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三小节 如流水般倾泻

作者:Yehyuni
更新时间:2023-07-07 23:15
点击:310
章节字数:294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寄琴的意思我很清楚。无非是尽管咖啡厅的兼职环境和工作内容尚可,但工作强度和其他餐饮店并无不同。光是高峰时期的接待就让人分身乏术,更遑论后厨中各类杂七杂八的零碎工作。

但与此相对,学校旁的咖啡厅兼职对女高中生已然是相当不错的工读选项。如果又有餐饮业工作经验又吃得苦,老板自然倒屣相迎。简言之,这份兼职全然看我有无意愿。

「那么,找个时间了解下工作环境和具体工作内容可好?反正我也习惯一直工读了。」

「老板今天正好有事呢...我把他的联络方式传给妳吧。」

餐毕,我们再次推开厚墩墩的木门,清脆的风铃声随即响起。夕阳因即将没入地平线而柔光熠熠,将点点光斑撒在天空中四处骀荡的云絮上。冬日的白昼未免太过短暂。我们三人默不作声地走到不远处的分岔路口。因为我的家和寄琴静筠不同方向,是以我们惯例在此告别。

「虽说可能是恶作剧,但真是没想到,阳花同学会收到女生的情书啊。」当我意欲挥手作别的时候,静筠象是感慨一般轻轻抚摸我的长发,「有种自家养的宠物要被送去寄养的感觉。」

「我是妳家的狗啊还是猫呀?」

「狗吧,而且才刚养了一周。如果有什么委屈跑回主人这里撒娇也是可以的喔。」

静筠在我的头上用手指轻轻按揉,接着慢慢捋动我的发丝。好像真的在抚摸听话的狗狗一样。我是不是也该扭头跑掉表示抗议呀?

「下回,给妳带顺毛器好了。」

「怎么说的像狗狗真的要被莫名其妙的情书拐跑了?!」

「不过,我也确实很羡慕呢。」

「寄琴,从自家院子里挖到同性的情书我可是超困扰的。」

感觉着两个人的着眼点都有些怪怪的。

「不对,我羡慕的不是小阳花——」

象是要给我留下谜语一般,寄琴嗤嗤笑着说出了一时让我转不过弯的话,旋即将静筠从我的身前拽走,向我挥动因夕阳映衬而显得格外洁白的手臂,「小阳花,明天再会!」

「明天见!」

我也用力挥舞手臂,目送两人牵着手的背影消失在交流道的拐角,心中油然浮现落寞之感。明明自己只是初来乍到的转校生,她们仍心思细腻地关心着我。如果我不是女生的话,大概也会喜欢上她们的吧。

回到家时,天色已经完全变得漆黑。然而,透天厝的门前,我的母亲却还在门前徘徊。见到我回来,她脸上困扰的表情一扫而空。

「向阳花,我没有带钥匙。」

「不,这大概不是值得用骄傲的语气说出来的事情。」

我掏出前几天才配好的钥匙,走进玄关,打开灯具。温馨的屋内装饰将冬日荒芜驱除得干干净净。

「幸好我有猜到妳会带钥匙,不然我们就要露宿街头了。」

「所以妳以前都是怎么生存过来的啊。」

「我在院子里藏好露营用的帐篷了。」

「不,所以藏好备用钥匙不就好了吗...」

我的母亲,本质上就是灯具一样柔和,但脑子偶尔也会像灯具一样短路的人。离异三年,她只身来到葵市生活,至今未婚。虽然刚到葵市时,我很担心母亲对我会变得冷淡,但事实证明完全是瞎操心。母亲就像宠爱邻家的猫咪一样宠爱着我。

因为回家太晚,今晚的晚餐便只好以咖喱草草了事。饭桌上,母亲突然这样问我。

「向阳花,妳擅长种花吗?」

「欸,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因为妳叫向阳花呀。」

「那明明是妳起的名吧。」

「我在想喔,爸爸他不是蛮爱种花的嘛,妳应该也学到不少吧。妳昨天不是正好帮我清理空花圃了吗?我完全没时间打理,妳可以种点喜欢的东西啊。」

「我对种花没什么兴趣...」我望向窗外漆黑的花圃,本应开满色彩的花圃,却只有大片裸露的泥土在灯光的照耀下泛映着白色。绵密得如同针刺般的情绪,蓦然在我的心里激起不断扩展的涟漪。

