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你眼中的破碎与荆棘

作者:繁pot
更新时间:2023-03-17 20:45
点击:208
章节字数:253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伴随着清晨的曙光吹散黑夜的阴云,人类的晨曦无视从前发生过的种种如期而至,娇小的少女早早地站在镜子前整理着装,那灿金色的柔顺头发旁暧昧的诱惑红痕在白皙肌肤的衬托下相当显眼。她不堪其扰地皱起秀气的细眉,黝黑发亮的眼里罕见的显露出怨恨,镜前纠结半晌,她只好在自己的细弱脖颈上系一条反季节的丝巾来遮掩他人欲窥探的真相。  

“哦!弗瑞莎,早上好!!”长谷川爱生今天的情绪异常高昂,站在人来人往的走廊以惊人的气势相当夸张的挥动着手臂,引人注目的亮丽长发随着跳动的身体优美起落。

“好了好了,知道你被表扬了很高兴,太显眼了,给我老实一点。”夏凛无奈的将暴走的家伙扯到人少的角落,熟练得就像一个经验丰富的猛兽饲养员。 

“嗯,早上好。”弗瑞莎平时冷静稳重的声线有些颤抖,白嫩的细手不太自然的拂过丝巾凹凸不平的粗糙表面。  

“发生什么了吗?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会好好听你说的。”夏凛将她不自然的小动作尽收眼底,担忧随着温柔的话语飞快地流淌出来。

“不必了,我们……并不是朋友不是吗?”弗瑞莎捏紧自己的衣角,身上做工精细的校服立马有了线条扭曲的蜿蜒褶皱。

“说得也是啊,我们并不是可以相互关心的关系。爱生,我们走吧。”夏凛露出缺乏善意的凉薄笑容,刚刚还兴致高昂的长谷川爱生也莫名沉默,她们头也不回的走向遥远的另一侧。

“你的那份自以为是真是没救了啊。”

那种事她自己才是最清楚不过的,所以即使自己会更加痛苦也不断的将他人推开,那些善意,那些幸福,无论她有多么渴望,到底是她不配拥有的东西。她已经没有软弱的时间了,也不再期待终有一日被谁拯救。所以,她只要待在自己罪业的地狱,这样就好。

她将手臂上的风纪委员袖章系得更紧,仿佛这样就能让那些束缚自己的枷锁更加沉重,深埋的那些泪水也能咬着牙憋回去当做无事发生。

“嗯?小吸血鬼你今天还没开始巡逻吗?”温柔清透的少女声线仿若能穿透心灵之间的界限。

华丽的长廊深处一个美丽又危险的身影缓缓走来,那张微笑着的完美面容在阳光热烈的投射下有一种虚幻的美感。

“间宫凌乃。”弗瑞莎精致小巧的脸上的表情称得上冷漠,吐出的话语中也只有厌烦。

“好高兴,看来痕迹有好好的留下来啊!”对面的人好像看不到别人糟糕的态度一样,自说自话的凑过来。

“!你果然……最差劲了!”她握紧双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这样性格恶劣的家伙缠上。

“别那么大的火气,看,你留的痕迹我也有在好好的留着哦。”间宫凌乃动作流畅的掀开衣领,神情坦然,自然得好像这里不是学校的走廊而是家里的卧室。

“!谁……谁想知道这种事啊!”弗瑞莎被迫看到那阳光下更显白皙的本不该被她所见到的优美脖颈和精致脆弱的锁骨,泛着红的吸血伤口在雪白肌肤的衬托下有种淫靡的色气,立刻从脖子到脸都红了个彻底。

“别生气啊,今天我陪你巡逻吧。毕竟有我在你的工作也能快一点不是吗?”间宫凌乃完全没有要征得同意的想法,话还没说完就自顾自走到了她的前面。

她看着对方永远从容不迫的侧脸,一直被耍得团团转的好像只有自己,区区一个人类而已,真是被小看了。一般来说被人那样讨厌的话根本不会想来靠近的,真不知道这家伙是完全不会看人脸色还是心理强大,这个大麻烦真是无论怎样都推不走啊。

“啊,是学生会长!后面跟着的是……诶!风纪委员弗瑞莎!怎么办?我们会被抓住教育的!”

“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有什么可怕的。”

“你不知道,她可是……!”

打扮得超级不良的少女们聚集在一起,随着她们的走近肉眼可见的动摇和骚动起来。

“说了多少次你们要穿好校服都不听,今天我可不会再留情了。”弗瑞莎扶了扶镜框,一板一眼的开始了她每日的巡逻流程。

“会长,救救我们吧!”她们炙热的眼光投向了向来以和为贵的温柔会长。

“请问,惩罚是什么呢?”间宫凌乃有些无奈的眨了眨眼,师生们所熟悉的柔和气质显露无疑。

“根据学生守则第一百三十一条规定多次不穿校服者应受到穿土得掉渣的服装一个星期的惩罚。”她向来不太理解潮流,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审美,但这个“土得掉渣”的服装确实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土到极致。这条校规的制订者肯定是一位天才。

“啊啦,好像很有趣的样子,就这么做吧!”间宫凌乃笑得真心实意,当然,说的话也是。

“啊啊啊啊!!会长!”

那一天少女们的悲鸣响彻云霄,弗瑞莎想起最后她恶趣味十足的笑容缩了缩肩膀,果然那家伙是个不得了的变态啊。

“话说你不会把学生守则都背下来了吧?我们学校的校规可是很冗长的呢。”

放学路上踩着夕阳消融的痕迹,间宫凌乃冷不丁的问出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这不是当然的吗?毕竟这是我的职责。”弗瑞莎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冷淡的表情在那张童颜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呆萌。

“哈哈哈哈哈,对不起,问了一个傻问题,差点忘了,你就是这样的人啊。”间宫凌乃用弗瑞莎看着超不爽的开心表情笑了一阵。

“但是呢,弗瑞莎,那不是应该的哦,很多校规都是为了凑字数写成那样的,都是没有意义的废话罢了,就像你所认定的那些一样。”背光的阴影处间宫凌乃的脸有种魔性的魅力,温柔过头的声音更是掺杂了诱惑的蛊惑。

仿若意有所指的话语拉响了她自我防卫的警报,她不应该再听这些会威胁到她封闭内心的话语,眼睛却无可救药的被那样惊人的美丽俘获,只能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忍耐是一种美好的品质,但你忍耐得太多了,追求幸福是每个人都有的权利哦,没有谁会因此责怪你。所以……”

“就算你放任自己享受也没有关系哦,至少在我眼里,你比任何人都有资格得到幸福,比谁都不该承担痛苦。”

对她来说这些话语全都过于残忍了,她后退了,不想再听也不想再看,捂住耳朵就能停止那些纷扰的思绪吗?

捂住耳朵的手被抓住,被她强硬的侵占生存空间,她们的脸凑得极近,女孩子的香气和汗水交织,彼此的胸膛都剧烈起伏。

“你又要逃吗?我不会让你再从我这里逃走了,如果你自己永远也不想打破这些牢笼的话那我就强行打破!我会负起责任来让你堕落的,在那些你应该得到的幸福快乐中,再也想不起束缚住你的所有悲伤!”

“你这恶魔,疯子,变态!!……反正最后一定也会像他们一样成为骗子。”为什么偏偏是她说出了她现在最需要的话啊?这个世界是多么讽刺。

“没关系,吸血鬼的生命那么的漫长,你还有很多次试错的机会,就把这当成一种实验就行了,我也会为此付出相应的代价。”

相当残酷的话语为什么会听起来如此温柔呢?她的感性肯定是哪里坏掉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