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九话·选择无邪

作者:蓝原信长
更新时间:2023-01-23 17:31
点击:208
章节字数:179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早上好,昨晚睡得怎么样?”


看到麦芽糖坐起身来,海王星顺口问道。


麦芽糖抬起还有些疲软的手臂,用她那有着健康粉色的手揉了揉难以睁开的眼睛,又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


“嗯,挺不错的。”


沉稳、冷静,只是躯壳震动的声音而已。


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她昨夜的纯真,与此刻的冰冷,犹如翻开典籍酒红色的扉页,却发现夹着的那片饱满金黄的银杏叶不知为何变成了一把尖锐的松针,并不有趣的恶作剧令人失落沮丧。


“啊……那,那就好!”


海王星竟然也会有语塞的时候。


或者说……沮丧,会更适合。


以前,不论对方是怎么样一个沉默寡言的人,海王星总能顺利地把话说下去。


她像个便携式的密友,与陌生人说话就像与一个多年的好朋友交谈一样自然投入。


但……也许是麦芽糖回到了原本冷淡的位置上,给她心理造成了不小的冲击,才会让她罕见地一时宕机吧。


被包裹着的手心里,海王星隐约感觉到潮湿,催促着她绕进死巷的思绪。


“一会就要出发去地球了,要去洗漱一下吗?……我知道地球的孩子都有起床后洗脸刷牙的习惯……”


“大笨蛋,你怎么净说些无聊的东西啊!”海王星表面上维持着她尴尬的笑容,在心里一边哀嚎一边锤着自己的脑袋,“你这不是让人家觉得你就像她的妈妈一样啰嗦无趣吗?多说点她会感兴趣的东西啊!”


但是……她对什么感兴趣呢?


说到底,以前一直是凭借着读过对方的故事,才能与对方轻松沟通的。这或许可以称作她作为宇宙中不寻常的一个生命体唯一的能力,也是唯一的权利。


现在,她意识到了,也亲身体验到了,若是失去了这第三只窥视之眼,自己将会是多么贫乏的一个人。


如同被夺走一切。


窗外的紫红色渐渐随着那盘散开的星辰沉没,从破碎的云端飘来的是经耐心打磨的淡黄。迷途树屋的每个清晨往往都是这样,除非海王星刚眼角湿润地从一个令她潸然泪下的梦中醒来,窗外才会浮出默雨的景象。


麦芽糖并没有说什么,看她的样子也没有表现出什么被管教的不满,虽然看上去很难叫得动,却意外地很听话,这使海王星想起了她所遇到过的几位骑士和几位盗贼。


麦芽糖走进盥洗室后,海王星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边朝盥洗室走去,一边说:


“牙刷的话,把手伸到镜子里面去……”


当她走到门口时,她看到麦芽糖手上已经有了一支牙刷,麦芽糖站在洗漱台前,似年轮般嵌入树屋的大镜子照出她看向门口的侧脸。


“已经找到了啊,那就没事了。”


海王星离开了,她并不细致的思考模式不允许她去思考“为什么麦芽糖能拿得到牙刷”这个问题,细小琐碎的事并不容易吸引她的注意。


“我是不是该收拾一下到地球去的行李呢……”


出乎意料地在出发前有了短暂的真空时间,海王星一边整理着床铺,认真地亲手把被子叠好,一边在想着许多别的问题,令她感到有些陌生的问题。


“但是……我又有什么可以带去的东西啊?”


定期塞进门缝的信函,从小一直穿到大的洋装,橱柜里很中意的那套茶具;或是随她的心跳而弥漫的花香,与她的眠而熄灭的花影,一切托起她的花蕾,她都带不出这迷途树屋。


离开了这里,她便失掉了自己的影子,连身躯都会变成灵魂将要消散的颜色。她变得可有可无,回到属于她的那个身份上,太阳系的弃子,边缘的徘徊者。


“……算了,想那些事情,只会把自己逼近死路里去,我才不要。”


不断深入思考,解决问题,同时又不断提出问题,看似接近本质,实际上却是在不断地原地打转、自掘坟墓,这样的事情,只有地球的笨蛋大人做得出来。


海王星是孩子,永远的孩子。


“既然都带不出去的话,那就什么都不带了吧!”


完全没有自我感动式的惆怅。


带不出去?那就空手走呗。这种时候会觉得自己一无所有,进而开始悲悯自己只能生活在犹如幻想的世界里的人,才是蠢到家的家伙。


海王星不会去想那些事,她还是纯真无邪的孩子。


或者说……她已经自愿变回一个孩子。


当历经无尽的路程,在无边的荒芜中开始学会嗤笑自己开始,她自愿成为了一个讨人厌的大人;当历经无尽的永夜,抛弃了早已破碎的心灵开始,她自愿变回一个天真的孩子。


她像每一个渴望活在童话故事里的人一样,孤独的人嗤笑他们的天真与愚蠢,他们嗤笑那些自以为看透人间的人的可悲与肤浅,其中包含着他们自己。


“我处理完了。”背后传来麦芽糖的声音,似机械的指令般听不到感情,“出发吧。”


海王星似是迟疑了一秒,随而笑着转过头来。


“那,把眼睛闭上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