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四章

作者:沙梨鹅
更新时间:2023-04-17 21:36
点击:282
章节字数:391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阿鹤几乎被吓得要叫出声,她用力掐一下自己的手心。被疼痛一激才勉强稳住心神。


“娘子,妾方才有些口渴…就去寻了水喝。”


见尚琤没什么反应,阿鹤又装作坦然的样子问:“娘子怎么半夜醒了?”


她回头,正好对上尚琤。那灼人的目光在暗夜中炙得她心慌,可一息后又换上了一副温婉的神情。


“晚上猫子叫唤,我不得好睡。不如我把它们都杀掉,也没人来打搅我与阿鹤了。”


尚琤曲身,埋进了阿鹤的怀里。这情景怎么看都像是孩童撒娇,可说出的话却让人害怕。


怎么回事,难道尚琤知道了自己的秘密吗?可为何不直接揭发,还要继续抱着睡觉。


阿鹤想不明白,只能顺着尚琤的话头继续说:“是,畜生而已,怎么能打扰娘子休息。”


她抬手,轻轻拍着尚琤的后背。动作像是照顾小婴儿那样轻柔。可尚琤并没有睡着,反而埋得更深,说话声音都变闷了些。


“阿鹤,我好想看看那猫子是什么样的。”


阿鹤从未见过如此举止孟浪的女子,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是好。只听见怀里传来一声似笑非笑的哼声。


突然门外传来一声重物跌落般的闷响,随后是敲门声:“娘子,抓到了。”


尚琤起身,吩咐门外的家丁进来。


此刻她身上着了一件襦衣,头发也随意地披散垂在肩头。而阿鹤穿得更少,只素绢的抹胸与裹肚。见一群五大三粗的男人推门进入,慌忙用被子遮盖身体。


可看清被押着跪在地上的人时,更是直接叫出声。


男人正是方才与自己联系的男人,此刻被摘下面巾,显得十分狼狈。


“娘子,您这…”


尚琤并不在意一群男人的目光,只是起身把匕首拍进阿鹤手里,随后絮絮叨叨地说:“我倒不知现如今的猫子长得和人一般了。不过畜生就是畜生,也没什么可怜惜的。”


“阿鹤,你说对吗?”


尚琤饶有兴趣地看着阿鹤那张惨白的脸。申虚会怎么做呢?她在战场上一定无比英勇,起码不会露出这般怯色。


她倒更想逗逗这女子了,看她顶着申虚的脸会做出什么事。


“阿鹤,我看着猫子烦心,不如你来替我杀掉它。”


阿鹤拿着匕首,只觉得它像烧红的炭火一样。


时间似乎被拉得漫长,每一息都是对阿鹤的折磨。要在这里动手表忠心么?可这样一来反而显得自己凶狠,惹尚琤怀疑。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时,跪着的男子突然发疯般挣脱,冲着尚琤奔来。


“妖女!去…”


话音未落,男子被一柄剑贯穿。他的头刚好搁到了榻上,一双眼死死盯着阿鹤。目呲欲裂,甚是可怖。霎时,雪白的帷幔染上一层细密的红雾。阿鹤直接被这情景吓得失声,随即头一歪,昏死过去。


“拖出去喂狗吧。还有,收拾一下。”


尚琤看着架上染血的官服,起身绕过尸体去了偏房。


第二日,尚琤干脆说自己偶感风寒,推了三日的早朝。阿鹤直到第二天午后才悠悠转醒,一睁眼便看到自己被尚琤抱在怀里。


“尚相公!”


阿鹤想要起身,却被尚琤搂着动弹不得。


“阿鹤,让你受惊了。是我的不对…我不该让你看到这些脏东西的,快…把这安神的药喝了。”


尚琤将阿鹤扶着半躺在床围边上,随后端来一碗中药,一面不停地向她道歉。说到情深处甚至掉了几滴泪。


阿鹤看着尚琤那通红的眼眶,沉默着低头将碗中的药喝干。


“阿鹤,我平生最厌恶背叛。”


尚琤放下碗,带着一股中药味弯腰钻进阿鹤的怀中。


“阿鹤一定誓死追随娘子,绝不会背叛。”


“那些背叛我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的,你说对吗?”


