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全篇

作者:LordChinese
更新时间:2023-05-07 20:27
点击:540
章节字数:585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与阿缇丝的告别


By LordChinese


帆桨船就停在港口。


水手们忙碌于出航前最后的准备,古铜色的皮肤湿漉漉地,每一滴汗珠里都映着一颗爱琴海的太阳。


米蒂利尼[ 注1]的旧码头上,附着着绿藻与藤壶的木头栈桥笔直地通向远处。


往来穿行的人群,驮载货物的骡子,货栈前堆成小山的陶罐,成百上千塔兰特[ 注2]的橄榄油和葡萄酒,羊毛、亚麻、大理石,还有牲口和奴隶。


莱斯博斯,古老的岛永远都不会缺少生机。


商贩与顾客之间的讨价还价、监工用来催促仆役的谩骂、小孩子们争抢硬币的尖叫、两个男醉汉朝酒馆老板发出的挑衅、被老婆追打的雕塑家那慌张的求饶,甚至海鸥掠过水面、凉风吹拂发尖……


世间所有的声响,都能使身处这一刻的她[注3]心烦意乱。


内心的声音是正确的。


她不该来,不该出现在这座旧码头上,不该走向那艘正被海浪轻轻推动着的船,更不该……


是啊——她不愿面对这孩子。


年轻的女孩呆坐在码头上,用捆扎结实的皮革当座席。


被佩戴短剑的保镖和手提宝盒的侍女所簇拥,看起来就像位公主。


黑色的长发打着卷儿,如同紫藤花的垂枝那样自两鬓悠悠然悬下。


洁净的肌肤冰清无瑕,好比帕纳索斯山的白岩石一般宁静而庄重。


两腮抹着藏红花粉,亮色藏起稚气。


眉毛上涂了煤烟灰,青春更显秀丽。


再靠近一些的话,就能闻到那混合着玫瑰、肉桂与番红花的香水芬芳。


无袖的佩普洛斯[注4]上装饰着精巧的刺绣,复杂却并不繁琐的褶皱使穿上它的人宛如身披波浪。


左肩的别针由黄金铸造,中间镶嵌着蓝宝石和祖母绿,像荷鲁斯的眼睛、睿智之光的闪耀。


染成象牙白色的披肩,织出几何图案的腰带,还有点缀着金属扣的凉鞋。


十六岁的姑娘永远都知道该怎样把自己变得更漂亮。唉,这孩子如此动人。


即使修长的睫毛快要藏不住伤心的泪水,也只会令这份天赐的美继续在生命中闪烁。


此情此景令她懊悔,比片刻之前更痛恨自己。


看看这年少的厄剌托[ 注5]、人间的林仙[ 注6]!


错过是对造物主的亵渎,渴望则是折磨自己的途径。


她愤恨起来。


米利都的泰勒斯[ 注7]说,水是最好的。


然而眼前这片无边的汪洋,现在却要带走她的全部所爱。


她不该来的。


她再一次警告自己——


靠近这孩子,妳将后悔终身。


然而,双脚却脱离了理性的掌管。


无论她的内心怎样的惨叫、嘶吼、诅咒和祈祷,都无法中断走向少女的足迹。


阿缇丝,我的阿缇丝。


多么鲜活的名字,惹人爱怜的名字。


很久以前我就爱妳,在妳还是只丑小鸭时。


与妳同枕,我就会祈祷,祈祷一夜总有两夜长。[ 注8]


阿缇丝,我的阿缇丝。


终于清醒过来时,她听到自己那颤巍巍的声音,正佯装漫不经心地唤着这名字。


更要命的是,这声音已经传进了女孩耳中。


她的厄剌托从皮革卷上站了起来。不,应当说,如精灵飞离花瓣时那样一跃而起。


姑娘也开始呼唤她,伴随哽咽,带着哭腔,款款深情与悲伤一道化作柔软的尖刺,扎进她的心。


她猝不及防,女孩已经向她奔来。


保镖怒斥,女仆惊叫,可这世上谁又能阻挡爱?


