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涩谷前辈的形象拯救计划第二弹(淡茶)

作者:上埜洋榎
更新时间:2023-02-25 00:21
点击:393
章节字数:593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大星淡最近绝对在谋划些什么。

自从上次的茶杯离手作战失败之后,大星淡就突然老实了许多。

不,变老实了什么的其实也并不恰当。

准确的说,应该是变的更可疑了。

平时在虎姬会议上,只要是身为伪·部长真·冠军保姆的弘世堇一提起有关学习的话题,那个趴在桌子上上卖萌的大星淡就绝对会大吵大闹的撒起娇来,总之就是一副“绝对不让你们谈及学习话题”的气势。

可今天,准确的说就是在刚才的虎姬会议上,大星淡非但没有阻止弘世堇有关加强学习意识的讲话,甚至还在桌子上认认真真的做起了会议的记录。

“以上就是关于近期的社团活动以及学习进度的安排,如果没有异议的话就散会。”

弘世堇若无其事的偷瞄了两眼大星,可大星却依旧是毫不在意的用相当奇怪的姿势在她的小本上写着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淡这家伙到底是怎么了。

不仅是弘世堇,虎姬内,除了大星淡以外的四人都对淡的变化而感到奇怪甚至是不安。

“呐,淡。”

“嗯,怎么了堇前辈?”大星淡依旧旁若无人的写着自己的东西,甚至连看都没看一眼自己的前辈。

“你是笨蛋吗。”

“噗!”听到弘世堇的话,大星淡突然以坐姿做出摔倒的姿势并趴在了桌子上,手上的笔尖,则在自己一直写着的本子上,画下了一道长长的印记。

“喂,我这次什么都没做吧,为什么要突然被说是笨蛋啊!”

“太久没做傻事这件事本身就是傻事。”

“也就是说,无论我做不做傻事都绝对会被说成是笨蛋吗!”

“没错。”弘世堇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

“呜。”可大星淡却委屈的快要哭出来了“你才是笨蛋呢,说别人是笨蛋的家伙才是笨蛋,所以……啊嘞,我刚才的意思是不是说我才是笨蛋……”大星淡突然歪着头思考了起来。

“你是笨蛋吗。”看着被自己的话饶进去了的大星,弘世堇又无奈的吐了次槽。

看来,今天是要把之前一直没吐的槽全部都吐回来了。

因为淡太久没做傻事而许久没有吐槽的弘世堇,心中居然有些高兴,甚至兴奋了。

当然,弘世堇本人却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兴奋,只是觉得“今天终于可以尽情的吐槽了啊~”而会心的笑了出来。

“说起来那是什么?”无视了傻笑的弘世堇,宫永照指着大星淡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些的小本本问了起来。

“那个不是会议记录吗?”亦野诚子看着大星淡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专心致志的书写着的小本子。

“会议记录?你在说什么啊,我大星淡才不是会做那种东西的人呢。”这么 说着的大星淡,她相当自豪的挺起了她娇小的胸部。

“不不,这没什么值得自豪的吧。”看着大星淡的亦野诚子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吐槽。

“而且,既然不是会议记录的话,那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这个……唔。”大星淡犹豫了三秒:“虽然还没有彻底完成,不过也差不多了……那现在就告诉你们好了。”大星淡打开了自己从虎姬会议刚开始的时候就不断写着的小本。

“就是这个哦,涩谷前辈的形象拯救计划第二弹!”

“诶!我的?”

“形象拯救计划?”

“第二弹?”

“你果然是个笨蛋。”

“为什么四个人是完全不同的回复啊,而且,刚才明显又有一个人说我是笨蛋了吧!”大星淡瞪着弘世堇,可弘世堇却若无其事望着麻将部的天花板哼起了小曲儿。

“嘛,算了,反正我现在心情好,区区笨蛋之名,忍就忍了吧。”大星淡把目光转回到了涩谷尧深的身上。

“尧深前辈,你不觉得你的角色形象有些太普通了吗。”

“普通?”涩谷尧深抿了一口茶杯中的茗茶,露出了略显疑惑的表情。

“很普通啊。”大星淡痛心疾首的说道:“在上次的茶杯离手作战中,把涩谷前辈你的茶杯拿走之后,涩谷前辈你的角色形象就只剩巨乳和眼镜这两个了啊!”

“……”受到严重打击,涩谷尧深,完全沉默。

“喂,淡你说的是不是有点太过了。”亦野诚子略显担心的看着坐在她身边的涩谷。

“才不过呢,涩谷前辈角色形象淡薄这件事是事实啊,如果要举例子的话,涩谷前辈就像是,就像是……”

“就像是H GAL GAME里的背景人物?”