阿鹤嗫嚅了半天,吐出个“对”字。她也越发觉得这人恐怖。馨兰般香气又温暖的怀抱,如今像是一把抵在她下巴上的利刃。


阿鹤觉得背上发冷,汗早已浸湿了贴身的衫子。她不知是因为大病未愈,还是因威严所怖。


坊间流传的“妖女”果真,自己决不能再做什么出格的事。即使在这尚府中过活也比艳春楼好上千百倍。


尚琤躲了个清闲,午后用过餐便往申府跑。阿鹤虽变成了她的贴身丫鬟,可尚琤不愿意让对方看到阿鹤。


等到尚琤一步三转地来了申府门口,门口的人却说刚刚申虚抓了两幅药跑去了尚府。


尚琤转身上了马车,催促马夫速回。


此刻申虚正端着阿鹤奉上的茶,与对方交谈甚欢。


“阿鹤!”


尚琤看到两张几乎一模一样的脸看向自己,只是阿鹤的眉眼更显柔弱,而申虚有种不怒自威的神情。


“啊…虚儿,你来了。”


“是,昨日听哥哥说玉声姐姐染疾,特意抓了药来看看。”申虚依旧笑得淡然,像是她压根不在乎般。


这下可好了,让申虚见了这副光景,又不知要如何想她。


尚琤在房中打转,最后坦然自若地坐到申虚旁边:“虚儿,你看…我家中的丫鬟刚好跟你样貌相仿,真是缘分。”


“嗯。玉声姐姐抱恙,应该在家静养才是。”


申虚没有接话茬,将自己怀里的中药推到尚琤手边。


“既然姐姐无恙,我也不必再担惊受怕了。就此告辞。”


申虚起身,意味深长地看一眼角落里的阿鹤后准备离去。


尚琤连忙起身,可她一只脚刚迈出门槛便被申虚拦住:“姐姐还是养身子吧,别再着了风寒。”


一只手抬起,将尚琤推回房内。


申虚出了尚府,暗叹尚玉声这轻浮之举真是冒犯。不过也足可见自己在她心中分量不轻。


但“将欲取之,必固予之”的道理申虚也懂。上月宴会,大臣们都与自己同侪们坐在一起。申家兄妹俩与侍卫步军司一道,无人理会。尚琤自然要先下手为强,即使是小小的指挥使。


如今自己只是副指挥使,就等何时皇上下令从北地夺回那三州了。一旦自己立得军功,尚琤也能看到自己的价值。不然她申虚跟那寝房中的阿鹤有何区别,依附他人,只一玩物耳。


申虚跨步上马,冲门口送行的阿昌抱拳:“嘱咐你家娘子好好养病!”话罢扬鞭离去。


阿鹤看着倚在桌上闭目养神的尚琤,似乎对方正因刚刚申虚的到来而烦恼,一只手抬起轻揉着太阳穴。


她见四下无人,悄悄从腰间抽出匕首。可望着那紧皱眉头,作吃痛状的女子,思忖良久也未能将刀抽出。


“娘子可是头痛?”


阿鹤望着对方雪白的细颈,心中暗暗叹气。她本想下手,可一望见那刀鞘,心中便全是尚琤那日抱着自己担忧的神情。


她将手放到尚琤的太阳穴上,轻轻按揉。可常服下似有什么东西在闪着光,不像是寻常衣物。


阿鹤瞧不真切,又将身子往前凑才看明白这是贴身的软甲。一时震惊得无以复加,不知说什么才好。


“娘子…”


尚琤趴着睡着了,屋里静得能听到外面麻雀吱吱喳喳的叫声。


阿鹤沉默看着尚琤那张白玉一般的脸,只觉得麻雀叫得心烦。她快步走到院子里,把树丛里藏着的鸟雀全部赶走。


其他下人正端着水盆路过,看见阿鹤正茫然站在院中,呆呆望着檐上围出的四方蓝天。便出声打趣道:“阿鹤姑娘,不去侍奉娘子怎么呆站在院里?”


