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随之任之

作者:律百九号
更新时间:2023-01-25 00:07
点击:46
章节字数:448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庙会也结束了。之后的舞在家中待了极其慵懒的一天,次日便提上行李,在父亲的车送下上了火车站。

昨晚天下濛濛细雨,早晨的田野都覆上了模糊的雾。

在出发之前,雪枝也来送了。她只过来把行李搬上车,抿着嘴唇,在出发之前挤出一个笑脸来送别。

送到目的地,同父亲道别进站。登上列车,安置行李后惬意坐下,几个小时的车程,她们也和来时一样。先是沉醉于沿途变化的风景,后面把座椅放倒,沉醉于小憩的梦乡。

启程之初,车窗上还沾着细小的雨珠,缓慢落下。而一小时后,窗外已晴空万里。

天气变化真快啊。如果花茶醒着的话,说不定会这么说,如果不仔细想的话,舞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注意到天气是这么区域性的事情。

途中,舞的手机没有传来什么消息,如果不算上被她设置免打扰的工作群,还有一直以来发言都非常频繁的南野。

回到熟悉的城市,熟悉的小区高楼,千奈在此处同她们分别,各回各家。舞拖着行李回到家门前,推门进去,第一件事是径直倒在沙发,转身,侧躺枕在扶手上,花茶同空则先是去把行李放好。

舞本是打算先躺会儿再去收拾,眼看自己要是再不起来,行李就要让她们先收完了,她只好试图从舒适的沙发上爬起来,但沙发实在太舒服了,所以努力之后,她半个身子爬到了地上。

就像贞子从电视机爬出来的那样。

“…妈妈,地都好久没拖过了,全是灰尘哦。”

“没什么关系啦,大不了等会儿我去洗个澡。”

话虽如此,舞还是手撑地面起来了,拍拍手上的灰尘,把行李箱中的衣物、日用品通通归回原位。

而那个庙会上赢来的玩偶,被安放在了卧室的显眼处。

行李都清空,舞又坐回沙发上,然后看着空拎起拖把开始打扫客厅。

…自己是不是去做点什么比较好。

舞这么想的同时,花茶已经抢过拖把忙活起来。

“哎呀,这点小事就让我来吧,正好小空你去照顾一下小希,我拿小孩子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啊。”

花茶这么说,空自然点点头:“嗯,那我哄一下希,大概是之前列车上有点吵,她都没睡好。”

走出去几步,她想起什么似的回头补充:“等把她哄睡着了,我正好去菜市场把晚上的食材买好吧。”

“好——”

“那晚上有什么想吃的嘛?”

“唔…没有吧?只要是小空的手艺我都不挑。”

“那妈妈呢?”

“我也是哦。”

“唔…这么说来好像每次问都是这个答案。”

总之也算是得到了回答,空于是进房哄希睡觉去了。不过不出几分钟,她就迈出房间,一副要出门的样子。

“欸,这么快吗?”花茶客厅还没拖完,她本来打算开电动车和空一起去。

“嗯,大概是希的确蛮困的吧。”虽然更可能是身为出生入死的亲姐姐的安全感。

以上都不重要,眼下关键是,没拖完地的花茶十分困扰。既如此,也正是家里唯一一个大人登场的时候——舞起来接过拖把,然后让她们一块出门买菜。

“噢…舞小姐,好可靠!”

“…没什么,你们去吧。”花茶是不会阴阳怪气的,所以更显得舞不好意思。

于是花茶带上钥匙,和空外出去菜市场了。剩下舞在家的时间,便安心打扫卫生,顺带用手机外放音乐,不然太安静了,多少有点不适应。

“啊……”拖着拖着,舞忽然停下动作,“什么时候我居然觉得家里安静会不适了……”

大抵十来分钟,拖地的环节结束了。想想没有什么地方是没有拖过了,舞觉得这样就算干净。

躺在沙发上等,再来个二十来分钟,她俩推门进来了。花茶左右手拎了两袋东西,其中一个是便利店的塑料袋。她先到厨房放下东西,然后兴冲冲带着便利店的东西坐到舞的旁边,放在茶几上。

负责开门的空,关好门后去厨房忙活。花茶则神秘兮兮地摸出了一组饮料。

“舞小姐,看!汤力口味苏打水!”

