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第二十三夜:与一名赏金猎人朋友结识之夜

作者:明爱娇
更新时间:2023-05-21 20:40
点击:317
章节字数:536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一个多月以前,艾莎忽然变得奇怪起来。

镜子里的她,总是皱着眉头,坐在椅子上发呆,每隔一段时间,就叹几口气,弗洛忒尼娅问她到底有什么事情,她也不说。

放她出来玩,她也一副郁郁寡欢的模样。

每到入夜后,她便开始感到害怕,总要弗洛忒尼娅陪她一起睡才行。

过了一段时间,艾莎不再怕了,她告诉弗洛忒尼娅,有一个“东西”朝她们这边过来了。

但是仅仅是发出指代那个“东西”的音节,弗洛忒尼娅不难看出,艾莎的嘴唇都在因为恐惧而不住颤抖着。

弗洛忒尼娅自己最近也有一件心事。

艾莎是她最好的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伴侣,即使在艾莎没有这个名字之前,事情就是这样了。

但弗洛忒尼娅并不希望情况变回艾莎没有名字之前的样子。

这半年以来,弗洛忒尼娅常常感到毫无缘由的疲劳和隐约的头痛,最让她感到不安的是,艾莎好像正在慢慢地变回从前那个单纯的倒影。

当艾莎在镜子里面时,常常模仿弗洛忒尼娅的动作,就好像普通的镜像一般。弗洛忒尼娅不喜欢她这样做,问她,她却只是嘻嘻笑着解释说,不知不觉就这样做了。

艾莎在镜子外面时,也变得也越来越像弗洛忒尼娅本人,无论是举止、神态,还是说话的习惯,抑或者思考的方式等等。甚至弗洛忒尼娅即使身处镜内,却感觉好像同时也在外面的身体里一样,虽然在外面行动的是艾沙,但弗洛忒尼娅却感觉那就是自己。好几次两人交换位置后,弗洛忒尼娅都险些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哪边。

弗洛忒尼娅感到恐慌。

她不再喜欢待在镜外,因为那使她常常有种艾莎在下一刻就会消失的错觉。她也不喜欢待在镜内,因为那种无法分别艾莎和自己的感觉也正在变得越来越严重。

向伊莱莎和莉莉斯讲述完自己的故事以后,弗洛忒尼娅平静地站起身,走到书橱前,在烛火中凝望玻璃上的倒影。浅浅的倒影也静静地站在玻璃里,好像艾莎又在捉弄她。

“你到底是...”

忽地,她转回身看向榻上的魔女,欲言又止。

她不喜欢那个紫发的女人,现在她知道了,那个女人就是艾莎恐惧的来源。她想问那个女人究竟是谁,曾让艾莎那样害怕,或许自己现在,骨子里也情不自禁在战栗。

但她最终还是闭上了嘴。

她开始想,到底是她失去了艾莎,还是艾莎其实从来就没有发生过?

也许一切都只是她的臆想。

弗洛忒尼娅掏出挂在胸前的小镜子,打开,镜面上映照出那再熟悉不过的面容。弗洛忒尼娅像往常一样想要跟镜子里的自己说话。镜中的女子双唇也微微地张开。

弗洛忒尼娅沉默,镜中的嘴唇跟着愣愣地半张。

走廊上传来一阵喧闹,声音由远及近,很快会客厅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俊美威严的青年独自走了进来。外面守着他的亲兵。

看到莉莉斯和伊莱莎也在,大公脸上没有露出丝毫感到意外的神情。

反倒是伊莱莎有些吃惊,大公微笑着对伊莱莎点了点头表示招呼。


这一天,伯爵府的士兵和奴仆们并不知道那间客厅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个紫色头发的女人带着一名年轻骑士来到了这里,同他们的女主人在会客厅内从中午一直相谈到傍晚。随后瓦尔希里德大公莅临,大家都害怕他是来惩罚篡位的弗洛忒尼娅大人的,但在目睹大公与弗洛忒尼娅大人说笑着从会客厅内走出来后放下了心。

