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幻梦之书(7)

作者:alumbuc
更新时间:2023-06-30 00:47
点击:328
章节字数:222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阿比盖尔来到扬帆街的时候,暑气已然从道路上蒸出了臭哄哄的柏油味儿。由前拉博尔市长约翰·莱斯特先生推动修建的这类新型路面有着平整耐磨等诸多好处,但就是热天这气味儿实在让人受不了。


不过,糟糕的气味儿并没有在实质上影响到市民生活。从街尾一路走来,阿比盖尔没看见一家空置的商铺,路边甚至还有贩卖冰淇淋和加冰柠檬水的小贩,完完全全就是一派欣欣向荣的街市景象。


真是太奇怪了,阿比盖尔心想。


令她更加感到惊奇的是,扬帆街一百二十号竟然是一家棋牌俱乐部。无论是对象棋,还是对纸牌,侦探都只是个粗通规则的门外汉,但她知道,棋牌是人们工作之余的消遣。这意味着,昨晚案发时分,应当是俱乐部内生意最好的时候。


“怪事真是一件接着一件啊,对吗?”


“利特警探。真巧。”很难认不出从俱乐部内走出来的这具高大身躯,阿比盖尔勉力挤出一个无辜的微笑,向她打了招呼。


“华尔特小姐。不巧。我知道你会来。”利特警探淡淡一笑,“昨晚我就在这里等你,只是你没有来。”


“啊,昨晚嘛......”


没等阿比盖尔编出一个合适的理由,利特警探便自顾自地戳穿了她:“我听说你昨晚因为醉酒伤人被关进了拘留室,真是非常遗憾。”


她倒还真在自己身上下了几分工夫。阿比盖尔心里想着,面上苦笑道:“您这么关心我,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利特警探注意地观察着阿比盖尔,但直到现在,她还没从侦探脸上看出什么明晰或是顿悟之类的表情。也许她知道的不如她想象的多?


“也许我们应该谈谈这起案子。”趁着利特警探沉默的空当,阿比盖尔稳定了心神,问:“昨晚是你接的案子吗?”


她能够理解柯斯坦夫人会希望由熟知的警探来侦查自己被袭击的案件,但如果是这样的话,昨晚康拉德为什么要阻止她来到现场?


利特警探摇了摇头:“不,昨天我上白班。接警员以为这是一起普通的帮派纠纷,于是把案子分给了组织犯罪科的值班警探。是路赫小姐听说了这件事,告诉了我,我才匆忙赶来。”


“你把案子抢过来了?”


“事实上,他迫不及待地给了我。”利特警探停顿了一下,有些为难地皱了皱眉。主动说出接下来的话,着实有悖她一贯的人生态度。


“这是一起很怪异的案子。”


阿比盖尔吃了一惊,忍不住抬起手来摸了摸下巴。一位了解超自然世界的警探,对于“怪异”这个词的使用标准应该非常之高才对。


“你看起来很惊讶。穆勒少尉是怎么告诉你的?”


“他没有说太多。只是告诉我夫人和他在跟人谈判的过程中被枪击了。”


“噢,和他告诉那位组织犯罪科警探的一样。”利特警探耸了耸肩,英气的脸上显露出一丝讥讽的微笑,说:“不过这里有一个很大的问题。除了报案人,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曾经有枪击案在此发生。没有弹孔,没有弹壳,连一丝火药味都没有。”


阿比盖尔紧紧地皱起眉毛。倒不是她怀疑警察们的职业水准,但康拉德能有什么必要报假警谎称被枪击?


阿比盖尔垂下目光,盯着利特警探黑色长裤上的一道褶皱,免得后者将她此刻的眼神当成某种挑衅。她是真的已经被这起案件中满载的矛盾惹恼了。去他的谨慎小心吧,她现在就来看个明白。


“我需要一点儿时间。也需要一点儿空间。”阿比盖尔说:“我们能进屋去吗?至少夫人和康拉德曾经真的在这家俱乐部里就餐,对吧?”


“当然。”


利特警探一只手拉开了俱乐部的大门,另一手只示意阿比盖尔先行入内。等阿比盖尔双脚踏入门内,她矫健地跨步进屋,轻松地站到了侦探前方。既然她已然先行在俱乐部中探查过,她认为眼下让她来作为阿比盖尔的导引,最是合适不过。


“俱乐部的餐厅位于一楼,楼上才是用来下棋玩牌的活动室。根据前台管理员的供述,柯斯坦夫人和穆勒少尉于天黑后来到俱乐部,表明一位常客霍尔特先生在餐厅替他们约好了座位。”


“霍尔特先生?”


“亨利·霍尔特,银行经理,调查表明他的确是俱乐部中的一员。至于他私下有什么别的身份,目前还来不及查到。他本人并没有参与到饭局中,甚至昨天都没有来过俱乐部。你大概也没听说过他吧?”


“没有。不过中间人一向是不掺和谈判的具体进程的。”


利特警探意味不明地哼了一声。


餐厅位于俱乐部左翼,与大厅有一门相隔。大厅内设置了一处前台,在那里可以对整个大厅内的状况一览无余。譬如此刻,前台后就坐了一位身穿燕尾服的中年男子,以一种好奇又担心的目光看着利特警探和阿比盖尔。


昨晚,他也是用这样的目光看向了康拉德·穆勒少尉和柯斯坦夫人。一位具备军人气质的英俊男人和一位不良于行的贵妇,在俱乐部内算是少见的搭配,因而前台可以确定自己从未见过他们。俱乐部内新会员的加入是需要老会员带领并担保的,纯粹的陌生人前来,也许意味着麻烦上门。


“晚上好。霍尔特先生替我们在餐厅预留了位置。”康拉德对前台说。


前台仔细地查阅预约簿,确认了霍尔特先生的预约。于是他礼貌地向康拉德示意了餐厅的方向,告知了他预留的桌号。


“真不明白,怎么会约在这种地方。”在餐厅侍者的导引下落座后,康拉德低声抱怨道。安格斯帮对这次袭击的道歉态度非常良好,在康拉德和温德小姐有时间提出意见之前就已经送来邀请,约定好了谈判的时间地点。作为前军人,康拉德自然觉得其中有鬼,可是夫人并不在意地接受了。


柯斯坦夫人饶有兴味地打量着四下环境,说:“会知道的。”


作为棋牌俱乐部的内部餐厅,这地方装潢得蛮有格调,地面是暗色的拼接木地板,桌椅则采用浅色的木料,桌面上还印制了一副象棋棋盘。餐厅内的落地玻璃窗对着郁郁葱葱的后院,不出二十步的地方,一排铁栏杆保护性地将这一派生机和人迹鲜至的小巷分隔开来。


“这地方看起来,其实很有意思。”


康拉德疑惑地眨眨眼,正想向夫人请教,忽然目光一暗,眼皮闭了起来。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