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为你而生的羽翼

作者:蓝原信长
更新时间:2023-01-23 01:26
点击:224
章节字数:875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被雨水打湿的鸟鸣,于林间缓缓流淌。


秋叶所眷顾的小径,氤氲泥土的芳香。


“这是什么?”


晾干的白茶,在冒着白气的茶杯中恣意舒展,平淡的香味弥散在微凉的空气里。


“这个?是我的羽毛哟。”


简朴的木桌旁,两张竹椅并排依着,躲在花架旁的垂檐下。


“你长出来的羽毛?”


“嗯……说不定是这样!”


略微年长的女性伸出手去,轻轻捻了捻垂在她耳畔的青色羽毛。


“别傻了,和你的发色都不一样。”


把她的羽毛夹在她的耳后,作她金黄色长发中一束别致的挑染。


“别这么无趣嘛,老师!”


她的玩心得不到满足时,总会这样。


放着她不管,她自然会又像猫咪一样靠过来的。


“老师,如果我有一天真的变成小鸟了,你会怎么办?”


“我会怎么办?难道不应该是‘你会怎么办’吗?”


“嗯嗯,我不是那个意思。如果我变成了小鸟,老师愿意养我吗?”


“就算我愿意,你愿意让我养你?我可不愿意像你一样住在这片森林里。”


“欸……”


“而且说到底,学校也不允许教职员工在宿舍养宠物,你知道的吧?”


“但是,我可是青鸟哦?是象征幸运的青鸟哦?”


她晃了晃她的羽毛,露出不服输的表情。


“幸不幸运我不知道,会让我失业我倒是很肯定。”


老师喝着吹凉的茶,淡淡地说道。


她气鼓鼓地趴在了桌上,下颚传来桌面疏松木制的触感,湿润着,浸染着秋的气息。


“不过……如果我以后变成一个老太太,退休了,说不定也会想养只鸟什么的呢。”


“我不一定能活得到那个时候哦。”


“所以还是老老实实做个人,总是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老师敲了敲她的脑袋,比秋雨稍稍重一点。


林中的雨,在常青树的绿叶间滴落,在枯叶与土壤间化开,将一切喧闹变得渺远。


“你就真的那么喜欢住在这里?没有电,没有天然气,我都很难和你联系。”


“嗯,我喜欢这里,即使这里或许没有外面的条件,但这里是我的容身之所,永远的。我只有在这里,才能只看见我所喜爱的事物,摈弃我所不想看见的东西。”


“又是和以前差不多的回答……艺术生果然还是很难懂。”


“是老师和我有代沟了吧?”


故意说出顽皮的话,期待着老师的反应。


那是短短的沉默,从老师的舒展的眉宇之间,一直到蜂蜜茶色的发梢处落下。


“你大概……是西方人说的那种,‘精灵’。”


出乎她的意料,却又……


“说不定……是这样!”


她笑着,从桌上起来,她天真的侧颜,她金色的长发,她耳畔那片青色的羽毛,倒映在老师的眸中。


比起精灵,她更像是一位……受诅咒的公主。


“别得意忘形了,精灵不会感冒,你以前可是三天两头生病请假。天已经冷下来了,你该多穿几件了。”


“好~”


“又这么敷衍……转过来。”


老师取下自己脖颈上的丝巾,细细地为疑惑不解的她围上。


将体温牵系起来的围巾,有高数老师身上那种理性的淡雅香气。


“沐老师……我可以自己系……”


沐老师朝她瞪了一眼,她露出胆怯的神情,但当她看到沐老师的微笑时,她知道那只是一个小小的玩笑。


“好了,我差不多也该走了,自己多注意点。”


作别后,她目送着沐老师走过那条小径。


“小晴!”