第二天一早,弗洛忒尼娅就召集了所有人,宣布她有要事需随大公一同赶赴王都,并让民众不必惊慌,因为她保证在她离开的期间内,人类的领地不会受到妖魔的侵扰。

众人议论纷纷,有人欢欣鼓舞,认为大公要为弗洛忒尼娅大人请封;有人思虑重重,只觉得弗洛忒尼娅大人肯定会一去不返。

没人想到他们的大人是要跟着瓦尔希里德大公去造反。

尽管众人诸多猜测,但弗洛忒尼娅大人显然没打算公布她的“要事”,只是同往常一样面无表情地——当然,自战胜以后这严肃的神情已经令人们感到无比安心——布置她离去后居民们需要注意的琐碎事项。

她的身边站着俊美的青年,人们在心中嘀咕这位大公为何如此年轻,并且为何有拥有如此美丽的容颜?弗洛忒尼娅大人也算是一个标志的美人了,然而站在这位年轻的大公身旁她显然大为失色。

弗洛忒尼娅大人的眼睛变成了黑色,不过当她施法时那双眼睛的颜色又开始隐隐发紫,大家心里好奇,交头接耳,不过谁也不敢大声嚷嚷出来。

在台上讲演的弗洛忒尼娅的目光时不时地落向人群的某处,没有人注意到。那里站着一名年轻的骑士和一个身披斗篷紫发深肤色的女子。

伊莱莎认真地倾听着弗洛忒尼娅的讲说,目光时不时从周围人群中一张张崇敬的脸上扫过。最开始,她回忆起奥瑞金的国民,紧接着,她想到山中的魔物们朝拜魔女,最后,她想,自己看向莉莉斯时,脸上的神情是否亦是如此呢?

今日天气晴朗,太阳如往常耀眼,湛蓝的天空看起来好像很远很远,柔软的白云却好像很近很近。

云中飞出一只洁白的蝴蝶,扑扇着纤薄的双翅,飘飘摇摇向人群中坠落而下。

莉莉斯向上伸出手,周围的人诧异地看过来,看到那只蝴蝶降落在她的掌中,散开成为莹绿的光点。她微微地仰着头,细呢兜帽落下,那头美丽的秀发失去了遮掩,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中,细碎的反光闪烁在那浓密倾泻的发浪间。

光点飞离莉莉斯的手,在半空中组成了一行浓绿的陌生文字,人群发出惊呼,但没有人懂得这些文字的含义。

伊莱莎迟疑地转过头望向莉莉斯,莉莉斯注视着那行文字,微笑着读道,“巨鸟的心脏停止供血,贪婪的嘴张开,地下的恶灵将要逃出,快跑,快跑,快跑。”

莉莉斯的声音轻柔但充满穿透力,使得这不祥的话语清晰地传入在场每个人的耳中。

弗洛忒尼娅和大公也停下了与民众的互动,沉思地望向悬浮于半空的文字。

人群不安地躁动起来。人们纷纷往两位首领所在的地方挨拢过去,处在外围的民众也不敢离那个奇怪的紫发女人太近,努力向两边散开。

很快,莉莉斯和伊莱莎的周围就留出一小片真空地带。

莉莉斯轻笑一声,牵着伊莱莎的手离开,二人一路谈论着刚刚的异相,向郊外的伯爵府走去。


回返的途中路过一片森林,路旁开满了五颜六色的野花,莉莉斯童心大起,拉着伊莱莎的手往林中跑去,像个难得来到野外游玩的小女孩,小心翼翼地摘下一枝又一枝的花,捏在手里。伊莱莎虽然无奈,但也只得跟在她身边护卫,一边揭开头盔上的面罩,打量四周的风景。

两人越走越进到森林的深处,光照暗了下来,更远处阴沉沉的,只有郁郁葱葱的乔木,灌木和野草。

莉莉斯再次掐下一枝嫩黄的水仙。因为她十分挑剔,不是特别合心意的花她不愿意采下充数,所以这一路走来,她的花仍能被一手拿住。伊莱莎从旁边的灌木上扯下一节藤蔓,从莉莉斯手中拿过那些花,缠好成为一捆漂亮的花束,又还给她。

“伊莱莎,你怎么知道我摘累了?”莉莉斯凑近伊莱莎,睁大那双美丽的紫水晶一般的眼睛,好奇地问道。

伊莱莎微微别过头,面颊和耳廓因害羞而有些发红。

“我只是觉得你摘得够多了,莉莉斯,别挨这么近。”

莉莉斯歪歪头,嫣然一笑。

“为什么不能挨近一点?”

