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向喜欢的前辈告白之后(淡茶)

作者:上埜洋榎
更新时间:2023-01-21 12:11
点击:76
章节字数:561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向喜欢的前辈告白了之后我该怎么办?

将这几个字敲进电脑之后我战战兢兢的将光标移到了标有发表两字的链接上。

发出去的话就没有退路了!

毫不犹豫,或者说不敢有一丝犹豫,因为只要犹豫了那怕一秒,我想我恐怕都会立刻反悔吧。

所以我摁下了手上鼠标的左键。

在我反悔之前,我摁下了手中鼠标的左键。

等待了不到一秒,后悔的我看到了学校的讨论版上挂着我自己发表的内容。

“呜……睡觉!”我自暴自弃的趴在床上,身上明明还穿着学校的制服,可我却也懒得脱下了。

脑中满是那位前辈的身影,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会想到她。

涩谷尧深,就在一周之前,我大星淡向自己钟爱的那位前辈告白了。

“啊,我是笨蛋吗我是笨蛋吗,我一定是笨蛋吧!为什么那么意气用事的就告白了啊!”我用枕头捂着自己的脸在床上翻滚了起来。

事实上,自从我在一星期前向尧深告白以来,尧深就没再跟我说过一句话了。

虽然尧深平时就总是一副深沉的样子,可一个星期了,连续一个星期都没跟我说过一句话,这种事简直就是前所未有的!

明明在面对其他部员的时候,尧深还能正常的与她们交流,可只要我加入进去,尧深就会立刻沉默不语,如果我将话题擅自的引到尧深身上的话,尧深就又会立刻离开,只留下我尴尬的接受着麻将部里其余人怀疑的视线……

“呜,我是不是被尧深讨厌了啊。”事实上,这绝非不可能的事情。

在一周前,就是我向尧深告白的那个午后,尧深听完我的告白之后也是什么答复都没有说便立刻跑掉了。

我的告白对她而言只是个困扰吗。

抱着自己的枕头,我停止了在床上的翻滚。

在最初加入麻将部的时候,我和麻将部里的各位相处的其实并不是很好。

照总是面无表情的好像随时都会生气,而堇又总是一副威严的让人不敢上前搭话的样子,就连那个诚子看上去也像是个男孩子似的让人有种怕怕的感觉。

惟独尧深,惟独她完全不同于其他人。

虽然也经常面无表情,可尧深却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明明也有前辈的威严,可更多的却是身为长辈的温柔。不会让人觉得怕怕的,像小动物般的尧深甚至给人一种想要保护她的冲动。

她会对我微笑,她会为我斟茶,在我为无法融入麻将部而苦恼的时候,是她成为了我在部里的第一个朋友。

因为尧深,我知道了面无表情的照其实也有可爱的一面;总是威严的瞪着眼睛的堇其实也是个温柔的好人;而看上去像个男孩子似的诚子,她也只是个单纯到连我都觉得她脑袋有问题的少女。

因为尧深,我知道了麻将部里的快乐;因为尧深,我感受到了麻将部里的温暖。

但也正因为尧深是这样一个温柔的人,所以才会因我的告白而苦恼吧。

苦恼着该怎么拒绝才不会让我伤心之类的。

这一定是这一周以来尧深所考虑的事情。

“啊,果然不该把这份感情说出来,笨蛋吗笨蛋吗,我绝对是比诚子还要笨的笨蛋啊!”

我将自己的脑袋不断的向自己的枕头砸去,可砸了一会儿之后就发现这是毫无意义的行为。

“还是看看别人给了我怎样的回复吧。”精疲力尽的我又重新坐回到了电脑之前。

“嗯,我看看……居然沉了!”我看着自己已经沉到了四五页的帖子。

让我纠结了那么久的帖子居然只有四条回复吗……

我打开了自己的帖子,除了在标题上写出了自己的状况以外,我还简要的写了自己向前辈告白可前辈却没有给我答复的事情。

“嗯,我看看。”

我浏览着网页上少到可怜的回复……

回复一:你是笨蛋吗。

“……”

“为什么一上来就说我是笨蛋啊!”明明已经半夜12点多了,可我却还是情不自禁的对着电脑嚎了起来。

出师不利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吗,这家伙完全没有考虑我的感受吧!

