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旧地旧情乱纷纭

作者:maxianglan
更新时间:2023-06-05 13:16
点击:324
章节字数:872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说走就走,当天中午我便向A姐提出了辞行。


有了老母亲的亲口佐证,再加上这是一份来自于绝对大物的直接指令,就算A姐是一个连自家的超凡级幕后老板都敢废黜架空的“无信者”,她也没有不知敬畏到犯浑的程度,绝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还要坚持把自己对区区一名人类大贵族的承诺依旧摆在首位——即便对方是她一辈子的白月光。因此,她不但毫不计较我的“违约”,一口便答应了我的请求,还故示大方地向我们赠送了两份相当具有“雪栌谷地方特色”的临别伴手礼——包装精美且“体量十足”的农庄自产蔬果混搭盲盒。


我和小鱼姐也没跟她假客气,按照通常的西式习俗,拿到手后当面就给拆开了,一瞅之下不由得直呼好家伙——不管具体装了些啥,两份礼包又有何细微差别,但共通的一点就是,里面的每样东西都只有一个(一根、一块、一粒、一枚),总数量也不算多,简直就跟原时空的膨化类零食包装套路一毛一样!


得嘞,这堆玩意儿拢共加在一起都不见得够普通人一顿饭的份量,A姐这是不把我给往死里得罪就绝不罢休是吧?


问题是她到底哪儿来的这么大的怨念?要说是类似于以前的安尼克的那种“原发性阶级对立情绪”在作怪吧,她自己舔了十好几年的对象本身就是一名贵族中的贵族好不好!兄弟会能有今天的局面也大半源自于人家的长期照拂,那些时候可没见A姐表演一下不受嗟来之食啥的……可是要说她只是在针对我本人的话,这时间也过去这么久了,该澄清的“误会”也都澄清得差不多了(在琳姐离开之前,我已经特意拜托她向A姐明确告知,我与小寡妇并无真正的私情),我不相信她在当前的“大是大非”面前还会如此拎不清,就为了一点拿不上台面且已经属于过去时的私人恩怨而置整体大局于不顾……


算了,多想无益,反正我都要闪人了,以后再相见也不知道会是啥时候,A姐的真正心思完全没必要去深究。


但我的麻烦并没有到此为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甘心自己的“反制游戏”被迫半途而废、所以导致对我本人也生出了新的怨念的缘故,看似天然实则切开全黑的芭蓓特丫头借着“向龙裔妈妈告别”的由头很是作了一番妖,最后差一点就让我真的下不了台。


从我自己的立场来说,其实也是真心有点儿舍不得她的,毕竟收干闺女的事儿才刚刚有个眉目,八字都还没一撇呐,结果一下子就被半中间给撅了,之后鬼知道猴年马月才有机会再续上,小丫头片子一般又很少有长性儿,到时候人家还愿不愿意再认我当妈都是两说……


正因为如此,所以一开始的时候我还没想那么多。不管是不是出自真心,既然芭蓓特摆出了一副依依不舍的姿态,那我正好可以假戏真做,陪她演好这出母女情深的戏码——一来也算是跟她进一步拉近关系,毕竟“刷好感”就得这么办,想要让人家打心眼儿里认可我,靠的就是这种一点一滴潜移默化的量变积累;二来嘛,顺便也能借此提升一下正在围观的这帮兄弟会核心成员的路人缘,反正拥趸迷弟多了又不是坏事,有枣没枣的打一竿子再说呗……


我想得很好,只可惜世间之事永远都是不如意者十之八九——这才刚刚进入“母慈女孝”的规定情景模式,她那边居然瞬间换了画风,咣咣咣就是一顿强力输出,车轱辘转得飞起——没错,全都是那些原本只有在两人单独相处时才会说出口的“不伦台词”,而且还铆足了劲儿往里面添加各种重口新料!比如——


——亲爱的妈妈,我真的很难相信,仅仅才过了一个晚上,您竟然就变得如此绝情,就要狠心抛下女儿一走了之……不,我并不是在指责您,也不是在抱怨什么,我只是……只是觉得有些遗憾罢了,毕竟您还没来得及把我身上的每一个部分全都染上您的颜色……


