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托付

作者:你先别急
更新时间:2023-03-05 07:46
点击:143
章节字数:409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真好呢。”

“指什么?”

远处的二人正在热身似的活动着身体,而紫堇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我身边。

不同于先前在靶场见到时的样子,她的头发没有扎成马尾而是散落下来,手中还紧紧抱着银莲的外套。

“当然是指你们两个的关系。”

她背靠着护栏,原本就让人感觉飘忽不定的她现在看上去更是有些危险,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从护栏上摔下去。但她的氛围已经有了一些变化……该说是变得更加坚定了吗?虽然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但能切实地感受到她的气场有些不同了。

“刚才听到银莲说没有把你当作恋爱对象的时候,我心中那种被人攥住的感觉似乎消失了,而且当我搂着银莲的时候,有一种在椅子上坐立不安,迫切地想要活动身体的冲动。但感觉不太合适,所以我忍住了。”

“!你……”

“也许我开始理解了一些感情也说不定。”

紫堇她刚才在房间里的时候一直没有说话,我还有些担心她,这样看来,她意识到自己的心意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嗯,那就好。”

我没有说太多。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感情,要由自己表达出来,接下来就看紫堇她自己了。

“谢谢你,安娜斯塔西娅。”

“怎么又?我可没做什么值得道谢的事。”

自从靶场之后,她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向我道谢了。虽然我多少能理解她的心情,但次数未免有些太多了。

“没什么,只是想说出来而已。不可以吗?”

“没有,当然可以,只是你没必要再叫我的全名了,和她们一样叫我安娜吧。”

“嗯,安娜。”

紫堇和我对视着,也许她自己没有发觉,但在她那微睁的双眼下方的嘴角,稍微上扬起了一道不明显的弧线。

作为她寻回感情的第一步,这算是个不错的开始。


嘭——

沉闷而震耳的响声将我们的视线拉回到远处的二人身上。

在我们谈话之间,二人的战斗已经毫无征兆地开始了,刚才的低响,便是银莲的拳头和落阳的膝盖碰撞而发出的响声。看上去是银莲先手出击,但被落阳提膝挡下了。

先前我从未注意过落阳战斗时的模样,因此此时的落阳,在自己眼中竟显得有些陌生。

她漆黑的发丝随着身体的动作似乎融入了夜色中,战斗中的落阳一反往日呆呆的傻笑,她脸上的表情随着招式而发生着变化,时而屏息凝神,时而怒目圆睁。

虽然我知道她的情感会表现在脸上,但在极短的时间内有着如此多的表情变化还是出乎了我的意料,更加令我惊讶的是,她的每一个瞬间都如此的……美。

落阳的一招一式虽大开大合,但拳、脚、膝、肘的招式互相配合,似乎这四肢并不是她身上的一部分,而是各自有着独立意识的兵器。人们常说武器是身体的延申,但对落阳来说,她的身体就是武器本身。拳为锤,指为枪,掌为剑,腿为棒,每招每式看似独立,却又在她柔韧的身体中互相组合衔接,让人眼花缭乱的同时又难以招架。在这行云流水的动作中,必然有着什么章法,可惜我难以辨认。

但我不懂得武术,我一直觉得所谓武术是只存在于文学作品中的很高深莫测的东西,而银莲教授我的近身战斗方法也只称得上是打架而已,因此当我处于观众席上时,只能看着落阳如舞蹈般将银莲逼得节节败退而目瞪口呆。

此时我有些理解为什么她被称作复仇女神了,只不过这个名字有些西式。虽然在十九龙这种国际化的城市中很难分辨中式和西式的差别,但只在此时此刻,这个名字和她的舞步并不相称。


不过银莲再怎样也是比我还要强上不少的,虽然暂时陷入劣势,但在适应了落阳的攻势后,银莲也在寻找合适的反击机会。

“前行的道路和进攻的时机总是会有的,学会冷静和适应。”

我依然清楚地记得她在教我格斗时说过的这句话。若是未能在战斗中抢占先机,也不必惊慌,要让自己的身体适应战斗,而不是让战斗适应自己。

若说落阳的招式是武术,是为了“战斗”而诞生的技术,那么银莲的招式就是单纯的“打架”。十分纯粹,毫无任何修饰的朴素招式,但每招每式都充满了力量,拳就是拳,腿就是腿,是不加任何掩饰的直白招式。这种战斗方式就像在告诉对方:“我不需要那些花拳绣腿,即使知道我下一招要出什么,你也无法挡下。”

当然,师从银莲的我的招式也和她相同,因此我最了解这种招式的恐怖之处。

于是,在下一个瞬间——

“哈啊——!”

