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第十八话·柔与韧·天堂与地狱的天使

作者:蓝原信长
更新时间:2023-01-25 00:30
点击:167
章节字数:275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拂晓的薄薄晨光穿过晨雾,像加入了香草的糖霜,细细淋在枕边。


嗅到甜美的香气,睁开金黄色的眼瞳,向左瞟去的一个瞬间,看到依在床沿的她,有着她的大气层的海蓝色的长发静静散着,一些靠在被单上,一些搭在她的睡裙所没能遮住的锁骨旁,或是贴着她的手臂,或是钻进她的领口。


她还是那么随意,那么没有防备,有着一副小公主的模样,却从来不会设下层层的心防,她构造复杂的心,总会把最美好单纯的愿望藏在深处,而诚挚坦率地把最真实的部分写在表层。


和以前,一点都没有改变。


不自觉地伸出手,想去触摸她,和曾经一样,独占只属于自己的她。


指尖传来冰冷的感觉,几乎是在瞬间,在麻木前的疼痛感所驱使下,快速收回了手。


茫然地,不解地,双目呆滞地凝视着发红的手指。


心中早已知晓原因,只是久久地不愿承认罢了。


她头顶的行星环,发出浅蓝色的微弱光芒,随着她的呼吸,如同漂浮的水母般晦明变幻着。那个像圣诞的槲寄生一样在她头顶的行星环,已经不是那朵永远可以信任的光了,因为她终究会属于另一个人。


虚无的逃离后,只有沉默着接受。


从故事开头,结局已写就。


……


海王星醒来时,墙上的钟已经指向十一点了。


转过头去,背后的床上只有叠得整整齐齐的被子。


海王星心中不由得一阵失望。


“她没来叫醒我吗?……有点打击……”


她相当期待麦芽糖能来叫醒睡着的她,她读过地球的童话,她知道,在一个叫《睡美人》的童话里,王子叫醒了沉睡百年的公主,她因此认为,被重要的人叫起床,在地球是一件浪漫而美好的事。


“……你就是抱着这个心态,睡在地板上的?”


在海王星毫不避讳地将自己的想法一股脑分享给了麦芽糖后,即使是麦芽糖也露出了异样的表情,手上端着的马克杯一瞬间出现了动摇。


“不不,我睡前的时候还没有这样的想法,只是觉得床太小了,我睡上去可能会影响到你。不过,我快睡着的时候,一直在想象你叫醒我的样子,所以现在就好失望。”


海王星趴在桌子上,一副毫无干劲的样子,令人不自觉地联想到“蓬松”、“香软”等一系列形容现烤面包的形容词。


“那可真是对不起了,但这件事的主要责任,我看还是在你身上。”麦芽糖饮了一口大麦茶,说道,“你睡着的时候,完全没有控制自己的体温,我把手伸到离你五公分左右的地方,就差点冻伤。如果要我叫醒你,我得要用一根棍子隔开一段距离戳戳你来叫你起来,那样你还觉得很美好、很幸福吗?”


海王星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连连摇头。


麦芽糖见海王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也就不再多说什么,继续品她的茶了。


麦芽糖很少有像这次这样说过那么多话,虽然她说的还是充满理性思维,和接收到信息的海王星保持着可见的距离,但海王星已经很意外了。


“麦麦,我听外面的人说,你是一个混血宝宝。”海王星依然趴在桌上,目光仰视着麦芽糖,姿势就像是午休时来搭话的前桌。


“哦。”麦芽糖看起来并不意外,“我的发色确实看起来和这里的人不一样,有这样的可能。”


“你的父母现在在其他国家,所以他们把你托付给了镇上教堂的一个神父。那个神父年纪挺大了,头发已经白了,不过还很有精神,是个相当亲切的人。”


“都无所谓。”麦芽糖并不在意地说道,“你已经见过他了?”


“嗯,他还请我吃了顿饭,明明我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我的。”


海王星傻乎乎地笑着,麦芽糖却很快察觉到了端倪。


“他为什么请你吃饭?”