她张开双臂,等待、迎接、包容,一如既往。


须臾间,这片娇柔的嫩叶便坠入她的怀抱。


面对悲恸的嚎啕,她能做的唯有安慰。


语丝如风,音韵似泉。


她的爱如飞燕草一般清澈,令人目眩。


她的爱像伊阿宋的斗篷[ 注9],复杂而斑驳。


女孩陶醉在她低低的吟唱里,哀鸣缓缓融入抽泣,伤感在沉默中回旋。


如同屈服于本能,慰藉之语自她口中不断涌出——


阿缇丝,我的阿缇丝。


停止哭泣吧。用眼泪做成的首饰,从来就不衬妳。


满足、愉悦,以及欢笑,才是我想要教会妳的诗。


我要从赫利孔山[注10]的圣泉旁摘下玫瑰献给妳,


就像过去我为妳戴上那顶紫罗兰的花冠,让曼妙的香气环绕在妳娇柔的颈项。


我会将乳香和没药调成软膏,


藉由女仆们温柔的手掌,涂抹在妳年轻鲜亮的肌肤,浸润妳的玉体,滋养妳的灵魂。


我想和妳一同漫步在牧神的森林,


聆听夜莺的鸣叫,穿越薄雾的微潮,在清晨的凉风里等待日出,伴着黄昏想象黎明。[ 注11]


哦,怎么?妳是说,这些我们都已经做过?


那么好吧,亲爱的,就让我来为妳歌唱,就像侍奉一位女神。


我会在七弦琴的伴奏中,用歌谣与诗篇填满妳的心灵,驱散寂寞,赶走忧愁。


因为妳知道,在我们的学院中,我从不向学生传授悲伤的技巧。


让我们分享欢娱、幻想和绮梦,让我把这世上一切的美好都献给妳。


这平常的语言就像一首歌,歌儿唱完,爬满双颊的红晕已叫女孩顾不上流泪。


她如母亲般呵护着这朵小花儿,小花儿也会向她倾诉。


述说着不舍,告诉她想要抗拒父亲的命令,告诉她不愿离去的心意。


告诉她,安德洛美达[ 注12]的才能,远远无法同她的浪漫相提并论。


我们的命运太坏,离开妳违背了我所有的意愿![ 注13]


这姑娘哀叹着,仿佛世间所有的不公都只向自己开战。


她知道,女孩痛恨离开。


即将起锚的帆桨船意味着没有归期的远航,与她一起度过的那些幸福将最终蜕为苦涩的记忆。


可品尝过金苹果的人,如何忍受得了俗世的寡淡?


这孩子央求起来——


留下我吧,留下我吧!


用妳的权力,用妳的名声。


叙拉古[ 注14]人为妳塑像,莱斯博斯把妳铸上金币,妳是这座岛屿无冕的王。


继续占有我吧,告诉世界。


继续爱我吧,妳能做到。


女孩嘟哝着、期待着,噘起的小嘴仿佛含苞的蔷薇。


诸神创造的万物中,不会再有比这更可爱的存在。


她的魂魄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渴望获得一个来自那里的吻,让甘甜的滋味渗入生命中的每一天。


