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远方来客(下)

作者:墨枫流
更新时间:2023-01-21 21:41
点击:429
章节字数:257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秋天就是落叶的季节了呢~」灰色长发的小女孩和我并肩坐在小公园的长椅上,我们面对

沙沙飘落的枯叶,风吹得有点冷,我把拉链更加拉上了些。早知道就听小弦的话多一件出门了。


「悠酱觉得很冷吗?那我们就回去吧,去我家玩。」她十分体贴地提出回家邀请,我自然是十分感谢。


「好啊,那我们走吧!」我站起身向门口走去,她紧随其后。


已经听不到烦人的蝉鸣了。小镇的街道两边堆了一层落叶,灰黄的色块十分悲伤,所谓的『肃杀之秋』便是如此吧。突然想吟诗一首了,可惜我没有文学细胞呢,真是遗憾。


「悠酱……」我听到她有些弱气地呼唤我名字,便知道她是有求于我了,在半年的相处中,我已经摸透了她的习性。


「怎么啦?」我扫过头去看她,她的脸略显粉红,哪怕是在干燥的秋日中也依旧光滑水灵的皮肤真是让人心生嫉妒。


「我在想…如果你冷的话,可以把手放进我衣服的口袋…里面。」


「可是我自己也有口袋啊?」


「就是…就是觉得…两只手搭在一起,会更暖和一点。」女孩飞红了脸,看起来很温暖,心里像是有小猫在挠一样,痒痒的。


「好啊,那我就领情吧!」我挽起她的手臂,让两人贴得更近,把手放进她的口袋里。手被回握住了,能感受到越来越多的热量正温暖着我,从手传递到全身。


走在秋意正浓的街道上。





其实之前还说漏了一点呢,秋天还被称为『食欲之秋』,一到秋天就特别容易饿呢。


哈哈。


「啊——」我张开嘴,享受她的喂食。盐饭团真的很美味,而有美少女的加成则更为美味。她捏下一小块放到我嘴里,我享用饭团的时候也顺便享用了她的手指。尽管她知道每次都会这样,但还是一次又一次地喂我,所以我尝试轻咬她的手。


「!!」她猛得抽回手去,红着脸瞪我。你为什么总是红着脸呢?这句话我没有说出口。


「剩下的你自己吃吧!真是个坏蛋!」唔,被骂了,但她似乎并不是生气…而更像是娇羞?感觉不是很明白但似乎就是这样子。话虽如此可还是要道歉的,我爬到她旁边想哄一下生气的(表面上)小女孩。


「对不起啦,是我的错…要不…你也咬一下我?」根据罗马法中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原则,我应该是提出了最佳的解决方案。


「不要啦!谁会特意去咬人啊!」失败了。对方完全不听劝,并且一直在闹别扭,我只好抓着她的手。这下变成全身都在抗拒了。


也就是在这时,她扫了一下头,我俩的嘴唇擦了一下,场面一下子就僵住了。我慢慢坐好,她拍了拍弄乱的衣服,两个人都觉得很尴尬。


看来这是让她安静下来的魔法呢…有点害臊。


「那个…」


「不要说话!」


她的脸红到耳朵根了,随后头埋在衣服里。


有点可爱,干脆以后就娶了吧?不是,我一个5岁的小女孩在想什么呢,我怎么会突然有这种想法?


算了,先不管了。娶了也挺好的吧?开玩笑的。





虽然有点抱歉,但我还要补充:除『肃杀之秋』和『食欲之秋』,还有『困乏之秋』。


都说春困秋乏嘛…可以理解可以理解。玩了这么久两个人也累了,所以我们躺在一块打盹。她已经睡着了,灰色的头发从一旁牵拉下来,发丝垂下搭在脸上,随着吐息轻轻晃动。可是,明明她就在身边,我却有一种很怀念的感觉,似乎有时候感觉自己不是自己了,而是以另一个视角在看待身边的事物,像个大人一样现实…是这样吗?


