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在哈梅克家F

作者:sylty
更新时间:2023-01-18 23:07
点击:243
章节字数:567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之后几天,卡伦都没有来。那个小修女带给我的悸动,让我重新审视我自己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难道说其实我从前是个男人,喜欢的其实是女性?但是我好像也没有对宫中其他的美女产生什么想法。而且这让我开始觉得,我是不是其实并不那么喜欢卡伦。虽然他对我很好,各个方面也堪称完美,但是和那个修女比起来,他从没有给我带来过心动的感觉,那样整个人都几乎要疯狂的感觉。

我在宫中也稍微有点忙,因为第2季的18日是我的生日,虽然不必隆重庆祝,但也需要略微准备一下。我稍微向其他人打探了一下教会里发生了什么,但是那些侍女好像都不清楚。

到了生日当天,我换上沉重的礼服,再次来到人们的面前。因为这一次的规模较小,所以受邀请前来的人并不多。父亲站在台上,向大家说道:

“诸位,朕要宣布一件事。”

台下立刻安静了下来,父亲又继续说:

“今天是朕的女儿,伊露丝十一岁的生日,她离成人也更近一步了。值此机会,朕要告诉大家,她现在与哈梅克家的孩子订婚了。”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为什么要在众人面前宣布这件事?虽然好像也并不太奇怪,但是总觉得不太对劲。而且,最重要的是,我自己都不知道?!

我慢慢走近父亲,抬起头看向他。他温柔地看着我,小声说道:

“你不是挺中意他的吗?”

脑子里一片空白。他确实相比其他人都还好,但是……

“是不是还太早了一些?我觉得……我还没有准备好。”

父亲大笑起来:“哈哈哈,只是先订婚而已,还没有到结婚的阶段。而且如果你真的不满意的话,也不是不能取消。放心吧,一定让你得到幸福,你可是朕最心爱的女儿啊。”

最心爱吗……虽然是我的父亲,但是却很少能和他见面。我觉得,他根本就不了解我。

但这些话当然不能对他说,我默默地点头,向后退去。


宴会的途中,卡伦来到我的身边。他的脸上挂着胜利者的微笑,总之看起来特别高兴。啊,那当然高兴了,毕竟聪明的美丽的小公主,差不多成了自己的所有物呢。他像是习以为常般拉起我的手:

“伊露丝,我们来跳支舞吧。”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拒绝,我不应该拒绝。于是我站起身,和他半抱在一起,随着节拍下意识地动着脚与身体。

卡伦一定注意到了我的呆滞,他关心地问道:

“怎么了,看你的样子好像不太舒服?”

“额……嗯。”

“我来这里之前都不知道,居然有这回事。伊露丝不舒服的话,就早点休息吧,身体健康最重要。”

“那就把这支舞跳完吧。”

原本应当很快就结束的圆舞曲显得无比漫长,我不知道跳了多久,感觉身体沉重得像灌了铅。卡伦扶着我,回到座位上。

我的脑海中再次浮起了那个小修女的影子,身旁坐着卡伦,我便更回想起那一日的经历。于是我问道:

“你知不知道,大教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哦哦,你说那天一起去教堂的事啊。后来我听说了,是大主教擅用职权为非作歹,被抓起来了。”

“但是我看其他人很忧心的样子。”

“那可不,毕竟老大被抓了,担心很正常。”

“什么时候,再带我去吧?”

“嗯……近期大概不行。”

“为什么?”

他凑近我的耳边,说道:“其实,几天前,教堂被暴徒袭击了。现在那边被砸得乱七八糟,很多神职人员被杀害了。”

杀……杀害了?今天听到的消息真是一个比一个不可思议。我疑惑地看向卡伦的眼睛:

“你没骗我吧?”

“没有,都是真的。现在大多数人应该都知道了。”

“那……你知不知道哪些人死了,哪些还活着?”