嗯,差不多就是这样式的骚话,听在旁人耳中,绝逼会以为我昨儿才把一百零八式给全部解锁完今儿就要给人家来个始乱终弃了嗷……


行吧,不仅A姐在旁边听了直摇头,就连一向柔顺怯弱的塞茜莉娅都忍不住扯了芭蓓特的袖子好几次——当然,绝对不是单纯因为尴尬,小胖丫头一直在自以为很隐蔽地咬着下唇,一下又一下,她心里在想些什么简直不言自明。


至于我自己,除了像在龙桥镇那次一样咬牙承受这番“不白之冤”之外,根本没有别的辙,不但一个字都不能辩解(这种事只会越描越黑),脸上还得注意保持住和善亲切的笑容……


……


于是,局面很快便演变成了与一个多月前初次相见时差不多的情况——A姐倒是再次主动站了出来,试图阻止事态进一步恶化,然而她依旧没那本事打破“天然呆万法不侵”的世界规则;塞茜莉娅就更别提了,人芭蓓特对她的那点儿不纯心思至今都毫不知情(或者知道了也没当回事儿),当然不可能听从一个万年跟屁虫的委婉劝解;至于其他的各色人等,吃瓜的本事倒是一个比一个炉火纯青,要他们主动蹚浑水那就只有空了吹咧……


于是到了最后,依然还是只有真正的“女神”才能终结这一切——小鱼姐终于看不下去了(虽然有点晚),再次二话不说直接拎起人就飞!


重新回到“告别”现场之后,她更是一反常态,冲着自打认识以来一直都是淡然相待的A姐来了一番声色俱厉的警告加威胁。


——阿斯特丽德-诺伊尔,你给我听清楚了!到了现在,我终于对你的驭下水平彻底失去了信心,并且再也不指望你能自己改善!只是事不过三,这一次我仍然可以轻轻揭过此节,但只要以后再有类似的事情出现,我会直接剥夺你处置自家部属的权利、并对僭越者处以最严酷的惩治!你必须明白一点,你和你手下们的那点儿小心思在我眼中根本无足轻重,龙裔的尊严等级更不是世俗的普通君主们可以有资格相提并论的——更何况是两位龙裔!对如……对薇娥丽卡的冒犯就是对我的冒犯,无论这种冒犯披着一层怎样的私人感情色彩,无论薇娥丽卡本人愿不愿意对其抱以宽宥的心胸,我都绝不容许此类事件一再发生——所以,你听明白了吗?


说完之后,不等闻言之下攸然变色的A姐开口作出回应,小鱼姐已经一把将我拎起,头也不回地飞离了雪栌谷……


得嘞,能飞真好!就是好啊就是好!





按照之前早就定下的计划,接下来的第一步便是立刻瞬移到呆二芬的老巢——位于河木镇的“沉睡巨人”旅馆。


原本我心里是有些不太平静的,只要一想到这次又有可能见到歌尔朵,而与此同时我却并没有做好与之再度重逢的心理准备,我就没来由地生出了一阵久违的焦虑与忐忑……


不管怎么说,上次的“阳谋”事件对我而言的确如鲠在喉,至今都硌得我时不时就感到一丝丝牙疼;可要说我有多么痛恨她吧,又好像没到那种程度,毕竟利用我的人多了去了,也不差她一个,最起码她没有对我隐瞒……总之,我是真的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她……


然而等到实际抵达河木镇之后,我才知道,原来自己又一次想多了——战争已经进行了一个多月,作为双方交锋的前沿拉锯区域,白漫领此刻自然已是到了局势开始逐渐吃紧的时候,先前派遣到河木镇的军队肯定不可能还继续优哉游哉地待在这里“防守巨龙”,一早就被老狐狸召回了白漫城;如此一来,不管作为“镇长”也好,还是作为“派遣军临时军务官”也罢,歌尔朵也一并受到了征召,此刻并不在镇子上。

包括已经摸了很久鱼的拉罗夫同学,此前也同样回归了风暴斗篷军队。


这些信息当然不会凭空被我知晓,全都是“好丈夫一号”胡德老哥告诉我的。他显然并没有把“一年多前接受过自己老婆‘款待’的帝国小姑娘”与“名震大陆的当代龙裔大人”二者联系到一起,一见面便喋喋不休地向我抱怨,说什么木材坊因为战争的缘故所以生意大不如前、老婆与小舅子这两个壮劳力的损失令自家的境况更是雪上加霜吧啦吧啦……除此以外,他还一个劲儿地拿以前的那桩过时玩笑话反复开涮,不断追问我现在的“饭量”有没有增加……


