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回忆清浅人如旧

作者:若生缘
更新时间:2023-07-06 03:59
点击:397
章节字数:278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即使是玩得很好的朋友,有时候也可能觉得她有些烦或者有点讨厌。不知道会不会有其他人会和我有着同样的想法。

当然,那种讨厌肯定是有由来的。

就比如说,那些在我打音游的时候狂轰滥炸十几条信息的网友啦、在夏天的生理期我又热又难受的时候坐我对面狂炫冰淇淋的朋友啦、听到我哀嚎着想谈恋爱,就一声不响地偷偷把我的微挂上学校的万能墙去征男友的舍友啦……

虽然她们有的是毫不知情,有的是出于好意。但这并不妨碍我那一瞬,在心里狠狠地痛骂了她们千千万万遍。

但讨厌的心情,也仅仅是那一瞬而已。

绕了那么一大圈,其实我想表达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说,我已经吐槽了很久的秋幼溪……也算是忝列其中吧。

别看我有时候心里还对她又酸又恨的,那只是因为那时的事我还不觉得解气罢了。因此才时不时打开网抑云的纯音乐,看看评论代代自己,再狠狠地emo个几分钟。可真说我对她恨到多刻骨……那倒是不至于。

毕竟冤有头债有主嘛。上一世那个秋幼溪干的“好事”,可不能算在她头上。这就是我不惜暴露自己惊人的语言天赋,还要冲去确认她有没有喝毒奶粉的原因之一。

万幸的是,我确认到了大家现在都很安全。哪怕是曾经让我又爱又恨的秋幼溪,也在安安全全地长大……嗯,这便是最好的结果了。

这件事,就此翻篇!

在结束了“奶粉大作战”这个史诗级的副本后,我的生活再一次步入了波澜不惊的正轨——吃饭、睡觉、学说话、还有玩那些妈妈送给我的毕加索们。

“桐桐,吃——吃——”

值得一提的是,我是真的忍受不了我爸一天天地冲着我喊“爸”的模样,因而被迫学会了“爸爸”这个词语。

我本以为他会就此消停。可我没想到,我爸对于教我学说话这件事的热情反倒是因为我的进步神速而变本加厉了。

这这这就叫那个什么、什么来着?哦哦,欢乐豆效应!

哎!可是爸你却不知道,这已经是我能做出的最大让步了!

你也不想让女儿被外星人抓……啊不是。

你也不想女儿被科学家抓走当作外星人来研究吧!

我看爸正忙着烦我,就自作主张地替他说了句“不想”。然后,我便不再去看他那总是饱含期待的脸,专注于眼前正在乱窜的玩具起来。

嗯,没错。就是那种会乱窜的玩具。

一只边散发出五彩炫光,边散发出诡异嘎嘎叫声音的鸭子。你别看它现在看起来很抽象,晚上的它还能更抽象。那在黑暗中扑闪着的荧绿眼睛和不规则的行径轨迹,还真是给我幼小心灵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创伤。

这得亏我上辈子没把这玩意儿记得那么清楚。不然等五六岁那会儿,我晚上做噩梦的素材高低都得是它!所以爸爸妈妈呦,我求求你们别再买这些儿童邪典了,总有一天我真的会被吓哭的哦?

嗯,其实也就白天这玩意儿还稍稍能入眼了。我这般盯着它,也并非审美被父母扭曲,只是找个好借口来利于我发呆罢了。

至于发呆的内容嘛,也是跟玩具有关……

嘿,你还真不得不说,人比人要气死人呢!我这儿的玩具是一只变异鸭子,那知道秋幼溪那家伙的玩具是什么不?

是钓鱼池!

就那种小磁铁鱼搁小水池里飘着,小钓鱼竿拴着磁铁,就是一个吸!这东西你别说小孩儿了,就是我一个工作了两年的社畜也愿意玩啊!

还是奶粉大作战那天,当我确认了秋幼溪喝得不是三鹿之后,其实我就想润了。但无奈,我命由天不由我。转眼间,我就又被丢进秋幼溪的小房间里去了。

那时的我,还因为白跑了一趟而气不打一出来呢!没想到自己一看着那漂亮的笨崽崽冲我笑,气又很快消了……哎,回过头来一想,自己还真没出息!

