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情人节与巧克力(上)

作者:蓝色安达
更新时间:2023-02-21 20:55
点击:265
章节字数:436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安达的手机在风雪肆虐那天摔进了附近的小河里,薄薄的冰层没能挡住她那只套着厚厚保护壳的手机。

穿透冰层,一沉到底。

她本人也因为这一跤摔进雪堆,脸被埋藏在里面的利物划开,鲜血像是冬日的梅花,一朵一朵绽放在皑皑白雪之上。

时隔一个多月后,伤口愈合,留下一道浅浅的疤痕。虽不明显,在我眼里却像横跨黑夜的银河那般扎眼。

我努力控制自己不去看那道浅痕,然而每次都能一眼瞧见并抑制不住地开始后怕。

为自己能够安心,也为回应安达的感情,我决定补偿安达。

现在安达临时用着我的旧手机,那还是非常老式的翻盖机,只不过她本人似乎并不介意。

安达说自己平时不怎么用手机,只要有一个能联系的功能就足够。

想起自己今年……啊不,去年新买的智能手机,用起来确实还不错。要不趁快到的情人节,给安达送一个和我同款的手机?

和我用一样的手机,安达会很开心吧。单是想象,我自己就会先控制不住地兴奋。

用相同的东西,那才有恋人的样子。

开学后安达已经搬回自己家里,原本早已习惯一个人住的我,现在再次独自生活在这间小小的屋子内,却被独留一人的孤独、恐惧与噩梦折磨得夜不能眠。

前几天的经历,虽似真似幻,但最终还是给我造成不小的影响。这种惧怕孤独,害怕一个人独处的后遗症,不知道需要多久才能消去。

起身打开夜灯,暖黄色的灯光照得我双眼发直,回不过神。

又是一夜翻来覆去,难以入眠。

明明已经强迫自己紧闭双眼,放空大脑不要胡思乱想,却怎么也睡不着。总感觉周身的黑暗正逐渐扩散,黑暗中仿佛有怪物露得獠牙,一步一步无声地靠近,下一秒就会把我吞噬干净。

当恐惧达到临界,手忙脚乱地打开夜灯,黑暗被暖光驱散,房间里没有尖牙利齿的怪物,我也不会被当成食物吃掉。

经过如此反复折磨,等到清晨站在洗脸台前,我被镜子里憔悴的人脸吓得不轻,还从未见过自己眼窝深陷,黑眼圈浓郁到无法散开的样子。

以前的我躺下就能睡着,从来都不会担心自己的睡眠质量。

难道随着自己身上奇怪能力的消失,我的精神开始变得越来越弱,胆子也越来越小了吗?

这种事情不要啊。

简单洗漱后,我打算化点淡妆,把黑眼圈压下去,尽量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吓人。

仅仅只是化淡妆就已经耽误不少时间,墙上挂钟的指针已经在划定的迟到线附近徘徊,来不及再吃早饭,我拎起书包飞奔出门。

用跑的话,应该还来得及。

去学校最近的路早已烂熟于心,豪不夸张地说,就算是闭着眼睛,我也能走这条路摸索到学校门口。

公园是必经之路,随着逐渐靠近那个地方,我开始有些畏惧。那是无法抑制的恐惧,迫使我放慢脚步,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好在缓慢靠近后,一眼就能看到在公园里面锻炼的人,只有零星几个,却足够让我安心。

等赶到学校,被紧闭的校门隔在外面,我才恍恍惚惚地想起来,今天学校好像因为某些原因,要放假几天。

到底是什么原因,又能休息几天……完全想不起来。

最近我的记忆力变得非常糟糕,该记得的事情常常会被忘到脑后,不该回忆的东西却似烙印在身体上的疤印,挥之不去。

去安达家里吧,在她身边,我兴许还能睡一个安稳的回笼觉。

只是……

该怎么走?

一直以来都是安达来我家过夜,而我似乎已经好久没再去过她家。

想不起来,完全想不起来该怎么走。

我懊恼地捶打自己的脑袋。

算了,还是直接打电话叫安达来接我。

电话……

好像没有记安达新买的号码?

