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引子~

作者:鸦しろ。
更新时间:2023-03-12 21:06
点击:287
章节字数:307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近郊区的清晨,河边一栋阴森的老房子里。


地板与墙板久经时日,多有翘曲,不知何时碎的玻璃窗用一件老旧的大衣挡着,风很难吹进来,干燥的空气里有一股浓厚的药剂味。


伯劳沉默坐在那张靠背椅上,正用镊子夹着针线,面无表情的刺破左肩头细嫩的皮肤,基本的缝合着伤口。


那是一个血淋淋的洞,洞的边缘有微弱的灼痕,看样子大抵是枪伤,伯劳已经把残留在内的弹头挖出来了。


那弹头躺在桌上的托盘里,银色的裂面反射着烛火,其上的鲜血才刚刚凝固——这颗银弹是伯劳的徒弟莎儿,危机关头多此一举的产物,好在银弹对人的杀伤不如寻常弹药,伯劳的肩伤没看上去那么重。


另一边,罪魁祸首的莎尔正头顶着半桶水,在房间的角落里面壁思过。


“(对不起...师傅...)”


“(对不起...师傅...)”


“(对不起...师傅...)”


这次差点危急性命的事故,让伯劳对莎儿的能力重新进行了评估:她的问题太大了,虽然已经到了该出师的时候,但这样就把她打发走——是在害死她。


所以可怜的莎儿,这次为期三天的面壁,对她来说只不过是开始罢了,一面深深懊悔着自己害师傅受伤的蠢事,一面也为今后的高压训练而感到深深的恐慌。


“(但是...一定会熬过去的!)”


莎儿拼命的对自己鼓励着,以抵消那些没有任何意义的焦虑:“恐惧,焦虑,愤怒,这些情感是没用的情感。”莎儿始终铭记着师傅的教诲,虽然师傅三点中的最后一

点,完全没有做到的样子...


“咚咚咚——”


正当莎儿浑浑噩噩中时,庇护所的大门被人重重的敲响了。


“呜?!不,不要!——”


被吓了一跳的莎儿不仅一颤,好不容易才保持稳定的水桶,便过分的摔在了地板上,沿着缝隙,哗啦啦的流到了一楼。


“应门。”


好在师傅并不怎么在意,一旁半掩的房门内,只是传来了她冷冰冰的声音。


“遵命!”


莎儿不禁一喜:自己终于有机会喘两口气了!便不觉打起了精神,赶忙跑下楼梯想看看来的人是谁——不会是莱蒂安娜师姐吧!她可是好久没来了呢!


“嘎吱——”


莎儿期待的打开了厚重的木板门,迎面而来的便是一股呛人的烟气,只见那烟气散去后,一行着华服的面具人,纷纷向她亮出了女王家徽:


“想必您就是伯劳大人的另一位高徒吧。”


为首的高个子老者,用尖细且顿挫的调子如是问道,虽说措辞谦逊有礼,但那颗高傲仰着的脑袋,好像有些年没放下来过。


“诶、是,是的!”


刚被一行人行头吓住的莎儿,马上便因“高徒”这两个字高兴的像是小狗,稚气未脱的脸上立马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吾等乃女王大人的使者,特此前来询问伯劳大人,您的师姐莱蒂安娜小姐之事。”


老者说罢,半掀起面具抽了口烟斗,悠然自在的回味着烟气。


“莱蒂安娜师姐!她没事吧?”


一听到莱蒂安娜这四个字,本该立马邀一行人进屋的莎儿俨然忘记了这件事,立马激动的问着:


“咳咳。”


只不过那老者并没有理会,继续自顾自的抽着烟斗。就这样宁静了片刻,老者身旁的副官不满的干咳了几声。


“——请他们上来。”


冷淡的声音隔着楼板清晰传来,伯劳早就将下面的动静听了个清清楚楚:这傻妞在搞什么?...那可是女王的使者啊。莎儿听到后,立马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连忙道着歉,将一行人邀入了寒舍。


嘎吱嘎吱,腐朽的地板被一行人踩的作响,而一行人,也对这破败的庇护所表现得相当鄙夷,高高的提着自己的裙摆,生怕沾染上腐败的灰土,反观那老者,倒是依旧淡然自若。


“各位大人,此次光临寒舍,有何贵干?”


伯劳转了转右手,鞠了考究的一躬后说到,虽然她打心底一点都不情愿。


“此次突然前来多有叨扰...”


“不妨您直入正题。”


伯劳可没心思听这堆空有衣冠的伪君子故作谦逊,便掏出火柴点了根卷烟,打断了老者的废话,那老者也并非肤浅之徒,并不为此而愠怒,只是若有所思的瞟了眼桌上盘子里的带血弹头,“开门见山”到:


“想必您也清楚,女王大人向来爱惜英雄之辈,此次莱蒂安娜小姐斩杀‘伪月之神’,为民除害,振奋民心,姑心生爱才之情,想请她赴国都好生招待,可惜...”