她扒拉了我一会儿。而我故作高冷,一直都木木地坐着,压根没搭理她。这一是因为气消了也不能表现出我那么好搞定,二是也不屑和她这么幼稚的家伙一起打闹。

大概是认识到我不好玩了吧,幼溪放弃了对我的不断骚扰,接着把注意力放在了她自己的小脚上。那时的她看得叫一个认真啊,眼睛还越贴越近,我差点就以为她要抱着自己的脚啃起来了。

幸好她妈这会儿端着小水池进来了,不然我还不知道该不该制止她呢。

她妈端上来的小水池里面只放了很浅的水,将将够磁铁小鱼飘在水面上。接着她便向我和幼溪……主要是向我,演示了该怎么去钓上鱼来。

虽不需要这般体贴的新手教程,但我也不得装作“我很弱智”的样子,有像学样地完成了拙劣的模仿。

等温柔的王阿姨,还有不知道何时探出头偷窥的我妈在门边聊起天来。我和东道主秋幼溪便人手一只吊杆,屁股挨着屁股地钓起了“鱼”来。

先说好啊,这可不是我主动贴着她的!我可是躲着她,挪了好几次身位的。只是她这妮子总是爱往我身上靠,我懒得再动了才由着她的!

就这样,我和她挨得紧紧的。这会儿的她既不动,也不吵闹,倒是一点也不像个她妈嘴里的顽皮孩子。我的手时不时能触碰到她那未经风雨的娇嫩臂膀,可她却依然全神贯注、不曾分心。或许,这就是未来学霸的专注力吧。

可我并不是个专心致志的人。这钓鱼的小玩具虽有意思,但稍微钓了几条,也就让我这成年人失去了兴趣。我转过头,端详着幼溪那精致如瓷娃娃般侧脸,一时又陷入了飘摇不定的回忆。

熟悉的脸庞不断勾勒、复写,最终还原并定格在了她2011年夏天的模样。那一年,我们都才11岁。

在咱们小区旁边有一座小花园,里面住着不少叫不出名字的绿植。而最不能不提的,还有一汪圆形的人造小池塘,不深的水位让她成了孩子们眼里的天堂。

池塘的中心是假山,假山之下则是依偎在盛夏的叶与花。池塘里前些年是有鱼在里面放养的,但后来几年便变得死气沉沉。所幸,2011年对于我的记忆而言还算年轻,一切都还是最美好的模样。

放学后有部分男孩子爱来这里,仗着自己穿的是短裤,大大咧咧地下到池塘里去捉鱼。虽说,也从没见他们捉上来过哪怕一条,反倒是被荷叶的根绊住了脚。

我和幼溪两个女孩子,则是从不敢凑这样的热闹。而我们所做过“最过分的事”,也就只是脱了鞋袜,把小脚放在凉凉的池水里轻轻荡着罢了。

毕竟,那时候两边的父母对于“不准让我们俩靠近这个池塘”的禁令,还是相当有威慑力的。

可再有力的威慑,也拦不住两颗约好了一起去叛逆的童心。

也正是因为双方的父母都要工作要忙,所以这段回家前同她一起偷来的半个小时,才能成为我们每一天里最快乐的时候。

夕阳并未完全沉入另一个半球的领域。我和她一起沐浴着未散去的余晖,聊着一些只属于我们自己之间的小秘密。

我还记得那时,我就是像这样盯着她的侧脸的——她滔滔不绝地描述着她在周末新发现的那本漫画情节,我则阅读着她因夕阳与兴奋而微微泛红的颊。

“其实我觉得,这些事情虞桐也会对我做。所以,感觉根本就不需要什么男朋友也可以啊!反正有虞桐在呢!”

夕阳下青涩的她予我一笑,而那澄澈的眸子分明在说要与我永恒。

现在回忆起来,那还真是童言无忌。

她不过是又食言了一次。

我从不是她永恒的朋友……这种事,我就早已看开了不是吗?

想到这里,我觉得自己又一次陷入这种令人伤感的回忆中实在是不好。所以为了忏悔,我便趁大人们不注意,偷偷……用力地踹了幼年体的秋幼溪一脚。

待她发现被我攻击而哭出声之后,我那郁结的心可算是感觉又舒服了一些。

嘿嘿。这仇,我就不再记了!

今天的我,果然也是保持了整整一天宽容大度的好宝宝呢!


我回来啦!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