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奴隶K

作者:sylty
更新时间:2023-01-18 23:14
点击:246
章节字数:642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头好痛,就像是宿醉了一样。虽然我从来没有喝过酒,但是我却清楚地知道那种感觉,真是太难受了。

我打算用手去按脑袋,那样就可以缓解里面的疼痛,但是手却完全抬不起来,就像失去了知觉一样。

再次试着抬起手臂,但还是动不了。我低下头,于是看见了捆在身上的绳索。

嗯?怎么回事?我被绑架了吗?之前,记得是被人救了,然后说要一起去修道院来着。那个人叫什么名字……嗯……突然想不起来了。

不会是在露营的时候遇到了强盗,然后被抓起来了吧……这样的话那个大叔,是不是同样也遇到危险了呢?我查看起周围的情况,心想他说不定会和我被关在一起。

这里是一个不大的房间,只有一扇小窗,现在房间里相当昏暗,但是根据透进来的光看,外面大概还是白天。阳光被各种墙壁和物体反射,微微照亮了屋子,可以看出来房间里除了我没有其他人。

我到底睡了多久?然而下半身的强烈感触告诉我,好想上厕所,而且马上就要忍不住了。我大喊起来:

“有人吗?有人吗?”

没有人回应。因为手臂被捆在身后,倒在地上的我根本站不起来,所以也没法去别的地方。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就算在房间里解决也没办法,因为都是绑架的人的错。但是问题是,我没办法自己脱下裤子。

啊——真的要忍不住了,我努力夹住腿,但是根本没有用,昨天因为走路干渴喝了不少水,经过了不知多久的睡眠,现在全都积攒了起来。

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一种煎熬,我努力地等待着,有人会打开门,然后带我去厕所,但是这样的时间并没有经过多久。

完了。我清楚地感觉到有什么漏了出来,而且一旦打开就完全止不住了,下半身变得潮湿一片,伴随着恶心的味道飘入鼻孔。

好丢脸。好想哭。为什么我非得遇到这种事。就算是之前快要渴死的时候都没有让我有这么不适的感觉。我觉得自己一定是被上天抛弃了,才会遇到这样那样各种不幸的事。

虽然肚子里似乎变得放松了下来,但是另一侧的压力又随之而来,因为刚才一直在忍着前面所以没有注意到吗……反正也已经做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我板着脸,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躺在地上。丢脸已经丢够了,被发现也无所谓了,为什么还没有人来救我……

裤子里兜着的东西软软的,有种奇妙的感触,只要动一下腿,就会被挤压成身体间缝隙的形状。不行!不能再想了!实在好恶心!但是在这种情形下,我又不知道该想什么。

我这样躺在地上不知道过了多久,门突然打开了,然后我就听见一句“我草”,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背上被踢了一下,虽然明显没有用力,但还是好痛。接着我就被揪着肩膀拎了起来。

“妈的,臭死了。你他妈怎么弄得到处都是。”男人捏着鼻子。

“我叫了,但是没有人来,我实在是忍不住了。”虽然对方很凶暴,我还是解释道。

头上又挨了一下。他走出门外,过了一会儿,提回来一桶水。

“你自己处理吧,太你妈恶心了。”

“能不能帮我把手解开来,我不会逃走的。”

男人走过来,把绑住我的绳子解开,我退回房间里,他猛地关上门。

“地上你也自己弄干净,你的衣服就别要了,等会丢掉。”

被捆住太久的手臂已经失去了知觉,我努力活动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恢复到能用的状态。我把裤子松开,一股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我都不敢往里看上一眼,就把裤子丢到角落里。衣服上也沾到了一些,因为之前那个人说了全都丢掉,所以我也脱下来,丢到裤子旁边。

我在桶边蹲下来,用手捧水从上到下擦了一遍。我已经好几天没有洗过澡了,还出了不少汗,这么一想,应该把头发也洗一下,但是这个时候,水已经被我弄脏了。

虽然如此,身体还是大致弄干净了,尤其是下面,我反复地擦了又擦,现在想起来,我竟然会做出这种事,实在是太恶心了,但是换下的衣服就在角落里,让我不得不面对事实。

还有,说是要把地上弄干净,但是我什么工具都没有,要怎么才能弄干净呢?实在不行,只能用水冲一下了。我把桶里的水倒在刚才我躺着的地面上,冲过一下以后,感觉似乎好了一些。

“你好了没有?”门外传来刚才那个男人的声音,接着门就打开了,我慌忙用手遮住身体。

男人用手捂着鼻子:“你快出来吧,跟我走,去那边洗个澡。草,这地方之后给他们处理吧。”

他注意到了我脖子上挂着的小盒子,他问我:

“你脖子上这个是什么?”

