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第四十三章:罪恶爬上脊梁?

作者:yahaha
更新时间:2023-05-07 13:59
点击:304
章节字数:272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有稍微安心一点吗?”

西宫镜踱步靠近床身,关心问。

窗外一时兴起的惊雷已经默不作响,轰鸣的雷声几乎在转瞬间就销声匿迹,宛如从未响起过一般,房间里蜡烛生起的温馨火光驱散了迷雾萦绕的黑暗,在变成深褐色的墙壁、橱柜以及床头投下大片斑驳而又光怪陆离的阴影。

模糊火光照射的阴影下,穿着轻便睡衣的田中望控制不住发颤的身躯,她想到那张怪异可怖的照片,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她眼神慌张,极力放轻松不由自己掌握,肩膀上下晃动不停的躯体,寻求希冀般抓紧了西宫镜的手,像是为了确认什么而急忙开口。

“西宫,不要离开,待在我身边好吗?”

“我不是一直都在吗?好啦已经没事了,只是道寻常的落雷罢了,田中你还在害怕吗?”

反胃的恶寒汹涌着爬上了后背脊梁,正像时隔多年未见的罪恶卷土重来,西宫镜垂头坐到床边,庆幸着及时关闭了房间里明亮的电灯,不然一定会被田中发现自己此刻发青的糟糕脸色,西宫镜强撑着坐直应对那股恶心的感觉,深呼了口气,继续滴水不漏地安慰对方。

“到底怎么了,田中,你以前应该没有这么胆小吧?”

“不知道为什么,西宫,我总觉得你要抛下我,彻底离我而去,孤身一人去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旅行了。”

田中望牢牢抓稳了她的手臂,眼眶中晶莹的水珠翻滚闪烁。

西宫镜知道自己现在没办法展现出令对方安心的爽朗笑容,只能力不从心地低低失笑,借着背对着的火光作为掩饰,降低嗓音。

“笨蛋田中,我怎么可能抛下你,一个人独自去旅行?暂且不论我是个足不出门,喜欢宅在家,学校里第一想要加入的社团就是放学后回家部的人,田中你也应该知道我是资深路痴,出门去稍远一点的商场都能迷路上半天,单人旅游什么的,纯粹是你的胡思乱想啦,田中你到底为什么会认为我会踏上旅途啊?”

“我不知道...西宫,在很久以前我就感觉你要丢下我不管了。我一直在做同一个噩梦,梦的内容很单调,西宫你一直在前面走,无论跟在背后的我怎么喊叫,你自始至终都没有回头。我奋力奔跑想要追上你,可是有看不见的一堵空气墙顽强地横亘在了我们之间,我拼命的跑,但是直到最后都没有赶上,你留下我一个人空旷旷待在原地。”

田中望哽咽着,跪坐在床上,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颤抖着继续说。

“自从升上新的学年来,西宫你带给我的这份感觉越发强烈,和之前你身上保持着若即若离的些微距离感觉截然不同,就好像是只要我不专心看着,稍微眨下眼的时间里,你随时就会在我面前消失不见。西宫,我很害怕,害怕就像梦里那样,我追不上你,你丢下我一个人去未知的地方了。”

“难怪自二年级以来田中你变得这么黏人...不过你都说了那是你的错觉,我现在不是好好地在你旁边吗?”

西宫镜终于将翻涌上来的恶心感尽数压下,腾出手抽出床头柜子上的纸巾,替她擦干净大颗大颗的泪珠划过脸颊留下的湿漉漉痕迹,缓慢开口:“一昧钻牛角尖只会平白给自己多添麻烦,田中你太多拘泥于需求我陪伴在你身边,以后会变成离开我什么事都干不成的大人哦。独立是走向成长的必要条件,每个人的道路都不尽相同,田中你也稍微尝试下抛下我一人前行怎么样?也许沿途会遇见不一样的风景,那条道路或许才更适合你。”

“那样的话,不就变成和以前那个时候一样了吗?抛下西宫才是正确道路的话,我宁愿踟蹰不前。小学时候我已经逃避过一次,没有等西宫回家,让你迷路...这次轮到我了吗?我绝不会再放手!我不想被西宫丢下,再也见不到你了!”

