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力所能及

作者:不可食用的鸽子
更新时间:2023-01-27 14:23
点击:43
章节字数:235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不幸中的万幸是艾莉希只是外伤,没有伤筋动骨,只是肿和淤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消掉。她也自知落下的事情小山一样多,所以躺了一天就硬撑起来写信了。

我自然是不支持她这样乱动的,但我也知道赫宁乌现在的状况,如果大公的位子真的空出来了,那才是更恐怖的事情。


报纸已经登出了老大公战死、艾莉希继位大公的事情,临危受命的新大公在以前没什么知名度,所以报纸上只是写了她的血统,而且委婉地避开了她两个母亲的事实。至于两邻国宣战一事,邻国两位大公都说着尊重赫宁乌新大公,故主动宣布停战,但若赫宁乌方主动袭击,他们依然会进行自卫式的反击。作为高贵的现场观众,这个说法一看就知道是艾莉希受伤不能去签停战协议,而且这样就有借口继续借两国的兵力拿捏那些老大公派的领主。

“其实老大公死后,也就没什么老大公派了。他们大多只是和我不熟,所以还不信任我,但如今老大公已逝,他们也就没什么理由再护着一具尸体的王权。至于蔡斯和努狄坦公布的那个说法,只是像套话一样的东西。”

原来如此,是我多虑了。

艾莉希动作极小地伸了个懒腰,她已经坐在桌前好几个小时了。本浑身上下都是眼力见儿的大公夫人立即上去帮她揉肩膀和后脖颈,她像只小动物一样舒服地眯起了眼睛。


“康派德呢?怎么办?”

当时康派德的领主在老大公旁边和他讨论军情,被艾莉希拿来杀鸡儆猴,既然那个位置也空下来了,按理说本应是由他的后代继承,但若是大公是杀父仇人,那继承的领主真的不会伺机报复吗?

艾莉希依旧淡定:“他是战死的,和老大公一样。”

被蒙在鼓里感觉有点可怜,我愈发觉得初见艾莉希时她给我留下的温柔乖巧形象已经逐渐远去了。

不过我对此还是会有一些隐隐的担心,毕竟那时不止我们两个人,还有很多其他人在,尽管现在都是站在艾莉希这边的,但也不能保证以后反水,若是其中哪位有心之人把这件事告诉了康派德的继承人,肯定会很麻烦的。

我不想说得好像在指责她,措了一下词:“这种事瞒不了一辈子。”

“嗯……”

她没有再说什么。


艾莉希的态度很明显,她不想让我和她那边的权谋争斗扯上关系,所以她也不会主动跟我分享情报或者来跟我商议下一步的计划。我确实因此有些受伤,不过我也觉得自己帮不上她什么忙,听从她的安排就是对她对我都最负责的选择了。

话是这么说,我也不能一直止步不前真的去做金丝雀似的大公夫人——更何况现在我还没有和她构成法律上的绑定,甚至还不能称之为大公夫人——未来始终是应当掌握在自己手中的。至少要在艾莉希那边出了什么岔子的时候,可以有一张能够保全自己的底牌,如果能逆转局势那当然更好。

我要首先整理自己的全部家当:

第一,“奥古斯塔”的记忆已经被证明错误,现在还残存在脑海中的部分也早已是隔了层磨砂玻璃似的朦胧不清,肯定是没有利用价值。

第二,根据在地下遇到的黑衣人的说法,“奥古斯塔”、或者说“舍费尔”家应该是个小有名气的家族,再考虑到桑茨亚大学院中有认出我这张脸、却不知道“奥古斯塔”已逝的人,那“奥古斯塔”当年十有八九也是个大小姐,不过家族并没有那么大,导致死讯也没广而告之。如果能确认具体情况,那我也可以借助这张脸重构一下“奥古斯塔”本人和舍费尔家的关系网。

第三,桑茨亚大学院的罗莎琳德老师显然比起伊雷斯亚的容克要对我更感兴趣,她也十分热衷于帮我进行半导体器件相关的研究,这份纯粹又珍贵的友谊来之不易,一定要好好珍惜。

第四,之前因为很多事情耽误和我自己偷懒而停滞不前的各种工业化项目还是很有必要拿起来继续。让我自己的生活更舒适是一方面,工业化最重要的是可以提高生产力,如果一个伊雷斯亚庄园的生产效率就比整个蔡斯公国高了,那赫宁乌自然也就不可能再有被邻国威胁的隐患。


我不知道艾莉希是怎么和那两国做的交易,但我知道玩弄权术的人都是混蛋,绝对不可能免费帮艾莉希打工。不是不要报酬,只是时候未到。我想尽可能地帮助艾莉希做好准备……当然也多少包含一些想要向她证明我也有思考判断能力的私心。

对于他们来说,我也算是来自未来。我有更先进的思想、技术,只是太过超前可能会甚至被认为成异端,就像日心说一样。


我想到的东西,艾莉希也想到了。

“奥古斯塔是来自一个发展了很久,体系很完善的地方吧?”

她是在晚餐的餐桌上提出这个问题的,语气稀疏平常得就像是问我等下要不要去散步。

“算是吧,不过我感觉那些东西不一定适合在这里推行。”

“没事,跟我讲讲吧。”

“可以,不过我也有个条件:既然你认识原来的奥古斯塔·舍费尔,那就告诉我你知道的所有关于她的东西,还有关于舍费尔家的。”

听到这个请求,艾莉希挑了挑眉毛,但她答应得很痛快。

我仰头喝完最后一点啤酒——和方夏节那次的不同,庄园自己做的度数更低,毕竟这就是人们平日补充水分的主力。这边烧水废柴废力,而生水卫生又不过关,所以酒精成了最佳解决方案。不过这也是个亟待解决的问题,整天喝酒听起来太不健康,我便一直想着要做个电热水壶,只是因为各种事情耽搁了。


收回思绪,我整理语言回答艾莉希的问题,好多对我来说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我大概就会自然而然地略述,这样艾莉希肯定会听不懂。

“我以前在的那个世界,甚至没有皇帝啊大公啊这些,就算有些国家的君主还在位,也变成吉祥物了。”

“皇帝做了吉祥物,那谁来管理?”

“一大群精英一起啦,他们定期开会,提出决策然后大家投票,不过也有时候会让整个国家的所有公民投票。我知道得不是很具体,当时平时都不怎么关注这些东西。”

艾莉希用手摸着下巴,也不知道她听明白没有。


饭后散步了多久,她就问了多久。人不免都有好为人师的劣根性,加上艾莉希的勤奋好学,极大地满足了我实现自我价值的需要,让我心情舒畅。

不过晚上洗漱完上床还在问就显得有点不会看气氛了,刚开始还好,躺了一会儿之后我就开始困,伸手捏捏她的脸,然后打了个哈欠。


艾莉希听到哈欠声便马上收了话题,留下一句轻柔的晚安。

嗯……晚安。我迷迷糊糊地想着,然后坠入梦境。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