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浪击

作者:绯青
更新时间:2023-01-21 12:07
点击:473
章节字数:801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总感觉......最近沙弥香变化很大呢。”


“诶?是吗?”


面对朋友自然吐露出的感想,我却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嗯......就是说,变得更坦率了?”


“那是什么呀。”


“你想啊,刚上大学那会儿,如果不主动找沙弥香说话基本一天都不会理我呢。”


手中的饮料发出的寒气,在热空气中凝结成水珠后再滑落到手上,惊起了我的回忆。


刚上大学那会儿,面对不熟悉的地方与人际,我是很会做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毕竟,对于自身不感兴趣的事物和人,我是不会花太多目光和心思在她们身上。


“可后来你一有事情就来找我,真的很麻烦呢。”


“谁让沙弥香看上去就很靠谱呀!”


“而且正因为这样,我才能把小沙弥香这样成绩又好人又漂亮的朋友搞到手啊。”


“你的用词还真是大胆。”


我隐隐约约意识到,某一个人对我用过很相似的形容。难道所有人和我相处都是因为这两点吗。


“话说,今天那个小学妹没来找你吗?”


朋友左手支撑在桌子上,脸上浮现出狐疑的表情。


“你是说,枝元学妹吗?”


“对啊对啊,我看她对你挺着迷的呢。”


“着迷?”


我能感受到,自己的脸居然微微发热,接着摇了摇手。


“又不是什么......”


“不过真好啊,有学妹这么依靠你。要是我也有几个小跟班就好了。”


她抢在我说完话前,看来朋友并没有对我和阳的关系有太多猜疑。


“要是你能改掉自己的坏毛病,树立一个好的榜样,我相信会有人找你的。”


“......”


“不过,对你来说应该很难吧。”


“连沙弥香都这么说我。”


朋友一脸不满的趴在桌子上。


“哦!话说今天是星期天了!”


朋友突然又坐了起来。似乎发觉了什么。


“我今天得早点回去呢!”


“是有什么事吗?”


“明天就又要开始上课了,我得加油继续玩玩剩下的时间!”


“就这些?”


“像个小孩子似的。”


“大学生和小孩没什么区别啦。”


朋友一边说着,一边收拾自己的垃圾准备离开。


不过对于今天,我也有很重要的事要去准备就是了。随后便也起身,准备前往下一个地方。








20岁的生日,但主角不再是我。


现在想想,阳的20岁生日会和我有什么不一样呢,酒,她也早就喝过了。所谓的成年,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改变,一个人的成长,又该如何。


我现在还不能得到一个明确的答案。


我与阳约好了在下午六点学校图书馆门口碰面,虽然今天还是休息日,但阳似乎突然被同班的同学们拉去完成老师这周布置的实践作业了,我便在此等待她。


但是没有过多久,我便看到一群人向着图书馆走来,其中就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我的眼帘。


原本正在与同学说着什么的阳,好像忽然意识到了我的存在,脑袋一晃,同我对上了目光,向着我打起了招呼。随即又向着同学说起了什么,之后便离开了她们,朝我奔来。


“她们......没关系吗?”


“我跟她们说了要借用学姐的书来着。”


“那作业完成了吗?”


“还没有,但是我不想沙弥香学姐等太久,所以今天提前结束了......”


“不过明天早上就得继续忙了。”


“这样真的没关系吗?”


“没关系,反正是下午的课啦。”


看来她和我恰恰相反,我是喜欢先将事情全部处理完,再慢慢闲下来,而她和她的那帮同学,看上去都是不到最后不会逼自己一把的那种类型吧。


“总觉得有点对不住你。”


“才不会呢,比起这些,见到沙弥香学姐才更能让我有活力吧!”


“嗯?”


阳开始猫腻的看向我手上拿着的大盒子。


“难道说?”


“嗯,是准备给你庆祝的生日蛋糕。”


“哇,好开心啊!”


阳一边激动,一边拉着我的双手,在大家面前开始转起了圈圈,这使我感到非常的不好意思。


“走吧走吧,我们赶紧回去吧!”


“慢点,你就不能小心一点吗?”