如此没有眼力见,而且还完全不会聊天,很显然这种做派只可能激怒小鱼姐,要不是我拼命拦着,老哥说不定就要亲自体验一把啥叫祸从口出了……


无论如何,我总算是松了口气,既是对之前的那种矛盾膈应心理的开解,同时也暂时消除了对“阳谋”事件一直抱持的担忧——战争的走向与态势早已与歌尔朵当初的“预判”大相径庭,而作为诱使风暴斗篷决策层改变进攻路线的核心关键点,紫杉镇也早就提前落入了拉拉与小寡妇的囊中;这么一来,虽然这项计划并不见得就会彻底胎死腹中,但至少我本人已经不再牵扯在内了,我大可不必因为在此事上的隐瞒态度而继续对拉拉抱有多余的愧疚。


此时此刻,我倒是很有兴趣知道,“阳谋”背后的操盘手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


至于此行的主要目的,不出意料也一并落了空。


是的,呆二芬嬷嬷此刻同样不在旅馆。按照小伙计奥格纳的说法,自家老板娘早在两个多月前就离开了河木镇,而且出发之前也只是含糊地提了一嘴,说是要“出一趟远门”,同时还不曾明确交待具体归期。


既然如此,B计划立刻提上日程,下一步就得前往裂谷城探查那条著名的“鼠道”了,虽然我是一百个不想去钻下水道啥的……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早前胡扯的什么“找遍大陆掘地三尺也要把呆二芬挖出来”很明显只是一时情急之下的口嗨罢了,连半点相关线索都没有,老娘拿头去挖啊!哪怕是柯南道尔加柯南联袂亲临也没辙……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自从有了小鱼姐这个女(gong)朋(ju)友(ren),至少在大部分情况下已经用不着再慢慢赶路了,也不必因为“快速旅行”而隐性消耗额外的时间。


……


再次站在“玛琳娜的小秘密”的大门口(鬼才知道小鱼姐是不是故意选这地儿作为传送坐标的),我突然感到有些……茫然。


而且更稀罕的是,我竟然没法快速找出催生这种感觉的具体缘由——我敢拿全副身家打赌,我真的没有第一时间联想到卡莉亚!甚至就连她的样貌都是揣摩了好一阵子后才在脑海里拼凑完整的……所以说这究竟是肿么肥事?总不至于是在怀念“妈妈桑”弗朗索瓦丝或者那些人外妹子吧……


对于我的小小失态,小鱼姐显然有着别样的解读,于是在一旁漫不经心地对我来了一番“人生指导”。


——很怀念对吗?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都是你自己招惹的缘法,所以也只能由你自个儿去了结——不想了结也行,我早就对你说过,道侣相伴,首重心意,至于那些跑马观花的外在行径,自己把握住其中的尺度就好;反正你我都不是那种弱水三千一瓢就饱的迂腐之辈,既然大家都一样,我才懒得去翻你的那些陈年旧账……所以如眉,你现在不打算过去看看吗?


一边说着,她一边对着某个方向微微努了努嘴——我转头一瞅,好吧,正是黑荆棘城堡的方向。


这也没啥,作为“坦诚”的外在表现形态之一,我早就已经对小鱼姐彻底交代了整个“后宫”的具体组成人员名单,她会误会我此时是在“想念”这座城市中的另一位老阿姨真是一点儿都不奇怪……


但不管小鱼姐的这番话是不是别有所指,我都不可能立马顺水推舟,真的跑去找玛雯“叙旧”;况且像我这种一贯信奉“回头草没啥嚼头”且长期处于原子级稳定态的现充表率,能顾好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那群坑货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又怎么可能产生“重回某个旧地之后必须顺便重拾某段旧情”的蛇精病想法嗷……说到底,“重拾旧情”本身并不一定就是坏事,关键还是之后该如何圆满收场的问题;如果我依旧给不了(或者不愿意给)对方所希望的承诺,那这种行为便只会对人家造成二次伤害,并给我自己招来更多的负面标签,比如“渣中之渣”、“渣女之王”、“渣的乘方”……之类的玩意儿,除此以外并无半点实际意义。