留下来吧,与我厮守。


她想说。


可是,她不能。


因为那不对。


政治的刻毒侵蚀着人类,曾经的米希鲁斯和现在的庇塔库斯[ 注15]都将她视作眼中钉。


莱斯博斯的掌权者聪明且无畏,却并不喜欢让贵族们继续摆布国家。


僭主的命令已经通过鸽子送来,她被判离开故土,移居荒僻的小镇。


任何追随她的人,也将同样面对这十年的流放之期。


她需要警告这天真的孩子,危机永远都会乐意藏进甜美的影子。


阿缇丝,我的阿缇丝。


妳的母亲和父亲想必早已获知灾难的消息,才会要妳投身安德洛美达的学堂。


决定看似专横,实则出自对妳的爱。


安德洛美达是我的对手,我鄙视她拙劣的文艺,就像猫头鹰嘲笑着田鼠。


只是现在唯有她,方能给予妳更多的庇护。


对于权力,我的存在太过刺眼。


靠近我,妳会被灼伤。


太阳温暖而明亮,伊卡洛斯[注16]的青春却在它的光芒中消逝。


如果妳因为我的自私而坠落,我将把余生都用来痛恨自己。


她的拒绝,换来新的呜咽。


聪明的孩子知道已经无法挽回,唯有用这最纯粹的方式表达不甘。


泪珠滚落在她的胸脯,几乎烫坏她的心。


她能感觉到灵魂中的动摇,女孩的每一次颤抖,都会给她带来新的疼痛。


但这绝非逃避的理由。


她既是爱人,也是导师。


爱情诱惑人拥抱软弱,责任指引人高举理性。


阿缇丝,我的阿缇丝。


她深爱着这美丽的名字,无时无刻不渴求这纯净的心灵。


可是啊,她更清楚——


有些时候,占有是对爱的背叛,放开手,才是对爱的虔诚。


年轻的孩子理应成为光明的同伴,不该与她一道被禁锢在阴影之中。


挥手道别,是现在最好的礼物。


就这样,她松开女孩的双肩,让那凝脂般的肌肤,能够自由地呼吸。


姑娘明白这举动的含义,急急想要辩论。


她却伸出指头轻轻抵上那对刚刚张开的嘴唇,尝试着将忧伤与挣扎一同关住。


阿缇丝,我的阿缇丝。


请让我说——


我生在缥缈的过去,而妳属于希望的现在。


我居于昨日的夜晚,而妳象征明天的晨光。


我惶惶迎接着冬天,而妳却依旧活在初春。


妳我邂逅在黎明时分,也在这短暂的一刻过后相互道别。


不必为此悲伤。


将我们分开的并非垂暮的黄昏,而是鲜明的朝霞。


不必为此悲伤。


美妙的过往已经装满了葡萄藤编的篮子,足够我们在追忆中细细品尝。


不必为此悲伤。


哪怕大海也无法带走诗歌与梦想,爱与思念将会同生活一起陪伴妳我。


如此这般,朝朝夕夕。


当我们在人生的终点重又相见,我会怀着无比感激的心,听到——


妳的生命幸福而完满。


她的声音,便是她的心。


纵使海浪翻腾,暴风呼啸,也无法掩去缭绕心间的话语。


即使宙斯降下闪电,她的爱也会化作不焚的宝石,在身躯残留的灰烬中闪烁。


她的追求,她的执著,还有她那永恒的情感,没有谁比她年轻的爱人更能感受。


女孩沉默,女孩叹息。


在长久的不言过后,她终于等到了那无声的接受。


缓慢、忧郁地点着头,女孩悄悄同她靠得更近。


就算寒夜近在眼前,骄傲的小花儿也希望能与阳光共度最后的片刻。


她也将这娇躯揽在胸前,用自己那沉着的心跳,温暖另一颗正与不安战斗的心。


她打定了主意,要为心爱的女孩送去鼓励。


离别不可避免,恰当的礼物才能消除由残缺带来的诅咒。


于是,她开始念出心声——


阿缇丝,我的阿缇丝。


勇敢些,再勇敢些。


海上的风变幻无常,生活也的确充满着未知。


但我们不必像赫拉克勒斯那样与海德拉死斗[ 注17],也无须如阿塔兰忒一般追击卡吕冬的野猪[ 注18]。


我们当然会冒险,和传说里的英雄一样有所追求。


然而,不为财宝,不为荣誉。


高尚的品格、坚强的意志,还有闪光的智慧。


对于妳我,这些才值得穷尽一生向世界索取。


看着前方,我的孩子,别担心。


经历过辛劳的灌溉,贫瘠的土地也会生出翠绿的嫩芽。


赫多涅[ 注19]的礼物,会在每一场对万物的探究之后等待我们。


相信自己,小家伙。


妳的心思缜密,就像穿针引线。


妳的目光敏锐,宛如猎鹰俯瞰。


妳的求知不竭,干渴好比沙漠。


妳要的,只是一点儿早已有之的勇气。


它沉睡在妳的心头,等待妳将它唤醒。


妳能使它复苏,而它将为妳赢得理想。


相信我,每个人都曾迷茫,直到她们与勇敢为友。


我相信,聪颖如妳,一定能将墨提斯[注20]的桂冠高高举起。


那一刻,我的愿望,便也得到了实现。


她的语言比俄耳甫斯[ 注21]的情歌更美,摄人魂魄。


师者的教诲与爱人的叮咛,共同为这孩子铸下新的记忆。


短暂的沉寂很快过去,倚在怀中的好姑娘再一次默默地点头。


忧郁的光并未自琥珀色的双瞳中完全褪去,但动作里也已有了平静和几分倔强的表达。


她笑了。


金字塔不会只用一天就建好,强大的心也需要时间的滋养。


然而新芽已经萌发,沉寂的水面正在掀起涟漪。


当第一朵樱草花出现在色萨利[注22]的平原上,牧羊的人们就能听到春天的足音。


她相信这孩子,相信这纯净的灵魂。


待到重逢之日——假如命运特意怜悯,


她将见到智慧与高尚。


嘹亮的鼓声自帆桨船传来,水手们的吆喝连绵不绝。


码头上的帮工正匆匆为主子搬运最后的行囊,旁观许久的仆人也开始催促。


那船终究还是要开走,分别的时刻飞快迫近。


女孩再次情不自禁地浑身颤抖,只是这一回恐惧并没有得意太久。


一下、两下、三下,姑娘轻轻抬脚踏着地面。


似乎是强忍着不安,想将害怕的心情深深埋葬。


这可爱的小家伙!