我将说到一半的话咽回肚子里。我还并没有将挖到情书的事告诉母亲,她因而也不可能知晓我心里难以名状的想法。

以及,预感。

瓮声瓮气的预感。

让人心烦意乱的预感。

被这样的预感包围的我只能顺应其做出行动,已然成为思维定式。

所以,我要做的是。

「葵市,适合种什么花呢?」我不禁这样问。

毕竟葵市相比之我之前所居住的地方更偏北方,许多原来随处可见的植物都杳无踪迹。

「其实刚来的时候,我觉得这里不适合种花。」母亲摇摇头,「从没见过那么大的雪。当时坐出租车来这间房子,整个城市都覆上皑皑一层白雪。灾防办始料未及,更别提及时清理道路积雪,以至车辆寸步难行。在地司机同我说,如此豪雪他也打小第一次见。」

「不过,目前后来就没见过了吧?」

「再也没有了,毕竟还在南方,本来雪也不下几次的。所以放心种吧。我觉得向日葵最合适,喜暖耐寒,现在播种,明年便可开花的。」

饭后,我和母亲给父亲的牌位奠酒。母亲随后就回房间忙起工作。我则到杂物间整理上任房主留下的园艺用品。

LED灯的光线下,灰尘颗粒随着开门而产生的乱流四处乱舞。我戴了两层口罩才鼓起勇气走进去。在废品堆里搜寻了一个小时,结果还算小有收获:一些不锈钢的器具还可以使用,而对于因塑胶老化而破碎的喷壶,生锈的手锯,过期的化肥之类,只好通通扔进垃圾箱。我将搜刮到的战利品都移出杂物间。

我要开始种向日葵。这样的行动没有理由,亦不需要理由。归根究底,理由无非是同借口一类的东西,头脑机敏者自然手到擒来。若非得强行说明之,只好说是「预感」在挥洒自如地因势利导,而我又对「预感」言听计从。不过这样解释,想必其他人也难以理解。

...


世界的苍穹之上,太阳与月亮漫长的对峙仍在进行着。漫天的紫色如同柔顺的绸缎般包裹着地球,给世界投下一层浓厚的阴翳。

2019年12月19日是个雪天。于是,天上飘落的雪也随之映射了诡异的紫色。丰盈的紫雪就如同化不开的淤青般翩翩落下,少顷便将城市压得喘不过气来。

但即便是出现这样非日常的景色,行人也熟视无睹地走过,他们只是惊叹今年的雪下得委实够大而已。当我费力地在积雪中趔趄而行时,听到拉面店里的广播:「交通部中央气象局对葵市发布豪雪橙色灯号,雪况之大为千年未见...」

飞舞的紫雪间,星球横亘其上。尽管视而不见,但朝阳确确实实在从遥远的水平线那端,射出无数道灿烂的霞光;迷离的月光清冷至极,然而如流水般柔然泻在我的心头,将地板点缀得斑驳陆离。

这是只有我能看见的,漫长的对峙。

想到这里,我又确认了大衣口袋中的情书,向目的地坚定地走去。

如果,在我的世界里,情感不存在。

概念也不存在,甚至连语言都不存在。

即使站在眼前,也不会被认识。即使头脑开始运转,也不能委身爱的湍流。即使张开嘴,也无法诉诸言语。那么,爱应该如何表达?

思绪至此,我悲伤得难以自禁。只见地球上影影绰绰的紫雪前推后拥,悄然落下。

...

翌日上学的时候,雪纷纷从头顶落下;抬起手掌,晶莹剔透的粉雪穿梭于指缝,落在手心上则少顷便融化冰冷的水洼。我打开天气预报,今天从7时至21时的图示全变成了雪花。

「今天,不应该下雪啊。」

我如此嘀咕道,随即撑起雨伞。无论是葵市还是我原来的城市,下雪都可算见所未见之事。即使这样,我也无心顾及于此。因为就在刚才,谢幸恩同意了我的好友申请。

「妳好!」

谢附带了一个小熊的贴图。

我也随手传了一个表示友好的贴图。

「直切主题。妳是要查阅学生名册吧,等等到校便直接来档案室如何?」

「翘掉晨会没问题吗?」

「在绫女搬出学生会的名头,就连班导也拿妳没办法的。」

我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寄琴要和学生会交好了,这完全变成特权组织了嘛。但作为女高中生,我当然不会放弃每一次翘晨会的机会。

「那就等会见!」

传送讯息,荧幕上的对话气泡随即变成已读。我放下手机,心思散漫地看向天空。骤然感觉飘落的雪花竟反射出些许紫色。

追悔莫及的事情失去了。

我再次确认口袋中的情书。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