麦芽糖提问的语气充满压迫力,一点不像侦探小说里那些只会弹弹帽子咬咬烟斗耍帅的猎鹿帽少年,若是硬要说的话,更像是审讯官在审问已经落马的犯人。


海王星的傻笑一下子被吓了回去,迟疑了二三,弱弱地小声说:


“我也不知道,我就在夜食店吃了一顿饭,去付钱的时候,吉婶婶告诉我那个老神父已经帮我付过了……”


“你连他的人都没看见,他就已经帮你把钱都付好了?”


很难想象十二岁上下的小女孩会露出这么强势的样子,再怎么刁蛮的公主在这个年纪也就最多只会耍耍性子,但麦芽糖不一样,她没有露出咄咄逼人的样子,她甚至没有露出一点喜怒之情,她只是冷冰冰地问话,不夹杂任何感情地问话,可就是这看似和平的问话,令人感觉脊背发凉,就像躲在狭小的储藏室里,门外的长廊传来一步一步靠近的皮鞋跟踏地声一样,压得人喘不过气。


“我……我不知道……”海王星被这威压所吓到,完全没有了平时嘻嘻哈哈时的自由散漫之态,她一边害怕地把下巴紧紧靠在桌子上,一边露出一个紧张的微笑,似乎在祈求麦芽糖能够放过她。


“你怎么会不知道,至少他肯定看到过你吧?我可不相信他能有什么未卜先知的能力,知道有你这个‘或许和我有关系’的人在昨晚会去某家特定的夜食店消费。既然他肯定看到过你,他也就一定在你的视野范围内。但现在的问题就在于,他为什么会给你付钱。就算他是我的监护人,他也不应该认识你,更不知道你和我之间的关系。就算他再怎么滥好人,我也不会相信有人会平白无故给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买单……”


“说不定是因为我比较厉害,他很崇拜我!”海王星突然骄傲地说道,“昨晚,吉婶婶告诉我,我是他们店开业以来遇到的最能吃的人,总共吃掉了498元!”


“那就更不可能了,对金钱多厌恶才会做出这种事啊,好心的有钱人看到你这样可怜兮兮的打扮随手帮你付个二三十块还有可能。那个人既然愿意下如此血本,看起来他对你的觊觎很深。”


“‘觊觎’?……”海王星迷糊了一下,突然间理解了麦芽糖直白地表达出的意思,“麦麦!你在想些什么啊?那可是你的现监护人,你怎么……怎么能把他想成那种坏人!……”


海王星很是着急,着急的同时又有些小小的生气,她为老神父感到不平,也对随意揣度他人的麦芽糖感到气愤。


“我说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麦芽糖毫无反省的意思,依旧是那副冷冷的面孔和冷冷的声音,“一个不认识你的男人,怎么可能无缘无故为你花那么多的钱?你难道不知道,这些神职人员最喜欢的就是像你这样又天真又好骗的未成年人吗?他做出那样可疑的举止,毫无疑问就是对你有非分之想。你却反过来先入为主,把你看童话故事的思维拿去看待每一个人。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单纯善良的小矮人?大多数人心里住着的都是大灰狼或者老巫婆。”


“说得太过了,麦麦!”海王星直起身来,义正言辞地指着麦芽糖说道,“我不允许你随意污蔑别人的人格!那些人都是和你在同一个星球诞生的同胞!”


“我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你愿不愿意接受就是你自己的事了。”


麦芽糖说完后,便捧起她的马克杯继续喝茶了,不再对海王星的话语做出任何回应,就像一个随时会自动关机的机器人一样。


海王星对麦芽糖说教了一分多钟后,也发觉到麦芽糖根本对她的话毫无接受。她不再说下去,而是继续趴在原来的位置,眼神里带着沮丧。


另一双注视着这沮丧的眼瞳,此刻正在寒冷中微微发热。


“这样就够了,这样就很好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