“是我爷爷留给我的遗物。”

他看起来没有表示要没收的意思,我乖乖跟在他身后,因为我没有衣服穿,所以也不用担心我会逃跑吧。他一边走,一边说道:

“你动作利索点,别搞太久了,再过会儿车子就要来了。”

“什么车子?”

“送你去别的地方的。”

我实在是一头雾水,说不定能从这个男人这边得到一些情报。“对了,我到底是怎么到这边来的?”

“还能怎么来,有人把你带过来的呗。”

“不是强盗吗?”

“是不是我不知道,反正他交人,我们给钱。”

“那有没有一个大叔跟我一起被抓过来?”

男人愣了一下,突然大笑起来:

“哇哈哈哈哈,我知道了,你以为那个人是好人是吧,哈哈哈,笑死我了。”

啊,原来是这样啊。

记得救我的那个人叫拉吉,送我的那个人叫加多来着。拉吉大概不知道这件事吧,但是加多,我居然完全没有防备他啊。不过,在那种情况下,根本想不到需要防备其他人,因为完全没有选择。

“哎,你这小鬼还挺有意思的,其他人都是又哭又闹或者一句话都不说,你还敢跟我聊几句,挺好玩。”

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他,大概我只是觉得这一切都过于滑稽,而完全忘记了我身处危险之中了吧。

他带着我来到一个浴室一样的房间,虽然我没有进过城里的浴室,但我知道就是这样的。墙上挂着一些水管,还有开关,有种很高级的感觉。

“看你还蛮懂事的,你自己搞搞好,衣服就在那边橱里,你拿一套穿。”

我按下开关,水就从水管里喷了出来,感觉好棒,比起自己打水,然后一瓢瓢浇在身上好了无数倍。一个盒子里甚至还放着香皂,我用那个清洗了头和身体,感觉全身都变得香喷喷的了。

我忍不住微笑着打开橱门,用布擦干身体。虽然天气还不太暖和,身上凉冰冰的,但是身体得到清洁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橱里放着几套看起来差不多的衣服,我拿了一套套在身上,衣服稍微有点大,但是穿着也不会掉下来。底下还有一双鞋子,我也拿了套在脚上。

因为那个人说车马上要来了,所以我尽快赶了出去。既然已经被卖了,就只能听这里的人的话了,表现得合作一点,大概不会有什么坏处。那个男人确实在外面等着。

“哦,这么快,那来吧,车子快到了。哦,对,得先把你弄起来。”

“能不能不要这么紧,之前手都没知觉了。”

“那是那个人搞的,下手太不知轻重,我们可是专业的。”男人笑着,把我的双手拉到背后。他用的力道确实比较小,绳子也有种比较柔软的感觉,但是效果当然是一样的。

“你看起来一点都不生气或者难过啊。”他看着我。

“为什么要生气或者难过呢?我又能怎么办呢?”

“被人卖了,以后还要变成奴隶,一般人都会难过吧。”

“好像是吧。不过,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所以只好随遇而安了。”

“嘿,这么看你还挺标致的,这次真他娘的捡到宝了。那个男的根本不识货,一万块钱就把你卖给我们了。这次真的要大赚一笔了,那帮逼真应该给老子多发点奖金。不是我说,给你打扮打扮,然后说你是贵族人家的大小姐都有人信。得跟那帮子人说一下了,不过那边的人比我更识货。我们还没抓到过真的大小姐,如果真的有的话,大概会哭着说什么‘本小姐怎么可能只值一万块啊’之类的话吧,哈哈哈哈。”

刚才的他看起来还挺像个好人的,但是说完这一通话,又变得有点可怕了。

“哦,来了,该送你上路了。”

一架黑色的马车在院子里停了下来,院子被高大的围墙拦着,外面大概不会有人看见这里面的状况。

马车看起来能装不少人,我被推到里面,在座位上坐下来。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过于离奇,以至于我自己都没有任何真实感。

过了一会,又有两个被绑着的女孩和一个男人进了车厢,接着门就关上了。那个男人看起来是看守我们的,而两个女孩,一个阴沉着脸,脸上还有红肿,另一个则红着眼睛,低着头。她们的身上确实有种特别低沉的感觉,一看就不好和她们说话,我有点理解刚才那个男人的话了。


一开始马车相当平稳,但是行驶了一段路以后,突然就颠簸了起来。我觉得有点无聊,便试着向那个守卫搭话: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

“去柯尼斯。”

“那是什么地方,到那里以后还要去别的地方吗?”

“你这都不知道吗?就是首都。”

“原来是这样,那就是说,那里就是终点咯?”