“啊,对对对,就像是H GAL GAME……咦!H?照你想到的为什么是这种例子!。”大星淡对突然提起H GAL GAME话题的宫永照投去了不信任的目光。

“不,没什么,只是最近又久违的重新推了一遍《和妹妹谈恋爱吧~》罢了。”

“……”麻将部内瞬间鸦雀无声。

“诶,你们为什么要用那种眼光看着我。啊,好吧好吧,还是说实话好了,其实我刚才说错了哦,我怎么可能会玩那种游戏呢,我只是买回来之后随便看了几眼就扔掉了,绝对没有通宵去玩那个游戏,也完全没被那游戏感动哭哦。至于那个游戏的衍生作品《和妹妹谈恋爱吧~萌妹梦工厂EX Vol·4~》我也绝对没碰过,所以就更别提什么《超义妹》,《和妹妹玩耍吧》,《天元突破12妹妹》,《最终兵器妹妹》之类的了,尤其是像《妹X妹~妹控恋爱物语~》这样的超神作,我更是连听都没有听说过。至于当初买第一作的理由,也仅仅是因为游戏里的咲酱和我妹妹的名字一样,而且长得也很像的原因……啊不对,我没有妹妹。”

面对这一连串高难度的发言,身为吐槽役的弘世堇以及亦野诚子都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避退,沉默的看着别处,相当爽快的放弃了吐槽的重任。

“总之就是,涩谷前辈你的角色形象太淡薄了呢。”而大星淡也相当识趣的把话题拉回到了涩谷尧深的身上,不过,她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把自己坐着的椅子拉离了宫永照好一段距离。

“所以,我要在此提出,要进行涩谷前辈的形象拯救计划第二弹!”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弘世堇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第二弹?第一弹是什么时候?”而涩谷尧深却完全不明白。看来,她还没有发现上次的茶杯离手作战的策划者,就是眼前的金发萌物。

“那种琐碎的事情就不要管啦。”当然大星淡也并不打算向涩谷尧深解释上次的作战,只是自顾自的讲起了这次的计划。

“总之就是要,改变涩谷前辈你的性格呢!”

“我的性格?”涩谷尧深似乎还是不明白。

“嗯没错,就是前辈你的性格。”大星淡却装作很伟大的样子点了点头。

“说起来前阵子,似乎还出现过涩谷前辈你就像是在领导身边给领导倒茶的角色一样的言论呢。”

“嚯,这说法还真是过分呢。”弘世堇颔首。“啊,对了,尧深,我有点渴了,能帮我倒杯茶吗?”

“嗯,好的。”涩谷尧深帮弘世堇倒了杯茶并递了过去。

“就是这样啊!”大星淡指着弘世堇以及涩谷尧深喊了出来。

“再这样下去,涩谷前辈你就真的变成给领导倒茶的可悲存在了!”

“诶!那我该怎么办?”听到大星淡的话,涩谷尧深像是受惊了的小动物似的肩膀猛地抽动了一下。

“唔……”而面对涩谷尧深的问题,大星淡竟突然思考了起来。

“现在才思考,你是笨蛋吗。”不知是没有听到还是故意无视,大星淡并没有理会弘世堇的吐槽,只是站在原地做出了一休般的动作。

“啊!想到了”而作为那动作的结果,大星淡一拍自己的双手。

“涩谷前辈你需要的就是说‘不!’啊”

“不?”

“不是疑惑的语气,而是更加坚决的语气啊。以后别人再让你帮她倒茶的时候就说‘不!’好了。”

“不!”

“对对对,就是这样的语气……等等,你干嘛对我说啊!”

“因为对方是前辈,所以不想拒绝?”涩谷尧深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歪着脑袋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这……为什么还是疑问语气?”看着呆然的涩谷尧深大星淡有气无力的垂下了自己的肩膀,但又很快的重新振作了起来。

