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走单骑

作者:不可食用的鸽子
更新时间:2023-01-21 13:49
点击:211
章节字数:230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我本能地感觉到再问下去会有一些其他我不理解也不能解决的问题,于是闭了嘴。

电机的情况基本良好,只是有一台定子与水车的连接处脱齿了,导致定子停转。幸好没有把所有电机都接起来,不然这台不知道会成什么样子。

心有余悸地把结构连接好,并且上了加固。上大学之后除了大学物理就没学过力学相关的东西,做出来的东西自然也不会很乐观。希望这个加固不会太脆弱,给我尽量多撑一撑,毕竟生活有电的话还是会舒适很多的。


艾莉希饶有兴趣地围着地上的大块头转圈圈,时不时蹲下去看。她这样看起来像个小孩,让人莫名觉得好笑。

“奥古斯塔,这个可以用来干什么啊?你说的替代我是什么意思?”

“你跟我过来。”


一脸疑惑的艾莉希乖乖跟在我身后,去了那个登记棚子。灯泡还在上面挂着,为了测试耐久,昨天晚上没有把电断掉,玻璃罩里发出幽幽的光,在白天看来并不明显。

“这个会发光?怎么做到的?”

“用电把金属烧热,就亮起来了。”

“噢噢……”


检查开关连接处的时候,我的余光扫到了试图去够灯泡的艾莉希,便立即停下了手头工作去看她乐子。

“怎么了?”艾莉希注意到我的视线。

“不,没什么,就看看。”

“但你的表情好奇怪。”

我立即揉揉自己的脸,把不会表情管理的自己在心里骂了二十遍:“这是刚才被你气的,还没缓过来。”

艾莉希眨眨眼:“好吧。”

这么说完她就不再管我,伸手摸了那个灯泡,手指触碰到玻璃的瞬间就抽了回来,发出了一声干脆利落的哀嚎。看着她被烫到不停甩手的模样,我一下子笑了出来。


“你早就知道!”

“啊是啊。”我答得心安理得。

“那你怎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不就看不到你这样子了。”

艾莉希把郁闷写在了脸上。

我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拉过来,给她吹吹烫红了的地方,还用非常造作的语气补上一句:“小艾莉不哭,痛痛飞飞喽。”

艾莉希没有把手收回去,但是脸上的郁闷更深了。过了半天,她才憋出来一句:“我讨厌新科技……”

第一次在艾莉希身上感受到保守派容克地主的刻板印象居然是在这种时候,她是真的挺可爱的。



晚上没有一起睡,我找了个借口,成功摆脱了那只大树懒,虽然只有一个晚上,但也足够了。装作无事发生地道完晚安,我立即钻回房间翻出外出穿的衣服,胡乱套上后从窗户翻了出去。藏蓝色的披风溶在黑夜中,极适合隐藏。

避开所有光亮直达马厩。里面的山雪——就是那批富士山配色的温血马——呼吸平稳,一听就是在睡觉。我钻进去拍拍它的脖子,它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凑上来闻了闻我。幸亏没有摆大烂每次都让贝拉或者艾莉希来帮我配鞍,这时候脱离了她们也可以自己挣扎一下。

拉紧绑在马肚子上的肚带,放下脚蹬。我把栅栏当作上马石爬上马背。

山雪大概很困惑,但没有关系,双腿用力夹马肚,它还是乖乖听话迈开了步子。


我的目标是伊莱克斯南边的那个小村子,就是上次去被大爷抓住的那个。虽然记忆模糊,但是我确实有在那个房子里生活过的记忆,从第一次盘问艾莉希颗粒无收开始,我对艾莉希的怀疑就日渐加深,现在甚至感觉那个收留我们一晚的大爷也是受她指使才说那房子没住过人的。

所以这次我决定自己找寻答案。

把山雪拴在稍微远一点的位置,马蹄声在夜里太吵了,把村子里的其他人吵醒只会让事情变得更麻烦。我尽量轻地从马背上下来,蹑手蹑脚靠近记忆中的“家”。

那栋木制的小房子和上次来一样,没什么变化,在清冷的月光下显得有些阴森,就好像……我立即思维阻断,不许胡思乱想吓自己,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溜进去看看有什么线索。许久不住人的、而且是这个年代的房子,大门肯定没那么严实,只要想进,肯定还是能找到办法的。比方说用木棍挑一挑上面的门栏。

事实证明这样确实可行。发出声音的时候弄得我心惊胆战,活像初中时偷偷熬夜玩手机竖起耳朵听卧室外脚步声的刺激。好在是把门弄开了,没有白白心跳加速。


我缓缓打开门扉,尽量遏制木质结构吱呀吱呀的声音。屋子里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清。拿起挂在腰间的油灯,手一离开木门,它就幽幽地自己关上了,撞上门框的声音不大,却惊了我一身冷汗。用电火花打开油灯,黑暗退却,就着昏黄的灯光,我勉强能够分辨屋内的情况。

房间中间的地板裂了一个大洞,一条长椅斜在大洞旁边,倚靠旁边的储物柜,没有彻底倒下去。家具的样子、摆放位置和记忆微妙重合,差别仅仅是在于新旧。地面还算完好的部分散落着各种杂物,厚厚的蜘蛛网覆于其上,物理意义上的举步维艰。

我蹲下来用手指拈了把地上的灰,意外的不算很厚。脑中一瞬闪过了这地方还有人回来的可能,但立即否决掉,灰不多也是有,而且地上也没有除我以外的脚印,那个猜想未免有些过于阴谋论了。


印象中的房子有三个房间,左右一边一个,我向左平移,借助灯光找到门框,钻入房间,这个屋子有一张床和一个梳妆台,氛围和主屋差不多,满地杂物,我本试图从杂物上获取些信息,但仔细看都是些莫名其妙又毫无关系的垃圾,比方说锈到不行的烛台、粗绳、严重腐蚀的木梳子。

床上用品早就没了,剩个床架子。梳妆台的一个抽屉开了一半,里面是空的。另一个抽屉被锁住或者卡住了,用一些不可逆的方法打开后,收获了一枚灵石。

右边的房间情况大抵相同,大致看完后就回到主屋,我把最后的期望寄托在储物柜上,柜子像双开门大冰箱,只可惜打开后没有灯。

柜子里很空,只有一个木箱孤零零地缩在角落。打开箱子,是满满一箱灵石。

这地方灵石也太多了吧?还没人带走?

我考虑着要不要顺走这些东西,想起打大表哥的时候去那个废弃监狱找金条的历史,感觉来废墟翻垃圾的自己不一定靓仔,但挺牛仔。


不过这些可以回来再说,主屋破碎的地板下明显有一个地下室。

抓了块碎木片,用电火花引着,扔到洞里去,木片很快传来了落地的声响,火光也安安稳稳地闪着。

大概是这么操作吧?用来测试洞内氧气量是否充足的。


我把灯挂在手腕上,避开木头裂出的尖刺,小心翼翼地钻入空洞。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