守卫“哼”了一声,就不再理我了。我想,他也不是真的不愿意跟我聊天,只是不想惹麻烦而已。只是在车里说说话,应该在他们的容忍范围内吧,于是我用腿碰了碰另外两个人:

“你们怎么都不说话,聊聊天啊,路上多无聊。”

她们仍旧不做声,于是我又说:

“就当认识认识嘛,我什么都不知道,告诉我一点信息呗。”

我以前并不是那么多话的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我想和别人交流的欲望空前高涨,难道说,是因为我压力太大了吗?

我身旁脸上有点肿的那个女孩终于把脸转向我:“你,该不会只是装成奴隶的样子,其实和他们是一伙的吧?”

“啊?怎么会呢?我确实是奴隶啊,你看,我不是被绑着吗?”

“那你怎么还一副兴高采烈像是出去玩的样子,我们可是被卖掉了啊!”

“额,我想想,因为我原来就过得不怎么好吧,前几天我还差点死掉,现在多少还能有吃有穿,短期内不会死,不是挺好吗?那你之前呢?是什么样的?”

女孩叹了口气:“我吗?普普通通吧,就是普通的家庭。前几天出门的时候,突然被人袭击了,然后就跑到这里来了。”

“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叫爱梅斯。”

“贝拉。”她瞟了一眼看守,低声叹道:“好想再见到爸爸妈妈啊。”

“那你呢?你叫什么?”我又问另一个女孩。她半天才从嘴里挤出几个字来:“我叫……莎夏。”

她的状况看起来不太好,说话的声音都像在哭,我可没有闲得无聊去安抚小孩子的兴趣,所以暂时不管她好了。于是我又问守卫:

“叔叔,你知不知道我们会被卖给什么样的人呢?”

听了我们的对话,他大概也能确认,我真的只是单纯地想聊聊吧,他说道:

“你怎么对这些事这么感兴趣。”

“这不是了解一下未来的出路吗,知道的越多,心里就越踏实。”

“你这小鬼头还真有意思,那我就告诉你一点吧,你们算是挑出来的比较好的货色,所以卖到王城去,运气好的话,大概能跟个贵族老爷当丫头,运气不好嘛,就不好说了,不过我们选中的人基本上都能卖掉,这个你放心,像你这么伶俐的,不愁找不到下家。”

“那还真是未来可期啊。”

“不过那些贵族老爷对待奴隶的态度可不一样,他们有的只是想买几个忠心的佣人,有的就有些有些特别的癖好,这就得看你的运气了。”

原来如此,那就大致明白了,反正就是碰运气对吧。不知为何,我对这些人并没有特别的憎恶感,实际和他们说话以后,就觉得他们也只是混口饭吃,虽然做法不太好,但是看样子,在这个国家,买卖奴隶并不是非法的。

一般人在遇到比自己更有力量、更有智慧、更加年长的对象时会产生恐慌,但我对他们并没有这种感觉,即使是面对这个大叔,我也只觉得其实他和大一点的孩子差不多。我到底是怎么了?我怀疑我的神经好像有一点不太正常了。

马车慢慢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守卫打开门,招呼我们:“该吃饭了。”

原来还有饭吃,那还真是不错。坐了这么久,感觉屁股都要散架了,手也疼,还想上厕所。这下终于可以稍微放放风,活动一下了,我努力保持身体的平衡,跳下车。

虽然被看守盯着,我们还是被允许松开手,拿东西吃。我还被允许去旁边方便一下,附近全是荒山野岭,根本认不得路,说实话,就算让我逃走我都不想逃,这里至少还有东西吃,而且还要送我去王城,我竟然感觉有点兴奋。

我上过厕所回来,却发现临时营地发生了小小的混乱,有几个人不见了,剩下的人看见我回来,就跑到我身后围住我。我不解地看向他们,赶紧把面包和香肠塞进嘴里。

又过了一会儿,两个人抓着贝拉回来了,她身上沾了不少泥土,脸上又新增了被打的痕迹。她被绑起来丢在角落里,今天的晚餐看起来没有她的份了。莎夏仍旧低着头,板着脸,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短暂的晚餐时间很快就结束了,我们又被押回车上。贝拉的身上散发着泥土和青草的味道,她一个人缩在角落里。过了一会儿,她那里传来了啜泣声。

现在看守不在车厢里,但是车门已经锁得严严实实。看样子,今晚那些人要在这里露营了,因为贝拉试图逃跑,肯定会加强戒备,我觉得,还是不要动任何别的心思比较好。

“你还好吧。”我靠近贝拉,试图安慰她。

“嗯。”比起白天更加有气无力的回答。

“这里荒郊野外的,即使你侥幸逃脱了,也很难一个人活下来。我有过类似的经历。”