一个突然出现在心中的声音。


她惆怅迷离的眼神忽然焕发出光芒。


视野的尽头,蜂蜜茶色的女青年向她曾经的学生摇晃着手中的雨伞。


“什么啊……我刚刚又幻听了吗……”


冉晴挥起手,向着此刻,她的沐老师。


“不过……无所谓了吧。”


她听见轻踏落叶的声音,疏松,潮湿,一点点沉入将被夜色吞没的雨幕中。


……


捧起一串冬月,短暂独享。


只可惜,沾湿了冰凉的双手,不能再偷偷放进另一个人的口袋里取暖。


“也只有你会在腊八夜邀请我出来露营了。”


“我也是,只有老师会答应和我在冬夜一起露营。”


两顶帐篷,背对着月影荡漾的泉水。


各自抱着膝盖,半身探出帐篷。


篝火时时鸣响,温暖地映出两张彼此熟悉的面孔。


“我还以为你会亲手搭那种野外的庇护所,结果竟然是搭帐篷。”


慢熬着的腊八粥咕嘟咕嘟地升温,在锅中孕育着奇迹。


“是老师对我的偏见太深了吧!”


“你总给我这样的印象,没办法的吧?”


沐老师只是静静地注视着她,看她小声的嘀咕。


冻红的手慢慢地干燥下来,暖和起来。


“我说……你是不是有点做过头了?”


“诶?哪里?”


沐老师皱了皱眉头,捏了捏她的耳朵。


“还好意思问哪里?你的羽毛,是不是太多了点?住在这里就是要每天出去捡羽毛吗?”


沐老师的食指转了转,最后停在了冉晴的腰间。


一束孔雀羽毛,如她的一柄佩剑,隐藏自己的光芒,停留在那里。


“戴着那么多羽毛饰品,每天生活都会变得很麻烦的。”


她低下头看了看那片孔雀羽毛,它正在火光投下的影中,静静承蒙星光的洗礼。


“老师不喜欢吗?”


“和我喜不喜欢没什么关系吧?戴那么多羽毛,不累吗?你刚刚搭帐篷的时候,可是比我都困难不少。”


“但是……这些都是我长出来的羽毛呀……”


她眯着眼睛笑着,她的顽皮依然如此。


“哪有你这样色彩齐全的鸟啊?小心我把你卖到花鸟市场补贴家用。”


沐老师点着她的鼻尖,向她“威胁”道。


“啊,沐老师要当人贩子啦,救命!”


活泼的笑声,在冬夜的森林里四处跳跃。


渐渐地,凝结在森林的处处角落,归于沉寂。


依然停留的,是那个目光静静的注视,和从那个方向投来的浅笑。


月光不会因为她一时的不注意而停止泼洒它的皎洁与清亮,在她发觉的瞬间,她会如梦方醒。


她发觉了满盈的月光,已然汇入心房。


“老师还是挺喜欢我的羽毛的吧?”


“我喜欢有什么用?你的日子可是一样的不好过,还是稍微摘下来一点吧。”


“嗯……那老师来帮我摘吧。老师觉得哪里得要摘掉,就把哪里的摘掉吧。”


冉晴张开了双手,做出平举的姿势,面对着沐老师。


“……自己摘,这可是你自己戴上去的。”


“诶诶?难道说……老师也觉得很好看,所以不知道摘哪里好了?”


“把尾巴这里的摘掉吧,总是尾巴翘上天。”


月色悄悄流转的时分,就让它走过在篝火旁的闲适,慢一些,再慢一些,直至泛滥,泛滥在腊八粥的温度里。


“我能睡在你的帐篷里吗,老师。”


“……早就和你说买一个大一点的帐篷就行了,进来吧,会很挤。”


“老师怎么知道……”


“为什么呢……因为我是你老师。”


拥挤,又伴随着温暖的补偿。


安静平稳之时,融化在慢慢浮起的薄雾中,静候着将升的启明星,与它之后,柔软的晨曦。


……


早春的气息,纷飞在空旷的操场,到树荫掩映的每一段路途。


云霞的侧畔,溜过风铃的声音,摇曳着,向远方。


百叶窗后,细碎的金黄色阳光洒下,落进透明的花瓶里,落进清澈与澄明里。


虚掩的门被缓缓推开。


一张熟悉的笑脸已经在等着她。


“你又来了。”


已经习惯这样的事情,如同睁眼时看到飘窗外的青空般自然。


所以,只需一个微笑,便不需更多。


“沐老师,有没有想我?”