伊莱莎转回脸正视那晶莹的眼眸,在其中看到自己清晰的倒影。

“那你为什么非得挨这么近呢?”

伊莱莎抿了抿唇,她想,魔女那两片看上去就很柔软的嘴唇,亲吻上去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思绪游离在外,唇上一软,什么东西蜻蜓点水般短暂触碰而后飞速离去。

伊莱莎回过神来,吃惊地看着莉莉斯。

“你亲我做什么?”

莉莉斯撅起嘴,好似埋怨她的木讷。

“我不能亲你吗?”

伊莱莎愣愣地点了点头。

“你当然可以亲我。”

“可是如果你这样亲了我,我就会也想亲你。”伊莱莎转念道。

“那你亲我呀。”莉莉斯已经退开,靠在一株杉木上,拿着花束的双手藏在身后,右脚脚尖扭捏地点在地面,脸上是少女一般清甜的笑容。

伊莱莎两步上前,靠近。

魔女认真地凝视着她,目光好像深情款款,殷红的舌尖探出双唇,在嘴角贪婪地舔了舔。

更深的丛林里传来一阵呱呱呱的嘶叫声。

伊莱莎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莉莉斯扶着她的肩膀,也向那边望去

呱呱的叫声还在不停地响起,并且这聒噪的声音离两人越来越近,随之出现的是一个抱着大鹅的清秀男孩,旁边还跟着一个身材矮小壮实的年长猎人。那聒噪的呱呱声正是那只鹅的叫声。

看到伊莱莎和莉莉斯,猎人粗犷的脸上露出一个绝对会令初次相识之人感到出乎意料的,与那张充满男子气概的脸庞不符的斯文的笑容。

“打扰二位幽会,实在抱歉。”猎人清了清喉咙,歉意地道,但那处变不惊的微笑,和眼中闪过的狡黠,丝毫不能让人感受到它们主人的诚意。

“这是...”伊莱莎注意到男孩和猎人手都紧紧黏在大鹅身上取不下来,两人围着大鹅只能以一个怪异的姿势行走。

猎人尴尬地咳了咳,男孩一听伊莱莎这样问,又簌簌落下几点眼泪。

经过一番询问,伊莱莎和莉莉斯才搞清楚,原来这个年轻男孩是住在森林附近伐木人的小儿子,今天上午他像往常一样早早进入了森林,但是在他砍倒一颗柳杉后,竟然发现树桩上面长着一只金鹅,男孩赶紧抱住它,没想到一抱住那只金鹅就变成了活的大鹅,并且他的手怎么也拿不开了,后来他碰到了在山中游荡的猎人,猎人想帮他把大鹅扯下来,没想到自己的手也粘在了大鹅身上,还被大鹅劈头盖脸一顿好打,这之后,两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正想从森林出去看看别人有没有什么办法。

莉莉斯听完了这两个倒霉之人的故事,不由得咯咯笑起来,伊莱莎无奈地叹了口气,向二人介绍自己和莉莉斯,并且表明自己和莉莉斯愿意提供帮助。

听到伊莱莎愿意帮忙,猎人眼睛亮了亮,不过随即又愁眉苦脸起来,显然怀疑这两个年轻人能帮上什么忙。

“我知道谁有办法。”莉莉斯笑道。

“谁?”伊莱莎和猎人不禁好奇地看向她。

“弗洛忒尼娅。”她口中吐出一个意料之外但是又在情理之中的名字。

“我正要去找她呢!”猎人惊讶道,“你怎么知道她有办法?”

“弗洛忒尼娅在这一片生活多年,又担任领主,你们要想解开这个术法,就先要知道自己到底中了什么东西,还有谁比弗洛忒尼娅更了解她辖下的领地吗?”莉莉斯笑得停不下来。

听到要去求见弗洛忒尼娅大人,抱着大鹅的清秀男孩有些胆怯。

“你是弗洛忒尼娅的朋友吗?”伊莱莎则向猎人问道。

猎人干笑两声,显然终于看出这两个年轻人来头不小,竟然直呼领主大名,便道:“朋友倒谈不上,我是专门接手妖魔悬赏的赏金猎人,今天要去领前几件悬赏的赏金...”

