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二十三话·解离型

作者:蓝原信长
更新时间:2023-01-25 15:43
点击:146
章节字数:237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麦芽糖审视的目光短暂从爱德华身上转移到了自己身上,这使得被话锋紧紧追赶的可怜老神父有了喘息的机会。


爱德华转开摆在右手边的保温杯,喝上了一口略微烫口的乌龙茶,在中国生活大半生,他已经有了不少东方人的习惯,比如饮用这种神奇的东方树叶,他并不会像一个不列颠人一样固执地要求配上牛奶和砂糖。


“你刚搬来的时候,你的父母还没来和我打过招呼,那天晚上就有人告诉我,他们看到了一个金发的外国小姑娘,瘦瘦小小的,但生得像小黄雀一样有灵气,就是不会说中国话。不过,她不管见到谁,都会微笑着招招手,虽然笑得有点傻兮兮的,但又漂亮又可爱……”


爱德华闭着眼睛,在杯口吹着茶,像是一个老头回忆年轻时的事情、忍不住发发牢骚似的说道。


关于失忆前的麦芽糖的描述,海王星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见了,她也就不像第一次那样错愕意外,转而开始思考这其中表露的信息了。


“和吉婆婆说的差不多……麦麦以前大概确实和现在差别很大。失忆……还会有这样的情况吗?”


“这样的话,有一些问题就可以解决了。”


麦芽糖抬起头来。


“按照你的叙述,我在失忆后,形成了一个新的人格,拥有与以前不一样的行为模式、态度,那么我的失忆毫无疑问是属于解离型失忆症,这也确实符合我‘忘记了过去的生活,但对一般咨询的记忆保留’的状况。这也就意味着,只要我把现在在我身体中的另一个人格唤醒,我就能够恢复之前的记忆。”


麦芽糖说的关于解离症的概念,海王星对其完全没有系统化了解,但在失忆和人格分裂方面,她多多少少有一些概念上的认识。


“两个人格……麦麦在每天晚上听故事时,都会表现得和平常很不一样,像小绵羊一样听话。难道说,那就是第二个人格?但她在那个人格的时候,也照样记不起事情啊……”


爱德华并不说话,只是继续慢慢摇头吹着茶水。


“按照以往情况,掉到你的树屋里的人,都是在什么时候掉进去的?”麦芽糖突然后仰上身,拍了拍海王星,问道。


“啊?嗯……一般是在‘最为悲伤与绝望’的瞬间,才会掉进迷途树屋。”海王星慌张答道,在匆忙回答之余,她疑惑麦芽糖为什么突然问起她这件事,但她相信麦芽糖一定有自己的想法,只不过还没向她解释罢了。


“你用你的法术把我们送到这里来,用了多长时间?”


“大概……一个小时?”海王星愈加摸不着头脑,但她依然老老实实地回答了。


麦芽糖听到后,久久地深思起来。


海王星紧张地看着她,期待着麦芽糖又一次说出她的推理。


这次,麦芽糖思考得好久好久,比起之前她稍作思考就说出许许多多的结论,这次的思考真是太沉了。


“这样的话,就能确定我的失忆原因了。”


麦芽糖终于开口说道。


“我失忆的原因,大概是因为遭受重大打击而造成解离型失忆症,那个所谓的‘最为悲伤与绝望’的时刻可以证明这一点。”


事情逐渐开始有了脉络,至少在一些细节上已经产生了联系。


“但是,这其中还是存在一些不合理的地方。我之前那个人格不会说汉语,我现在却以汉语作为主要的交流语言,解离型失忆症是对海马体的损伤造成的,我不认为它有刺激大脑语言区使人掌握新语言的副作用。”


海王星对于这些事情,自然是很难发表见解了,毕竟她到现在都没有遇到过任何一个地球的生物学家或是心理学家朋友,对于地球人的硬件设施一窍不通。


但是,当她听完麦芽糖经过深思熟虑后的结论后,却感到心中产生了些许傲慢的质疑。


“总觉得……不太对劲。她刚才特意问了我两个问题,如果是她的话,不可能会无缘无故地问我,她一定是需要去确定一些猜想,但她……大概没有说出来。”


海王星觉得,这种质疑更像是一种无理取闹,是表面上的信任,实际上的背叛,只是想了一下下,她就要求自己不再去想这些事情,不过,本身她的思维能力也不允许再往深处想就是了。


“对于过去的事,我大概也就只知道这么多了。”爱德华放下了他的保温杯,对麦芽糖说道,“如果你还想知道更多的事情,说不定可以到你之前和外婆一起生活的地方去问问看,我记得那个地方叫……短垣县?”


说着,他从书架上拿出两个信封,递到麦芽糖身前。


“这里面是你父母留给我照料你的费用,你已经长大了,就自己拿去吧。”


麦芽糖一言不发地站起身来,转身准备离开。


“啊!谢谢!”


海王星连忙对爱德华招呼道,把那两个信封拿了起来,试图弥补麦芽糖的恶劣行为。


“麦麦,别人也没做错什么事,这样子直接走也太伤人心了吧……”


麦芽糖瞥了她一眼,叹了口气,从海王星手里接过了沉甸甸的两个信封,打开其中一个,从里面抽出了五张百元大钞,放在桌上。


“昨天,这个家伙承蒙你照顾了,多谢。”


爱德华点了点头,没去碰那些钱,但也没要麦芽糖收回去。


离开教堂时,外面已经下起细细的秋雨,薄薄的漂浮在视野里,朦胧了一条街道。


“你的法术还真是相当便利。”


伞下,麦芽糖少见的对海王星发表了一句别扭的褒美。


“都是一些很平常的小伎俩,没法和那个大魔法师比的。”


在浮动的雨幕里,海王星也意外显得成熟了不少。


她们在过来的时候,这把伞还并不存在,它是海王星发现外面在下雨后,用教堂旁边的摊子上买到的胡萝卜临时变成的。


因为原本是胡萝卜,站在它下面,总觉得自己好像在逐渐变成一只兔子,耳朵好像在不断长长。


“那个神父,果然不是坏人吧?”


“谁知道呢。”麦芽糖说道。


夹着片片雨水的秋风吹进伞下,海王星把自己靠麦芽糖更近了一些,把伞放低到几乎贴着她自己的头。


这次,麦芽糖并没有露出抵触的表情。


“至少,我们不用再吵架了,这就够好了。”


海王星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脸上带着愉快的笑容。


真是个相当容易满足的人。


只不过,现在她虽然心里满足了,有些地方似乎又空虚起来。


“……去找家饭店吧。”


一路上听着海王星的肚子哀鸣许久后,麦芽糖终于难以忍受。


海王星点了点头,脸上依旧是那副愉快的笑容。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