此之后,与自家父母的宽和相比,另一边则可说是狂风暴雨,大概是因为郁代深解自己的性格,乃至于整件事都是她独自处理完之后,才告知自己的。

而郁代的父母,虽说对女儿要求甚严,却也是实打实地宠溺女儿——毕竟,向来开朗的喜多同学一脸阴沉地说出“抱歉了,无论是乐队的事,还是一里的事,我都一定会走下去,如果要想阻止我们的话还请自便,但那时,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呢。”这样的画面,光是听郁代说起,就足以让自己的胃感到翻江倒海了。

就这样颇有些浑浑噩噩地领取了婚书,与郁代进入了同居状态,将要一年了,两人在一起的时间虽已不短,但要说一里已经完全适应同居生活,那简直是天方夜谭。就像她总是会不经意地把“郁代”换回“喜多同学”一样,除了晚上睡觉身边多了个人外,一里总是对自己已经结婚这件事并无多少实感。

正烦恼着,却听到了肚子里传来的异响——看来是五脏庙终于开始抗议自己的怠慢了。

一里用力的甩了甩头,站起身来——总之先吃饭再说吧。

将冰箱里的便当取出,与少许的炸鸡块和薯条一起,丢进微波炉里转了转,每当这时,一里总会一脸傻笑的感激郁代的心灵手巧,让平日生活潦草如她,也总能吃的很好,

端着饭走进客厅之后,第一件事却是将DVD里录制的光盘拿出来。这是她近来养成的习惯,定好时间,将结束乐队的演唱会或者访谈之类的电视节目录制下来,看过之后,便收藏起来。

随着影碟机的运转,伴随着欢快的BGM,显得颇为活泼可爱的节目开场画面显示在银幕上。

“今天请到的嘉宾是新星人气乐队,结束乐队的伴奏吉他兼主唱——后藤郁代小姐”

“嘿嘿,郁代在舞台上果然很耀眼呢,真是我无法比拟的存在。”一里挠了挠脸颊,进入了“得意洋洋”的情绪模式,明明嘴里说着有些悲伤的话语。脸上却是一脸幸福的表情。

节目进行的十分顺利,对“原喜多同学”而言,这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

然而到了最后的观众提问环节,却出了些状况,原因也不复杂,有观众通过提问信箱如是问道:“如今喜多酱在乐队成员中的人气已经首屈一指,将来有考虑过担任主音吉他兼主唱吗?”

其实,乐队成员中以郁代和虹夏人气最高,而一里垫底,是如今众所周知的事,原因亦无他,只因一里极少在公众场合露面。但在明知乐队成员分工的情况下如此提问,恐怕是谁都知道此人对后藤一里而言来者不善了。

至于当事人,更是早已隔着电视屏幕被“击沉”了。一里只觉得方才吃下去的炸鸡块们,变成了一个个顽皮的孩童,把自己的胃袋当成了“淘气堡”一起在里面“大闹天宫”这让她捂着肚子,倒在了地板上。

“呜~确实,我总是拖大家后腿,如果让郁代来做主音吉他,说不定乐队也会更有人气~”一边习惯式的自我否定着,后藤一里因腹痛和懊丧而在地板上挣扎。

其实,只要是内行之人就会知道,作为新星乐队,郁代虽然歌喉动人,吉他技术却远未达到能够胜任主音吉他的地步,更遑论超越一里了。只是向来极不自信的一里在沮丧之下自然不可能看到这个简单的事实。

“非常感谢您对我的喜爱,也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面上虽温和不改,嘴里却说着地地道道的场面话,场面到所有人都能察觉其异样的地步。

方才还在地板上挣扎着的一里也立刻坐起身来——啊!是郁代生气时会用的口吻。

如果说“原喜多同学”刚才是和若春风,那么现在便是肃若秋霜了。以致于主持人也配合着赶紧转移了话题——说起我们的小孤独,今天您也没能请她出山吗?主持人刻意引用了粉丝和乐队同伴们对一里共同的爱称,以缓和气氛。

“是呢,我应该还没有和大家说起过吧,我家那位现在正忙于新歌的作词,所以还在闭关呢。”显然,郁代特别强调了两人之间的关系,也解释了一里不能到场的原因,可以说是十分漂亮的回答了。

“居然是意料之外的新歌消息,请问目前为止,有什么可以透露给我们的情报吗?”主持人很聪明的捋顺了话头。“一里对我也是嘴巴很严呢,虽然很抱歉,但目前为此没有更多的情报可以透露给大家。”郁代则十分聪明的把皮球踢了回去。

“说起您和小孤独,两位还真是相亲相爱呢。”这样的调转话头,让一里不禁钦佩主持人的应变能力。“谢谢,不过既然刚才观众的提问提到了主音吉他和节奏吉他的分工,那我不妨直白的告诉大家,我在加入乐队之前,完全是个外行,就连吉他弹奏也是由一里手把手教会的,这也是我喜欢上一里的契机呢。”

“噗!”比起主持人和现场观众,似乎相距甚远的当事人对此发言更为惊诧,一里将嘴里的可乐一口喷了出来,险些再次一头栽倒。

“当时我甚至连识谱都不会,连吉他也买成了多弦贝斯,一里就这样拉着我这个彻头彻尾的初学者一起练习,直到现在也是一样,拿起吉他认真弹奏的一里,总让我觉得非常帅气,就像是夜空中闪闪发光的星辰一般。”

听着妻子直言不讳的告白,后藤一里心中半是甜蜜,半是羞怯。如果可以的话,她真希望可以挖个地洞,暂时在里面避一避。以致于后来的节目内容,她也不太记得了。

待到吃过晚饭,再次回到电脑前,一里这才想起自己一直胡思乱想,以致于歌词还未完成。后藤一里不禁再次抱膝而坐,对着电脑屏幕出神——原来郁代从那时起就开始注意到我了吗?好高兴啊!但我到现在也一直浑浑噩噩的,对于郁代无数次对我说过的喜欢,除了婚礼上那次之外,从来都羞于回应——我的愿望,究竟是怎样的呢?我希望和郁代,和结束乐队的大家一起,变成何种摸样呢?

思考着的小孤独抬起头,望向窗外的熠熠星空,再次在键盘上敲打起来——既然我不善言辞,那就用歌词来回应你吧,郁代。

若能和你一起化成星座

仰望天空,伸出手指

连点成线,不愿分开

无论我感到多么炫目

……

所以我想和你一起化成星座

释放五彩光芒

相连的线,绝不会分开

无论你有多么耀眼

……


(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