说到这里,猎人,哦不,我们的赏金猎人朋友,有些得意地一哼哼,显然因为自己的职业而感到十分骄傲。

但猎人显然没有说实话,如果一点交情也没有,怎么能大言不惭脱口而出自己要去找这片领地的最高长官呢。难道伯爵府是谁去都愿意接待的吗。伊莱莎可忘不了之前被兵士们拦截在外不允许靠近的场景。

猎人不愿意说实话,大约习惯于对生人有所防备,莉莉丝捏了捏伊莱莎的指尖,示意她不要说话,自己则微笑着道:“原来您同弗洛忒尼娅大人认识,那就方便了,那位大人刚才还在镇上呢,现在过去或许正巧能碰上。”

猎人听到一喜,但看着莉莉斯温和的笑容又隐隐觉得不对劲,不过还是没管那么多,同二人告辞后拖着男孩和大鹅匆匆朝莉莉斯指点的方向离去。

看着猎人和男孩离开,莉莉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伊莱莎不解,等到回了伯爵府,见到端坐在会议室里商讨要事的大公和弗洛忒尼娅才恍然大悟。

莉莉斯又捉弄别人。

伊莱莎叹一口气,脸上却不禁露出一个柔情的微笑。


等到我们的赏金猎人朋友赶至伯爵府上时,早已经过了下午茶时间。

他拖着抱着大鹅的男孩跨过伯爵府大门时,守卫愣了愣,目睹二人抱着大鹅并排走路的滑稽姿势,还是向他们问好。

“巴甫洛夫大人。”

巴甫洛夫苦笑着朝守卫点点头,尽管他曾经经历过许多不同寻常的事情,有着支撑他通过种种险境的强大的精神和超凡的心态,此刻仍不免感到一丝尴尬。

已经有人去通传弗洛忒尼娅大人,片刻后,巴甫洛夫带着男孩和大鹅走进一间宽敞的会客室,看见弗洛忒尼娅和先前遇见的那两个年轻人都在里面,还有一位俊美的青年,他不认识。

“巴甫洛夫。”弗洛忒尼娅身着黑色丝绒长裙,从座中起身,看到一贯风趣从容的老熟人脸上难得流露出浅浅的尴尬神情,不禁想笑,掩饰地手握成拳遮住嘴咳了咳,道:“我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紫色长发的魔女坐在最里面轻抿着嘴娇柔地微笑着。

金发碧眼的年轻人坐在她身旁沉默不语。

与他们二人相对而坐的沉稳俊美的青年此时亦朝这边望过来,剔透的双眸看不出情绪。

巴甫洛夫敢保证,今天见到的美色,比他前半辈子看到过的加起来都还要多!

“这是中了山精的术法,要想解开其实很容易,首先要找到原来的树桩,走吧,现在就动身,我陪你们走一趟。”

巴甫洛夫点头,显然十分同意,三人即刻便离去,剩下大公、魔女和伊莱莎继续留在会议室商讨先前市内出现的绿色文字。

天色渐暗,晚饭前,弗洛忒尼娅回来了,令人感到意外的是那个名叫巴甫洛夫的赏金猎人也跟着她一起回到了伯爵府。

原来巴甫洛夫白天去了市里,虽然没有找到弗洛忒尼娅,但是也从市民的口中听说了不祥的绿色文字的事情,他有些感兴趣,因为他很早以前就已经听说过一点相关的传闻,后来在路上与弗洛忒尼娅交谈又提到了这件事,得知弗洛忒尼娅与她府上的三位客人手里也有一些线索,便接受了弗洛忒尼娅的邀请,协助他们调查此事。

暂居她府上的三位客人,先前树林里那两名年轻人也是弗洛忒尼娅的朋友,这正在情理之中,但是那名俊美青年竟然是南边的瓦尔希里德大公,这倒是令巴甫洛夫大为吃惊。一来大公威名赫赫镇守南方,不知为何现下擅自离开了自己的领地。二则是大公美名远扬,但稍微有些见闻的人都知道他已年近七十,又怎么会如此年轻?

暂且按下心中的疑惑不提,入夜后,巴甫洛夫受邀同弗洛忒尼娅及府上另三位客人共进晚餐。他虽然身材矮小相貌冷硬,但经历丰富才思敏捷,言谈十分风趣,很快获得了三位客人的好感,其中作为骑士身材过于纤细的伊莱莎与我们这名矮个子的勇士巴甫洛夫最为相投,二人谈天说地十分欢畅,颇有惺惺相惜之感。


要写到2033咯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