阳又开始一边加快脚步,一边拉紧我小跑奔去她的住处。




“真是想不到呢,沙弥香学姐居然会准备蛋糕给我。”


“明明昨年我都没给你准备。”


“这也没有办法吧,毕竟昨年是我突然告诉你的。”


“况且,上次你还是好好招待我了一番。”


阳对我这番话发出了『嘻嘻』的笑声。


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后,阳稍稍弯下身子打开了门。于是,我们便又回到了熟悉的地方。


说起来,也许我真的已经完全熟悉了阳的住处,目前来看,我的行为和举止,相比开始的话,已经没有了什么太多的拘束。


热意的袭来,使我顺手拿起旁边的空调遥控器,但又犹豫了一下,总觉得这事不应该由我来做。


“真是没有空调就活不下去呢。”


阳注意到了我的举动,对我如此说到。


“是啊,感觉一年比一年热了。”


在我们的对话中,我竟十分自然的按下了空调开关。空气开始充满了冷气与阳家里独有的混合气味。


“说起来,前辈要喝什么吗?”


“喝什么......”


我回忆起自己20岁生日时自不量力的挑战了酒这个东西的场面,结局当然很是悲惨。


“只要不是酒什么都行。”


“啊?前辈还是这样吗?”


“嗯......真的不怎么喜欢......”


阳一下子绕到冰箱面前,接着打开了冰箱的门,里面装有好几罐啤酒,似曾相识的场景,再次勾勒出我太不好的回忆。


“真遗憾,明明我还准备了这么多。”


“这么多,你平时也经常在喝吗?”


“不不不,我只是为了今天准备的。”


“毕竟今天开始,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喝了。”


阳似乎比我更早接触酒这种东西,也比我更不容易醉,也不知道她第一次是因为什么接触到的,又是在几岁呢。


“嗯......不过你放心,我平时不怎么喝的。”


“你要是经常喝,我也会担心的。”


“沙弥香学姐对我真好呢!”


她一下跳过来,又扑到我面前,几乎把我压倒在她的床上,全身惊了一下下,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哦,抱歉。”


阳从我身上弹了起来,脸开始微微泛红。像她这种害羞的样子,对我而言其实并不常见就是了。


“我有点太兴奋了。”


“看在是生日的份上就原谅你了,下次不要这么突然可以吗。”


“那我现在去把蛋糕取出来。”


“......”


她看向我的脸,捂住嘴笑了笑。


“前辈的脸真红呢!”


“诶?有吗?”


也许是太关注她反而忘记了自己,我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确实有在发烫,怎么会......


我于是决定教训教训她这样捉弄于我,拿起了她的枕头朝她压了过去,枕头闻上去全是她头发与洗发水的味道。


阳后退几步见无处可逃,便用双手挡在面前。


“呜啊,我知道错了。”


换做是以前的我,肯定会因为别人的恶作剧而生气至少一整天,而如今,我却因为她的这一举动而发笑。


阳打开纸盒取出了蛋糕,纸盒被随手放在了地上。


“是草莓蛋糕呢,我好喜欢喔。”


“看来能合你胃口呢。”


这一份蛋糕已经是我在店里挑选到的最小的生日蛋糕了,但实际放在桌上后,对两个女生来说可能还是有些大了。


“我已经等不下去了,我们来分蛋糕吧。”


“等等,吃之前还要点蜡烛许愿这些的。”


“是哦,差点就忘了一年一次的生日愿望了。”


我随即准备拿出店里附赠的蜡烛。


“难道说,学姐要给我点二十根蜡烛吗?”


“怎么可能,你的想法真的很天真呢。”


我将蜡烛展示在她面前,是由蜡烛做成的数字『20』的形状,将它插进了蛋糕上面。


“我都忘了还有这种了,嘿嘿。”


『真是的』,我在心里默念。


我真的开始为她在班级里能否与大家正常相处的融洽开始担忧,不过每天见她朝气蓬勃的样子,嗯......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毕竟今天还是有不少人人围着她的。


“要关灯吗?”


“但是马上就又要打开了。”


她似乎对这种仪式感很是不在乎,要是以前在高中的学生会,肯定会有一群人来庆祝那位过生日的人。而如今,一间小房间里只有我和她。


我起身走到开关面前,将黑色充满了整个房间,只剩下烛火的微光闪耀着,似乎一切都沉入了安静的深处,只有空调一点一点的滴水声。


“前辈?”


“许个愿望吧。”


“嗯!”


伴随着火光映射到脸上,阳双手握拳闭上了眼睛,显得十分安稳。


“......”