“我知道。”

但她还是逃了,这就是对自由的渴望,或者说对未来的恐惧吗。

“但是,我想回家啊……”她的声音再度带上了哭腔。

我站起来,在她的身边坐下。我靠近她,对她说道:

“要不要靠在我身上呢?稍微休息一下。”我用眼神指了指我的大腿,她明白了我的意思,于是侧身在我的腿上躺了下来。

我原本想抚摸她的,但是手被绑住了,所以只好低下头,用脸去磨蹭她的脸孔。她脸上的泥几乎已经没有了,所以不算太脏。虽然我对她并不抱有多少好感,但我还是希望能尽可能安慰她一下。

“妈妈……”面前响起了小声的呜咽,我突然感觉到身边有人在碰我,不知何时,莎夏也来到了我的身边。她靠在我的肩膀旁,怯生生地看着我。

我点了点头,于是她也靠在了我的身上。

一下子压上来两个人,感觉好重!不过,也没什么关系,要不是手不能活动,我还打算抱一抱她们的。不过,莎夏挪着挪着就挪到了腿的位置上,她开始跟贝拉争夺地盘了。

这样并不安全,因为手不能保持平衡,有可能摔下去,我正打算制止她们的时候,贝拉让了开来,直起身:

“算啦,让给你好了,不过等会还要轮到我。”

我注意到我的裤子上留下了斑斑点点的泪痕,然后莎夏心满意足地躺了上去。真是的,真把我当妈妈了吗。

“唉,肚子饿了。”贝拉叹道,“早知道会这样,还是不逃跑了。”

“对了,我帮你留了一点东西,你要不要。”

“在哪里!”

“就在我裤子袋里,不过我没法拿,你试试看。”

贝拉背过身来,用手去摸索我的裤袋,尝试了好一会儿,她终于从我的裤子里拿出那条干面包。

“真是太感谢了!”她迫不及待地想把面包塞进嘴里,但是手却被绑在身后,没办法动。

“我帮你吧。”我稍微转过身,用手接过面包,然后她低下头来,我手里就传来了面包被撕扯的感触。

“小心噎着了,我可没有水给你喝。”

“没关系,不会的。”

趁着贝拉狼吞虎咽的工夫,我对着莎夏低下头,她微笑着对我说:

“好温暖。”

“是吗,是不是有妈妈的感觉了?”

她摇摇头:“妈妈很可怕,姐姐不是妈妈那样的。”

“这样吗。”

“嗯,爸爸在家里一直打我和妈妈,然后妈妈就朝我发火。所以我每天都很不开心,这一次虽然爸爸把我送到这里来,但是我也不太想回去了。”

“放心吧,只要我和你在一起,我会尽量保护你的。对了,你今年多大了?”

“我现在12岁。”

是吗,这么说的话我还没满11岁。不过算了,姐姐就姐姐吧。

这么说起来,我本来是打算向她们打听情报的,还是稍微问一问吧。我问贝拉:

“在这个国家买卖奴隶是合法的吗?”

“是啊,虽然法律禁止随意拐卖人口,但是这种事还是比较常见……吧。”

“那在其他的国家呢?”

“其他国家?这世界上不就这一个国家吗?”

“啊?原来是这样吗!”

“对啊,我感觉你很成熟的样子,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吃完面包的贝拉,突然变得稍微趾高气扬起来了,不过这也是好事吧。

“我是乡下人嘛。也就是说,我们的国家统一了全世界咯?”

“那也不是,这个国家周围都是山,山的外面全是魔物,十分危险,一般不会有人出去。”

“原来是这样,那那些魔物会攻进来吗?”

“那倒也不会,大概是因为有山的阻隔,还有女神的庇佑吧。”

“那在山的外面会不会有别的地方呢?”

“我也不知道啦,根本没有人想过这些问题。教科书上都说,在一千多年前的人魔大战中,人类被打败,不过因为女神大人出手相护,最后签订了和平契约,所有的人类从此受到女神的庇护,而魔物也不会进犯,直到现在都是如此,外面自然也不会有别的国家了。”

“那你知道魔物是什么样的吗?”

“不知道啦,只知道很可怕。姐姐怎么对这种事情这么感兴趣。”

“因为我是乡下人啦,从小没上过学,所以什么都不知道。”

“真的吗?”贝拉怀疑地看着我,她突然想起了什么:“莎夏,是不是该把位置让给我了!”

“才不要呢,再一会儿,再一会儿就好!”

夜渐渐地深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