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6

作者:Haru(阳春)
更新时间:2023-08-05 17:15
点击:162
章节字数:281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维持着笑容送走刘惜君和美依礼芽的那一天之后,刘雅瑟又回到了两个多月前的那个样子。门口的霓虹招牌越来越少亮起,二楼的起居室越来越杂乱无章。如果不是老板曾可妮还没有骑着摩托车出发去下一趟旅程,刘雅瑟恐怕是连最低频率的开门营业都要放弃了。


然而不管是曾可妮、刘惜君、一众熟客,还是最近刚认识的小美,只要是坐在那吧台前,试图向刘雅瑟表示些关心与担忧时,刘雅瑟偏又能一改身上的那股子死气沉沉的模样,显露出一副云淡风轻的笑容。


可只要是活在这混沌不堪的年代的人,谁又看不出站在吧台后的刘雅瑟那股子逞强呢。刘雅瑟用最平静的笑容遮盖住自己不愿示人的灵魂和秘密,温柔却又残酷的打回所有他人抛出的救命绳索,砍掉了通向心灵深处的吊桥,让自己成为一座孤岛。


曾可妮太明白刘雅瑟此刻的心思,毕竟她们是认识了多年的朋友。生活的剧本没有向着刘雅瑟想象的方向发展,可她却没办法接受。于是便封闭一切感官,就像面临着寒冬的动物选择冬眠,刘雅瑟选择了麻痹自我来逃避现实。可偏偏是因为那成人世界里的那点颜面,谁也凑不出勇气去撕破脸来逼着刘雅瑟去面对。


刘惜君倒是觉得这样正好。自打那年在雨夜里听了曾可妮的话,动了善心救下刘雅瑟。这个讨她厌的家伙就没有给自己省过一天心。这下好了,不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起码可以正常工作,她的系统也能正常运转。虽然整体的激素水平偏低,但好歹不像之前那样过几天就晕一次然后危及生命。俗话说得好嘛,好死不如赖活。


刘雅瑟并不知道自己朋友的这些心思。没有开店的日子里,她吃着最简单的罐头食品,困了就睡,醒了就对着窗外发呆,早没了什么白天黑夜的概念。在日历上数过十四天,便穿上工作服下楼开店。刘雅瑟常常笑着跟好心来收拾屋子的曾可妮吐槽。她的人生其实从来都大差不差,现在也只是比以前的多了个屋檐。


“如果每天都是个梦,说实话我自己都觉得无聊。”


曾可妮听完只是愣在原地,没过多久就又继续收起散落一地的衣服。


“…那你倒是多少让这个梦变得有趣一点啊。”


房门被静悄悄的关上,整个房间只剩一缕斜阳。刘雅瑟张开双臂,像没了骨头一样倒在床铺上。金黄的光线将狭小的空间割裂开来,刘雅瑟离那温暖的空间只有一步之遥,她却抬不起脚走进去。偏着头看了看柜子上快要绝版的纸质日历,今天又是第十四天,该开门营业了。


今夜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些人,不知不觉间又来到关门时间。刘雅瑟笑着送走最后一位客人,转头便去收拾起水池里的玻璃杯。哗啦啦的水声充斥着她的大脑,成了夜晚最后的伴奏。望着水池里易碎透明、却闪着七彩光芒的泡沫,刘雅瑟恍然间有些失神。洗完最后一个杯子,擦干双手脱下围裙,刘雅瑟正要上楼的刹那,门口的铃铛声又一次响起。


“请问…还营业吗?”


刘雅瑟转过身,是好久不见的奇普。今晚的她只披着一件白色的小西装外套,独自站在门口的样子看起来是那么楚楚可怜,小心翼翼。


这一点都不像她,刘雅瑟想着。


“酒的话…还有。请随意坐吧。”


刘雅瑟终究还是没狠下心来将奇普拒之门外。可直到奇普坐在她面前,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此刻似乎没有什么措辞能完美形容刘雅瑟的心境。大概就是,刘雅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个奇普背后的名字,ChipuPu。


虽然这一切后来的印象都是她擅自添加上去的,刘雅瑟非常清楚这一点。可人家毕竟是客人,刘雅瑟告诉自己,最起码得笑着面对。


“那…要喝点什么吗?”


