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近与远(下)

作者:蓝色安达
更新时间:2023-07-21 19:34
点击:373
章节字数:496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曾经放下素描笔的那一刻,从未想过自己还有能为小岛绘肖像画的机会。

绘画是我的爱好,但是我并不喜欢自己画出来的东西,尤其面对步入高中后画的东西时,总感觉纸上那些弯弯曲曲的线条,像是别人控制着我的手指所画出来的。

很奇怪,明明是自己对照着实物一笔一笔的素描,最后的成品却与心中想要绘画出的模样相差甚远。

姑且算自己是一个业余画师吧,无法绘画出让自己满意的作品,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被打击到。

因为过于热爱,我难以放弃这个爱好,只能偶尔出去跑跑步,锻炼身体来转移注意力。

有时候也会迷茫,自己该不该继续。

当真正面临选择时,又与小岛不期而遇,我相信这一切都是命运使然。

「小岛!这边这边!」

当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小岛走下公交车,缓步而来时,我有些失神。

小岛现在的模样已经与记忆中的相差非常大,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在擦肩而过的一瞬间,认出那个陌生人就是我儿时最好的玩伴。

命运吗?

如果能够延续儿时的那份友谊,继续做最好的朋友,那该多好……

「今天好热啊。」

小岛用手背扶着额头,眯眼望向天空的烈阳。

「前几天还冷得像寒冬,最近的天气真的好奇怪。」

「还可以吧,我挺喜欢夏天的。」

把提前准备好的白色遮阳帽递给小岛,我和她面对面相视。

犹豫三秒后,小岛接过遮阳帽,戴在自己头上。

「真好看,和小岛的这件白色连衣裙很搭。」

「谢谢,我很喜欢。」

「小岛喜欢就好,我还记得你喜欢白色呢。」

「我们去哪?」

我看到小岛的额头上面,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已经覆盖了一层细细的汗珠,是因为热,还是因为……紧张?

还好,今天的准备充足。

从口袋里取出湿巾,轻轻擦去小岛额头上的细汗。

小岛闭上双眼,仰起脸,看她的神情似乎已经陷入回忆。

是想起小时候了吗?

她是个活泼的孩子,经常把自己的脸蛋弄脏兮兮,每次都是我代替老师,帮小岛擦掉脸上的脏东西。

身高上面小岛一直比我矮一点,她就喜欢像现在这样闭上眼睛,仰脸等着我来帮她。

偶尔在某个瞬间,有种想吻小岛双唇的冲动,这个念头自诞生起到现在为止,一直无法散去。

「小岛怕热吗?」

「嗯,所以我不怎么喜欢夏天。」

「果然啊,小岛还是和小时候一样怕热,要不来我家里,不会被太阳晒,而且还有冷气。」

紫外线仿佛从未在小岛身上留下晒痕,她的脸以及脖颈处若隐若现的皮肤如同儿童一般白皙柔嫩,似乎随意一掐就会流淌出清澈的液体。

「可以吗?要不……还是换个地方……其实外面也可以,风景……风景还不错……」

小岛往下拉了拉遮阳帽的帽檐,把自己的小半张脸隐藏在帽檐下的阴影里面。

「你在说什么呢,我们不是朋友吗?」

我邀请的模特是小岛,而不是外面的风景。

说话时的断断续续,额头不断渗出的细汗,无处不在出卖着小岛内心的紧张。

曾经的小岛落落大方,活泼可爱,完全不像现在这个样子。

分开后的几年里,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让小岛的性格产生这种负向改变?又或者说,小岛在提防我这个已经变得陌生的童年好友?

那可真的让人难受。

「家里早已经准备俱全,只是可惜爸爸妈妈都出差不在家,他们都还记得小岛你呢。」

我看到小岛似乎暗自松了口气。

错觉吗?

