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六章

作者:ElleRay
更新时间:2023-05-04 10:18
点击:247
章节字数:780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银灰色的车穿过夜色,一路开到城郊,最终停在了一栋荒废的楼前。几盏路灯立在道旁,灯光忽明忽暗,成群的飞虫在光下乱舞,嗡嗡作响。楼外杂草丛生,破裂的玻璃碎片和烂砖块散落一地,开裂的破墙上爬满绿藤,三层的小楼立在阴影中,像被紧紧捆绑住的鬼魅。

Amber从车上下来。天气有点冷,风忽然吹得很急,她裹紧了敞开的大衣,靠在车窗边点燃了一支烟。她的指甲不停地在车前盖上轻轻敲击,直到这支烟燃到尽头,被扔到地上,用高跟鞋后跟碾压,熄灭。一分一秒的等待变得磨人起来。她又从烟盒里抽出第二支烟,打火机燃起火苗,这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进去,二楼,”那头的女声冷冷道,“等我。”

她挂上电话,左右张望,确认无人跟踪后,检查了一下黑色手提包里的东西,才朝楼里走去。这栋废楼里有股呛鼻的霉味和让人作呕的腐臭味,每走一步都会扬起地板上沉积的灰尘。她举着手机电筒,另一只手伸进包里拿出预先备好的小手枪,踩着猫步,小心翼翼上了楼梯。楼上传来响声,她感到一丝寒意侵袭全身,于是停在原地,颤抖着手抬起枪管对准上方。她太紧张了,甚至忘记了给手枪上膛。然而,只有只脏兮兮的黑色野猫立在那里。它发出凄厉的猫叫,迈开腿飞快地从她身侧闪过,跃上楼梯窗,消失在了夜色中。Amber被吓得惊魂未定,她需要尽快解决好这一切,再躲回暂住的公寓里好好休息一晚,放松自己紧绷的神经。

电话又响了起来。这一次,Amber站在二楼大厅的中心。“我们真的很久没有见过面了,Pyre小姐。”对方的说话声很轻,轻得让她几乎无法分散注意力去顾及身后的动静。

“我……我已经到了……”Amber的手心沁出了汗,她感觉手机都快要抓不稳了,“你……什么时候……才……才到?”

“很快。”对方答道,“不过……”

然而,Amber感觉有个硬物抵在了她的腰上。她回过头,手电的光落到了一个绿色短发、棕色皮肤的女人身上,“嗨,晚上好。”陌生的女人神情和善地和她打招呼,看上去比她放在Amber腰上的枪友好多了,“你最好放下手里的武器。”接着,她警告道。

“行……”Amber小心蹲下,放掉了手里的枪,缓缓举起手。绿发女人立马一脚将其踢到了旁边,枪身撞上墙壁,在一片寂静中显得尤为刺耳,让Amber差点错以为那是子弹发射的声音。

“看看我们的小猎物多紧张。”另一个银发男人紧跟其后。

“你们是……那个女人的……她的……同伴吗?”Amber吞吞吐吐地问。

“我觉得只是替她办事儿的小弟。”银发男人用手指托住下巴笑道。

“不如好好担心你自己的安危。”绿发女人冷笑。

“最好别骗我们,让我们白跑一趟。”边说,他边举起两根手指比作枪管对准太阳穴挥了挥,“你知道后果的……”

不等他说完,一个人影出现在了楼梯口,“Mercury,别说废话。”她的嗓音听起来比电话里的要柔和许多,但每句话却又像毒蛇,好像很快就会向Amber扑来,把她生吞活剥掉,“我叫你带来的东西,你没有忘记吧?”

她从暗中走出来,脚上的高跟鞋发出脆响,仿佛拿玻璃敲击地板发出的声音,一步一拍,很有节奏感,“相信我们可以再次合作愉快。”她的脸上露出笑容。

Amber终于看清了她的模样。


Neptune眉头紧皱,疑惑地盯着脚下的箱子。说实话,向警局送包裹倒不是那么稀罕的事儿,但东西是送给Yang的,就让他禁不住十分地好奇了。他似乎嗅到了一丝八卦的味道。

“东西没打开,但安检过了,好像就是什么布偶娃娃和化妆品一样的玩意。”Neptune捏住鼻子,咕哝道,“我感觉有一股刺鼻的香味,是薰衣草香水吗?反正我不太喜欢。”

“我觉得挺好闻的。”Velvet刚好路过,也停下脚步,凑过头来围观。她嗅了嗅,仔细辨认道,“好像还是Schnee牌的高定香水哦,上个月才推出的。”

“Schnee牌?好耳熟……是法医处的那个Schnee吗?”Sun也靠在办公桌边,加入讨论,“她家好像是搞能源开发的?”