田中望泪眼朦胧,牵着西宫镜的手臂,固执不松,小声抽噎着。

过去所犯下不可饶恕的罪孽仍旧鬼魂附身般深深纠缠着田中,像团阴影笼罩在她头顶,西宫镜知道单凭自己的三言两语就想让她走出负罪的泥淖是不切实际的虚妄之诺,而且某些能令人察觉到的不好记忆正在蠢蠢欲动,再接着就这事情讨论下去情况只会变得更糟糕,只有慢慢让往事沉淀,依靠时间才能将她的心结消磨化解。

西宫镜快速转变思路,换下拖鞋,抱着枕头赤脚跳上床,表情严肃。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田中,高木老师曾经教过我们这句古诗词吧?虽然明两天是合法的休息日,但现在已经差不多十一点半,时间很晚了,熬夜可是会让人作息变得混乱,影响到身体健康,所以即便知道你还有很多话不吐不快,那也该按时上床睡觉,肚子里的千言万语还是等明天睡醒了再聊吧。”

“......”

唐突的话题转变让田中望止住了间断的抽泣,她一时不知道该道歉还是说些其他什么。

“田中,我们都已经不是小孩子了,答应我,不许再哭了好吗?”

西宫镜扭头瞥了眼地上整整齐齐铺好的被褥,再看了眼手足无措的田中望,舒展下挺直发酸的脊梁,询问到。

“对了,田中,我身体状态有点不舒服,不太想继续打地铺,今晚能委屈你跟我挤一个被窝吗?啊,要是感觉两人合睡一张床太小了不舒服,会困扰的话,倒也不用勉强自己,我睡回地板也没多大关系。”

“怎么可能会困扰?应该说我简直求之不得。”

田中望一下子破涕为笑。

西宫镜垫好枕头,拉开被子一角。

“蜡烛点着应该不会影响到休息,合适光线营造出半昏暗的氛围也是田中你中意的环境,能让你感到舒适些,那就这样放着不吹灭可以吧?”

“西宫你一直记得我的喜好吗?”

田中望挪开手脚,谨慎抽出枕头底下的手机放到一旁,完全不打算再碰它,刚刚心底爆发的负面情绪彻底不翼而飞,她小心拉着被子盖住顺势躺倒的自己,娇小的身躯缩进了漆黑之中。田中望用被子遮掩住了脸庞的大半部分,仅露出了里面被冷淡的星辉眷顾,故而藏着些微冷淡亮光的眼瞳,她剩下半张脸的轮廓在明灭的烛火下像团濡湿开的纸巾,边缘显得柔和,分不清和黑暗的界限。

西宫镜瞧见田中的手机才忽然意识到今天自己忘记遵守和神乐久登的承诺了,之前被神乐久登趁火打劫,要求就算当天内没有发生任何值得讨论的东西,每天晚上入睡之前也必须固定联系一次,至少也要在LINE上发条消息通知,好确保能让对方知道自己平安无事。

这对双方而言都是很有必要、意义重大的外交联络,也是不在一起的时候能确认彼此安全的手段,绝对不能中断哦!不然我会非常非常的生气,后果绝对绝对会很严重!

西宫镜记得当时神乐久登在电话里是这么说的。

之前明明一直风雨兼程保持着联系,现在居然忘了,西宫镜痛恨着自己的粗心大意,却没有去握床头正在充电的手机,她仰望着单调深黑的天花板直直躺倒,盖上被子,沉溺于带有不可思议魔力的被窝中,被柔软的被褥封印住了行动能力,完全提不起劲干任何事,只想放空大脑。

西宫镜用仅存的理智慵懒地思考着,今天已经很累了,就算发消息过去对方也看不见,而且就只是一天不联系应该也没什么关系?明天再和神乐同学解释下今天的特殊情况,她会理解自己的。

西宫镜就此在心底做好了决定,替神乐久登单方面原谅了自己,以微弱到几乎要不可听闻的声音呢喃着接上了田中望的话。

“嗯,因为需要记住的东西不多,田中你是念旧的人,钟爱老旧的事物...所以才会被过去的幻影缠上,所以才会迷恋上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