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第四十二章:书写日记开头?

作者:yahaha
更新时间:2023-03-08 00:16
点击:169
章节字数:203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什么?西宫你在写些什么?”

察觉到西宫镜从沉沉的思索状态中恢复过来,有了新动静,开始埋头在桌前伏笔,田中望忙不迭扭动腰肢,跳下床,拖着鞋凑上前来看。

西宫镜撂下笔,摊开在桌上笔记本字迹工整,简单记录着当下月份日期时间。

“是日记,虽然直至今日我才想起该妥善记录下自己每天的经过,不过现在开始应该也还为时不晚,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我打算从今天开始,养成每天写日记的习惯。田中你要不要也试试?应该能提高你的国文成绩哦。”

“呀...我还是算了吧。”田中望没了兴趣,挠着侧脸,“不太合适。”

“写日记可没有合不合适一说,田中你只是单纯想偷懒吧?”

西宫镜提笔在日记本上补下具体曜日。

田中望甩开拖鞋,高高蹦起,将身体重重摔回床上,去摸手机。

“那个嘛,西宫你一想就知道了,要是换我来写的话,日记到最后肯定会变成统计我每天游戏里的抽卡记录,那样感觉也太奇怪了。而且,要是让我每天都写这样的东西,总结出一直以来我花费在游戏上的氪金数额的话,等看到那个堆积起来相对昂贵的天文数字,我绝对会有想要切腹自尽的负罪感!所以,为了我的人身安全,最好还是不要妄自去尝试挑战禁忌了!”

“田中你的自我认知也太清晰了。真的不是只不想多添一份麻烦吗?”

西宫镜盯着时间戳下大片空白的正文段落。

田中望避而不谈,转守为攻。

“才不是,明明西宫你才是最怕麻烦的那个,写日记什么的完全不像是你平日里的风格。以前的你宁可枯坐在桌子前发一整晚的呆,也不会想到动笔记录自己的生活,感觉迈入新的学期来,西宫你变了很多。”

“田中,我在你眼里难道是幅一成不变的模样吗?”

西宫镜握住笔杆,眉毛紧皱,她在纠结开头的行文。

田中望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西宫你在我心里永远只有十八岁。我眼里只有年轻模样的西宫,不会变老。”

“永葆青春容颜的那是神和妖怪一类,只有它们才油盐不进,不老不灭。人都是会生老病死的啊,即便是我也一样哦。”

西宫镜百无聊赖转动笔杆,她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开始下笔。

田中望侧身躺倒,点亮手机屏幕,用做屏幕上壁纸的是两个娇小身形少女的照片,那还是很久以前她和西宫镜的合照。田中望爱不释手,如获珍宝般摩挲着手机屏幕,弯曲膝盖蜷缩成一团,反问开口。

“可是我想不出将来的西宫会是怎么一副模样。头发会蓄长吗?脸会变圆吗?眼睛会变大吗?笑的时候嘴角弯起来的弧度还会像月牙一样吗?发呆时候眨眼的频率还是每分钟二十次吗?认真的时候腰还会不自觉地挺得笔直吗?这些我都想不出来,最主要的是,将来的西宫会比现在还要可爱吗?”

“田中,你在意的地方还是很奇怪呢。”

西宫镜丧气抛下了笔,她忽然没灵感了。

田中望埋头在松软枕头里憋了好一会气,直到再也忍耐不住才猛地抬头,涨红了脸吐出一口大气,她剧烈喘息着,左右滑动手机屏幕,翻找着GIF表情包和各种图片杂糅混合在一起的相册。她终于看见了封存在相册底部的一张照片,脸色变得煞白,最后手指微微发抖,选定了那张照片拖出,颤声开口。

“西宫你...”

轰!一声近距离炸响的雷鸣迅速打断了田中望接下去的发言,房间里耀眼的白炽灯闪了两下,明亮的灯光便急速暗了下去,有了将要熄灭的征兆。震耳欲聋、浩大声势的雷鸣引起的动静使西宫镜全然没注意到她刚刚的异常。

受雷声影响,西宫镜忍不住露出了心烦意乱的表情,她快速合上了正文部分只字未写的日记本站起。雷是催动孕化万物的声音,古时称为稻之妻,代表着繁荣,本该遭人推崇,可它也同时是阴雨潮湿天气再度来临的前兆,西宫镜无论如何都喜欢不起来,在心底已经有了想作呕的欲望。

西宫镜扭头看到了缩在床上,脸色泛白、全身发抖的田中望,她没想到对方被突如其来的惊雷吓成了这样。西宫镜忍住胃部翻滚的恶心感,收起忐忑表情,宽慰般云淡风轻朝她柔柔发笑。

“果然是要下大雨,不知道今晚会不会突然跳闸停电。出于安全考虑,我还是去提醒老妈把电器插头什么的都拔下吧。田中,你在房间里稍等片刻,我下楼去找备用的蜡烛和打火机,马上上来。”

“等...”

田中望的话语没说完,西宫镜已经打开房门快步下了楼。

田中望牙关颤抖着,触雷般甩开了握着的手机,她跪坐在床上,反手用枕头蒙住手机,丝毫不在意是否会损坏刚刚当做至宝的手机,将屏幕那面死死倒扣在床单上,不敢再看里面内容。她不再去想相册里的内容是真是假,那张照片是恶作剧还是被人用技术手段后期合成修改过。

房间外脚步声和楼下关切的问候声汇合,再是翻抽屉的零碎声音,等噔噔声再上到楼上,西宫镜已经站到了门口,手上是两根点亮的烛台,啪叽开关声清脆,房间顿时被温暖的黄光笼罩。

“没关系了,田中,放心吧。我就在这里,哪里都没去,你不用害怕。”

西宫镜放下烛台,俯身双手拢住急剧跃动的火焰两侧,挡住因关上房门激起的无形流通在空气中的气流,明灭烛火照耀下,以玲珑小巧的鼻尖为清晰的界限,将她的脸庞分出了两面截然不同的妆容。

左侧是像在地狱里受刑,彷徨独行的极恶之鬼般森严狞恶的丑陋样貌。

右侧是如摇铃接引福音,圣洁垂怜的六翼天使样慈祥仁爱的光辉形象。

田中望伸出手掌想去握西宫镜的右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