“嗯,看到了,然后呢。”

“喝过嘛,光看完全猜不出来是什么味道!”

“可能是酸涩的柠檬味吧,你看配料表上都有写。”

“恐怕未必!”她好像有所准备,一副要狠狠解说的样子。

所以干脆顺着她的话说:“欸…那到底是什么味道?”

“柠檬味是没错的,但不够全面!首先是汤力水一般指奎宁水,是由苏打水、糖、水果提取物以及…奎宁!调配而成的液体!是一种……”

说着说着,她好像忘词了,于是拿出手机瞄了一眼:“…是一种汽水类的软性气泡饮料!使用以奎宁为主的香料…作为调味,带有一种天然…的植物性…苦味!经常被用来与烈酒调配各种鸡尾酒!”

“是这样啊,我都不知道。”别说,这种详细的信息舞还真没在意过。

“而且我还查到,早期的汤力水是战时用来治疗疟疾的!味道很苦!在战后大幅度降低了奎宁的浓度,只保留香味,才最终变成饮料!”

花茶不是那么考究的人,舞是不相信她会突然感兴趣去查饮料背后的历史。

“所以,这不明显就是大人专属的饮料吗!”“而且相比咖啡很有个性,相比啤酒又要优雅的多!喝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效果,简直就是为我量身定制嘛!”

不是很理解,但这和孩子偶然会学父母穿衣服差不多?虽说这个切入点略显刁钻,但也能说不愧是她。

说罢,她拉开易拉罐,甚是豪迈的来了一大口,好像还有意模仿了老家居酒屋那帮小老头大口喝生啤酒的样子。说来烧的热水刚凉下来,可能渴了挺久。

“舞小姐也喝嘛,我都干了!喝一点不碍事!”

“…再学那种没出息的样子今晚有什么家务就全部都让你做哦。”

“呜……”

以前喝过这个饮料,现在喝上一次,虽然的确有别于常见的饮料口味,但要说『成熟的感觉』倒是没怎么感受到。

花茶反而还是相当满意,还准备把剩下的几罐留到明天上学时优雅地消耗。

“啊。”正计划着,她似乎顺着这条思绪想到了更多,“这么说来,既然喝的都这么成熟,那吃的也应该要成熟一点才对!”

然后一边高喊着『小空——』,一边起身朝厨房跑去,“明天的便当,我想要成熟一点的——!!!”

……

舞吊着饮料罐,倚着沙发扶手半躺,向厨房投去一种近似于看小品的视线。

“成熟一点?是说不喜欢蔬菜口感脆生吗,还是说肉做的柴一点?”

“不是!口感就保持现在这样子就好!因为小空做的太可爱了,想要看起来更有大人的感觉!”

舞动脑回忆了下,空的手艺也没有特别可爱的感觉,毕竟花样越多越花时间,她也是想多睡一会儿的。

大概是『人可爱所以做出来的料理也显得可爱』这种滤镜?

再说,把便当做出大人的感觉又是什么意思……

“大人的感觉……”很显然空也没什么眉目,颔首思考,“妈妈是大人,但是给妈妈和姐姐做的都是一样的,我只见过超市的便当,看起来也差不多……”

“唔……”

啊…突然想起那种口齿不清还喜欢提怪要求的甲方了。想罢舞又喝了一口。

甚是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最终她流露出苦恼的神情。

但花茶又的确很重视这个,看得出来不想让她失望,于是空过来寻求舞的意见。

毕竟她是家里唯一的大人了。

“嗯…这个饮料的外观用了很有朝气的淡蓝色和条纹,很有运动系的感觉对吧。加上花茶你也是体育生……?那么在这种前提下想要大人感觉的便当……”舞稍加思索,从看戏的姿态坐正了回来,“倒是能想到一个。”

“是什么是什么?!”花茶眼睛闪闪发光。

“健身餐。”

“……”她是一怔,好像并不清楚健身餐的详细,不过听到『健身』两个字相关,她还是相当兴奋,“那小空,明天的便当就帮我做健身餐吧!说起来健身餐是什么样的…做起来会很麻烦的吗?如果太麻烦的话就不给小空添事了。”

“虽然我也没做过,但看起来应该比正常做饭要省事,因为大部分做法连油盐之类的调味品都很少放甚至不放。”

“…难道说没味道吗?”