手中的咖啡散发可可豆催人心安的香气。


“稍微有点吧,你不过来这两天,早上都没什么事做,怪无聊的。”


“那,等到我毕业以后,老师可就得天天无聊咯。”


“挺好的吧?没有你这艺术系的丫头每天早上过来,我大概也不会每天早上虚度光阴了。”


“老师!”


她做出生气的模样,从来唬不到她的老师。


“好了好了,让开让开,我这边还有东西昨天没证明完。”


她鼓着嘴从办公椅上站起身来,让到一旁。


阳光落到了她的肩头,在她披肩的长发上滑下,风化碎散。


“不过……等你毕业了,我大概得要一段时间才能熟悉吧,不知不觉,也受了你不少照顾。”


“老师,受人照顾要说——”


“谢谢。”


只是全神贯注于证明后的随口一提,不经意间嘴角有了笑意。


“这还差不多,哼哼!”


她搬来了经常坐的那把椅子,坐到了一旁。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收回刚才的话……”


“嗯?”


“不,没什么。”


她疑惑着,沐老师却看起来莫名的愉快。


“嗯……嘛,无所谓。”


她趴到桌上,认真地看着沐老师的证明,即使从那个位置看不到纸上书写的内容,她也没有移开过视线。


眼神中,从未有丝毫厌倦。


晨的沙漏在流动着,一如既往。


“老师……趁我不在,去买了新的耳环……”


思绪被突然打断的高数老师摸了摸自己耳垂上挂着的耳环。


“怎么了?我偶尔也会买点我中意的东西,你没要求过我还得征求你的允许吧?”


她凑了过来,在不会打扰到沐老师的距离内。


“是小鸟……好漂亮……”


“挺有眼光的,左边这只是夜莺,右边这只是画眉。”


“老师很喜欢小鸟吗?”


“嗯,比起其他人喜欢猫猫狗狗,我倒是更喜欢鸟。”


“诶?老师不喜欢狗狗吗?我爷爷家就有一只狗狗,我很喜欢它!”


“也不至于不喜欢,没有喜欢鸟那么喜欢罢了。不过我好像也没什么立场说自己喜欢哪一个,毕竟我没养过宠物,可能养过之后,我会觉得狗更好吧。”


“哦……”


她喃喃着,缩回了身体,趴在原来的地方,把脸埋在了臂弯里。


“我和小鸟,老师更喜欢哪一个?”


“鸟。”


“为什么!”


她着急地抬起头来,却看到沐老师的嘴角微微上扬着。


“哪有把自己和鸟相比较的啊?”


沐老师转过身来,笑着捏了捏冉晴的脸。


“你要是哪天变成了鸟,我就像喜欢鸟一样喜欢你。”


流转的云,遮住了初阳的光芒。


“真的吗?老师要说话算话!”


“当然,说话算话。”


“拉钩!”


看着冉晴向她伸出的小拇指,她只是短暂地迟疑,便放下手中的笔。


“你们艺术生,每一个都像你这样长不大吗?还好你们不学高数。”


不过,或许也是最合适的。


孩子气的玩笑话,也应该用孩子气的方式收尾。


紧紧相扣的小拇指,连接起两个灵魂后,再慢慢松开。


相视着,彼此的眼中映出对方的笑颜。


“好了,我差不多该去上课了,你今天没有课吗?”


沐老师站起身来,从一旁刚被整理过的文件中翻找起今天的讲义。


“嗯……其实我今天还在请假中。”


“请假?你身体不舒服吗?”


“不是,前两天家里出了点事,我和辅导员请了三天的假,但今天提前回来了。”


沐老师抽出一叠讲义,挎在腰边。


“所以你前两天才没过来。”


“是的。我回家的时候,还特地给老师带了礼物!”


冉晴笑着拉开了外衣拉链,拿出一个头饰,是一对牧羊犬耳发箍。


沐老师皱起了眉头。


“我竟然会期待你给我带特产……我大概也有点不正常了。”


“这是奶奶最喜欢的东西,爷爷给了我一个和他的一模一样的,让我……送给老师!”


