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出生以来最大危机?!

作者:若生缘
更新时间:2023-04-15 19:58
点击:584
章节字数:268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说起三鹿这个牌子的奶粉,那真可谓是“凶名赫赫”。

上一世就别说年纪一点的长辈了,就连我一个还在上小学的小孩子都还对三鹿事件有深刻的印象。由此可见,当年“大头娃娃”事件以及三鹿奶粉三聚氰胺超标所引爆的舆论,究竟有多广的影响了。

年纪大一点的人还不知道那事的,往夸张去开玩笑,几乎都可以当做行走的五十万来处理了。

现在让我们言归正传。

我妈居然要给我把我现在喝的圣元奶粉,换成三聚氰胺超标的三鹿吗?!

这在我听来,就好像是在和我说喝奶茶营养成分不高,要喝化学元素更丰富一些的敌敌畏一样。

那可是有毒的哦,妈!

虎毒尚且不食子呢!

咳咳……不过真的平心而论,这事也确实怪不到咱妈头上。毕竟现在这个时间段大头娃娃们还没有出现,三鹿也确实是个口口相传的奶粉大牌,妈会想买三鹿的奶粉完全可理解……

但是我拒绝喝三鹿也在情理之中吧!

没道理我都知道这奶粉有毒,还得硬着头皮喝下去吧?我可不想变得向新闻里报道的那样“一个头两个大”啊喂!

而且现在回想起来,上一世的我对此事可是毫不知情……莫非也是有我妈在临近断奶前给我换了三鹿奶粉的原因,才导致爸妈总说我有点笨笨的,无论怎样也学不好数学?

是这样吧,一定是这样吧!

那么,为了我宝贵的身体健康,还为了我未来的聪明才智……就算是个小婴儿,也一定要想尽办法抗争到底!

嗯嗯……

虽然说是要想尽办法,可接下来才是问题所在。

依我现在的语言发展水平,是肯定不可能亲自表达“我绝不喝这款奶粉”的。要说现在的我还能做到些什么,那就只剩……哭了吧。

毕竟是小孩子嘛,除了哭之外就什么也不会了。

虽说哭是我为数不多的法宝之一,但也要把握住使用它的恰当时机……像是刚听见爸妈在谈论这件事的时候,就不能直接平白无故地哭出声来。

身为小baby的我呀,还“完全就听不懂爸妈在说什么”呢!

他们绝对想不到我是因为不想换奶粉才哭的。每次我一哭,这对新手爸妈就只会觉得,呀是不是又要给这个小崽子换尿布啦?

啊,真是的。说起来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我才能亲自开口让他们明白我的诉求呢……在很多时候让他们猜,他们猜得也一点都不准啊?

平时他们不理解我想表达什么也就算了,但这会儿可是生死攸关的时刻哦?

由于未来的健康受到了相当程度的威胁,我的心情变得相当沉重。

用一只手撑着脸颊来表达郁闷的动作,大概不是一个小baby应该懂的。但好在爸妈还沉浸在刚刚和幼溪爸妈的谈话中,被固定在婴儿车上哪儿也跑不了的我,并没有被他们过多注意。

在这种沮丧的氛围中,我本次的兜风之旅就以带回了一份噩耗作为结束。

哈……或许在其他路人的视角,被一路往家里推去的我眼里,一定是连一点儿高光也没有吧。

So sad...

————

回到家后,我居然难得没有被丢去玩具堆里自己玩耍。

稍微想了想,又觉得这兴许是因为妈还处于我能开口说话的兴奋之中。

“真是没白疼你这个小家伙呀。”

看吧,她还时不时发出这种感慨呢。

按我家的传统,在周末的时候饭一向是交给平时不用做饭的爸来做。所以一连做了五天饭的妈,这会儿可算是能坐在沙发上休息了。

她打开了在现在的我看来相当老式的电视,开屏的CCTV—8正在播出的是《铁齿铜牙纪晓岚》。对于我来说,那是一部完全就没有印象的老古董。

至于我的状态嘛,呵呵……自然是缩在她怀里,被迫成为她最趁手的“玩物”啦。感觉比起看电视里那些清官的唇枪舌剑,她还是更愿意逗弄我一些。

而电视里的人声就只是个背景音。

“来……桐桐,再叫一声‘妈妈’给妈妈听,好不好呀~”

在妈用手臂组成的“摇篮”里,被摇啊摇着的我,还正思考着该怎么让自己逃出三鹿奶粉魔爪的重大课题呢。不经意间,却又突然听见了自己亲妈的这种腻人语调。

噫!噫噫噫?!