“既然这样的话,涩谷前辈你给我听好了!”大星淡端起了弘世堇刚刚用过的茶杯,因为弘世堇只喝了一口,于是里面的茶水还剩了有一半以上。

“怎,怎么了?”听到大星淡有些严厉的语气,涩谷尧深面对的明明是自己的后辈可结果却还是正襟危坐了起来。

“以后如果再有人让你给她倒茶的话,你就尽管把茶泼在她的脸上就好了!”一边说着这样的话,大星淡一边将自己手上的茶杯对准了坐在一旁的弘世堇并作出了要泼的动作。

“嗯!”可结果,大星淡仅是被弘世堇一瞪,手上的动作便立刻僵住了。

“呜,好险好险,茶水差点就溢出来了呢。”看着弘世堇的表情,大星淡一边狼狈的晃动着手里的茶杯不让茶杯里的茶水溢出一边笑着对弘世堇作出了毫无恶意的笑容。

“你是笨蛋吗。”看着弘世堇逐渐缓和下来的表情,大星淡也终于松了口气,然后将自己的视线望向了在一旁看书的宫永照。

她翻着一本白色的硬皮书,一看便知道那是一本相当精致的精装书。

姑且不论那书的内容是什么,但是看着宫永照看书时的那种温柔的表情,便足以让大星淡明白宫永照对于那本书地喜欢程度。

《我才不会用这种方法让妹妹的胸部变大呢!》虽然大星淡在宫永照翻书的时候无意间扫到了那本书地名字,可大星淡却还是决定把这件事情给无视掉,并最终放弃了把茶水泼在宫永照脸上的想法。

毕竟宫永照的身旁,一直都笼罩着一股“敢随便靠近我的话你就死定了”的气氛呢。

“呜,既然这边也不行的话……”大星淡把脸转向了坐在一旁的亦野诚子。

亦野诚子一边用冷峻的目光擦拭着手中的钓竿一边散发着相当危险的气氛……

“好了亦野你就不要再装了,赶快把你的脸凑过来让我泼你一脸茶吧!”可大星淡却完全没有顾忌那危险气氛的打算,只是面带微笑的端着茶杯走到了亦野诚子的面前。

“诶!为什么,为什么啊,为什么对待我的态度和对待弘世前辈以及宫永前辈的态度完全不同啊!”随着自己的吐槽,之前笼罩在亦野诚子身上的那股危险的气氛,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好了诚子,你还是赶快把脸凑过来吧。为了尧深前辈,为了整个涩谷地区的人民,我必须要泼你一脸茶水!”

“不不不,你说是为了尧深我承认,可涩谷人民和泼我茶水之间就没有任何的关系了吧!”亦野诚子奋力的吐槽了起来,可是,亦野诚子那吐槽的声音大星淡恐怕已经完全听不到了吧。

喊着“多说无用,快把你的脸凑过来!”的大星淡端着茶杯想亦野诚子冲了过去,可是却在一声“咦!”之后被迫停止了步伐。

“哇,水,水要洒了,水要洒了诶!”大星淡晃动着手上的茶杯,可这次却还是让水洒出去了一部分。

“你是笨蛋吗。”把大星淡拉住了的弘世堇露出一脸无奈的表情。

“诶,为什么又说我是笨蛋了啊!明明我是被你拉住了才把水洒出来的啊!”大星淡愤愤不平的举着只剩下不到一半茶水的杯子。

“我才不是因为你把水洒出去了才说你是笨蛋啊。”

“那是因为什么。”

“你是笨蛋吗。”

“怎么又说了一句!”

“因为我想说所以就说了啊笨蛋。”

“啊,你又说淡是笨蛋……”

“好啦。”弘世堇拍了拍大星淡的肩膀并示意她朝向坐在那里的涩谷尧深看了过去。

“欸!”看到了涩谷尧深的表情,之前一直吵闹着的大星淡立刻安静了下来。

“呵呵。”原因便是,涩谷尧深笑了。

她微微的笑着,脸颊也涨得通红,双肩有规律的颤抖,就连手里的茶杯中的液体,也泛起了漪波。

“啊!”这么笑着的涩谷尧深,突然发现了从不知何时起就开始一直注视着自己的麻将部四人。

尤其是在看到了那个注视着自己发愣的金发少女之后,涩谷尧深寂静了两三秒,便又立刻低下头沉默了起来。

虽然脸上比刚才更红,可肩膀的抽动却停止了。

就连茶杯中泛起的丝丝涟漪,也在不知不觉中恢复了平静。

“你觉得这样的尧深需要改变吗?”弘世堇在大星淡的耳边耳语了一句。

“……”沉默了许久,看着涩谷尧深的大星淡终于无可奈何的笑了出来。

“明明有这么美的微笑,可为什么平时非要去做沉默寡言的角色啊。是为了反差萌吗?太狡猾了啊涩谷前辈……”

说着这样的话,大星淡向着涩谷尧深跑了过去。

“不过这样的涩谷前辈,真的可以萌……哇!”

