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一章

作者:ElleRay
更新时间:2023-02-23 10:30
点击:495
章节字数:666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Weiss很小的时候就听过“白雪公主”的故事。但事实是,真正的“公主”并没有被猎人诱骗,也没有差点死于枪下,而是从高塔上纵身跃下,逃走了。


寒冬的暴风雪铺天盖地袭来,吞没了目之所及的一切景象。狼群的嘶吼在呼啸的寒风中此起彼伏,忽远忽近,宛如鬼魅。一夜过后,厚厚的积雪已经没过了Weiss的半截小腿,她把整个人裹进带兜帽的毛皮大衣里,在风雪中深一脚浅一脚地往森林缓步前行。

这片森林里有座修道院,是昨夜被Weiss救下的老修女告诉她的。老修女被什么不可名状的怪兽袭击了,背上有几条触目惊心的血痕,深及骨头,血流不止。她靠着洞穴的石壁,将脖子上的十字架取下颤颤巍巍地递给了Weiss,随后合上了双眼,再也没醒过来。Weiss戴上了那串刻有两朵玫瑰的十字架项链,将她唯一随身携带的毛毯搭在了修女身上作为埋葬。

雪停了,森林上空升起一轮满月。清冷的光落到雪白的地上,照得前方望不到尽头的枯枝落木显出一种诡谲的美感,令Weiss忍不住打寒颤。

她抖了抖身上的落雪,握住腰间的剑柄,慢步踏进林中。Weiss隐约听见了野狼的低吼,还有狼爪踩在雪上发出的窸窸窣窣的动静——它或者它们埋伏在周围,伺机而动。

Weiss将剑拔出,恰在此时,一只个头不大的狼从右方冲了过来,她闪身往后躲,抬起手举剑一挥,再一刺,瞬间,鲜红的血洒在了地上,被白雪衬得刺眼。狼摔到一旁,发出声惨叫,随即不再动弹。她依旧持剑立在原地,保持警惕。原本披在身上的白色毛皮大衣也滑落到地上,被狼血染红,红得发黑。

“可惜,浪费了一件漂亮的外衣。”Weiss叹气道。

她抬头一看,潜伏的头狼从暗处向她走来,眼中闪着凶光。这头狼体型庞大,后背佝偻,前爪锋利,它喘着粗气,步步逼近Weiss……它更像狼人,而非狼。

Weiss环顾四周,现在,领头的狼人带着一群野狼已经将她团团包围了起来。Weiss深吸了口气,双脚站定,将剑挡在胸前,随时准备伺机进攻。

狼人咆哮着向她奔来,她没有闪躲,而是闭上眼,凝神静气,好像在等待什么出现。很快,她的身下隐隐出现一个雪花形的六芒星法阵——准确说,是她的烙印法阵。

但突然,一阵脚步声打乱了她的思绪,有人踏雪走来。那个人随身带着武器,Weiss听见了类似于折叠弯刀滑出鞘套瞬间弹开发出的声音,在寒夜中显得格外冰冷。她猛地睁开眼,望见一个红色身影从她身前飞快闪过,在半空中跃动,她几乎辨不清那究竟是谁。狼人腹背受敌,恼怒地伸出一只前爪想要抓住突然闪现的人,但却徒劳无获。Weiss的头脑一片混乱,法阵也随之消失了,她只得挥剑解决掉剩下的野狼,同时分心留意另一个人的动向。最终,最后一匹狼也死于了剑下。接着,Weiss看见,狼人在一声痛苦的嘶鸣中被斩断了头。

红色身影稳稳停在了Weiss的面前。Weiss这才看清楚,那是一个少女,她有头黑色的短发,但发梢处似乎染成了玫瑰的暗红色。她的眼睛像沐浴在月光下的雪地,泛着柔和的光,但却丝毫没有寒意。她双手举着一把巨大的武器镰刀,歪着头友好地朝Weiss微笑。