『这样看来她的睫毛还挺长的』我在心里想到。


借着烛光观察,看起来阳的外貌也不在一般之下吧,而她喜欢上我的主要原因,也是因为我的外貌,似乎别的地方,她也说不出大概来。她对于我来说,是未尝试的各种经历与感受。


而这些能称得上是心动吗?


如果连对方哪一点让自己心动都不知道,真的算得上是喜欢吗?在她生日时这样想或许很不礼貌......但我们之间还是太模糊了,太模糊了。


虽然阳经常拉着我到处走啊跳啊,但我们彼此心与心交谈,却是少之又少。


“前辈,前辈?”


“沙弥香学姐?”


阳像小狗一样在我面前惊讶的摇着头,手不停的晃着,把我慢慢拉回了现实。


“哦......抱歉,刚刚走神了。”


我努力的猛转脑袋,好让自己快速将刚才所想之事抛在脑后,回到安逸的夜里。


“怎么样,许完愿了吗?”


“嗯嗯,我许了『从今以后也要一直一直陪着沙弥香学姐身边』的愿望呢!”


“你,也太找急了吧。不是有『说出来就不灵了』的说法吗?”


“我也想让沙弥香学姐知道我的心意嘛!”


“你呀......”


“不过,谢谢了。”


一个人的路上,有多少人能一直陪着呢。即便是高中关系很好的朋友们,现在经常联系的又能有多少呢,小学,初中,都已渐行渐远。


这样美好的愿望,璀璨,害怕着,又十分的易碎。即便是已婚的两个人,也不能完全保证一直在一起吧。


阳望向未吹灭的蜡烛,似乎在觉得这么快结束有些浪费,嘟着她的小嘴看着。


“对了,要不沙弥香学姐也来许个愿望吧。”


“但这是你的生日啊。”


“没关系的,难得的机会嘛!”


像个小孩子一样祈求着我,一边嘟嘟着『许一个嘛,许一个嘛』。


面对她这样的热情,我果然很难拒绝。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我凝视着烛光,看着这场看似普通,却又是两个恋人的生日聚会。话说,生日到底该怎么庆祝,才算得上是不普通,或者真正的在过生日呢?


『愿望吗?』


从小学到大学,有太多遗憾与悔恨,我对恋爱的担忧,仍然无法完全放下,如同沉在海底一般,无法浮出水面。但如今......


『果然还是希望,我与她的这份感情,能得到一个好的结果吧!』


嗯,就是这样。


“完了吗,怎么样怎么样,许的什么呀?”


“不告诉你。”


阳瞬间垮下了脸,随后又将疑惑的眼镜瞪大,急匆匆的想知道答案。


然而我坚决的态度,也似乎将她热情的提问丢到了冰天雪地。


“这样啊......”


“真的很让人好奇呢。”


这一次,我有一瞬间觉得自己是否对她太过固执冷淡,回过她失落的脸庞,又让人不禁想要同情她,如同第一次见到她流泪时那样。


虽然这种事却实不至于做到毫无保留的地步,但我依然想要捉弄捉弄她。


“稍稍可以给你些提示。”


“诶,是什么呀?”


我摇手示意让她靠近我,在烛光下显得红亮的脸蛋渐渐逼近。而我的嘴唇,随即今天第一次贴在了她的脸蛋上。一切,再如水面静止一般。


“......”


“前辈......”


“我不是很懂诶。”


“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了。”


“就当成恋人之间的接吻就行了。”


“可是我猜不到啦。”


阳似乎显得很是紧张。


说到底,现在气氛如此不活泼的原因都在我,关上了灯之后的思考,吊阳胃口的愿望,以及让她感到意义不明的吻。


“抱歉把气氛弄得这么复杂,本来在为你好好庆祝生日的。”


“我们来切蛋糕吧!”


我迅速想办法让标题回到正轨,好让双方忘掉刚才的疑惑。


我便将光拉回了房间。


“喔!好耶!吃蛋糕!”


就如她自己所说,自己的感情流动率很快,不过这样,也使我安心了些许,毕竟我真的不想让她太过烦恼。


取下蜡烛后,蛋糕被她划成了八等份,我们各自取下一块,一点一点送进嘴里。


“真好吃呢!”


阳一边在嘴里嚼着蛋糕,一边说着话,奶油却被她不小心粘在了嘴角,真是不小心呢。


“你能喜欢真是太好了。”


“话说沙弥香学姐啊,光吃东西不喝点什么的话会很没意思的哦。”


“你不会又让我喝酒吧。”


“但是我只买了这个呀。”


“那还是算了吧。”


“......”