在通讯录里面翻找两轮后,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没有保存安达的新号码。

也不可能记在脑子里。

怎么办?回家吗?

……

不!

想要见到安达的决心,岂会被这些小小的困难阻挡。

总会有办法。

唔……

在翻手机通讯录找人寻办法时,突然想到安达的母亲有可能在家。太久没拜访,现在时间也早,我是不是应该买些礼物带上?

肚子饿得咕咕叫,我想起自己匆匆出门,都没来得及吃早饭。

我打算先去逛商场挑礼物,顺便吃个早饭,再想办法联系到安达。可以的话,今天就留宿在安达家里,好好休息。

那么,我该带什么样的礼物呢?


巧克力……

巧克力……

巧克力。

黑的或者白的,方的或者圆的,又或者是长得像爱心的。这些天我的脑子里全是巧克力,因为还有三天就是情人节。

平静已久的内心再次开始躁动不安。

之前我是如何度过情人节的?

不……都没有喜欢的人,一个人过的情人节,那算是情人节吗?

没有想过去哪玩,没有纠结过该送什么样的巧克力。

无聊了就看看电视,饿了就吃饭,困了就睡觉,一天也就这么过去。再仔细回想,认识岛村之前的日子,似乎都是如此无聊重复。

现在我却要纠结该挑选什么样的巧克力送人,如果被以前的自己看到,一定会被吐槽真是个相当现充的家伙。

不想继续被过去的自己束缚。

把那本已经写满内容的笔记本放入书架,手伸向另一边还未开封的新笔记本,打算再开封一本。

手指停滞在冰凉的硬塑料纸上面,我有些犹豫。

或许……我已经不再需要。就如同与过去的自己告别,我也是时候该和这个不成熟的习惯说再见。

人,总会成长的。

在为自己的成长陶醉时,突然的手机铃声吓得我从椅子上跌下来。因为岛村旧手机的音量键都坏了,没办法调节,那奇大的音量能让我的灵魂都跟着一起颤抖。

得尽快买个新手机,即使有多么舍不得抛弃岛村送的旧手机。

我要把它收藏起来。

来电话的,正是旧手机的前主人。

岛村说自己正站在学校门口,让我迅速去接她。

『今天和明天都放假呀,岛村现在为什么会在学校?』

「别问,快来接我,外面很冷。」

『好好……我马上过来。』

走到外面,阴沉的天气与拂面而来的冷风告诉我天气确实比较糟糕,似乎很快就有冰冷的大雨将要倾盆而下。

我跨上脚踏车,急匆匆地骑向学校。

从去年开始,反常的极端气候一直在全球盛行,暑期长达两个月高温天气,12月份的极寒与暴风雪,还有不该在2月份出现的强台风。

学校也是因为这次的台风预警,暂时先放假两天。

只是没想到风雨来得那么突然。

接上岛村回到家时,我们两人已经被大雨浇得从头凉到脚。

『好像国外也有好多地方突降暴雨,真是奇怪。』

一起洗完澡后,我取出吹风机帮岛村吹干头发,而岛村似乎有些情绪低落,双目无精打采地看着电视上的新闻,任由我随意摆弄她的长发。

旧睡衣穿在岛村身上意外的合身。

她是不是瘦了?

「唉……是呢,希望不要有什么坏事发生。」

听到这声轻叹,拿在手里的吹风机差点没稳住,从我手里脱逃而出。

浓郁的黑眼圈,疲惫的神色,岛村现在的模样,让我想起去年,遇到她之前的自己。

难道她还在做噩梦吗?

似乎某个时间段过后,在我原本认知里比较强势的岛村,变得脆弱不堪。

为什么会这样?