“很好。所以,你到底是谁?”Weiss没有放松警惕。她将沾满血的剑举起来对准少女,剑尖离其脖子咫尺之遥。

“等等!等等……”少女后退一步,收起了武器,“我只是发现你一个人在附近,所以跟过来看看情况……”她龇牙笑道。Weiss注意到她有两颗可爱的小虎牙,尖尖的。

“你好像很熟悉这里。”Weiss收回剑。现在,她全身上下仅有一条长裙,冷风吹得她有些瑟缩。

“当然,我就住在森林的西边。”少女把她的连帽斗篷取下来递给Weiss要她披上,“我猜你是从家里逃出来的,谁会大冬天的一个人来森林呢?”

Weiss抬了抬眉毛,有些吃惊。但她没有否定,表示了默认。“修道院在哪里?”Weiss穿上斗篷。

“你为什么要去那里?”这下轮到对方疑惑了。少女替Weiss拉了拉斗篷,让她紧紧地裹在其中。

“目前来说,我不知道。”Weiss的脸有些泛红,她也惊讶于自己的坦诚,“我无处可去。”

“那刚好,你可以去我家……我指的,暂时。等你想好接下来要去哪儿,再说别的吧。”黑发女孩又对她笑道,“对了,我叫Ruby。”

“Weiss。”Weiss点点头。看上去,Ruby是个没有危害的好女孩。


Ruby确实是个好女孩。她似乎是这片林子的护林人,平日的工作就是专门搭救误入森林的迷途人。另外,她也会去森林边缘的一个小镇里帮人干活儿,听说她最擅长烤曲奇饼干,所以在面包店呆的时间最长。顺便,她还会帮小镇居民清扫周边的怪物,简直就是大家心目中的少女英雄。但唯一的问题是,Weiss似乎总和她过不去。

Weiss的真实身份是寒冬国的公主。既然原本是公主嘛,那么多少有点架子和脾气。Weiss最不喜欢的就是Ruby伙同Zwei把家弄得乱七八糟的,这意味着她得费很大劲儿帮忙收拾。她尤其记得她第一次踏进这栋房子,看见餐桌上一片狼藉时候的震撼。Ruby竟然从一堆杂物中取出几个看上去干净的餐盘和碗碟,洗了洗,盛上先前熬好的甜粥,再煎了几块培根和几个煎蛋,搭配一点生菜、橄榄菜、胡萝卜、黄瓜片,做了个培根卷给她吃,但Weiss真的很难提起胃口回应Ruby的盛情款待。接着,Weiss就发现这家里完全没有她能睡觉的地儿,除非她愿意直接一头倒在布满灰尘的床上——那个房间起码有十年没住过人了。而Ruby的房间同样堆满各种各样琐碎的东西,尤其是同武器相关的零件和一些她自己发明的小机器,当然还有许多零食和玩具,比如一些被遗忘在角落的布娃娃。但她的床尚可躺人。于是,当夜,Ruby就被Weiss踢到了沙发上,而公主睡在床上,一夜好梦。不过,这只是开始。

“Weiss!”

Weiss坐在写字台前写日记,羽毛笔沾上墨落到纸上刚写了一排,Ruby又喊她。Weiss决定不理睬,她继续接着断墨的地方写下去……

“Weiss——”Ruby拉长声音大喊。

Weiss揉着太阳穴,长叹了口气。她合上笔记本,生气地走进Ruby房间把挂在衣架上的浴巾拿去浴室,敲门道,“你下次能自己记得拿吗?”

“不是……我需要你……你进来一下……”Ruby突然放低声音道,“帮帮我……”

Weiss有点难为情,她将手放到门把手上,犹豫着要不要进去。但听上去Ruby并不像往常那么有精神,说话有气无力,她竟然有些担心。“Ruby?”