“有这么时尚的老人家,该说不愧是一家人吗。”


沐老师接过冉晴手中的头饰,戴在了头上。


“刚才听到老师说喜欢小鸟的时候我还吓了一跳,还好,老师也很适合狗狗!”


“她大概是在夸我吧……”


一阵钥匙在门锁中转动的声音后,又一次平静。


门口两个人影相互告别后,彼此走向相背的方向。


短暂的未来,高数课堂会进来一个戴着兽耳的女老师,女生寝室也会多一个无聊的艺术生。


在那之后的未来,便无法看到。


因为晨曦只会慢慢推进,慢慢前行。


它在这一刻照耀的,就是此刻的真实。


透明的水晶花瓶里,水仙花悄然无声地开放着。


直至皈依远去的暮色,笼罩。


……


“你来了。”


苍老的木门扭转过去,发出衰颓的悲鸣。


脚步在几近腐朽的地板上沉闷地踏过,磨去脚跟附着的泥土。


“我……我好高兴,老师又特意来看我。”


嘈杂的蝉鸣,将沉默修饰成死寂。


只有如黄昏洒下的目光。


张开嘴唇,就能感受到的颤抖。


“我高兴不起来。”


“……是我做了什么事让老师生气了吧。我现在道歉,还来得及吗?”


她缓缓抬起左臂,一并那遮盖整只手臂的青色羽毛。


后臼齿的挤压,宛如扼住咽喉的痛楚。


“你……猜?”


拙劣地微笑,去掩饰无法掩饰的所有。


托住她的手心,从她的手上,传来枯竭的信号。


“我猜……老师大概会原谅我,但不会说出来。”


注视着,一串夏花。


“……不许耍赖……”


她的根茎枯萎,消亡。


“嗯……那,我希望老师,原谅我这一次吧。”


她的身躯倒在污秽之中。


“我要听你的理由。”


她也应深知,自己终将凋零。


“……这会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哟?”


但她此刻,仍然面对着夕日,盛大地开放。


羽毛裹身,或许是她在夕阳前,最后的华丽。


沐老师无言地坐在了床边,她依然握着那只冰冷的手。


羽毛覆盖下的手掌,似乎微微加大了力度。


“……我的爸爸和妈妈去世得很早,因为他们都有一种很罕见的病,他们的内脏撑不到他们老的时候就已经不行了。我出生时,其实还有一个双胞胎弟弟,但当天就夭折了,因为他先天性就有严重的生理缺陷。我虽然幸运地活了下来,但我也知道的,我是活不长的。”


“我从小就和爷爷生活在一起,爷爷告诉过我,奶奶也有那种病,二十几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奶奶去世后,爷爷就一个人把爸爸带大,爸爸去世后,爷爷就一个人把我带大。所以,我一直都觉得爷爷特别厉害,有什么事,我都会去找爷爷,因为爷爷什么都知道,什么都能做到。”


“老师,你知道吗,我以前其实比现在自卑很多,而且还很内向。因为我知道自己是一个短命的孩子,其他人在最好的年纪时,我说不定已经躺在医院吸氧气了。所以,我去问了爷爷,他为什么当时娶了短命的奶奶,爷爷告诉我,因为他再也找不到世界上能有比奶奶更美丽的人了。我当时以为爷爷只是喜欢奶奶漂亮,后来我才知道,爷爷和奶奶都是孤儿出身,奶奶的一生,几乎都与爷爷相依为命度过,如果没有奶奶,爷爷也不可能在那个年代活下来。从那之后,我才开始把自己的生命看得珍贵,即使它是短暂的,我也有使它变得美丽的机会。知道这些东西的时候,我刚考上大学,选了美术专业。那之后的事,老师也知道的。”


“但是……我不会因为同情……就原谅你的。”


夏风在林间挥洒,牵动整片森林的繁茂踌躇高歌。


紧锁的牙关,在高温下无法融开。


掌心传来颤动,却无从分辨来历。


“老师,我有一个喜欢的人。”


她的力量松下去,她的五指舒展着,她在此刻已然交付一切坦诚。


“……第一次听说。”


“因为,之前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告诉老师。”


“……”


“那个人,比我的年纪大一点,但比我成熟好多。”


「“刚才过去的那个人……感觉有种好特别的气质。像是科学家那种,自信又理性,而且好成熟……她真的是和我一个年龄段的人吗?……不会是老师吧……”」


“她有时候说话很坏,但她实际上什么事都会关心别人,为别人着想,就算是我也不例外。”


「“老师说我是精灵,是在夸我吧?精灵应该都是神秘又漂亮的,嗯!不过,比起那个,老师的丝巾……好暖和……”」


“她看起来很难说话,但她总会接受我的无理要求,她说,因为她是我的老师,所以事事都由着我。哈哈,我都没上过她的高数课呢!”


