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汇报工作”

作者:吃沙拉
更新时间:2023-08-10 11:22
点击:257
章节字数:260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冰冰的房间好像完全没亮过诶今天,这正常吗?”

顺着林萌茶的话,湉荳艿也看向了对面楼臻冰冰的家中,客厅的灯是亮着的,但房间的却没有,窗户被半开着,窗帘被风吹拂舞动着,时而抛出窗外,时而甩向房间内。

“可能只是出去买东西了吧。”

湉荳艿眼睛继续盯住对面臻冰冰的房间,嘴里的回复却非常地随意,像是在菜市场买菜时和熟人店主聊天时那般。

“也是,这个点上了毕竟是。”

“吃饭先吧。”

“嗯。”

林萌茶双手往后捋了捋自己的头发,扎起了一个高马尾模样,随后径直地走向厨房,去拿餐具了,湉荳艿却依旧停在原地,出神般望着对面那风中飘然的窗帘。

窗后的臻冰冰倚靠在窗台下的白墙上,轻风透过窗帘与窗帘间的缝隙,落到了她的头发上,脸庞上,傍晚灰蒙蒙的天色将她脸上的气色再涂去了一些,可即便如此,臻冰冰脸上那几乎从不得外人所见的舒缓的表情在此时依然清晰可见。

就这样说出口了真的好吗?

眼泪瞬间渗红了双眼,在它们几乎要夺眶而出之际,臻冰冰努力地睁大了双眼,随后紧紧地将其闭上,她仰起头,来不及止住的那些泪水也被牢牢闭合的双眉悉数容下。

臻冰冰竭力地控制住自己心中那几近要迸发出来的情绪,但还是险些暴露了,尽管此时在她身边的观众只是一缕缕的风也好,一丝丝微弱的光也罢,她也不愿意被看见。几秒,十几秒,好几分钟过去了,臻冰冰醒了醒自己的鼻子,伴随着一声长长的叹息,再度睁开双眼的她,眼里那涨红的血丝已经不再明显,她从地上站起身来,转身将窗户牢牢紧闭,再将窗帘拉上,反复确认不留任何缝隙,直至丝毫看不见外面,外面也丝毫不可能窥见里头,就如同对待她的内心一样。

反正也是注定,也只有这样才是最好的,最合适的。

隔天,办公室内,林萌茶照常开始了她的工作模式,最近的她终于没有再体验过“地狱模式”了,逐渐习惯了这里的工作的她面对着每天比在过去的公司里成几倍式增加的工作也能够从容应对了。

“喔,早呀。”

林萌茶一边拆着手上的三明治包装,一边和刚到工位的臻冰冰打了招呼。

“早。”

“今天,看起来不错?”

对于林萌茶这种神经大条,通过观察他人脸上细微表情之类的方法来判断他人的内心状况这种事,未免太过于高级,她是根本完成不了的,可纵使如此,纵使冰冰还是一如既往的几乎毫无表情变化地落座也好,这次林萌茶也还是感受到了空气中那份缓和的气息。

“这是,遇到什么好事情了?”

林萌茶毫不吝啬地展现出了她那爽朗的笑容,不过结果她也是能猜到的,回复时大概率也是一副毫无变化的表情。

“嗯,算是吧。”

臻冰冰拆开了她手中糯米糍的包装,脸上露出的却是让林萌茶深感意外的表情,随后将手中的糯米糍送进了口中,细细咀嚼着。

这算是,微笑吗?