在忍俊不禁的同时,她几乎热泪盈眶。


不能哭泣,不能悲伤。


她告诫自己:孩子的成长理应让母亲感到欣慰。


所以,她用最为悠扬的声音唱起了最后的歌。


从港口到航船,由此岸向彼岸。


风儿能够到达的国度,时间足以覆盖的天地。


世界的每一处角落,都回响着她的琴声。


阿缇丝,我的阿缇丝。


与妳告别,我就失去了光。


与我告别,妳将迎来新生。


离去吧,为了所有那些需要坚持的事。


当妳自船上回首眺望,会看到我的身影立在这桥的尽头。


每一颗泪珠都感激着妳所赐予的幸福,每一次挥手都是献给妳的爱情。


当潘狄娅[注23]将银光洒遍山峦与海洋,我的七弦琴就会为妳歌唱。


无论妳身在何方,歌声总会伴随着记忆,来到妳的梦中。


阿缇丝,我的阿缇丝。


再会吧,我的百合花。


一个名叫萨福的女人,在今天与妳告别。


——完——


=======================================


注释:

(1)Mitilini,也译作“麦提伦”,莱斯博斯岛的首府与最大港口所在地。

(2)古代希腊已经地中海区域内常用的质量单位,希腊人的塔兰托较罗马人的小一些,1个塔兰特大约相当远现在的26公斤。

(3)本篇中的“她”均指代女主角。

(4)Peplos,古代希腊女性的三种主要服饰之一,以带有大量褶皱的无袖裙装为基本特征,材料一般为羊毛。

(5)九位缪斯之一,名字意为“情人”或“可爱之人”,主司情诗与歌唱。

(6)Arethusa,也译作“阿瑞图萨”、“阿瑞塞萨”或“水仙”,居于山林水泽处的女仙,阿尔忒弥斯的侍女之一,为躲避河神的追求而化作泉水。

(7)生活在公元前七世纪后期至前六世纪中期的哲学家,希腊七贤之一,古希腊哲学的开篇人物,西方思想史上的首位留名者,首创理性主义精神、唯物主义传统和普遍性原则,认为“万物源于水”。

(8)以上两句由萨福残篇改编而成,见娄伯(Loeb,或为“洛布”,大型西方古典丛书,由哈佛大学出版社自1912年开始出版,至今已经超过500种。采用独特的古典原著语言,比如古希腊语和拉丁语,与英语译本相对照的体例。因最初由潜心古典文学的资产家詹姆斯·洛布出资,故名。)经典文丛的坎贝尔(D.A.Campbell)译本。以下对残篇的引用同出于此译本。

(9)传说由雅典娜亲手纺织并在阿尔戈号启航前赠予伊阿宋的斗篷,靛紫相间,拥有魔力。

(10)Helicon, Mount。现代希腊语的发音为Oros Elikon,也译作“埃利孔”山,帕尔纳索斯山的延伸部分,海拔约1,500米。赫利孔山在传说中是缪斯女神们的发源地,山的东麓因此成为圣地。

(11)以上6行改编自萨福残篇,出自她在诗中对自己与阿缇丝共同生活的回忆。

(12)一位与萨福同时期的女诗人,和萨福的关系较为复杂,萨福曾写诗给她,但两者之间也存在着比较明显的竞争。

(13)出自萨福残篇,改编自阿缇丝的原话。

(14)西西里岛上强大的希腊人移民城邦,阿基米德的故乡,萨福在20多岁第一次被流放时曾到达此地。

(15)这两人都是莱斯博斯岛历史上的僭主,前者被后者推翻,后者则位列古代希腊七贤之一,是著名的政治家与军事领导者。

(16)关于这位年轻人的作死故事太过有名,此处不再赘述。

(17)赫拉克勒斯著名的十二次挑战之一,在罗纳的沼泽中杀死凶猛的九头蛇许德拉(也译为“海德拉”。)

(18)希腊神话中的女英雄阿塔兰忒的功绩之一,追击并首先射伤了在卡吕冬土地上肆虐的怪物野猪,使得王子墨勒阿革洛斯最终得以将野猪彻底杀死。事后墨勒阿革洛斯为感谢阿塔兰忒,将野猪皮和猪头作为胜利的象征赠予对方。

(19) Hedone(在罗马称Voluptas),希腊神话中的欢愉女神,代表快乐、愉悦和享受,因其神格在罗马发生变化,同时具备了象征鱼水之欢的属性,所以也一度遭到某些保守人士的反对。

(20)希腊神话中的第一代智慧女神,雅典娜的生母。

(21)希腊神话中阿波罗(太阳神与音乐之神)与缪斯女神卡莉俄帕(主司文艺)之子,生来就具备非凡的艺术才能,拥有得自父亲处的魔法竖琴,一旦开始弹唱便充满魅力,其琴声能够使神、人甚至怪物为之陶醉。

(22) 位于希腊中部的平原,是这个国家里屈指可数适合较大规模农业发展的区域。

(23)Panthea,也译为“潘西娅”,希腊神话中的满月女神。


仅此一篇,谢谢阅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