在落阳背过身的一个极短的瞬间,银莲一记刺腿直袭落阳的面门。

虽然落阳及时做出了反应,用手臂挡下了这计攻击,但依旧在冲击力下向后滑出了老远。在灰尘散尽后,坚固的鞋底和水泥地面的摩擦甚至留下了类似刹车痕般的黑色印迹。

我不止一次地好奇,银莲那看上去并没有多少肌肉的身体之下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力量。

不过这就是银莲的,或者说是黑道的战斗方式啊。


——可惜她碰上的是落阳,是个有常人三倍力量的怪力女。虽然怪力女这个称呼显得有些不尊重她,不过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合适的词语了。


“呜哇,手都被震麻了……”

若是其他人的话,刚才那一脚就已经连手臂带着肋骨一起折断了吧,但那可是落阳,她仅仅是甩了甩被震得酥麻的胳膊,就立刻重新进入了战斗姿态。

对面的银莲很显然也吃了一惊,轻轻哼了一声,立刻再度袭去,而落阳也正面予以迎击,二人的拳在空中碰撞……

并没有碰撞。

面对银莲的直拳,落阳用手腕缠上她的小臂,看上去十分轻松地化解了银莲的攻击,将拳头拨向了一旁。

当然这并不可能如看上去一般轻松随意。这是名为小缠的反关节擒拿技,虽说是关节技,但正常人要使用也是需要双手共同施力才能成功的,而落阳却仅凭一只手臂的力量就化解了银莲的拳头。

若是对方不是银莲,落阳大可继续施力,一只手足以将对方的手臂折断,但落阳没有追击,而是放开了满脸诧异的银莲。

“……手下留情了啊。”

“当然,银莲你又不是敌人。”

拉开一段距离后,银莲揉了揉刚才被翻折的手臂,向落阳投去了有些不满的目光。

落阳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这种行为对银莲有些不礼貌,对银莲来说,放水的胜利比起干脆的输掉更加让她难以接受。

“那么,下一次就分出胜负吧。”

“可要认真起来啊。”

“哎~那可能会有点疼……”

“没关系,我身体还挺结实的……要上了!”

“哈……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面对突进而来的银莲,落阳叹了口气,随后绷紧了身体。

借助短途的助跑,银莲的攻势更加凌厉,加速度之下,她再次以腿直击落阳的面门,而这坦率的攻击意料之内地被落阳用手臂以同样的姿势挡下,和之前相同,落阳再次向后退了几步。

不过这次银莲这次并没有就此作罢,趁着攻势,她继续迎上前去重重地挥出了一拳——

唰地一瞬间,拳头的落点,那本应是落阳脸庞的地方,只剩下一团飘渺的空气。连我这个旁观者都没能捕捉到落阳的身影消失的瞬间。

乓——

一只手凭空出现,似乎只是轻轻向上一推,与银莲的手腕内侧碰撞时却发出了巨大的拍击声,若要打个比方的话,就像是早晨在公园甩鞭子的老人,他们手中的皮鞭划破空气时发出的音爆声。但这不是音爆声,这只是单纯的,手背与手腕碰撞发出的声音。