“其实Schnee家族也有一个奢侈品牌。”Velvet解释道,“就是为了纪念Schnee二小姐出生创立的,主要是 Schnee夫人在运营。每年Vale时装周上不是会反反复复提到这个吗?”

“你怎么知道那么多的?”Sun睁大眼对着Velvet惊呼,“我以为你就是一个……一个技术宅?”毕竟,兔子小姐看上去真的不太像是一个对时尚感冒的女人。

Velvet顿时羞红了脸,欲言又止,“这个的话……”

“那当然是拜我所赐了。”Coco拿着冰咖啡,走过来揽住Velvet的肩膀,“小伙子,你们一点时尚品味都没有吗?得来我这里补课了。”她开玩笑道。

“这就不必了……”Sun赶紧挥手,“话说回来,Yang又交新女友了?”他的神情中带着一丝调侃的笑意。

“哇,你是才知道吗?你怎么在感情上一点都不敏感?”Neptune拔高嗓子,然后又立马压低声音,“她前天还问了我奇奇怪怪的问题,说什么好像有女罪犯对她很感兴趣,她该怎么做……”

“天哪!”Sun夸张地拍着脸大叫,“我意思是,她问错人了。”Sun微眯着眼,对Neptune弯起嘴角。

Neptune当即发了烧,从脖子烧到额头,整个脑袋都变得通红,“拜托,她是信任我!我知道我从小到大都没恋爱经验……”

“女罪犯?”Coco吸了口咖啡,露出复杂的神情,“她的路子真是越来越野了……”

“你还当真啊?”Sun捂着肚子大笑,“反正我不信。”

“那是你们没看见,”Neptune翻了个白眼,“她今早上坐在我对面,对着一张写了号码的紫色小纸片发呆,嘴角还抑制不住地往上翘,跟着了魔一样,我喊她,她根本听不见。然后我走过去,想问她是不是跟案子有关,结果她马上就把那张纸片塞进面前的文件夹里去了,脸上写满‘做贼心虚’几个大字,却偏要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哦,挺反常的,Yang以前好像从来不这样。”Sun假装若有所思道。

Velvet捂住嘴偷笑,目光移向身边的人,轻声耳语道:“有的人谈恋爱前后简直判若两人,对吧?”Coco耸耸肩,笑而不语。

“从来不怎么样?”终于,当事人出现了,“你们在聊什么有趣的话题?关于我的?”Yang抬起眉毛狐疑地看向众人。

“咳咳咳……不是,我们是在说……”Neptune试图解释。

但Sun替他说了下去:“你有一个包裹,这么大——”他张开双臂,比划箱子的大小。

Yang更加迷惑了。她走到那个平放在地上的大包裹面前,随意拿过桌上的刀片,轻轻划开了箱子上的密封胶带,打开一看,箱子里躺着一个半身高的毛绒玩偶,用有商品印花的半透明塑料袋套着;还有一个包装精致的浅紫色方盒,盒面上写着“Schnee女士香水·薰衣草”。

“哇,你这箱东西都挺贵的嘛。”Coco弯下腰伸过头来仔细打量,“连这个大家伙都是特别定制的限量款。”她指着黑色的玩偶说道。

Yang撕开玩偶身上的塑料袋,一只撅着嘴的黑猫从箱子里探出头来,它的脑袋上系着一个大大的深紫色蝴蝶结,恰好遮住了猫耳朵。“不高兴猫?”Yang看着吊牌上的介绍念道,“‘她的女朋友叫‘快乐狗’,哦,是一只漂亮的金毛犬。如果你想让猫咪小姐快乐点,不妨把她的可爱女友也带回家’……喂,这是捆绑营销吧?”Yang双手举起黑猫玩偶,无语道。

“噗……”Coco笑出了声,“你知道这对女同性恋情侣娃娃贵在哪里吗?”

“什么?”

“你看,这只猫咪背着一款价格超高的真皮书包,当然,你可以取下来自己背。”

“所以本质上是‘买包送猫’吗?”

“那也不算,这只娃娃也是天价呢。你不喜欢吗?”