「“老师……喜欢……”」


“奶奶生前最喜欢的东西就是狗狗,所以爷爷去世前,去城里买了好多东西,把自己打扮成了奶奶最喜欢的狗狗,说是要在见到奶奶时给她一个惊喜,不要让她被一个老头子吓到。他还把一个狗耳朵形状的发箍留给了我,让我送给愿意为她付出余生的那个人,和我说,要活得像奶奶一样美丽。我送给那个人之后,她竟然还戴着那对耳朵去上课了,她也有很可爱的时候呢。”


她的目光向着床边延伸,仿佛当时挥手分别后,在尽头的回首。


露出春水般温暖的笑容。


“老师,可以稍微为我高兴一下,当时把那个东西送出去的时候,我可高兴了好久。”


回应她的,只有嘈杂的沉默,与炙热的掌心。


“……而且,在那天,我做出了一个决定,毕业后,要搬到这间爷爷的老房子里住,住在森林里。老师,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你说过,这里是你永远的容身之所。”


“因为,她在那天告诉我,她喜欢小鸟。”


“……”


“我原本也很困扰,我究竟能为她做什么,我的喜欢,如果只能为她带来拖累的话,那我还不如永远也不要告诉她。但是,在那天,我有了一个能做到的事情。我当时就下定决心,在我生命的尽头到来前,我会让她看到世界上最美丽的小鸟。”


「“真的吗?老师要说话算话!”」


「“拉钩!”」


「“老师,好好地期待一下吧,我一定会让你看到世界上最美丽的小鸟!”」


她缓缓转过虚弱的身体,抬起颤抖的右臂。


垂下的羽毛如波浪翻滚。


这已经是她的羽翼,她孱弱、累赘的羽翼,她无瑕、美丽的羽翼。


“老师。”


冰凉的手心,贴上脸颊。


“我有变得,漂亮一点吗?”


手掌与脸颊之间的空隙,一点点湿润从上而下渗透。


“老师……承认了?”


看不清那个人的脸,但能感觉到那个人点了点头。


“那……可以吗?老师可以像喜欢小鸟一样,喜欢我吗?”


这一次,无法感觉到。


她久久地等待着,朝向黄昏,面带微笑。


她愿意等待下去,永远,在这一刻,她愿意世界的齿轮从此停在这一刻。


但,终究是会到落幕的时候。


腰间传来羽毛擦过的触觉,被一只柔弱的手臂轻轻挽住。


她渐渐靠来,终于能够看清她的脸庞,和她那双躲在眼镜后流泪的双眼。


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哭。


闻到她身上那股熟悉的好闻的香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令人动摇。


如飘下一瓣落樱,轻轻点上冰冷的雪原。


唇上,传来她的炙热。


将要走向终点的心脏,无意义地又一次加速,有力地搏击着,奔腾的血液,冲进灵魂。


眼角的湿润,再无从支撑。


泪水濡湿了脸颊,已然分不清是谁所流下。


感觉到她的羽翼,在背后轻轻拍打。


当这个悠长的吻结束时,或许她就要飞走了。


“……小晴,不要走……”


泪水一点点凝聚,朦胧的视线逐渐清晰。


她微笑着,脸颊上是两道不绝的眼泪。


“老师,我的生命,有资格被称为美丽吗?”