不……

从公交车站到我家,再到我的房间里面,一路上小岛一言不发。我想通过牵手来缓解她的紧张,但是思索数秒后,这个念头被我放弃。

说实话,我更想拥抱她。

把调好的冰镇蜂蜜柠檬水端放在正襟危坐的小岛面前,我差点被她那副摸样逗乐。

此刻她攥紧的手心里一定都是冷汗吧。

「别那么拘谨嘛。」

「来,喝点水冷静一下。」

杯子有点小,小岛一口气连喝三杯之后,她那一直紧绷着的身体,终于逐渐恢复柔软。

「好点了吗?」

「嗯,好多了,谢谢。」

小岛用湿巾擦拭着脸颊和额头,她在微笑,却带着一丝歉意。

「我怕热,抱歉。」

冷空调已经打开,房间里的温度正一点一点下降。

「没关系的,我知道。」

「那……开始吧?」

「稍等一下。」

我把早上准备好的花束递给小岛。

「可以捧着它吗?」

「紫色的花瓣,好漂亮啊。」

小岛接过那束花,鼻尖凑前细细地嗅着花香。

「嗯……香味并不浓郁,但是很好闻,我喜欢,这是什么花?」

「不知道,早上买花时比较着急,没有听完花店老板娘的介绍。只是觉得紫色的花瓣很好看,就选择它了。」

等我取出工具开始绘画,两个人便不再多言。

共同沉默也算是一种默契吧。

我仔细观察着坐在椅子上的小岛,逐渐在心中绘完成图后,再提笔绘画。

小岛的脸部轮廓、五官、秀发、起伏的胸部、纤细的腰身、大腿的曲线、白色连衣裙上面的褶皱,以及头顶的遮阳帽和手捧的鲜花,都被我用手中的笔一点一滴地绘然于纸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观察得过于频繁,小岛的双颊有些绯红,她始终低头凝视着花束,未曾与我的视线接触过。

从中午到日落西山,除去喝水休息的时间,小岛就那样手捧花束一动不动地端坐着。

真是个合格的模特啊。

「嗯……」

眼眶内部还是一片空白。

眼睛是人体最传神的一部分,我想仔细观察小岛的瞳孔后再下笔,但是……

我怕就这样直视小岛的眼睛会让她感到害羞,甚至直接拒绝。

「我可以拍一下小岛的双眼吗?」

「拍……拍?」

「噢,就是拍张照片,我想看清楚小岛的瞳孔后再画。」

小岛双手捂眼。

「都是眼睛,就不能照你自己的画吗?」

「不行,画上的人可是小岛你,而且眼睛是最难画的部位,不仔细观察的话,我画不出那种感觉。」

「什么感觉?」

「……就是,就是小岛的感觉……」

小岛放下双手,乖乖地让我拍下了她的双眼。

照片上所呈现的,虽然不像实物那样充满生气,但是可以让我更加快捷地把这双明眸的全部细节铭记在心。

外圈的眼白部分非常干净,血丝细得几乎可以了忽略不计,纯洁得让人赏心悦目。瞳孔的颜色是非常少见的棕红。正常光线照射下看到的瞳孔是黑色,然而在手机相机的拍摄下,棕红的颜色却相当明显。

如同棕红的琥珀一般。

「真漂亮啊。」

窗外的夕阳映在小岛身上,洁白的衣裙仿佛染上鲜血,红得那么惹眼。

「谢谢……」

夕阳覆盖下依旧能看到小岛泛红的脸颊。绮丽的风景就在眼前,有什么方法能让此刻永远定格呢?

趁小岛正望着窗外的风景发呆,我迅速调出相机,将此刻保存在手机中。

「一起吃个晚饭吧,我请客哦,必须要好好地犒劳小岛。」

「这……还是……」

「可以吗?」

「小岛一定会同意吧,毕竟还有好多小时候的事,没有一起回忆过呢。」

也许是因为我诚挚的目光以及执着的态度,小岛没有说出拒绝的话,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尽管小岛的外表与性格相比起小时候有很大的改变,但她依旧是那个小岛,是我最好的朋友。

晚饭之后,分别时刻如期而至。

残阳笼罩下的公交车站内四下无人,我伸出双手,轻轻地将小岛拥抱。

小岛的身体很柔软,尤其是双肢,几乎没有什么肌肉,皮肤之下仿佛只有液体。

还有很好闻的香味。

虽然想就这样一直拥抱下去,但是大概3秒过后,我立刻松开双手,后退两步和小岛保持一小段距离。

「对不起,身体不由自主地……」

「没、没关系。」

夕阳下的小岛双颊绯红,抱着那紫花和自己的包包,飞快地跨上刚刚停在身边的公交车。

真的好可爱啊……

刚才一起吃晚饭时,我小心翼翼地问过小岛现在是否有交男朋友。

答案是非常坚决的否定。

得知这个答案后,有那么一瞬间,我在想,有没有机会能和小岛成为恋人?

这个念头有点……

出乎意料。

喜欢小岛是肯定的,但是这个喜欢,到底是哪种喜欢?