Yang的眉头皱成了一团,“不是……”

Sun和Neptune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你的女朋友真是眼光独到,而且还很有品位。”Sun打趣道。

“闭嘴!”Yang剜了两个男人一眼。出于职业敏感,她打开了背包检查,包里果然有东西——一本书,或者是绘画本?

“这是谁画的……”还没翻开几页,好奇宝宝Neptune就歪过头来偷看,“……你?”

“好了!好了!你们都没自己的事儿做吗!”Yang双颊泛红,冲其他几个人大喊道。接着,她一口气把东西全塞回了箱子里,除了那本手绘本。

过了会儿,她趁Neptune不在对桌办公的时候,做贼一般地打开本子翻看起来。本子开本不大,但却有点厚度,每一页都画了些东西,有的是简单潦草的涂鸦,有的是完整精细的绘画。最开始的许多页画的都是Yang,没错,是她的素描,或者用可爱的绘图方式创作的有关她的小漫画。其中一张画的是……她戴着墨镜,背靠着红砖墙,抬起一只脚向后抵着墙面,单脚站那儿,悠闲地喝罐装咖啡的样子,因为天气太热,她脱了外套系在腰间,上半身只穿着一件火辣的白色吊带背心——那身打扮是她某天在Vale中央公园和人约会时的装束,但想起来,并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因为那时候跟她约会的人让她很心烦,她差一点就要发火把人晾在一边直接走掉。说实话,她很喜欢这张画,以至于看见的那一瞬间她的心里泛起了涟漪,脸也不自觉地红透了。

翻到后面,是十来二十页的手绘连环画,只需要快速翻本就能看明白内容:一只受伤的小黑猫和金发女孩的故事……好吧,Yang承认她自己很吃这一套。

当然,她也知道是谁寄给她这些东西的。她还想知道,那个女人有没有在每件东西上动手脚,比如放上监听器或者安装微型监视器。不过,直觉告诉她——这次没有,这些都只是送给她的礼物。

Yang感觉心脏在胸腔里砰砰直跳,有股热量从心底里涌起,点燃了她皮肤下的血液,让她沸腾起来。

“该死的,为什么她对我的事情这么了解……她到底暗中观察我多久了……一周?一个月?还是一年?或者更久?”Yang烦躁地揉搓着头发想道。她想不明白……最后,把头埋进面前的文件堆里,因为她的脸已经彻底熟透了。

她们之间的纠缠,也许从很久之前就开始了。


“Yang,你睡着了吗?”这次轮到Neptune用文件夹拍Yang的肩膀了。

“当然没有!”Yang从桌上抬起头,整张脸还是红扑扑的,“你去干嘛了?”

“你说呢?”Neptune见Yang虚着眼睛露出怀疑的神色打探他,遂补充道,“我汇总Amber Pyre小姐一案的线索去了。”

“怎么样了?现在我们追查的两个方向有什么进展吗?”Yang碰了碰鼠标,电脑显示屏上案情进展报告还停留在“Amber Pyre,失踪,追查中”那一行字上。

“有。首先,我们查到了Pyre小姐从医院离开后的行踪,她去了Vale市海岸区的新公寓,就是靠近港口的新兴工业园区住宅,是她任职的行长名下的。但她没呆多久,监控追查到晚上八点过五分的时候,她开着车离开了,哦,车也不是她本人的,她为了出门,还乔装打扮了一番。监控最后一次拍到她是在南郊的一条公路上,那边有片荒废的居民区,不过倒没几栋楼,但是搜查起来真的很费劲,谁能想象这还浪费了我们一上午的时间。不过好在,最后终于在回城的公路边找到了她开走的那辆车。车在驾驶过程中猛地偏移了方向,栽进了路边的臭水沟里,车门大开着,人不知去向。理论上,我们当然可以拿她提供的手机号码定位跟踪她,可是她原本的号码一直显示她呆在那栋新公寓里,从来没有离开过,也就是说,她出门时使用的是‘虚拟号码’,我们查不到的。”Neptune揉了揉太阳穴,可以看出,他对这件案子有多厌烦,“然后,另一边,警局的监控侦查AI系统终于给出了分析结果。我可不敢保证它靠谱,你要知道,这个破系统还在试用期,要是搞错了,也最多是返厂维修,可不会被炒鱿鱼……”

“行行行,那么结果是什么呢?”Yang插话道。

“确实筛查到了两位符合要求的‘高频同轨迹’人员,我意思是,都是金发的年轻男人,近段时间里,有数次和Pyre小姐行踪高度重合,都是在她家和工作地之间活动。”Neptune清了清嗓子,好像要公布什么重大消息一样,他的脸上掠过一丝紧张的神色,“呃,其中一个是刚从市法医局调来我们警局法医处任职的法医Jaune Arc,他之前只是在那边实习。你认识他吗?”Neptune习惯性地认为,Yang应该认识整个警局的人,毕竟她人缘那么好。

“恰好……有点印象。”Yang偏着头回忆道,“ 是Weiss的同事,听说刚到局里第一天就因为看见尸体,呕吐了一下午。” 她倒不是嘲笑,只是讲事实罢了。

“怎么会这么碰巧?”