“请讲。”


伯劳倚坐在桌上,淡然的吐了口烟后,瞟了眼卧室门,一颗傻乎乎的脑袋立马缩了回去:回头再教训她。


“不知莱蒂安娜小姐有何苦衷,迟迟不肯应我们的盛邀,我们一行人本就舟车劳顿,连着五次吃闭门羹,自然也颇有怨言,但您也知道女王大人的性格。早就听闻伯劳大人与莱蒂安娜小姐的师徒情深...”


“所以您可是想让我去求情?”


“正是。”


“......”


伯劳淡淡的眉梢不觉一皱,本该能抽一会的香烟不觉间只剩小半:果然如她所料,那个狂妄自大的小家伙,终究被自己害死了。


“伪月之神”海洛伊丝,这对伯劳来说,是个熟悉的名字。传闻她是先古皇室的王女,因为嫉妒自己终获王位的姐姐而试图篡权,甚至不惜向圆月之恶魔“修亚基”奉上心脏,但阴谋还是败落了,海洛伊丝被封进了银棺——这都是胡扯。但凡查阅过古籍的猎人都知道,海洛伊丝自荒芜的远古便存在。


也因古老,而无法被战胜,当之无愧被称之为“神”,曾先后多次被几代政权所视为圣女,用血酒与橄榄石侍奉。


当那天莱蒂安娜提着那颗脑袋招摇过市时,自己便清楚了,等待着她的是怎样痛苦的,无法终结的命运。


“伯劳大人?...”


“啊...抱歉...刚刚在发呆。”


“无妨,毕竟大人有伤在身——不过说来也是令吾辈好奇啊,究竟是哪位高手,竟然能伤的了您。”


老者对着椅背磕了磕烟斗,趁机便巧妙的转移了话题,微笑着问向伯劳。


“这世间高手可不止我一个啊,因为是私密的决斗,自然无法向您多透露。”


实际上是自己傻徒弟干的好事——这种笑话般的事情当然不可能说出来啊,你个老混账!


“呵呵,那我也不好过问了,只是不觉间有些想起了过往而已。”


老者苦笑着说,掏出了领口里藏着的怀表,那怀表鎏的金早已被磨损,露出其下白银的表壳,指针一动不动,毕竟好多年前就摔坏了,石英玻璃上的裂纹,便是证据。


“你每次见到我,都要说这种话吗?”


“毕竟见到故人,难免会想叙叙旧。”


“我早就说过了,阿曼妮不是我杀的。”


“从没有人说过,是您杀的。”


老者说着,便摘下了那尖尖乌鸦嘴的漆黑面具,油火照耀下,那是一张遍布着狰狞沟壑的脸,那双深陷的眼睛宛如用久的铅球,既没有一点光,也没有一丝澄澈。


反观一开始淡然自若的伯劳,手里的烟蒂早就被捏弯了。脑海里再次闪过的,依旧是那张宛如晴空般明媚的甜美笑容。


“豪尔赛斯,今日你来,我就知道是想提这茬。莱蒂安娜那里怎么了,想必你比我还清楚。”


伯劳恼火的将快要烧到手的烟头碾灭在桌上。眼前的老者豪尔赛斯,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师傅。


“我一点也不清楚,毕竟你才是他的师傅。”


“所以呢?”


“解决掉她,就当是还债。”


名为豪尔赛斯的老者,再度戴上了面具。看似平静优雅,但那苍白且布满皱纹的手,却死死的攥着那枚怀表。这时,他的副官察觉到了事情的走向,焦急的拦住了他。


“可是!豪尔赛斯大人——”


“由我一人向女王大人禀报。”


豪尔赛斯拍开了副官抓着自己衣摆的手平静的说着,那副官见此架势和气氛,自然不敢再追究下去,只好捧着自己的记事簿,恹恹的撕掉了几页。


过了片刻后,此起彼伏的马蹄声再次响了起来,可伯劳紧攥着的拳头,却并未松懈几分:该死的老东西,害自己想起了拼命才忘掉的人。


“师傅...”


压抑沉寂了片刻后,莎儿再次将自己的脑袋,怯生生的探进了门里。


“哈...杜松子酒。”


伯劳说着,不自觉间便稍稍松了松拳头,紧绷的关节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见到这傻妞,心情居然好了那么一些。


“遵命!”


像是本以为会挨家长骂,却反被平和以待的小孩,莎儿吊着的小脸顿时洋溢起了活泼,赶忙去到酒窖为师傅取酒。


看见这番景象,伯劳那冷漠无情的眼角软下了些许:


“结果只剩这个傻妞了啊...”




于此同时,豪尔赛斯摸了摸自己被风吹乱的头发,点点冰凉便粘在了手心。


“何处滴下来的水?甚是古怪。”


时隔几个月来着?再次更新!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