阿鹤这才愣神回头,瞧见其他人正望着自己发笑。


“呦,阿鹤姑娘,好红的脸!”


其他人的哄笑声像是刚刚从树丛中飞走的鸟群,她又急又气,挽起袖子跑去驱赶众人。




申虚刚一进门,申仪便兴冲冲地冲上去将妹妹迎回来。


“阿妹,官家说待到秋收之后便出兵收回那三个州。你我扬名立万名垂青史的日子就要来了!”


申虚闻言回头,似是半信半疑:“当真?”


“枢密院副使房丈昨日给他小儿子过百日兼六十大寿,吃醉了酒才同我们讲。”


申虚轻叹:“这房家还真是多子多福…”


“这本是机密。官家还没拿定主意,打算明日上朝商议。”


申虚盘算着明日上朝,尚琤也会出现。她的脑海中又浮现出那个同自己长相几乎无二的阿鹤,不免有些发愁。


“哥哥,我们如今的荣辱就依靠这场战役了。不如把这个消息告诉爹爹,让他也好高兴高兴。”


二人并肩进了东院子,前骠骑大将军申勒正和衣坐在桌边写字。字迹苍劲有力,入木三分。


“阿仪,你们来啦。快坐。”


申勒一直未曾回了老家,只是辞官后在家静养。


“阿虚,前次尚参政来,我推脱不见。你没有怪罪爹爹吧?”


申虚摇头,她明白父亲一定是经历了朝堂上的勾心斗角之后才不愿去见尚琤。


“当下局势莫测,尚王两家争斗,朝中免不得要换一批人。你兄妹二人一定打定主意再作选择。若奔前途,投了王偿便是。阿虚,若为一个‘情’字,你可投尚琤。”


申勒的目光分别在二人身上略过,又放下笔。起身为申虚整理了一下衣领:“可别耽于儿女长情忘了…”他看到申仪还在旁边站着,又改口说:“你哥哥也对你用心颇多,官场危险,你兄妹要互相扶持啊。”


申仪笑着把申勒按回位子上:“爹爹如此关心,我和小妹一定互相照拂着。您不如早点歇了,明儿下朝后我们给您带些稀罕吃食。”


二人打闹着嘻嘻哈哈地离去,申勒脸上忧色未减半分。他知道未来某个时间,兄妹二人一定因为立场不同而反目,以至于刀戈相向。



此时已是入夜时分,尚琤刚饮了糯米酒,孤零零地站在院中望着下弦月发呆。阿鹤去取了一件斗篷披在她肩上。


而枢密使王偿刚刚送走了自己的门生,一个看上去约莫五岁的孩童跑了出来。


“外翁,我听阿武说,阿大死了。是真的吗?”


王偿抱起那个男孩,搂在怀里轻声安慰:“非也非也,他是最爱胡说的。快,叫五娘抱你去睡觉。”


男孩不依不饶地躲在王偿的怀里,一只手抓着那斑驳的花白胡子绕着玩。


“哎呀…你要把外翁的胡子给拽掉了。”一名女性匆忙进房,试图把男孩从王偿怀里抱出来。


王偿连连摆手:“不妨事。”他笑得脸上褶子都叠到一起,又逗一会外孙儿才问:“我婿白镇呢?”


女子回复:“许是劳累,刚刚睡下了。爹爹也不要操劳了,早日歇息。”


王偿嗯声,好言劝慰着怀里的男孩。等到母子二人出了房间,他才又回复了先前狠戾的模样。


桌上一封信件被他用其他书卷盖着,王偿又取出仔细观看。


阿鹤已潜入尚府,深得尚琤信任。然阿大身死,需他人接替。


那封信被放到烛上,不一会烧得只剩碎片。


“尚琤,你…我要你不得好死!”


阿鹤…申虚…果真妙计!王偿像得了什么至宝一般兴奋起来。他打算继续用老方法铲除申家兄妹,像他当年除掉同僚赵时那样。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