这样的改变着实让人心疼。

『没关系,有我在。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保护好岛村,不会让你受一点伤害。』

「哈哈……真是万分感谢,有安达在我就安心。」

发丝在掌心之中飞舞,我能感受到岛村低落的情绪终于有所回升。

吹干头发后,我把已经温热的瓶装牛奶贴在岛村脸上。

『喝完这瓶牛奶,好好休息。』

「嗯,谢谢。」

接过牛奶,岛村顺势钻出被窝,靠在我身边坐着。

她的动作轻得像只猫咪。

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阴沉,犹如黑夜,风和雨还是那么狂躁。雨珠被风拍在玻璃窗上,噼里啪啦的爆裂声在不大的房间里回响。

咕噜咕噜,断断续续的咽牛奶声传入耳内,伴随着雨声与电视声,很热闹。

但是,我和岛村之间,却少有地出现安静的时间。

在我的认知里,岛村是一个乐观而且有一点话痨的女孩,每当我因为不知道说什么,空气静得让人尴尬时,她总会找到适当的话题,让我们之间的气氛重新活跃起来。

变得脆弱的同时,连性格也被牵连,岛村不再像以前那样爱说爱笑。

只是做梦的话,会让一个人发生那么大的变化吗?

偏头看向身边的女孩,她的视线一直没离开电视机,但是我知道岛村完全没把电视里放的内容看进去。

是在无意义发呆,还是在想什么事?

想不明白,不如直接问岛村。

『那个……岛村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问得有些突然,因为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发生改变,我没有必要,也不应该像以前那样一点一点小心翼翼,拐弯抹角地去问。

我听到剧烈的咳嗽声,岛村竟然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给呛到了。

急急忙忙地拍着岛村后背帮她顺气,心中不免有些慌乱。

这个反应,难不成真有事?

片刻之后,岛村给我的答案却是否定。

不……岛村不可能骗我,但是我的内心为什么会有些许不安定。

「安达,情人节……是不是还没有计划?」

『啊……是还没有。』

岛村的脑袋向下移动,最后枕在我的双腿上面。蓬松的头发,熟悉的感觉,伴随着去年夏天在体育馆二楼与岛村一起构筑的记忆,让我逐渐安心。

「这次的情人节,可不可以由我主导?」

第一时间,我还以为岛村说的主导是指晚上的事情。

半分钟后,脸已烧得如开水一般滚烫。

总之,岛村第一次主动要求掌握约会的主导权,我很开心,也更加好奇,期待。

在我的认知里,约会不过就是两个人一起出门,一起玩,一起逛街,一起吃好吃的,上一次圣诞节的约会,我差不不多就这样按照自己的想法安排。全部交给岛村,不知道会不会有不一样的体验。

『可以啊,岛村的情人节计划,真是让人期待。』

「最好不要,在计划约会这方面,我可能还不如安达你呢。」

栗子色的长发还带有一点吹风机留下的温暖,将已经变凉的手指伸入,当作梳子慢慢地帮岛村梳理。

『只要有你在,即使在地狱,我也会幸福。』

「怪话!」

岛村的脸变得阴沉,语气之中甚至带着一点愠怒,我马上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词语。

『不……不是……』

「下次别再说这种东西,吓人。」

阴沉的表情不过一瞬间, 很快从岛村脸上消散,疲惫逐渐取而代之。

真笨!

真是笨到家了!

我恨不得狠狠地给自己抽一耳光,不会说话可以不说,为什么在岛村的情绪有所回暖时,还要说这种话去触探岛村最害怕的地方。

「对不起……明明是安达的情话,我不应该害怕。」

『不 ,不关岛村的事,是我太笨……』

『欸!?』

岛村的脑袋从我的睡衣下摆探进去后一个劲地往里面钻,顶着小腹让我不得不躺下。

柔软的长发与呼出的气息刺激得我忍不住呻吟。

『好痒啊……岛村……』

「别说话!我要补充安达元素。」

噗……什么安达元素。

沉重的呼吸声即便各种衣服都能听的一清二楚,我不敢动弹,害怕会在不经意间伤害岛村。

她在深呼吸,哪怕是窒息也要尽可能把里面的气味全部吸入肺腑。

紧接着,温热的舔舐,轻盈的啃咬,感觉自己像是一道美食,被岛村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品味。

「补充完毕,满血复活!」

听到这句话时,我的意识早已飞到九霄云外。

「果然啊……我还是离不开安达。」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