“……我再也找不到,比你更美丽的人……了……”


“那就……太好了。”


她的羽翼在背后最后轻轻拍了两下,便停下了。


那已是,最后的饯别。


“老师……”


“嗯……”


紧紧握住她的手,不愿松开。


“我要……去找你了……”


她的羽翼,滑下了。


她的双眼慢慢地缝上,再也不会放出光芒。


她在最后,依然那样幸福地笑着。


残破的云层染上的赤红,被黑暗一点一点吞噬。


与她温柔的枯寂,已经成为遥远的幻想。


曾经拉起的钩,从此不会再束缚任何一个人。


联结起的灵魂,步出而成一人。


雪白的花朵,静静躺在曾经一起露营的泉水畔。


……


“老师,你要去哪里。”


深夜无人的站台,身旁传来熟悉的声音。


转过头看去时,她正背着手站在身旁,轻松惬意地踮着脚。


“是我过度劳累了吧……”


阑珊的灯火下,年轻的高数老师扶着额头清醒了一下自己。


在她的右手,是一张去往远方的车票。


“老师,为什么要离开这座城市?”


“因为,这座城市承载了太多我关于你的回忆。”


“老师……竟然回答得这么率直?”


她转过头来,眼中映出无边的深黑,与星星炫目的灯火。


“和自己的幻觉说话,也就只能这样吧。”


“嗯……那,这之后呢?”


“我需要找到一个,能让我烧毁所有过去的地方,让一切重新开始。”


“欸?……这样的话,我不会很伤心吗?”


“你……她……难道,不正是这么期望的吗?”


“我吗?”


“当然。”


“为什么?我不想让老师忘记我!”


她在笑着,背对着城市无穷深邃的夜空。


“怎么会忘呢,永远也忘不掉。”


“那老师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现在,已经不再是一个人,我和她一同活着,我们的灵魂永远联结着。她的羽翼始终和我在一起,她美丽的生命,我不能为她接上一段空白,我做不到。”


“嗯……那,老师以后打算怎么做呢?”


“我还没想好。”


“欸?这可不像老师的性格。”


“有什么问题?以前,就连办公桌都是她帮我整理的。”


“不要把邋遢说得那么冠冕堂皇啊,老师平时做事还是很严谨的吧?”


沐老师望着远处的黑夜,出神了一会,喃喃道:


“大概……我实在是不知道该做什么了吧。”


“嗯?”


“我要做什么,才能在见到她的时候,可以有一个老师的样子,敲敲她的脑袋,告诉她我做了多么伟大的事,而她就只知道得意忘形……我不知道该做什么,才能比得上她那一双羽翼的重量。”


“老师,不用做那样的事哦。”


她靠过来,低声密语。


“我的羽翼,永远是为了护佑你而存在,它会折断,它会死寂,但它绝对不会压在老师身上,不论发生什么事,老师都是我的沐老师,我深深喜欢的那个人。所以,老师,留下来吧,与我一起守望这些回忆。”


强风从身侧吹来,那是列车将要进站的讯号。


“不,我……”


“然后,创造新的回忆……”


向右扭头看去时,身旁已经没有人的身影,而列车,正停在身前。


在灯光下,车票上的出发地与目的地可以辨认得非常清晰。


但它真正的目的地,却怎么也看不清了。


彷徨地向后看去,一只青色的小鸟正站在身后的空地上,突然地飞起,向着灯火的方向,向着城市的方向。


迷离中松开食指,再一次发觉时,手中已经没有任何事物。


已经,听从了内心的选择。


茫然的步伐,在迈出车站的一步步里。


突然冲出的轿车,直直地撞向前方……


“!……是梦……”


尚且是拂晓的时分,站在窗前,能闻得到白霜的气息。


淡淡的晨曦,落在那封沉重的信件上。


沐老师拿起自己的辞职信,看向远方的天空。


“你在和我说,让我不要离开这里吗?”


失神的双眼,忽然闪出光芒。


“那是……一只青色的鸟?在往……那里飞?”


沐老师丢下她的辞职信,飞快地跑下楼去,追随着那只青鸟。


“拜托了,告诉我该怎么做吧……”


穿过树荫的遮蔽,教学楼的长廊,周围的一切变得越来越熟悉,越来越熟悉。


最终,推开虚掩的门。


“沐老师,有没有想我?”


晨曦温驯地依偎着,叼走她最后一根羽毛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