“那......我也不喝了。”


阳又将拿出来的酒罐头准备全部放回冰箱。


这时我突然想到,上次因为我们两都喝了酒后,阳就向我表白了,还说了很多关于我的话,也许这次,我也可以想办法套出一些想法来。


前提是我能撑到那个时候。


“等等,要不,还是喝吧。”


“诶?”


“就看在是你生日的份上。”


“太好了!”


罐装啤酒再次被她摆到了桌上。


“不过只限今天。”


“今天就足够了。”


“先说,我可喝不了多少。”


“喔嗯嗯。”


砰!


熟悉的刺鼻气味从罐口传了出来,真的要喝下去吗。


“沙弥香学姐。”


阳拿起酒举在空中,明白她的意思后,我也将啤酒举了起来。


“干杯!”


“祝你生日快乐!”


阳大口喝了下去,不知道她这一口究竟喝了多少,但我只敢小酌一点点。


“真是不可思议呢,我居然20了。”


“是啊,我也要21了呢。”


“变成大人好像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呢。”


“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


“那就一起来探究吧!”


阳挺直了腰背,瞪大了她的那双丹凤眼盯着我,然后又将酒倒进了肚子里。


“你好像很能喝酒吧?”


“以前有时会喝,所以比较能习惯味道了。”


我慢慢嚼着嘴里的蛋糕,好让它不要那么快化掉。


“话说你在班上和同学相处怎么样啊。”


“嗯,还不赖。”


“那沙弥香学姐在班上有一两个朋友吗?”


『一两个』我心里边笑边对她无礼的说词皱了皱眉头。


“当然,她最近还说我变化很大呢。”


“我倒是没什么感觉,觉得沙弥香学姐一直是沙弥香学姐呢。”


“毕竟我们几乎天天能待在一块呢。”


说完回过神来,我才注意到阳已经在喝第二罐酒了。


『真快呢』心里默念着。


为了不让她发现,我也接着喝了些酒。而我此时,居然开始感觉到头脑变成一瞬间的空壳,有些摇摇晃晃的晕眩了。


“我说,枝元学妹啊......”


“枝元学妹吗?怎么感觉一下子距离远了。”


我努力控制自己的思维不要错乱时,发现阳的耳朵和脸已经开始发红。


“为什么你不愿意直接叫我『沙弥香』呢?”


“好突然啊,又这么问。”


“就是说了,毕竟是学姐嘛。”


“只有我们两个人的话,真的没关系的。”


空调的水滴落下,很是响亮,桌上的蛋糕已经被我们吃了近一半,我的右手,居然开始自己拿起了酒往下喝。


“沙弥香学姐的话,和我谈恋爱后感觉怎么样呢?”


“应该是,很有趣吧,体验到了很多从未体验的事呢。”


“就是说,和我的相处感到『好奇』吧。”


看上去有些醉的阳,拿着酒罐傻傻的对着我笑着。一时间,我竟不知道如何回答她。


“如果沙弥香学姐哪天遇到了一个和我性格很像,但不是我,沙弥香学姐也会喜欢上她吗?”


“怎么会,我可不是那种多心的人。”


我向她摇了摇手表示不是。


阳又接着喝下一口啤酒。此时,屋里已经隐约开始散发出酒精的味道。


“所以......我在想,如果哪一天,沙弥香学姐对我的新鲜感没有了,我们的恋爱,又该何去何从呢。”


寂寥感再次从阳的脸上发出,就如同一下子将两人淹没在海底,被泡沫遮住了内心,看不见双方。


沉重......


伴随着她小声的嘻笑声,啤酒被又喝了一口。


居然只是『好奇』,被她突然这样说到,我觉得自己身为恋人居然是十分的不合格,而内心居然在隐隐约约承认她这样的说辞。『可能是酒喝多了』


“抱歉......”


我此时只能吐出这两个字。


“所以我很害怕,学姐从我身上感受不到任何新鲜感后,会不会慢慢离开我。”


“所以关于『沙弥香学姐』,我......还不敢改口成『沙弥香』,希望学姐能一直在我身上感到新鲜与好奇。”


出来的声音有些断断续续,伴随着很小声的抽泣,她的脸变得更加透红了,不知是酒精造成的,还是情绪所致。也许双方都有吧。


“......”


