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20章

作者:KasT
更新时间:2023-08-03 06:24
点击:353
章节字数:217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日复一日地走在这条小路上,穿过巷口,每次经过这里都觉得应该安一盏路灯,不过走的次数多了,也无所谓。虽然住的地方很偏,但巷子里的大家都待我不薄,这大概是托了父亲的福。大家很敬重父亲,至于他是做什么工作的,父亲和大家都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也许是不想我知道,那还是别添麻烦了吧。虽然现在生活上还会有点拮据,不过也过得去,至少我和父亲都平平安安的,是最好不过的了。

少女朴素的愿望,若是改在平常的家中,定然是不难的。但由于她父亲的缘故,似乎也成为了一种奢望。

少女悠闲地走着,几声枪响打断了她的思绪。她的感知力极好,正因如此,她才能够知道这声音是从自己家的方向传来的。她惊慌地跑过去。她看见的,只见到一个离去的留着金发的背影与倒在血泊中的父亲。当然,她没注意那个背影回头瞥了她一眼。

人们已经被吓傻了,没有一人从眼前的场景缓过来,如同时间停止般,无人做出任何动作。直至某个人开始喊:“报警!”少女明白这样的行为已经无用了,父亲已经不在了,犯人也不大可能被抓到。她意识到除了那个生死不明的母亲,自己已然是孤身一人了,后来的事,少女有些记不清了。

当她回过神时,已是下一个清晨。她不知道现在她该干什么,唯一让她能有目的性去某个地方的事情,只有今天不是周末,还得去学校。那一整天她只想快点逃离,却又不知道该去何处。她听到新闻媒体将父亲的死定性为“黑帮仇杀”。现在,她知道了父亲是干什么的了,也明白为何父亲会留给自己那样的东西了。

她已准备好离开,去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想一想以后该怎么办。但她突然被告知有个亲戚来接她。恐惧感涌上了她的心头,但却又很快冷静下来。她从未听说过自己还有什么素未谋面的远亲。结合昨天发生的事,只能让她想到是要将自己也赶尽杀绝吧,也还没来得跟朋友道别。仔细想想,自己没有做任何事,只是默默地活着,自己死了也大概没几个人会记得。她跟着不知情的人,走到会议室门口。在这里大概会好清理一些吧,她带着这样的想法推开门。

室内,一个西装革履的男性正襟危坐着。示意她到自己对面。

“请坐”男性起身,为对面的少女递上一杯水。

少女的心跳十分剧烈,恐惧,无奈,悲伤交织着。与焦躁的内心相反,她依旧保持着表面的冷静,直视着对方。

男人在衣兜里翻找,摸出一封信放在少女面前。

“我是你父亲的朋友,也大概算是他的上司”男人向前方低头弯腰“这是我的失职,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履行给你父亲的承诺”就这么一句话,带过了少女父亲的死。

少女看着信,没有任何哭闹。这点出乎男人的意料,却又觉得合理。“你和你父亲很像,一样的对这些事异常的冷静。”他这段时间接到的噩耗也足以击垮人了,但如同少女这样他自己去抚慰的家属中,少女是少数没有丝毫反应的人。

“他的遗愿,信里也写了”男人也有些难受,当年一起打拼的只剩下自己一个了“如果你愿意,做我的养女吧。我还有两个女儿,有一个跟你年纪差不多”

少女思考着,她也不知道眼前这位“养父”是否也会突然遭遇不测,即使想只靠自己,也不合理,但现在反而有了个机会

“您,能雇佣我吗?”“少女开口问着”作为侍女什么的。”

”我家可不雇佣什么女仆啊”男人开玩笑地说着。他也不知道自己会什么时候也会离开,与其到时候关系的财产分配问题,少女的提议也是个不错的解决办法“不过可以,但你名义上仍会是我的养女,无论怎么说,你也是我的一个女儿。”

男人又与少女商谈了一会,少女所要做的,就是陪陪他的二女儿。日落后,她离开了这座城市,伴着难得一遇的雪。

——————

窗外的雪愈下愈大了,夜空下的白雪衬得群星更加清冷,汐月第一次见到有雪落在自己家里。细雪打落了院里的梅,白色的花瓣混在雪中,纷纷而下。汐月穿好衣服,朝院里走去,“你也出来看雪”汐芸向自己的妹妹搭话.

“你还没走?”汐月回头问着

“怎么这么希望你姐我走啊,呜呜呜”汐芸想起了什么“你吃柚子吗?”

“哪里产的?”

“蓝原的柚子”汐芸掰开柚子“给”

“这柚子怎么一股橘子味”汐月品尝着

“喝酒吗?我又学了几个新的配方”

“你看我像会喝酒的样子吗”

“试试嘛!”

---

“不好喝...不好喝!我要其它的!“汐月拖着汐芸的腿,趴在地上“我还要!我还要!”

“这还是果酒啊,顶多算个还酒精饮料啊!”汐芸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战妹”以后你还是别喝酒了”

“唔..”汐月了瞥门外的雪,迅速站了起来。把衣服一扔,在门外乱跑。“哈哈!雪雪!姐!雪!”

“好了,给..”汐芸突然发现刚刚还抱着自己腿的妹妹脱了衣服在门外雪中乱窜“在下雪啊!”

“雪!xu!”汐月倒在地上,睡着了.

“别在这里睡啊!”汐芸十分后悔让她喝酒”“要是以后在外面喝了酒,会不会进局子啊..

---

第二天清晨,夜里的大雪漂白了路与树,隐理的花瓣仍散发着淡淡的香气。远方的群山隐于云雾中像山水画,带着墨气。勾勒的轮廓也是模糊的,与天与云搅在一起,东方逐渐明亮了,映得雪熠熠生辉。汐芸收拾好行李,在院子里踱步,观赏着要分别不知多久才能再见的景色。不远处,一辆轿车缓缓驶来,她认出是自家的,停下脚步。拉上行李箱,在门外等候。车在慢慢停下,男人后排的门内走出。

“现在就走吗?航班应该会有延误吧”男人向女儿问道

“我想反正都要得了,至少还是要去其他地方最后玩玩。那,爸,我先走了。”

“嗯,一路平安。”

汐芸坐进车里,看见了那被挡住的小小的人。

“那谁?”她在自己记忆中再怎么找也没想起。过了一年多,她也忘了这件事,因为遇到了个更令她在意的人。


想不出标题力...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