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三分行路难(上)

作者:木帛花
更新时间:2023-02-10 22:38
点击:251
章节字数:250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为了争取到西木野家的完全支持,绚濑绘里决定亲自护送矢泽妮可和西木野真姬去山田博子那里。

东条希则是留在上总继续调查盗宝贼的事。而星空凛作为实际的犯人被东条希也扣在上总保护起来。

为了接应高坂穗乃果,南小鸟决定返回平城京。绚濑绘里一时半会儿回不去,作为表姐妹,她比穗乃果更了解绘里,扮演表姐这种事她应该能做得很好。

园田海未自是想陪南小鸟一起回去的,但被东条希阻拦了。一是说她伤还没好不宜长途跋涉。二是说绚濑绘里离开时曾拜托园田保护东条希。至于第三则是东条希认为当前平城京的政治形势波诡云谲,作为园田家继承人的园田海未最好不要露头。

“可是小鸟……”她也是南家的继承人啊,回平城京一样危险。

“不海未,你和小鸟不同。虽然在平城京你们家和南家是敌对,但小鸟家一致对外,她不会有什么事。但如果你回家,你父亲你定不会放过你。如果你出现在小鸟家,那么两家的矛盾就被放大到鱼死网破的地步了,丝毫没有缓和的余地。所以你必须留在上总。我知道你担心小鸟的安全,我会让花阳陪小鸟回去。花阳有很多草木妖类的朋友,可以安全护送她们回家。”

“可是,”

“希,我想和海未单独说几句话。”

东条希对着南小鸟点了点头,解铃还须系铃人,想必小鸟一定能劝得动海未。

“海未,我已经拜托姨母让她一定照顾你。你好好养伤,不要太勉强自己,注意休息按时吃饭,还有”

“小鸟!”园田海未突然拥抱住南小鸟打断了她的话,她的胸口剧烈起伏着,是不甘心。她知道当前形势严峻,东条希她们的安排是最好的选择,可是她不甘心。这种无能为力之感实在讨厌。

“你才是,好好保护自己。”

南小鸟想回抱园田,双手提起却有满含无奈的落下。

“对不起海未,有些事我不得不做,一旦做了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她也不想对园田使心机,更不想强迫她违背自己的原则,但这就是宿命吧。“和你在一起的时光我很开心。”

“小鸟。”园田海未收紧了手臂,猛吸一口气,缓缓道:“你看到的便是我想让你看到的,你所做的便是我想让你做的。”我远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单纯,这句话园田海未终究还是没说出口。

南小鸟只以为园田海未是在安慰她,并没有多想。两人又相互交代了一些事情,依依不舍的等待出发的日子。

南小鸟和小泉花阳定好路线,先是回一趟小泉家,打算让木桑给她们找一个可靠的保镖,护送她们回平城京。

话分两头,且说矢泽妮可这边,她与西木野真姬和绚濑绘里共去近江,三人很快出了上总到下总。绚濑绘里本就话少,一路上非必要一直保持沉默。而妮姬两个人凑在一起,则是没完没了的吵架和好再吵架再和好继续吵架…这样无休止的循环,以至于吵着吵着矢泽妮可忘记了她到下总需要唱歌。

其实矢泽妮可胆子并不小,如果小的话也不会一个人四处跑,她胆子大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不信鬼神。她不信的原因有二,一是虽然她的亲友东条希就是专门沟通那些灵物的,但矢泽妮可也许是被捉弄太多次了,都以为是东条希在搞鬼故弄玄虚欺骗她。二是矢泽妮可不知是天赋太差还是怎么的,天生看不到那些东西。别人看到鬼魂入门在她感觉就是突然刮了一阵风,所以她觉得别人产生了幻觉。都能看到的比如木桑那种妖她看到也只会认为是不同于人的另外物种。

简而言之就是老唯物了。

可偏生矢泽妮可体质特殊,她很招那些玩意。

所以虽然矢泽妮可胆子够大,东条希却从没告诉过她体质不同寻常这件事。这么多年东条希也只是给她一个又一个护身符或其他东西让她带着,以确保她的安全。然而没有永远的万无一失,之前矢泽妮可就是在上总这个地方被邪灵缠身,她以为自己身患疾病命不久矣便赶回平安京。绚濑和东条两个人费了很大劲把她救回来,然后东条希想方设法给她弄了一份歌词,歌词其中确实藏了不少秘密。

不管怎样,这次矢泽妮可忘了唱歌可是招来了大麻烦。

两个人吵着吵着忽然起了风,绚濑绘里最先敏锐地感觉到不对劲,但她又说不上来究竟哪里有问题,她很确定附近没有人埋伏。

正在绚濑思考是停下等一会儿还是赶紧离开时,三个人的马都突然停下不愿意往前走。

“我们停下来歇歇吧。”

绚濑下了马,那两个人也听从她的安排。绚濑寻个地方坐下抱着臂膀打了个冷颤,另一边妮姬坐在了一块,中间却隔了一段距离,矢泽还仰着头嘟着嘴气势汹汹西木野准备喝点水润润嗓子。

“啊啊啊啊啊啊——!”

突然一声尖叫,西木野刚喝的水全用这上边了。

“妮、妮可、你身边好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什么鬼东西!”

绚濑绘里闻声看过来什么也没看到,矢泽妮可看了一圈自己身边也什么都没看到。不过西木野已经吓得跑到绚濑身后躲着去了。

从真姬断断续续的话中,绚濑绘里大概了解了怎么回事,她没想到这孩子居然能和希一样看见那些东西。

绚濑突然间想到了走之前希的交代,她塞给自己一支“神兽骨箫”,还有一个驱灵曲谱以防万一。虽然她自己会吹,但这件事果然还是交给真姬来做更好。

将东西拿出来,绚濑交给了真姬。

“去她身边吹,放心那些东西东西不会缠上你的。”

“我、我才不去!再说妮可她也不会安静听我吹。”

“我会帮你。”

绚濑绘里也是硬着头皮过去在矢泽妮可身上戳了两下,人瞬间坐在那不动,嘴也哑了。不过她那双红眼珠恨不能瞪出来。

“趁现在,快去。”

西木野真姬一点一点挪到了矢泽妮可旁边,长舒一口气,咬了咬牙又看了一遍曲谱,闭上眼睛对着矢泽妮可吹起曲子。

绚濑绘里倚在一棵树下一边听音乐一边回想下总这个地方。她听希说这里有过很多次屠杀,冤魂亡灵甚多,再加上其他在这里生长的灵物,可称得上是鱼龙混杂。体质不好的人走这个地方很容易生病,即使是希那样会法术的人来也不一定能将这里的灵物全都制服。

很快一曲吹完,真姬睁开眼睛发现四周已经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她擦了擦额头的汗,将东西收起来还给绚濑。绚濑也起身过去给矢泽解开了禁制。

“喂!我说你们两个刚才一唱一和的到底在干嘛?”

绚濑绘里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我觉得你在下总最好不要说话,你要是再生命垂危我可救不了你。走吧,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绚濑绘里说着上了马,矢泽妮可争执了一句“为什么不说话”突然想到了什么便立刻闭口不言。老老实实上马,跑到最前面一边思考一些事情一边唱起了歌。

心有余悸的真姬跟绚濑并排走在后面,忍不住问出心中的疑问:“刚才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绚濑绘里想了想,难得笑的俏皮,“真姬,你今后可有福了。”

“哈?!”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