反应过来后,吓得我眼睛都瞪圆了。

我这好像……还是人生第一次听见我妈跟我撒娇呢。

在我青春期一直动不动就凶我的亲妈,现在居然这么娇里娇气地……

这、这种事情绝对很奇怪吧!!!

虽说这几个月来妈在我面前的样子,已经够颠覆她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了,可这一次,更是连仅剩的那一点严母的人设都直接崩塌啦!

要是以后哪天真让她发现了自己女儿的心智竟然有二十岁多岁的话……就我现在知道的这些有关她的黑历史,是绝对会被她给秋后算账的吧!

“ma……ma。”

对不起,这声“妈妈”我已经叫给您听啦!您冲我撒娇这件事,我也会当做从来没发生过的!

“哎!妈妈就这里呢!能听懂妈妈说话的桐桐,是聪明的好宝宝哦!”

不不不,我完全听不懂您在撒什么娇!一点儿也不聪明的!

就像这样子,从上午到饭点之间剩余的这段时间,我便在自己亲妈那爱的怀抱中饱受蹂躏。哪怕是她已经觉得和我这个还不会说话的小东西交流有些无聊了,也会边看着电视边下意识地对着我上下其手。

尤其是喜欢揉我脸蛋!

我算是明白了。不管是自己的亲妈还是我的冤种青梅秋幼溪,就是打算和我这细皮嫩肉的小脸过不去。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那种放在精品店里的解压玩具,路过的不管是是男是女,都忍不住会捏一把一样。

啊啊,我真是受够了!

然而,随着我内心里的不断吐槽,妈那双不安分的手居然真的奇迹般地消停了下来。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母女同心?她听到了我内心强烈的呼……

“公德比赛,今天起正式开赛。”

啊。

原来是进广告了,那没事了。

难怪就这么把我撂沙发上了。

是想去上厕所了吧。

没事的,妈。我都知道的。

“嗯,怎么来厨房了?我这里快忙活完了,也不用你帮忙了。你去沙发再坐会儿,很快就能开饭了。”

沙发后传来的是爸的声音。这么听来,原来妈她是突然跑去厨房了啊。

“自作多情……我都烧了五天饭了,今天哪可能还给自己找事做?”妈怼起爸来还是这么不遗余力,“我是想着桐桐也该饿了,先给她冲好奶粉凉一凉。孩子可挨不得饿。”

呃……听妈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感觉到肚子有点饿了。

所以……

饿饿,饭饭!

回到幼年的我,总觉得童心也莫名其妙地长了出来。

无聊地学着以前看其他小baby的动作,我也用双手重重地拍打着身下的沙发。但是由于发出的声音实在太微弱,并没有吸引到任何人的注意。

“说的也是,毕竟现在桐桐的事才是咱家的头等大事。哦对了,我记得我上次给桐桐冲奶的时候看见了,她那罐儿里的奶粉已经不剩多少了是吧?”

爸你真的,我哭死。

难为您这么粗心的一个人还记得关心我的吃饭问题……但是啊,要是我妈不提这事,你是不是就得彻底把它给忘了?

“哼,等你发现奶罐里空了,咱家桐桐都要饿死了。不然你以为刚刚在外面,我为什么有给桐桐换个奶粉的想法?”

奈斯,妈妈!

教训爸这粗心的老毛病,还得靠您啊!

“等今天下午我们就去趟超市,把桐桐的三鹿、还有家里缺的一些其他杂七杂八的东西都赶紧买一买。那堆东西肯定要用你的电动车来拉,所以你就别再跑去打乒乓球了,知道不?”

不不不!

后一句话里的“三鹿”就太多余啦!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