虽然之前我也确实在床上一直说我是笨蛋来着,可直接被人这么指出来的话果然还是会生气啊!

我就这么气呼呼的将视线转到了下一则回复上:钓鱼水经验可是一件想到要技术的事情,你还是再多练练之后再来钓鱼水经验吧。

“钓鱼水经验什么的,我是真的很苦恼啊!话说你这钓鱼大师般的语气又是怎么回事啊!”可恶,水帖水经验什么的我明明从来都没有做过,为什么我要接受这种莫须有的指责!

“呼呼呼。”我瞪着自己的电脑,原来吐槽是一件这么累的工作吗!我简直都想向担任吐槽役的堇前辈致敬了啊!

话说,看到这两条回复之后,我算是知道为什么这帖子的回复率会如此之低了。

不知缓了多久,等我的心情终于平复下来了之后,我终于继续看起了下面的第三条回复:这是一件相当复杂的事情,不知道你的详细情况我也很难给你出具体的主意。

“哦,终于来了一个正经的人了吗!”怀着这样的心情,我又继续看了下去:所以,我就根据你那边可能出现的三种情况而给你模拟了三种应对的方案,希望可以帮到你。

“哦,哦!”我们学校这不还是有正经人嘛!

第一:对方是妹妹的情况。

“诶,妹妹?”

应对方法——推倒。

“……”

第二:对方是巨乳的情况。

应对方法——揉胸。

第三:对方是这两种以外的情况。

请她吃饭而且她想吃什么就给她点什么,最好还能微笑着再说几句:“姐姐大人最喜欢你了!”之类的,这样的话无论是谁都绝对会被攻略的!可我家妹妹却从来都不会这样,明明小时候还总是围在我身边一口一个姐姐一口一个姐姐的叫着,可现在却完全不叫了啊。嘛,不过也不能说我完全没有责任啦,或者过错大部分都在我这里,我不应该偷吃了她的蛋糕还死不承认,至少也应该把嘴角的奶油擦干净之后再死不承认,总之就是我不该因为这件事情就背井离乡的一走了之,可我妹妹她也不应该就这么放着不管我啊,为什么不来找我呢,坐新干线明明要不了几个小时就到了可为什么就是不来找我呢!于是我生气了,就算她是世界第一可爱的妹妹我也绝不会再原谅她了,除非她哭着向我道歉并说“姐姐最喜欢你了,不仅是草莓蛋糕,就连我自己姐姐也可以吃掉哦”这样的话,否则我就绝对不会原谅她!嗯,在她这么对我说之前我都不会再承认她是我的妹妹了,尽管她是那么的可爱,每天都会跟我睡在一起,睡迷糊的时候还会说什么“姐姐,要永远在一起哦”之类的,可只要她不向我道歉我就绝对不会原谅她的。不过听说她最近好像交到女朋友了,居然先我这个姐姐一步交到了女朋友而且还是一个相当厉害的巨乳。可恶,这是要羡慕死我吗,我也想揉巨乳欧派啊,软软的,香香的,白白的,甚至是可以把整个脸都埋进去的……啊,想揉欧派啊!

“……”

“我还是直接把帖子删了吧。”我扶着自己的额头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对我们学校的人抱有期待的我真是笨到家了

我到底是什么时候产生了这里有正常人的错觉了。

睡觉吧睡觉吧睡觉吧!

自暴自弃的我打算删掉网页然后立刻睡觉,可却在删掉网页之前,看到了那隐藏在一大段变态宣言之后的第四条回复……

“我们学校,看来不止是有变态嘛。”

关上电脑,过于疲惫的我就这么直接睡了过去,然后发现,现在已经清晨了……

简而言之,我一晚上没睡觉。

等我好不容易把今天一天的课程都熬完之后,来到麻将部的我已经身心俱疲的只想睡觉了。

“怎么了淡,昨天没有休息好吗?”察觉到了我的倦容,堇关心的走到了我的身边。

“嗯……”我没怎么回应堇,只是趴在麻将桌上闭着眼陷入了随时都会睡着的状态。

“状态不好的话就别硬撑了,要去保健室躺会儿吗?”