再说了,目前我正身处在这样一个看似已经远离人间战火纷争、实则依旧命途多舛暗潮汹涌的窘境当中,身畔也早已有了一位真命天女相伴……要是这样我都还能钻出别的花花肠子,至少对小鱼姐来说,那可真真儿就是所谓的人间不值得了……


总之,我只做了一件事——在城中各处留下若干“夜莺”的独门联络暗记(只怪我这个“空降领导”还从未去“单位”报到过),然后便找了一家旅馆住下。


……


公会那边的动作倒是很快,第二天一早便有人找上门来了。好吧,既不是卡莉亚,也不是布林乔夫,而是一个算不上熟人的家伙——“小烦”威克丝。


一见面,这姑娘便露出一脸真诚的喜色,态度也显得无比热情,叽叽喳喳地很是唠叨了一阵子,具体的言辞却显得十分天马行空不着边际……听了半天,我完全没能抓到重点。


但我也看得出来,她的这种饱满情绪并非是对只有一面之缘的“摸鱼上司”发自内心的尊崇爱戴,同时也不怎么像是对“金主粑粑这次一定是来给俺们新的好处”的兴奋憧憬,倘若硬要深究的话,倒是有一丝丝像是……身处热恋中的女人身上无时无刻不在下意识散发的狗粮气息?


行吧,看来她跟戴尔文那个爆眼子半老头的小日子过得相当滋润,公会的整体局面也是一片大好,要不然她也不会从骨头缝儿里面都在往外冒喜气……而且从她之前的只言片语里也能听出个大概,公会高层中的另一对情侣——托尼利亚与维克尔也同样好得蜜里调油……唉,可怜的布林乔夫。


说到这位同为新扎夜莺的母胎单身“兄弟”,我心里突然一动!


眼下并不存在原时空的那种现代文明职场环境,根本没有“办公室恋情”这一类的禁忌文化——恰恰相反,上位者在男女属下之间牵线搭桥建立内部婚姻组合原本就是前现代社会中惯有的政治操作手段;况且过往的“历史事实”也已多次证明,这种方法绝对是优化组织架构、调理内部平衡、保障统治稳固的不二法门之一——那啥,《三国志11》里可不就是这样设定的嘛,任何一对男女武将只要被君主赐婚,这两人就再也不会被其他势力挖走或者自己主动辞官下野,哪怕他们的“忠诚度”变成负数,也只能永远给玩家打工……


反正我对卡莉亚的心思已经淡得不能再淡,布林乔夫的品性也还算靠得住,之前隔着大老远的也就罢了,现在我人都亲自过来了,怎么也算是某种“命运的启示”吧?还是继续放着不管的话就实在太说不过去了,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失职”——退一万步说,哪怕只是为了给我对加卢斯的承诺做一个表面上过得去的交待,我也应该试着稍稍撮合他俩一下,反正就是尽人事听天命而已,成不成我单方面说了也不算……


嗯哼,从熟人到友人再到情人,至少“流程”上完全没毛病的说……


想到这里,我便直接向小烦询问那两人目前的具体情况,她刚才只是间或提了他们一两句,根本就说得不清不楚。


然而一问之下,我的小心肝儿立马碎了一地——明明昨天还在心里面洋洋得意地自吹自擂,自以为自己绝对不会掉进“重回旧地重拾旧情”的天坑中去,结果可倒好,人家卡莉亚还真就一直蹲着点儿想要把我拖进这个坑里去!


是的,小烦说得非常明白,这半年多以来,卡莉亚一直在翘首企盼我再次造访裂谷城,并且早早就向公会中的高层人员公开宣布了加卢斯与我的约定,还获得了他们的一致认可——更气人的是,按理来说,布林乔夫与卡莉亚共事了这么多年,但凡他的内分泌指数稍微正常一点,都绝逼会对后者这样的风情俏寡妇有点想法的对吧?然而实际情况却是,这铁直大坑逼居然傻不愣登地举双手双脚支持“闺蜜”的这个意愿,完全没有替自个儿后半辈子的性福生活稍作打算的心思!这你妈让我后面还怎么往下接啊?