回到家里,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在小岛当模特时坐的椅子上面,凝视着保存在手机相册中的双眼,一时不知下一步该做什么。

如果真的是那种喜欢……

呃……我不好说,无法想象。

微微低头,无意中看到照片中棕红色的瞳孔,似乎变得比刚才更加鲜艳。

仅仅一双眼睛,就是一场绮丽的风景。

真美……


意识逐渐回归,大脑的刺痛感愈加强烈。连续深呼吸,直到刺痛消散,麻木的四肢恢复感知,我睁开双眼,发现自己依旧躺在床铺上。

身边躺着一个人,呼吸均匀,睡得很沉。周围都是让人安心的熟悉气味,是安达没错。

似乎是做了噩梦,心情有些低落。

记不清具体内容,但从还依稀记得的碎片中可以判断,是个相当糟糕的梦。

被巨树撑开的公路,随处可见坍塌的大厦以及附着在砖石上面湿滑的青苔,还有从中间截断的桥梁,藤蔓缠绕的钢筋水泥,大地开裂产生的可怕深渊……

身边周围都是沉甸甸的绿色,看不到哪怕一个人。

没有人,没有安达。

隐隐约约有种感觉,安达在距离我非常遥远的地方,远到甚至在这颗星球之外。

能够听到因为奔跑而急促的呼吸声,呼哧呼哧的声音仿佛在耳边。但是无论怎么快速奔跑,眼前永远是杂乱的植物,无法逃出这个残破的翠绿世界。

只记得自己一直在奔跑。

可能是为了逃离这个世界,又或者是急切地想要找到安达。

恍惚间一脚踩空,跌入深渊,我的意识才从梦境中脱离,逐渐回归现实。

已经毁灭的城市,不知处于过去还是未来,也可能是平行世界,但是这些对已经梦醒的我来说,都毫不相干。

唯一印象深刻且让我在意的,是那遥远得让人难以触及的距离感。

无法理解这种感觉是如何突然出现的,明明安达现在就在身边。因此产生的心慌与焦虑,逐渐溢出梦境,涌入现实,难受得我快要爆炸。

『呵呵呵……』

啊?

听到冰冷空灵的笑声,我的身体连同灵魂开始止不住的颤抖。毫无疑问那就是安达的声音,只是从未像现在这般,寒冷得让人颤栗。

安达是那种被吵醒就会很生气的人吗?

心惊担颤地抬起头,想询问安达,却撞上一双血红的瞳孔。

那是爬虫类动物才有竖瞳,鲜红且狭细的瞳孔中散发着冰冷、狡黠,还有一丝贪婪的目光。

「安……」

来不及叫出她的名字,安达张开满是獠牙的巨口,我甚至能看到她因为极力张开口腔而撕裂开的嘴角,里面那触目惊心的鲜红血肉。

半边脖子被咬,尖牙刺入皮肤的剧痛以及吞咽血液的咕噜声,让我全身发麻,无法动弹。

忽然间一声炸雷,伴随着巨大的爆炸声将我再次惊醒,挣脱麻木的舒服,猛地从床上做起,紧随而来的眩晕感又让我瘫倒在床上,四肢疲软无力,一时间竟然无法再坐起来。

很快,外面的街道上就传来消防车和救护车呼啸而过的警报声。

足足深呼吸五分钟后,我才有力气从床上坐起来。

噩梦中的噩梦啊……

这种事还是第一次遇到。

噩梦中安达恐怖的面容逐渐淡去,很快就消失得一干二净。

还好,每次做完噩梦,醒来后梦中的细节都会像现在这样从记忆中消失。否则的话,睡觉对我来说就会变成一件恐怖的事情。

房间里闷热得像在蒸桑拿。

「……」

打开窗,雨丝溅在我的脸上, 凉丝丝的感觉让我舒服得说不出话。

刚刚那声巨响,似乎是雷击引起的爆炸,也不知劈到哪一栋倒霉的建筑,竟然能搞出那么大的动静。发自内心地为那栋建筑的主人,以及建筑里的人默哀一分钟。

「哈……」

不经意间往夜空中哈气,能看到丝丝白气,外面的温度貌似比室内低好多。对于已经到春季末尾的时节来说,真的有点冷。

奇怪啊。

天气的变化愈发抽象起来,不免让人担心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红蓝交闪的光芒消失在眼角,我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心情随着房间内的温度降低逐渐恢复平静后,疲惫感席卷而来。

如果烟草真的能够缓解疲劳的话,我现在倒想来一支。

有没有可能,未来的我会成为一个依赖烟草的人呢?

那种事情真的不要啊。

最近发生的事太多,疲劳的感觉渐渐堆积,尤其是为樽见做绘画模特的那次,保持整个白天一动不动,几乎耗尽我全部的气力,而偏偏晚上又频繁做噩梦,无法得到充分睡眠时间。

暂时找不到解决的方法,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如果安达在身边的话也许还有办法,但是前几天安达请了长假,和她的母亲一起匆匆不辞而别,到目前为止都不知道她们现在在哪里。

我发给安达的短信一直处于未读状态,打电话也没有人接。说不担心那是在骗自己,但想太多也只不过是在给自己徒曾烦恼罢了。

要不这周末去找樽见一起逛街放松放松?

等一下?

为什么第一个想到的人是樽见,而不是日野永藤她们?

哦……

沉思片刻,我明白了。

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樽见在自己心中,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