浴室里水汽腾腾,一片氤氲,空气中弥漫着沐浴露的芳香。Ruby坐在浴缸边,背对着Weiss,她的背上有两条狭长的伤,从后颈一直蔓延到腰上,手臂上也多了好些狰狞的血口,但她没有流血。她的血好像凝固了一般,冰冻在了身体中。

Weiss第一次见Ruby受如此严重的伤。“Ruby,你需要我去拿药和绷带吗?”她皱起眉担忧道。

“不,不用。”Ruby侧过身看她。

Weiss连忙用手捂住眼睛,好像生怕看见了什么,“那我该怎么办?”她的整个脑袋都在发烧。

“我浑身痛死了……”Ruby抱怨道,“所以我抬不起手洗头……”说到最后,她坐回满是沐浴泡泡的浴缸中,把自己整个身子埋进里面,打了个哈欠。

“好吧。”Weiss明白了,她得让Ruby当一回“公主”,感受一下被细心服侍的滋味。她挽起衣袖,收起裙摆,红着脸走过去跪坐在浴缸边,“你别在水里乱扑腾,我可不想被溅得满身是泡沫和洗澡水……”

但话还没说完,Ruby已经用手轻轻托起一团泡泡,猛地朝Weiss的脸吹了吹,“你闻闻,是玫瑰味的泡泡!”她咧嘴笑道,嘴角边有个小小的酒窝。

“Ruby!”Weiss捏紧拳头,一拳砸在了Ruby脑袋上。

“啊——完全不痛……但是你能别对我这么凶嘛?”Ruby委屈道,“我现在受伤了……”

Weiss呼了口气,翘起嘴,闷闷不乐地盯着笑盈盈的Ruby。她拿起装满半透明红色粘稠物的玻璃瓶,向Ruby头发上倒,但一个不小心,就倒得Ruby满头都是,再一看,瓶子里一半都空了。

“Weiss,这个东西它只是好闻,根本不能吃啊!”Ruby抹着脸,难受地叫道,“而且,我最喜欢的洗发露,就这样浪费了……”

“我知道!你烦死了!”Weiss手忙脚乱地打开淋浴头。

“是冷水!”Ruby哀嚎。

“知道了……”Weiss只得赶紧把开关掰向另一边。

“现在我知道了,Weiss,你是名副其实的公主,因为你真的一点都不会照顾人。”

Weiss双颊涨得通红,揉着Ruby满是泡沫的头发,用力扯了好几下。

“这次是真的很痛!”Ruby在水里乱扑,搅得泡沫水溢出浴缸,沾湿了Weiss的裙子。

“下次别想让我帮你了!”

折腾了好一会儿,Ruby终于裹上浴巾从浴室里蹦了出来,而Weiss已经疲惫不堪。她浑身湿透了,倒在沙发上用手揉着发疼的额头,心情很是烦躁,但却恨不得立马闭上眼就能睡到天亮。

然而,Ruby依旧在她面前晃荡。Ruby从厨房里顺了个红苹果,咬了几口,走回来递到Weiss嘴边。“要吃吗?”

“不要。”Weiss睁了只眼偷看Ruby。Ruby的身材曲线在浴巾下若隐若现……她是个可爱的女孩,但在可爱之外,她还显露出一丝成年女性的俊俏和成熟。Weiss留意到,在Ruby的脖颈之下,锁骨之间,有块淡淡的印记,像是烙在了她皮肤上似的。那个烙印是十字架的形状,两边上下各有一朵玫瑰。

十字架和玫瑰……

“Weiss,你在看我吗?”Ruby突然出现在沙发背后,垂下头与Weiss对视。

“你什么时候跑到后面去的?”Weiss显然被吓坏了。

“刚刚。你知道的,我速度很快,刷地一下就闪过来了。”Ruby认真答道。

Weiss皱起眉,“难道你伤口愈合速度那么快,也是这个缘故?”她刚刚就发现了,Ruby身上的伤全消失不见了。对她而言,这实在是非常奇怪的事情。

Ruby摇摇头,没有回答,她又打了个哈欠,转移话题,“我要回房间睡觉了。”她刚走几步,又转过头微笑补充道,“我们约好的,明天一块去镇上玩,对吧?”