所以说女人的心思有时候真的没法去掰扯,自从卡莉亚回归公会之后的这大半年以来,明明她从来就没有对我表露过半分特别的情意,人没见一面,信也只写了一封,内容还十分寡淡无趣,平日里更没有派人同我私下联络过一次……然后你现在劈头盖脸给我一顿叭叭,说什么其实这姑娘一直倾心于我?玩呢?


哎,为毛别的小姐姐们就不能像我一样都是纯血女汉子咧?以前的莱妹也是这样,如今的老妖婆和大小姐也是这样,这一个个的就这么喜欢玩让对方猜猜猜的游戏?不整点小情绪闹点小别扭就拉不下脸来直接表露自己的心迹?既然有这种闲工夫,直接来一发它不香吗……


我不死心,还试图挣扎一下,于是追问小烦这些情况会不会只是她个人的揣测。结果这货立马把诺姐给捧了出来,拿幕后大老板的名义指天划地地向我赌咒发誓,以上所言全都是真的,并且还说什么要是还不信的话就亲自去问卡莉亚本人好了,反正她都已经等你很久了,俺们吃瓜群众光是在一边看着都替大姐头感到不值,要是你丫还要继续做缩头乌龟的话小心成为史上第一个被自家兄弟姐妹集体处以天诛的夜莺吧啦吧啦……


得嘞,还是赶紧闭嘴算了,小鱼姐此刻分明就是一副“老娘看你丫能装到什么时候”的嘲讽脸嗷……





在小烦的带领下,很快我们便来到了公会总部——果然位于裂谷城地下的“大酒壶”。


不出我的所料,该处老巢虽然也是设在地下,但最开始的入口门户既不在市内某条运河边上的下水道口,也不在雾隐堡垒背后的墓地神龛机关——正门就大大方方地开在市场区里面,而且还是一座相当气派的三进大庭院,只不过在最后一进的正厅里设有一条下行通道而已。


通道里面也不是那种潮湿阴森的环境,更没有像游戏里一样到处都是野生敌人,同时也不存在什么乱七八糟的分支岔路,就只有唯一的一条倾斜向下的直道。地面与墙壁显然都做了防水处理,沿路都有火把火盆照明,有些地方甚至还开了直达地面的气窗。


进入“大酒壶”之后,面前赫然是一片热火朝天眼花缭乱的“繁华”景象!


这是一处相当宽广宏阔的地下空间,目测面积起码有几千平方,高度也有好几十米。正中间是一个类似于四叶草形状的古怪大水池,水色还算清澈,水池中央矗着一尊十来米高的青铜诺姐雕像,四周以拱桥连接水岸,祭坛火炬等必要设施一应俱全;水池周边则是整整一圈明显经过统一规划修建的“单侧商业步行街”,这些商铺建筑有宽有窄有高有低,经营项目更是琳琅满目千奇百怪,店面与店面之间还挤满了密密麻麻的各种“露天”摊位,二者加起来总数起码在两百家以上;每一处店铺与摊位前面都围满了无数举着钱袋高声咋呼的顾客,老板与伙计们个个忙得昏天黑地脚下拌蒜,而在店铺群与水池之间的这条环形“步行街”的街面上,来往穿梭的人流更是满坑满谷汹涌如潮……光是远远看着,巨大的喧嚣与无边的热浪就仿佛已经扑面裹住了我的脸庞与耳朵……


用一句话概括,这种场景分明就是在近年来的那些“次时代国产奇幻大片”中屡次出现过的所谓“异界鬼市”!


同时我还注意到了一个相当“违和”的细节。


照理来说,这里既然是盗贼公会的老巢所在,此处地下市场自然就是公会自家运营的附属产业,除此以外肯定不存在别的可能性——这么一来,这儿天然就应该是那种麋集了各类“边缘人士”与非法交易的犯罪天堂,同时也是公会成员们日常顺手牵羊的最佳场所!然而当我放眼望去,却几乎找不到明显的此类迹象。


不仅各家店铺的经营者们看起来都与外面的正常商人一般无二,集市四处也只有寥寥几个公会成员在晃荡,而且明显只是在正儿八经地购物(他们“在岗”时都要穿着统一制服,很好辨认);就连那些担任市场安保工作的武装巡逻人员,也全都是一身类似于各地城卫军的重甲行头,不大像是由公会会员充任——让盗贼穿重甲还不如杀了他们呢。