“不知道。”Yang摇头,“他的基本信息你有调查过吗?”她眉头微皱道。

“有,Jaune租住的公寓和Pyre的挨得不远,是邻街,以及他确实去过几次Pyre的公寓大楼……”Neptune翻看平板上的调查记录说,“不过最开始我们没有把他列为嫌疑对象,因为Jaune有熟人住在这里,是个常年卧病在家的小孩。孩子的妈妈说Jaune曾经从一个事故中救过这个孩子,后来每个月他都会去探望他们几次。她觉得Jaune人很好,应该是一名尽职尽责的医生。原谅我多嘴,我告诉了她,实际上Jaune是我们局的法医。”

“没有跟踪他人的行为?”Yang解释道,“跟踪犯多少都会露出破绽,你多看几眼监控就知道。除非他对这个受害人已经很熟悉了,知道她的日常轨迹,同路跟踪也不会让人轻而易举发现。而且他还有一定反侦察意识,预谋已久,只是在等待某个时机下手。”

“他似乎没有任何问题。另一位的话,所有时间段都有不在场证明,比如没去过酒吧,同样只是碰巧住在附近。而其他线索,我们暂时也没进展。”Neptune嘴边露出一抹讥笑,“当时Pyre小姐坚称,‘相信自己的第六感,一定有人在后面盯着自己’,我们可不能只凭直觉办案。”

“Pyre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她很谨慎,对身边潜在的危险很敏锐,我倒觉得她的直觉很可能没错。”Yang从办公椅上起身,“我去见一下Jaune。”她微笑说。


法医处在警局附属办公楼,这里一向很忙,进进出出的大多是现场勘察员和技术工人,像Yang这种警部人员可以称得上稀客,因为大多时候,现场勘察报告、初步调查分析报告和尸检报告都会以邮件方式发送到办案的警探手中。

Weiss从法化室出来,在助手递给她的平板上匆匆签下了名字。办公桌上冲泡好的花茶早已冷掉,于是她替换成了苦涩的黑咖啡,然后坐到电脑前填写报告。她的手机振动了好几次,不过在完成工作前,她几乎不会查看消息,这是她一直以来的习惯。她知道,肯定又是Ruby给她发的各种信息——有时候Ruby会拍搞笑视频或者一些好看的照片逗她高兴,还有的时候就是无关要紧事的心情分享。Weiss很可能会在工作结束后看见聊天软件上显示“99+条消息”的红点提示,但这是她每天最开心的时刻。回到家后,她一定会逐条阅读,认真地回复Ruby,或者等Ruby恰准时间给她打电话或者开视频聊天——那个时间点,她大概还在厨房做晚餐,Ruby总是哀嚎着想跟她住一起,每天吃她做的饭——只不过,Ruby还困在学校里,和实验斗智斗勇,跟论文来回厮杀。

对她而言,Ruby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女人。

而Ruby的姐姐……在Weiss看来,Yang找上门来,一定是有事相求。“最好别来烦我……”看见Yang出现在办公室门口时,她抬起手扶住额头闭上眼这样想道。

“哈喽,下午好。”Yang对她挥了挥手,“你看上去很不欢迎我。”

Weiss指了指办公室门上的贴士,接着喝了口苦咖啡,没有说话。

“闲人勿扰……”Yang笑道,“平时有那么多没事儿做的人来你办公室打扰你工作吗?”

“有,比如你。”Weiss头也不抬地说道,她正在填表格。

“拜托,我是真的有事相求。”Yang指了指门外,“本来我是来找你的同事Jaune的,但他不在,所以只得……”

沉默了一两分钟,Weiss扶了扶眼镜,心不在焉道:“他今天休息。”她终于从电脑显示屏上转过头,皱眉看向Yang,“你找他干什么?我不记得他有负责和你案子相关的工作。”

“但很不幸,他卷进了我负责调查的案子。”见Weiss眉头锁得更深,她解释道,“我意思是,他目前有嫌疑,我确实需要了解一下他的一些事情。”

“比如?”