受到如此猛烈的攻击,银莲的手腕不受控制地向上甩去,而落阳的身影此时又从不知何处显现。

轰——

那是宛如地震般的声响,毫不夸张地说,我甚至感觉到楼顶的地面都震动了几分,长久未经打扫的水泥地面在那声巨响中激起厚重的尘土,几乎要将二人的身形全部埋没。

而那响声的来源,却仅仅是落阳的一个踏步——确切地说,是震脚。

通过踏步,将形体与地面合二为一,不仅可以稳固重心,更可以加重出招的威力,而这记几乎撼动了整层楼的震脚,也是落阳宣告着自己真正地拿出了实力。

“银、银莲……”

身旁的紫堇不自觉地喊出了声,虽然很微弱,几乎要被埋没在震脚的响声里,但依旧被我的耳朵捕捉到了。想必她一定很担心银莲吧……不过我相信落阳下手还是有分寸的,而且我也相信银莲一定能抗下这一击。

猛然间,一轮新月划破了飞扬的尘土。

“咕呜……!”

从朦胧的灰尘中,紫色的身影向着墙的一侧飞了出去。

“银莲!”

紫堇飞扑过去,赶在那身影结结实实地砸在墙面上之前接住了她,但在冲击的余力之下,二人还是一起撞在了墙上。但有了紫堇的接应,至少应该不至于进急救室吧。

“胜负已分?”

被一分为二的尘土在片刻后散尽,浮现出了落阳一条腿屈膝举起在半空中的身影,看来刚才那道新月,是落阳的踢击造成的。

“哎呀……没想到她比我想象中还要结实,不过我有好好控制力度啦。”

“结果……还是手下留情了啊……”

躺倒在紫堇怀中的银莲在紫堇的帮助下吃力地抬起上半身,望向了远处的落阳。

“没有哦?能抗下这一击的人可不多见啊。”

“哼……我可以当作是在称赞我吗?”

“随你怎么理解咯。”

我和落阳小跑着来到银莲身边,紫堇正焦急地为她检查着伤势。

“不用担心……这家伙下手还是有分寸的……”

银莲摆了摆手,想要扶着紫堇的肩膀站起来,却被紫堇一把抓住,牢牢地抱在怀里。

“这孩子,今天是怎么回事……”

“嘘~”“嘘——”

我和落阳二人同时发出的嘘声让银莲有些疑惑,她顺着我们手指的指向看去,将目光投向了将头埋在她胸口的紫堇。

“呜……呜……”

一直以来未曾露出过任何表情,未曾表达过任何情感的紫堇,她正在低声抽泣着。

“……!”

银莲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代表着什么,她强忍着身体的疼痛,露出了温柔的笑容。那是她还留着长发时的,那温暖的,如母亲般的笑容。

“真是的,这孩子……”

她伸出颤抖的手,放在了紫堇的头顶。紫堇的身体很明显地颤抖了一下,似乎是愣住了,呜咽声也停止了。

“银……银莲……”

“嗯,我还好好的在这里呢。”

将脑袋从银莲的胸口抽出来后,紫堇满眼泪光地注视着银莲的脸庞,而银莲则用手指轻轻拭去了那双无色双眼中的泪珠。

“银莲……呜……我……呜……”

紫堇似乎有什么想说,但哭泣着的她无数次地将嘴边的话语咽了回去,看来在她平静下来之前是没办法好好说话了。

“……你们先回去吧。”

银莲将紫堇的脑袋拥入了自己的脖颈,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

“哎?你不要紧吗?”

似乎是觉得自己做得有些过了,落阳看上去还挺担心银莲的伤势。

“没事,都说了我身体结实着呢……而且这孩子好像有什么话想和我说。还是说你喜欢偷听别人的家事?”

“不不不!我可没那种兴趣。”

落阳急忙摆摆手以示自己清白。

在最后向银莲确认了一次身体状况后,我和落阳决定听从她的建议,就此告别了。

“那么我们就先离开了……”

“下次再见了,银莲。”

“嗯,快走吧。”

向银莲和紫堇二人道别后,我们就这样跨入了通往楼内的门扉。


“落阳!”

身后传来了银莲的喊声,我和落阳猛地回过了头。

“照顾好安娜!”

扑哧一声,我和落阳相视而笑。

“我会的——”

在落阳大声回答过后,我们真正地离开了这栋高楼的顶层。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