嘴角微微抬起,平日里只得窥见的那棱角感明显的眼角处,此时也似乎像被暖水浸泡过似的有了些许缓和的弧度,面对臻冰冰脸上露出了难得一见的表情,尽管此时只能从侧面看向对方,但无疑,林萌茶对于这一回自己看见了几乎完全没有见过也不曾预料到能看到的表情的变化,内心除了惊讶再也没有了别的想法。

“……。”

平日里超级健谈(无敌八卦)的林萌茶此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来回复好,只能任由自己丢出去的问题在得到了一个简短无比但又必定是深藏内容的回复之后陷入了沉默。

这么不会说话的自己,确实给我自己整不会了。

林萌茶的内心从惊讶又换上了纠结,她不知道该怎么样继续话题,但又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想要继续话题,因为她深知,此时的臻冰冰身上必定发生了些什么,好奇心开始在分秒不断地驱使着林萌茶脑子里开始发散思维,可终究因为自己能知道的信息还是太少了,推断完全进行不下去。

要不直接问问她本人?

糯米糍已经被吃完了,留在桌面上的包装袋子也被臻冰冰扔进了工位旁的干垃圾桶里。

“这是遇见什么好事了吗?说来听听?”

林萌茶的精准踩雷技能非常及时地发动了,臻冰冰正要去拿水杯的左手稍稍停留在了杯子的一侧,但随后不过短短片刻,那应激反应下僵住的手指便握在了水杯上。

“应该算不上好事,但好像也算不上坏事吧。”

算不上好事,也算不上坏事,那就是说有事发生咯!

林萌茶没有过多地去细究这句话的内涵,只知道大概又能听到些有趣的事情了,便继续问了下去。

“是什么,说来听听?”

一面是林萌茶的满心期待,一面是臻冰冰犹有节奏般地喝着杯中的水,两三小口过后,水杯被重新放回了桌子上。

“嗯,这种应该算是失恋了吧,但想想好像也不完全是,毕竟还没谈过,应该只能算作是纯粹的被拒绝了吧。”

臻冰冰轻描淡写地讲述着她所经历的事情,但却完全不是以前那种汇报工作似的没有情感的回复,也丝毫感觉不到因为遭遇的事情非常特殊而产生的情绪化语气,倒不如说还有几分感叹似的在语气在里面。

林萌茶一边听着这份让自己无比意外的事实讲述,一边好像是在经历一场全新的情感体验,也许是因为这些话出自自己面前这位多年一直都在封闭自己,极少愿意在别人面前表露自己内心的童年好友,无论如何,现在的林萌茶已经完全没办法再接下去谈论这个话题。

所以,我现在只能等下班回去再去找荳艿商量了吗?为什么,明明这一天才刚刚开始啊。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林萌茶一下班就直接往家里赶,一刻多余的都没有停留在外,以至于回到家差不多半小时后,湉荳艿才回到家。

“今天怎么这么早?”

听见是湉荳艿回来了,林萌茶先是迅速地看了一眼对面冰冰住的楼层,然后又是飞快地跑向了窗台处,拉上了窗帘,最后奔向了湉荳艿。

“大事不妙了,大事不妙了。”

湉荳艿看着林萌茶那惊慌无措的表情赶紧问道。

“怎么了?”

“冰冰她好像去,好像去跟我老板,说了……。”

“说了?”

“就是,表白了。”

说完了整个结论,林萌茶转身叉起了腰,大大地叹了个气,又朝着窗台那边走了过去,而留在原地的湉荳艿对这件事情确实有些惊讶,但随后很快又平静了下来。

“冰冰为什么会这么冲动呀。”

林萌茶这次是慢步走向窗台,拉开了窗帘,一边还在不断地说着整件事情发生的过程,说着她各种心中的猜想,湉荳艿虽然也在听着,但此时的她心里却突然像是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正处于萌芽状态。

“我或许能明白她为什么这么做的。”

“额?”

一句不经意的话,甚至是连自己都没有组织好的语言就这样从口中突然冒出,但湉荳艿也没有着急着去对此说点什么,而是将手上的包包放在了沙发上,也走向了窗台处。

“荳艿,你怎么了吗?”

湉荳艿没有回复,也没有和林萌茶聊起别的话题,只是双手撑在了窗台之上,像昨天那样,望着对面那风中摇摆着的窗帘,半开着的窗户,但今天却有所不同地开启了的客厅那颜色明亮的吊灯。

“我想,她还是需要一些时间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