“原来是这样啊。”


“总算能松口气了。”


“松口气指?”


我将自己慢慢挪近她的身边,振作精神用双手捧住她的脸。嗯,很是烫手。


“阳。”


我放下声音,故意用着稍微柔和的语气。


“我们都是被感情欺骗过的人,而我们如今的交往,都是建立在这之后的。”


经历如此相似的两人相遇,真的很难得。


“所以我希望,我们双方都能认真真诚。同时我很讨厌背叛,而我......”


接着叹出一口气,不知是冷是热。


“也绝不会成为这样的人。”


“......”


虽然带着些许醉意,但我肯定,这番话是我真心想要表露出来的。


“哈。”


“哈哈哈!”


突然发笑的阳又喝下了一口啤酒。心想难道是我无意中刺激到她了?


“我心中的紧张感倒是卸下了不少了。”


“你喝醉了?”


“没有没有。”


阳对我摇了摇手。而我此时要准备把她剩下的酒都拿走,已经是第三罐了。


“我认真听着呢。”


“能说出这么厉害的话,是沙弥香当我的女朋友真是太厉害了!”


“也没有......”


“......”


“刚才是在叫我『沙弥香』吗?”


“我也可以叫『小沙弥香』哦!”


一阵脸红感袭来,很明显,这次不是酒精造成的。


看起来,被她叫做『沙弥香』,还得要习惯一阵子才行。




于是一晚上,还剩下一半的蛋糕和一罐未开的啤酒。


“你今晚上喝的太多了吧。”


“还行吧,感觉可以喝完的。”


“我真的会担心你的。”


我用手掐了掐她的脸蛋,真的好想让她认认真真对待这件事。


“疼疼疼啊!”


说着很疼,脸上却挂着一副笑容。『怪人』


收拾好后,由于她家并没有多的椅子,我便与阳一同坐在了床上。


即便是很熟的两个人,若是突然没有可聊的话题,也会显得很是尴尬。


于是我静静地与她相互倚靠着,希望等她酒醒一点再告别。


“沙弥香觉得热吗?”


“有空调的话,而且是晚上......”


“我倒是觉得热起来了。”


“会不会是因为你酒喝多了?”


“嗯......不知道。”


而她接下来,直接随手将上衣脱了下来。毫无疑问,现在只会有她的内衣还在身上。


“你。”


“不怕着凉吗?”


“没事的。”


我看向她的眼睛,她却别开目光,似乎在故意回避着。而她从后面突然用双手将我抱住了起来。


阳大面积的体肤贴到我的身体上,非常柔软又舒适。随即传来的便是酒精得刺鼻与她本身的香味。


如果我两现在随便一动,两人的肌肤一定就会达到融合在一起的程度。


如此紧密两个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从未有过的神经冲动传入脑中,再将刺激传到全身各处。


“果然还是醉了吗,要不先休息吧?”


我急切的发出这样的疑问。


“......”


“这样啊。”


她渐渐舒开了双臂,体温也随之离开我的背部,只有她本身的味道还残留着。


“我待会得洗个澡,明天还要去学校呢。”


“也是呢,毕竟不能带着一股酒精味去学校呢。”


然而现在已经过了九点,我真的不得不对她说道别了,不然就会赶不上车了。


“那我今天先回去了。”


“你没问题吗?”


“放心吧,相比上次,这次还算好的了。”


毕竟这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


阳似乎也准备起身,但是以她现在这个样子,就让她先好好睡一下比较好。


“就不用送了,我自己能行。”


我将她慢慢扶倒在床上,示意她不用再起来。直到她放松后,便要离开了。


“这个给你。”


她闭着眼睛,十分吃力地从枕头下摸出一把钥匙。


“是我的备用钥匙,就交给沙弥香了。”


“诶,为什么?这样好吗?”


她对我的无比信任,让我思考这一举动所带来的意义。这样一来,真的有一种住在一起的感觉了。


我走到门口时,还能隐隐约约听到阳在小声说着『喜欢』什么的。


我肯定也是抱着同样的心情呀。


“我也是。”


但最后她能不能听到,只有她自己清楚了吧。


“生日快乐,阳。”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佐伯天下第一
佐伯天下第一 在 2023/01/26 00:51 发表

很好看,但是阳其实比沙弥香小了一年八个月,阳20岁时沙弥香应该已经毕业了,而且阳的生日在三月,应该是在放假的时间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