“有关他和Pyrrha的。”Yang停顿了一下,“我知道,这会揭他的伤疤……据我调查到的情况来看,Pyrrha是在营救人质的时候被绑匪开枪射中心脏死亡的。而那个人质,刚好就是这次案件的核心人物。所以,我很担心Jaune为了Pyrrha而卷入这趟浑水中。他是我们的同事,我们都不希望他会干出什么傻事,对吧?”

Weiss思考了片刻,最后无声地叹了口气,“我了解了。”她保存好文件,站起身去饮水机前冲了些温水,然后缓缓说道,“Pyrrha和我在中学时就是同学了,她各方面都很优秀,当时我做毕业课题的时候就想过找她组队,但是她毅然决然地选择了Jaune——说实话,这有点挫伤了我的自尊心,甚至让我很难过。因为Jaune是后来转学过来的,最初不怎么起眼,还被隔壁班的高个男生霸凌,一直都是Pyrrha主动对他示好,耐心陪伴他,看着他一点一点成长起来的。而且刚开始那段时间,他对我有些好感,哦,放心,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完全不来电。他像看不懂我脸色一样,傻乎乎地对着我干了好些蠢事,我现在想起来还是很头疼……不过,这些都过去了。”Weiss露出浅笑,她吹了吹杯里的咖啡,添过水后,苦味变淡了许多。

“不过,现在他也是你的同事之一了。”Yang摊开手,耸耸肩,“说明他不算差嘛。”

“我当然知道他后来有拼命提升自己!”Weiss瞪了Yang一眼,“毕竟,Pyrrha对他的关心和爱护给了他很多力量,而他也爱上了Pyrrha,那是他们大学的事了——我大学太忙了,忙着拿奖学金,忙着申请自己的课题项目,忙着赶论文……几乎没时间关注他们两人的感情发展,等我快从本科提前毕业进入医学院专修研究生的时候,他们已经在一起很久了,关系相当稳固。如你所说,Jaune确实很努力,至少最后他以全优的成绩通过了医学全国性专业考试,然后还进入了市法医局实习,客观来讲,已经比很多人强了。”

“那他的未婚妻Pyrrha……他知道实情的,是吗?”

“我不清楚,他来这边工作后,几乎没跟我提过Pyrrha离世这件事,我也会主动避开相关话题,我只是恰好知道……甚至知道当时他在医院哭了一晚上,接着又昏迷了三天。”Weiss放下咖啡杯,不解地问,“你的意思是,Pyrrha的死跟你现在调查的人有关系?”

“差不多是这样,我还不确定——也许Pyrrha好心解救的人质并不是什么好人,同时还间接害死了她。但是如果Jaune因此想给Pyrrha报仇的话,我也不意外……”Yang苦笑道,“因为我也失去过非常重要的人,所以我明白那种痛苦有多深。”


黑猫玩偶趴在箱子边上,满脸写着“不高兴”,Yang走过去抱起了它。

“不好意思,暂时没钱赎你女朋友回家陪你。”Yang对它傻笑,“不过,我可以带你回家。哦,得和这个箱子一起了,我感觉你挺喜欢这个箱子的,毕竟你是猫嘛。”她把脸埋进玩偶的怀抱里,轻轻嗅了嗅,瞬间,薰衣草香水的气味将她包围。

这是一种熟悉的味道,但她暂且不想深思下去。她有点累了。

她把“不高兴的黑猫小姐”放回了箱子里,这时候她才看见香水盒子下面压着一张整齐对折的淡紫色信纸。

Blake Belladonna在纸上画了“不高兴猫”和“快乐狗”互相靠着对方手牵手的模样。

“你喜欢我送你的礼物吗?尤其是那些画。”Blake写的字十分娟秀,停顿处还能看出墨水的痕迹。Yang几乎能想象,黑发女人那张漂亮的脸上露出暧昧的笑容,金色的眼瞳像能勾人魂魄一般,静静地注视着她。

Yang差点把纸揉成团扔进垃圾桶——因为她想起那厚厚的一册手绘本,心情又变得躁动起来。她并不是生气愤怒,也不是慌乱无措,只是……只是她整个人都在升温,发烧,快要烧得一点不剩了。最终她还是没舍得揉碎那张纸。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