“嗯,不必了。”听到堇的建议,我从桌子上爬起来晃了晃自己的脑袋。

虽然很困,但今天我还有一件不得不做的事情。

“唉。”看着执拗的我,堇叹口气又摇了摇头。

“没办法……尧深你帮淡冲杯茶让她提提神吧。”

“咿!”

“唔。”

听到堇的话,我和尧深不约而同的对对方的名字起了反应。

“嗯?”注意到了我和尧深那过于激动的反应,堇歪着脑袋问道:“怎么,你们该不会是在闹别扭吧?说起来最近一个星期尧深似乎也一直都在躲着淡……”

“诶,没,没有没有没有,这种事情才没有啦,嘿嘿。”我连忙笑着摆手向堇打起了马虎眼,可堇却依旧用一副相当怀疑的目光盯着我。

好在坐在远处的照只顾着吃着她的零食对这件事情似乎完全没有兴趣。而诚子则坐在照的身边试图从照的手中抢过一点食物,也没有注意我们这边的事情,话说诚子你这是在作死。

然后,尧深。

听到堇的话,尧深整个人都僵住了。

最近一个星期……

一星期前,便是我对尧深告白的日子。

难道是回想起那天的事情了吗,尧深提着装满了开水的茶壶,可始终没有将茶壶里的茶水倒进我的杯里。

“涩谷前辈?”没有直接叫她的名字,我试探性的叫出了我对尧深最初的称谓,可尧深却依旧维持着提着茶壶的动作。

“尧深!”于是我下定了破罐破摔的决心又猛地喊了一声尧深的名字。

“什么……啊!”被我叫了名字的尧深猛地打了一个激灵,茶壶里的开水就这么随着尧深的动作溢了出来并洒在了尧深的手上。

“啪”的一声,之前被尧深提在手上的茶壶就这么摔在了地上。

“尧深手没事吧!”

“没事!”

反射性的回答了我的问题,尧深便立刻像个受了惊的小动物似的钻进了桌子下面:“把茶壶打碎了抱歉,我会好好收拾的。”

“啧。”因为自己,让她苦恼了,因为自己,让她自责了,因为自己,又让她受伤了。

我一边诅咒着自己的无能一边也和她一样钻进了桌子下面。

可我看到的却是她含着眼泪舔舐着自己红肿的手背的样子。

“啊,淡。”看到我也钻下来了,她立刻放下了自己舔舐着的手背,可手指却又因为无意间触碰到了散落在地上的茶壶碎片而被割破并渗出了鲜血。

于是她又急忙含住了自己受伤的手指。

“嘿嘿。”手忙脚乱的她,在一番不知所措了之后又对我露出了略显笨拙的笑容。

可这笑容却又无疑对我造成了沉重的打击,使我的心一阵剧痛。

我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手没事吧。”这类关心的话语,现在却俨然成了废话。

那红肿的手背与渗着鲜血的手指,无论哪一样都看的我难以言喻的心疼。

“抱歉。”想要道歉,可这道歉的话语却并非出自我口。

我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尧深。

尧深怎么先向我道歉了?

理解不能。

尧深尴尬的看着别处,相当扭捏的用细小的声音说了起来:“那天,那天我实在是吓到了。一直没能给小淡答复……所以,抱歉。”

最后一击。

听到了尧深的话语,我的眼泪顺着脸颊用眼角滑落了下来。

这件事情最初的起因明明就是自己的任性,可现在她却又因我的任性而向我道歉了……

“诶,小,小淡你怎么了,我又说了什么错话了吗?”尧深慌乱的看着我,似乎是想要安慰我可却又不敢用自己被割破的手指擦拭我脸上的眼泪。

“没有。”于是我自己擦干了自己脸上的泪水:“尧深才没有错,只是我太任性了。”为了不让桌子外面的人听到,我尽量将自己的声音放低了。

没错,这事件的起因就是由于我过于任性了。

任性的向她告白,任性的给她和自己平添了许多不必要的困扰。

我喜欢尧深,可尧深却因为我的告白而苦恼,甚至现在还因此而受伤了。

单纯从结果来看的话,我所做的事情不是和我的愿望完全背道而驰了吗。

我果然是个笨蛋,所以就算被甩了也是我活该吧。

不想再让尧深这么苦恼下去了,不想再让我和尧深之间的关系再这么尴尬下去了。

于是,做好了被被拒绝的觉悟,我又这么张口了:“尧深,我喜欢你。可如果你想拒绝我的话直接说也没关系,我已经想好了,即便是被甩了也没关系,所以请给我一个答复吧。只是请答应我,即便你拒绝我了,也请你一定还和我继续做朋友。”