想着涩谷尧深跑过去的大星淡忘记了一件相当重要的事情。

第一,她的手里还端着茶杯。

第二,她虽然自认为自己并非天然呆,可她的麻将水平却已经属于准魔物了。

第三,平地摔这种魔物固有技能,早就已经成为大星淡的被动技了……

“唔。”低着头的涩谷尧深突然觉得头上一热,然后温暖的液体便顺着倒扣在自己头上的东西流了下来并逐渐的滴进了自己手中的茶杯里。

自己手中的茶杯,那液体中再度泛起了波澜。

“啊,抱抱抱抱歉涩谷前辈!我不是……唔!”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爬起来并跑到了涩谷尧深身旁的大星淡,道歉的话还没说完,一股湿湿的感觉便从自己的脸上蔓延了开来。

“不。我才不……接受你的道歉。”大星淡的脸上沾满了湿湿的茶水,惊愕的看着握着茶杯的那个腼腆的前辈。

她的脸上,满是忐忑的表情,似乎是在担心什么似的。

“涩谷前辈你需要的就是说‘不!’啊”

“以后如果再有人让你这么倒茶的话,你就尽管把茶泼在她的脸上就好了!”

大星淡想起了自己刚才说过的建议。

“我可没说,要涩谷前辈你在说不的时候,把茶水泼出去吧……”大星淡低着头,声音似乎还有些颤抖。

“而且,我的那杯茶也就只剩下了一半而已,涩谷前辈你泼回来的可是满满一杯啊!”大星淡猛然把头抬了起来:“所以我决定,一定要把那多出来的半杯泼回来才行!”抬起头的大星淡,愉快的笑了起来,而看到淡的表情,涩谷尧深也终于像是松了口气似的。

“不会,让你得逞。”这么说着的涩谷尧深,拿出了自己平时装茶水的大保温杯。

“咦,等,等等涩谷前辈。”看到那杯子,大星淡的脸色就立刻变了,慌乱的摇摆着自己的双手并说出了道歉的话:“啊,等等等等等等,涩谷前辈,那个可不是开玩笑的啊,今天穿的还是白色的制服,要是被那么多的茶水泼了,我回家绝对会被打屁股的!”

“你是笨蛋吗。”看着那边的两人,弘世堇无奈又出于惯性的吐了声槽,可结果话音刚落,自己的身上就跟那边的两人一样被泼上茶水了。

“啊,抱歉,弘世前辈。”看到误中流弹的弘世堇,泼出茶水的涩谷尧深下意识的道歉了。

“不用道歉不用道歉啦涩谷前辈,你又不是给领导倒茶的角色,所以就算泼了领导一脸茶也无所谓……咦,等等!部长你从哪里拿的那么大的茶壶啊!”看着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个茶壶的弘世堇,大星淡瞬间变了脸色。

而一旁:“很好,新的茶水沏好了,这么一来我也可以报上次的仇了!”亦野诚子举着刚刚泡好的一壶热茶,带着坏坏的笑容蹑手蹑脚的潜到了大星淡的背后。

看来亦野诚子还是没忘记上次的茶杯离手作战中,自己因大星淡的作战而胃疼了好几天的仇。

“啊!我刚买来的妹妹大作战第四卷之竹达琴里啊!”可当亦野诚子将茶水泼出去之后,却传来了宫永照的哀嚎。

又一个被流弹集中的牺牲者诞生了。

“啊,等等,宫永前辈,不,我不是故意啊,啊,烫烫烫,好烫,那是热茶啊宫永前辈,咿,啊!我错了错了,烫,会被烫伤的,那是开水啊,呜啊!被宫永前辈用热水烫什么的,怎么突然有了一种好愉悦的感觉啊!”

就这样,白糸台高中麻将部的虎姬五人,当晚回家之后无一例外的被各自的母上大人骂了一顿。

宫永照被罚一个星期没零食吃,弘世堇据说是含着泪把自己的制服洗干净了。

亦野诚子从第二天开始就觉醒了奇怪的癖好并缠着宫永照要她调教自己,至于大星淡这个罪魁祸首则似乎是被打了pp上百下,甚至从第二天开始都过上了不敢坐在椅子上的日子。

至于涩谷尧深,她却出乎意料的并没有受到什么责罚。

和趴在桌上喊着“好饿好饿”的宫永照,和眼圈通红的弘世堇,和日益M化的亦野诚子,和不敢坐在椅子上的大星淡不同。

涩谷尧深第二天并没有什么变化。

就好像那“涩谷前辈的形象拯救计划第二弹”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不过,涩谷尧深她一定确实的改变了吧。

至少,她与某人的关系,确实的好了许多……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