“你推荐就好。”


为什么她今晚这样低迷不振?刘雅瑟又一次忍不住用担心的眼神看向了奇普。但她又马上收回了视线,刘雅瑟一遍遍的在心里默念着警告自己,别再愚蠢的沉沦了。


“还有…麻烦度数不要太低。”


刘雅瑟差点就要因为这个从未有过的要求抛出一句为什么。可堪堪在咬到发白的嘴边拦下这句话后,她只是挪动着有些麻木刺痛的脚掌,转去制作起今夜最后的饮品。


自己该以什么身份、又凭什么去问这句为什么呢,刘雅瑟沉默着又往杯中注入了些伏特加。


饮品被端上吧台,奇普接过,在刘雅瑟震惊的目光下一口饮尽。她本就鲜红的眼睛此刻围绕上一圈水光,正直愣愣的、发着抖的盯着刘雅瑟。


“再来一杯。”


刘雅瑟本想要制止,可奇普这副样子真是足以被称作夜半买醉的典范。劝是劝不动了,于是制止的想法只出现了一秒,刘雅瑟便决定今夜最后陪奇普沉沦一次。


酒一杯接一杯的下了肚,在空杯子已经像座小山似的堆在水槽里时。奇普的眼泪和委屈像那水阀坏掉,结果还没人注意的水龙头一样倾泻而出,只剩轰隆的水声。


刘雅瑟震惊于机器人还能流泪,呆楞于奇普突如其来却情理之中的泪水。她不是一个很懂怎么安慰处于情绪崩溃状态的人的酒保,说实话她此刻更害怕奇普把自己的系统或者硬件喝到报废。毕竟她只知道怎么处理醉汉,不懂怎么维修机器人。


“别哭啦,你擦一擦?别把硬件哭坏了。”


刘雅瑟递过去一张纸巾,奇普接过去反倒用力擦在脸上。她有些头疼,而且实在分不清到底是旧伤复发,还是困于现状难解。可唯有一点她分得清,之前的那些子先入为主,实在是抵不过因为奇普的悲伤而产生的心疼。她见不得这个女孩伤心。


刘雅瑟不知道奇普为什么这么伤心,她想大概是因为演艺圈那档子事情。她闹不懂那里面的规矩,却知道奇普有自己的骄傲。于是只是站在吧台后面一言不发,一手拿着抽纸,一边默默的将杯子拿得远些。奇普的眼泪似乎怎么也流不完,可刘雅瑟不在乎这些。她想哭,她就陪在旁边,她如果想倾诉,那她就默默听着。


“经纪人…让我不要去看网上的那些东西……”


奇普呜咽着终于开口,刘雅瑟抽出张纸,换下她手里的被揉皱的纸团。


“可…可我的手机…个人账号…上面全是那些……”


“到处都是…每个角落都有…我不可能看不见啊…”


“他们说我是个代替品…说我是个无用的机器人……”


“说我不过是个…是一个制造出来、供人赏玩…用来赚钱的工具…”


“他们说我……说我的笑容是假的…说我对粉丝的回应也是假的……”


“说我这样…我这样的机器人…永远不会明白什么叫爱……”


奇普的语气愈加激动,她抱住自己的头颅,将脸深深的埋进胸前。


“可我明明不是啊…创造我的人告诉我…我的一切都是为了给世界带来笑容……”


“我只是…我只是想让大家都笑出来啊……”


“如果我是那个代替品…我到底是谁啊……”


“如果我做什么都是错的…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被创造出来的……”


“为什么?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


“明明…明明我都已经那样…那样努力的想做到最好了!”


奇普激动的站起身来抓住刘雅瑟的手,渴望和痛苦交织着充斥在她茶红的眼眸。


“求求你…告诉我……”


“不懂爱什么的我…到底是什么啊……”


然而直到奇普满脸泪痕的颤抖着松开双手,轰然晕厥在吧台上。于凌晨之时紧急赶来的经纪人将她带回去,为表示感谢只留下一张名片后,刘雅瑟就连一个音节都没有从喉咙发出来过。


爱,她好久没听到过这个发音了。刘雅瑟无力的蹲在吧台内,靠着被晨光晒得微微发烫的墙壁。铺天盖地的阳光透过小木窗射进屋内,终归是晃得她有些睁不开眼睛。


爱,她又小心翼翼的做了一遍嘴型。刘雅瑟满是自嘲模样的笑起来,她多想告诉奇普爱是什么意思。可是那样虚无缥缈的东西,她不记得,也不懂是什么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