我攥紧了自己的双拳,将任性的话又说了一遍。

这就是,昨晚我所看到的第四条解决方案:前进,不要停留在这种尴尬的关系。

我和尧深都沉默了,现在的尧深,脸上究竟是愤怒还是为难呢?

我闭着眼睛,因为实在是不敢去看尧深的脸。

然后就在这漫无边际的黑暗之中,我感觉到有一股淡淡的香气飘进了我的鼻腔,那是比任何茗茶都要香上百倍的味道。

然后,嘴唇上传来了一阵柔软的触感与湿热的气息。

我惊讶的睁开自己的眼睛,可却还是看不见尧深的表情。

因为她现在就正将双手搭在我的肩上,并轻轻地亲吻着我的嘴唇。

“……”

不知过了多久,尧深离开了我的身体。

“喜,喜……总之那种话我实在是说不出口。所以,所以,所以用这个来代替答复……”

在桌子之下,尧深红透的表情被我看的一清二楚。

没有为难,没有愤怒。

满是羞涩,满是幸福。

“这样的回复可以吗?”尧深低着头,用略微向上的眼神注视着我。

好可爱,这样的尧深好可爱。

反正我们的头顶有这桌子挡着,所以我干脆大胆的抱住了眼前的尧深。

然后,比刚才更激情,比刚才更火热的,我们再度接吻了。

这样的回复当然可以,这样的回复简直美好到难以言喻。

我们彼此接吻着,相互传达着对彼此的浓厚爱意。

喜欢,最喜欢你了。

在这桌子之下,我们的唇舌纠缠在一起,作为我们爱的证明……




“茶壶的碎片很容易割破手的,所以还是把桌子移开用扫把把碎片都扫出来吧。”

就在这时候,在我们接吻的时候,头顶传来了这样的声音。

然后,位于我们头顶的,为我们遮住了众人视线的桌子,就这么被移开了,这么被移开了,被移开了,移开了,开了,了……

现状说明。

我和尧深正在接吻,堇和诚子两人一起抬着桌子惊愕的看着我们,然后耳边还传来了照手里拿着的扫把落在了地上的声音。

“……”

“……”

“……”

“……”

“……”

时间被凝固了,瞬间我和尧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是愣愣的维持着被发现时的姿势。

“一二!”不知过了多久,堇和诚子才终于像是想起来了似的,不约而同的喊了一声口号之后又将桌子遮回了我们的头顶。

“啊!仔,仔细想想我好久都没有去湖边钓过鱼了呢,这几天我恐怕无法参加社团活动了,因为要去湖边钓鱼啊”

“嗯,这样啊,说起来我也好久都没有打猎了呢,嗯,从今天开始的社团活动时间我也要请假出去打猎好了。”

“诶,等,等等!你们两个也太狡猾了吧,你们难道要我去外面打洞或者登天梯照镜子吗!可恶可恶,就算这样我也有办法……喂,咲吗?我们来接吻吧!不,我不是变态我是你姐……我才没有发神经!啊——总之我最近要回去一趟,记得把我的房间空出来,话说谁允许你跟那个女人同居了啊!”

桌子的外面,不断的传来了类似的话语,渐渐地,没过多久,整个麻将部室便又重归于了安静。

只剩下我和尧深,依旧躲在桌子下面,尽管是面对面,可眼睛看的却完全是看不见对方的其他地方。

这尴尬的氛围不知持续了多久,我觉得实在是不能再继续这么下去了。

“我们继续做刚才的事情吧!”不是我说的,尧深将我想说的话抢在我前面说了出来,然后又立刻红着脸盯着地上茶壶的碎片羞涩的沉默不语了起来。

看着那样可爱的尧深,我笑了。

就这样,虽然还有些意犹未尽,可那天我们还是一直深吻到了放学清校的时间……


这篇文是受到了樱T的影响而写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