Weiss躺在自己床上,手里握着那个死去的修女留给她的玫瑰十字架项链,辗转难眠。借着窗帘缝隙漏进来的月光,她再一次地确认:Ruby身上的烙印和这串项链上的一模一样。

其实Weiss知道森林里的修道院是干什么的,她小时候就听姐姐讲过——那里面住着一群修女,不,准确说,是训练有素的吸血鬼猎人,她们生来就是对抗或者驯化吸血鬼的,是吸血鬼的死敌。而每个修女都有一块刻有自己纹徽的法器或者说“圣物”,也就是十字架项链。

Weiss手里的,应当就是那位老修女的圣物。但对Weiss这样仅仅会点魔法的人类而言,即使吸血鬼袭击她,她手持法器也几乎毫无对抗属性加成。

那么Ruby……她莫非也曾经是修女?

毕竟,她那么地爱保护别人,爱把所有的责任都往自己肩膀上挑,简直完美符合人们口中对修女的描述。

可是,为什么Ruby会一个人孤零零地住在森林的边缘?从这里到另一边的小镇也要走上小半天。她的家方圆几公里都人迹罕至,有的只是那些野兽鬼怪。当然,这里对于Weiss这样一个逃婚躲藏的落难公主而言,再好不过了。尽管除了潜心学习新的咒语和练习召唤魔法,她还得花上不少精力迁就或者照顾Ruby,但……

但她并不讨厌Ruby,一点也不。相反,实际上,她有点喜欢Ruby……

哦,只是好朋友的“喜欢”!绝无它意。Weiss发誓。

也许是因为她从小都没什么朋友。她最亲爱的姐姐,比起朋友,更像一位老师,她永远把姐姐放在更高的位置上,仰慕姐姐;令人讨厌的弟弟,她则一年到头都说不上几句话。唯一一次去高等学校念书,周围的人都说她长得漂亮、头脑聪明但就是高傲自负、性格孤僻,于是莫名其妙疏远她——但他们说的有一半对,Weiss的确很孤高,可她仅仅只是孤高。倘若别的人在她那样冷漠又严苛,一切利益至上的家庭长大,得不到关爱和尊重,兴许骨子里还会多点狠毒残暴。

而突然出现在她世界里的Ruby,则成了她心里独一无二的存在。当然,她的意思只是……只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有人放下偏见,毫无目的、真心实意地对她展露热情,理解她,接纳她,把她视作朋友,尽管Weiss对Ruby还不甚了解……


Weiss从梦中惊醒。她坐起身,望向窗外,月光黯淡,夜色浓稠。窗户被风吹开,嘎吱嘎吱作响,在寂静的深夜里显得尤为刺耳。心依旧在胸口颤抖,她深呼吸了几次,才逐渐平静下来。她摸了摸胸口,那串项链还戴在她身上,玫瑰与十字架刚好贴近她的心脏。

她不太记得方才的梦到底讲的什么了,脑袋里只留下一些朦朦胧胧的画面:一个穿着白色兜帽斗篷的黑短发女人……胸前戴着玫瑰十字架项链……在森林里……有个小女孩……那女孩面色苍白,但却张着血盆大口,露出獠牙,跪在铺满乱枝和枯叶的地上拼命挣扎……她恶狠狠地盯着白斗篷女人……接着她转过头,看了过来……双瞳中翻涌着血色,嘴角裂开成诡异的弧度,似笑非笑,恐怖至极……女人取下项链……十字架对准地上那个女孩的额头……她合上眼睛念了些什么……一阵白光闪现——Weiss睁开了眼睛。

Weiss忐忑不安。直觉告诉她,可能有什么事儿发生了。她决定起床去找Ruby。不是说非要吵醒Ruby,让Ruby侧过身给她让点空位挤一挤一块睡,而是……她感到莫名地恐慌甚至害怕,这是从未有过的。必须立马把她梦见的东西告诉Ruby,或许Ruby知道为什么。

她走到Ruby房间,奇怪的是房间门竟然开着一条细缝。她敲了敲,里面无人回应,或许Ruby睡得太沉了?于是她放轻步子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但床上空空荡荡,根本不见Ruby的身影……