我想起来春天的时候,认为樱花很狡猾。


我想起来夜晚的时候,世界是深色的。


我想起来做梦的时候,前方是灰色原野。


可还是有什么挥之不去一般,像水蛭一样紧紧吸住脑海的某个角落,哪怕我拼了命地试图回想都无济于事。


算了,还是先睡一觉吧。睡了几个小时后,成长了些许的我或许会知道问题的答

案。


轻轻叹了一口气,我调整了下身位,眯起了眼睛。头脑迅速昏沉了下去,眼前逐渐变成灰色。


感觉脸被亲了一下,会是谁呢?





睁开眼睛,灰色的天空与大地没有界限,模糊地混作一团,『悠』早就醒了过来,在一旁划船。见到我,她笑着打了个招呼:


「你醒了啊968。诶?你怎么哭了?」


我抹了下眼睛,湿润的感觉传来。才觉到——


我在悲伤。


哪怕是最后,我都没叫出过那个女孩的名字。


似乎是发觉了什么,『悠』对我苦笑,随后自顾自地吟诵起不知名的诗句。


『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


她立在船头,在灰暗的背景下,她似拥有了色彩。





悠倒下后,长琴和濑连发现了她,把她带到了医院。医生说是应激反应,一会就好了,让我们照看一下。其实不然,她的精神正在一点一点被消磨,每过一天都是巨大的考验。很有可能当她再次醒来时,她已经不是真正的悠了。为了尽快去帮助她,我打发走了那一对情侣,虽然她们也很担心,但在我给出肯定的回答后还是离开了病房。


现在,该进入到她的『梦』里了。





果然,所有的节点都被拔除,梦里的场景回归原点。大片灰色的旷野蔓延至视线尽头,而与原来不同的是,一条蜿蜒的河流从平地涌出却奔流不息。得赶紧找到悠才行。正当我准备行动时,曾经被凝视的感觉又出现了。一个有四片翅膀的灰色的不可名状的物体出现在我眼前,似圆非圆,似物非物,似人非人。


『你就是那个女孩子的伴侣吧。我见过你很多次,虽然只要我想你见不到我就是了。』


捉摸不透方位的声音响起,伴随着意义不明的号角和无休止的『圣哉』,让人忍不住皱眉。


『啊,对不起,混响忘关了。』它似乎对此有些抱歉,眨了下眼的时间,奇怪的声音就消失了。


「悠在哪里?你又为什么能出现在这里?」


『没用的,那个东西已经带着她走了挺远的,我们也追不过去。『忘川河』不是这么好渡的。』


东方地府的河流出现在了日本人的脑海,真是有够稀奇。比起日本的神道,她似乎更加信任中国的传说。「但这些都只是梦的表征罢了,只要破坏掉——」


『难道你没发现吗?你设下的节点没有了?』那团东西读了我的心,真恶劣。


「我该怎么称呼你?」


『叫我天使吧,『梦灵』这个称呼是骗小孩的。』 Tanshi?天使啊。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仔细端详着它。


『别把我的形象固化或俊男美女啊!这是物化天使!我会去投诉的!』它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说话的时候又在乱放『圣哉』。咳嗽两声后,它才回归正常。


『这里并不是那个孩子的梦,而是那个山羊的世界,这是世界的基底,是不容破坏的。』


「可难道我就什么也做不了了吗?」


『虽然我们不能直接干涉,但你可以试着呼唤她。这是她的机会啊,心的力量可是很伟大

的。』


悠,是久远的意思。我呼唤着她的名字,理所当达的得不到回答。


『走吧,去世界的尽头等她。』





「唔…好像有谁在叫我来着…但听不清楚。」我对『悠』说,而她也点了点头。


「是的呢,那个人说的是『我来找你了呢』。」她回头看向我们的来处,一望无际,空无一物。


「有客人来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