“那倒不至于啦,食材本身也是有点味道的。”

“唔……”花茶陷入犹豫,毕竟装成熟忽然要开始牺牲了。

不过可能想到健身餐的正反馈,她很快就说服了自己,让空先做几天试试。

而后面的时间,便是料理与用餐。饭后休息坐在电视机前,远方的雪枝发来了信息。

要说内容,则是先问现在会不会忙,确认没在忙之后,就开始小小地抱怨舞下车那么久都没跟她发消息。

舞用那种『诶嘿』的感觉回复她,毕竟的确是忘了。

然后雪枝打了个视频通话过来,画面里只见她盘腿在床上,脸怼在镜头前磨蹭,似乎在找一个合适的角度支撑手机。

“搞定…!这个角度正好可以拍到!”

调到满意的位置之后,雪枝叉腰得意了一下,然后继续忙手上的事。

画面的边角,她的衣服堆成座小山,抽出一件,放在面前叠好,然后在另一边垒起来。

“在收拾行李嘛。”

“对啦,明天下午就要去学校了,然后再过三两天就要去上课。”

“还不错嘛,比我们晚一点,我们明天就要上学上班了哦。”

“欸……”她叹着气,一副柔弱的模样趴在衣服堆上面,“都见不到舞姐了,下次再见最快也得是新年……”

“在手机上见也是见嘛。”

“虽说是比完全见不到要好一点,但还要等那么久才能见面还是不太开心。”

“既然这么想见面……”基于她的愿望,舞稍加思考了下,得出结论:“好像也不是非得等到回老家的时候才能见面吧?你在哪里上学?”

雪枝如实回答,舞照着地图看了下,虽说不算近,但比对两个城市的高铁站距离,似乎能在两小时的车程内解决。

那这样的话,应该可以直接坐车过来?

“……”雪枝被镇住了,瞪大的眼睛注视着画面,“舞姐…好聪明!”

“是吗……”

“那这样的话,我能去舞姐家里住对吗!”

“嗯,家里有两个卧室,孩子们都喜欢和我一块睡,另一个卧室里几乎只有书桌是有用的。”

“欸——虽然我也想和舞姐一块睡。不过还是不和小朋友争了。”

正聊着,浴室门打开, 花茶带着满身的水蒸气迈了出来,听见舞一个在客厅说话,便好奇地凑了过来:“舞小姐在打电话啊,真稀奇。”

“嗯,在和雪枝通电话。”

“噢——!雪枝姐!”听见是熟人,花茶直接贴到舞身边,和她打招呼,“我们平安到家了哦。”

“咦,花茶。”她愣了下,也难怪,毕竟这一点从没说过,“原来你住在舞姐家吗。”

“对呀,因为父母都是外地工作,舞小姐对我也好,干脆就住进来了,生活费和兼职的零花钱全部上交哦。”

“耶…好羡慕…等等,刚刚舞姐是不是说所有人都在一个房间睡觉?”

“花茶还没成年,所以也算孩子吧?”

“难道说是我成年了所以要把我赶到另一个房间自己睡吗……!”

短暂的谈话解开了雪枝的心结,她看着开心了不少,边收行李,脸上带笑。舞顺带在屋内走动,因为她没见过小区的高楼,对自己说不定放长假要来寄宿的地方颇感兴趣。

等到雪枝收好了行李,通话也就结束了。顺势躺到床上,想起明天就要回去工作,除了难免的一股懒散以外,她还想起来早之前上面给她安排了新工作,不过当时还在休假期间,所以也没去关心这件事。成员当中包括南野,所以今晚他也有来找舞商量工作事宜。

只不过舟车劳顿有些累了,于是草草敷衍过去,便告诉他要早点睡以中止话题。

晚些再去洗个澡,吹干头发,就是真的休息了。

而明天之后,日复一日的常态不必多讲,花茶以健身餐作为午饭便当,似乎的确让她在营造出了成熟而专业的人设。

只是寡淡的口味适应不来,起初几天还能凭着新鲜感和晚上能正常吃饭坚持了一段时间,但坚持满一周后,她还是坚决回归到之前的午饭。

“吃就吃了,好吃才最重要!大不了以后锻炼久一点就是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