Weiss有些紧张起来,心脏砰砰直跳。这时,她听见了Zwei四脚踏地,在木地板上来回乱跑的声音——Zwei很急躁,Weiss能感觉到。她一转过身,Zwei就扑了上来,钻进她怀里,在她胳膊边儿上急急地喘着粗气吐舌头。

“怎么回事?Zwei。”Weiss小声问道。

Zwei瞪着大眼睛,委屈地垂下头。它跑回地上,在原地转了好几圈,然后就直往门外奔,Weiss只得跟上。可Weiss预感情况不妙,便折回自己房间随便扯下件外套披在身上,拿上剑跟在Zwei身后离开了家。

Zwei在森林里边跑边嗅,好像在分辨Ruby的行踪。一轮新月挂在黑色的幕布上,偌大的林子在朦胧的月光下显得荒凉可怖,他们的脚步声惊动了一些潜伏在暗影中的小动物,也惊扰了在枝头栖息的乌鸦。乱鸦展翅高飞,发出凄清的惨叫。Weiss一路小跑追在后面。她的手臂和肩膀在不停地颤抖,这是她第一次感到如此地焦急和恐慌。她很担心Ruby,如果Ruby遭遇了什么坏事,她一定会想办法保护她把她救回来。Weiss深呼了口气,努力克制住胸中翻涌的混乱情绪,让自己保持冷静。

Zwei在一个分叉口停了下来。它躁动不安,想要随便往一条道跑,但又缩回脚站在原地乱踏步,就仿佛知道些什么但无能为力。于是它抬起头看向Weiss,眼中带着祈求。

“别怕,别怕……我们现在该去哪里?Ruby在哪里?”Weiss蹲下身,揉揉Zwei的后背,柔声安抚着问。

Zwei又一次垂下头。它不知道,Weiss明白。Weiss站起身,闭上眼睛,她希望能在短暂的冥思中感受到Ruby的方向——即使只有一丝微弱的痕迹,她也可以抓住。

“应该是在左边。”Weiss肯定道。

Zwei点点头,跟上Weiss往左边那条叉路跑。他们跑了一段路,也许是五分钟,也许是十分钟,总之过了好一会儿,月光突然变得明朗起来,甚至有些刺眼。那轮弯月像巨大的镰刀,把天幕斩断,一边的天是涌动的血红色,一边的夜空是死寂的黑。

Weiss无心去想这是怎么回事,她望向前方……

“Ruby?”Weiss看见一个男人躺在地上,他的脖子上有两个血孔,红黑色的血在已经僵硬泛白的皮肤上留下了两道刺眼的痕迹;他的双手徒然摊开在身侧,瞪大的眼中写满了惊恐……他已经死了。而蹲在他身边的人正是Ruby。

Zwei又急躁得在原地转圈,接着它大叫了几声,连忙迈开腿跑到Ruby身边,咬住Ruby的衣角拼命拉扯。

“Ruby……”Weiss意识到不对劲儿,把手移到剑柄上,慢慢走过去,“你怎么在这里?”她颤抖着问道。

Ruby听见她的呼唤,好像从梦中苏醒一般,缓缓站起来转过身……Zwei吓得往回跑到Weiss小腿后,耷拉着耳朵闭上眼躲了起来。一瞬间,Weiss也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Ruby的嘴沾满鲜血,两颗小虎牙变得更加尖利,像极了动物凶狠的獠牙。血顺着她的下巴和脖子往下淌,沾湿了她大片的肌肤——她锁骨间那块烙印也彻底被血色掩埋了。她的手臂上留下了几条细细的抓痕,睡衣上全是大片暗红的血迹。

Weiss这才注意到,躺在地上的男人心脏处被凿开了,里面空空洞洞。而Ruby此时正冷冷地看向她,眼里血色翻滚。终于,天上的月亮也彻底被猩红色吞没殆尽。

“Ruby!”


【第一章 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