最主要的是,占人群数量大头的购物者们同样没有太多异常之处,男女老幼高矮胖瘦各种族群皆有,肉眼能大致推测出来的职业、身份、社会阶层等外在特征也是形形色色,根本不存在那种一眼就知道有问题的“大型青壮年团伙”……


如果非要说这儿一定有什么不寻常的话,那就是购物的人群中居然还混入了几个明显是贵族身份的家伙!而且他们全都与其他普通人一样,正一脸上头的样子兴高采烈地一路买买买……


……


好吧,卡莉亚小妞在商业方面果真是个天才中的天才,这才仅仅用了大半年时间,就把游戏中只有四家铺面的“大酒壶市场”搞成了这样一个体量与流量俱全的“前现代式CBD”(直接拿游戏作比较其实是不合适的,我又不知道本位面的“大酒壶”以前是啥样,说不定人家原先的硬件基础就不错)!即便背后有来自紫杉镇与黑荆棘家族的双重支持,然而其中所涉及的林林总总的规划、管理、运营、改良、监督、维护、保障等各个方面的细致事务,以及需要为之投入的海量脑力、心力与精力……随便哪一点都是我难以想象更无力自己去承担的“史诗级任务”。


就目前来说,哪怕这个“CBD”设在地下深处,哪怕有可能还挂着一个“非法组织经营的黑市”的不良名头,其所产生的虹吸效应也已经相当炸裂了——保守估计,整个裂谷城起码一半以上的日常商业现金流都在这儿打滚!这还没有计算裂痕领乃至天际省、其他行省有可能与之产生的贸易往来……


不过这也没啥好奇怪的,人卡莉亚可是早在十年前就拿“玛琳娜”刷过一手牛叉业绩了的说……所以说有时候人跟人真的没法比……


我正在一个劲儿地感慨叹气,鼻端突然传来一阵与市场区弥漫的滚滚热浊气息截然不同的清新味道,令我一时之间恍然若失……下一刻,一双纤细却有力的手臂已经从背后搂上了我的腰间,耳畔也响起了既熟悉又陌生的悦耳女中音。


——怎么不进去?打算一直待在门口吗?还是说,你被自己刚刚看到的这些东西给吓着了?嗯,你真的是我认识的那个薇娜吗?


闻声偏头看去,那张久违的容颜离我只有咫尺之遥。她的下巴就搁在我的左肩上,正一脸玩味地望着我,脸上的风霜与时光痕迹依旧,双眼中却闪着某种极其陌生的明丽光彩,如同一盏灼灼灯火,瞬间照亮了两人周遭的黯淡空间,而她的整个人更是仿佛包裹在一层已经满溢而出的活力气息之中……在此之前,我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卡莉亚竟然也会展露出这样一副宛如青春少女般的样子。


我的心底顿时淌过一抹难言的情绪,想都没想便偏头朝她凑了过去……堪堪就要得手之际,她突然抬起左手一把烀上我的侧脸,大拇指稍显粗暴地掐住我的嘴角,并用力朝反方向扳去,眼中的神色也多了一丝调侃之意。


——你在着急什么?以前的你在这种事情上不是挺会拿捏作态的么,现在也该轮到我这么做了——行了,把你的那些小心思都收一收,我先带你到处转转,无论如何,你都是“夜莺”的一员,推迟了整整八个月才首次“履职”,你不会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在等着见你一面吧?总之,你最好心里有数,既然你这次已经主动送上门了,就别指望还能像上次一样一声不吭地偷偷溜走……


啥玩意儿?老娘什么时候偷偷开溜了?还一声不吭?上次明明就是正大光明地走的,而且临走之前还致信邀请你来当面道别,是你自己找借口不来的好不好!现在居然给我章口就莱,真以为这样就能掩盖你自己犯怂在先的事实了啊?


我一边悄声吐槽,一边却乖乖跟上了她的脚步——总不能当面揭穿她吧?


再回头一瞅——很好,小鱼姐已经“按照惯例”再次消失了,接下来可不就是只能任由卡莉亚摆布了嘛……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