“咳,这我哪知道啊,不过听说好像有差不多一半都死了,真的很惨呢。陛下已经任命了新的主教,过一段时间,等他筹措人手,重修教堂以后,我们就一起去吧。”

我紧紧抿着嘴,很难想象,在王国的首都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我只后悔没有早一点去那里,哪怕偷偷一个人跑出去也好。

时间过得太快了,我不应该一直拖延的,总觉得没关系以后还有机会,没想到居然会发生种种变故。我现在能做的,只有祈祷她没事了。然后,就要想办法找到她。

虽然想找她,但是我并没有能够动用的人手,就连照顾我的侍女都不完全听我的,她们也不能随意到外面乱跑,总之,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看起来真的很累了,要不然我送你回去休息吧。”卡伦微笑着对我说。他知道我的房间在哪里吗?不管怎么样,还是不想让他带我回去。我摆摆手:

“没关系的,我自己回去吧,走几步路还是能办到的。”

我拖着沉重的裙子,慢慢地往回走去,这身裙子就像套在我身上的枷锁,好想挣脱。今天实在是太过异常了,感觉思考变得迟钝,整个人都不太正常了,还是说,是这个世界不正常了呢?

回到寝室后,我简单地擦了一下身体,倒头便睡。


第二天直到中午时分我才起来,连我自己都感到诧异,为什么我能睡这么久。侍女告诉我说:

“教师们上午来过了,听说您身体不舒服,就没有来喊您。公主您饿了吗,我去拿点点心来吧。”

“不用了,等下就吃饭了。”

“好,那我去准备衣服,等下就过来。”

我靠在床头上,想起来似乎做了什么梦,梦里好像经历了非常漫长的时光,但是完全想不起来内容。

下午我在图书馆里度过,到了晚上的时候,卡伦过来了。

如果是现在的身份的话,常常过来也并没有错吧。我的心情十分不好,虽然不太想看见他,但是又没有办法。他与我坐在一张桌上,问我:

“明天要不要到我家来玩呢?伊露丝还没去过我家吧?”

“嗯。好啊。”我努力装出微笑的样子,面向他。

玩……吗。说到底,我以后可能会住到那里,先让我习惯一下而已吧。得看一看他的父母之类的到底怎么样了,如果他们人品有问题的话……不过,应该不至于吧,既然能培养出卡伦这样的人的话。


第二季20日,卡伦喊我去的第二天,我的心情好了一些。这天我和平常一样早早地起来了,换上方便行动的服装和平底鞋,吃过饭后,卡伦就来接我了。

“你家到底在哪个位置呢?”

“就在王宫的南边,很快就到了,很方便的。”

“过来大约要多久?”

“马车的话十五分钟吧。”

“那还好,我还担心如果很远的话,你每次跑来跑去不是很麻烦。”

“没事啦,为了见到伊露丝,多远的路都是值得的。”

虽然平时他说这样的话或许会让我高兴,但是现在的我完全高兴不起来。我感觉心里空荡荡的,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不知道什么能让我感到开心。

像这样一起出行已经有很多次,就算我们不说话,也完全没有关系。于是保持着安静的氛围,我们到达了哈梅克公爵府。

下车后从大门进入,宽阔的庭院里是大片的修剪整齐的草坪,还有灌木围起的花园,现在正是一部分鲜花盛开的最后的时节,即使从我这样低矮的视角看去,也多少能看出些花团锦簇。这里虽然没有王宫的庭院大,但是看起来相当精致而美丽,确实很有新鲜感。

卡伦拉起我的手:“我先带你到处转一转吧,地方也不是很大。”

“哦……好,不过不用先和你父母亲打个招呼吗?”

“不用啦,我爸不在家,我妈的话……无所谓啦,你不用太拘束,当做在自己家就行。”

虽然这么说,但是基本的礼仪还是要遵守的,毕竟是第一次来这里,而且就算是自己家,也不至于进门都不说一句话。虽然很疑惑,我还是听从了卡伦的话。

经过长长的大道,从路的一个分岔口通向里面的花园,不过我们先是直直地向着公馆的正门而去。门口处并没有看门的守卫或者女佣,这一点上还挺像普通的家庭的。门内连往一个较大的客厅,两侧各有一条走廊。

“一般举办宴会的话就会在这里,不过这里和王宫比起来还是小太多了。嗯……这两边都可以上二楼,我们住在二楼,佣人都住在一楼,上面还有一些别的活动室和客房,要不要上去看看。”

“哦,好呀。这么说,佣人和你们住得很近啊。”

“那当然,这样有什么事也方便叫他们。”

“确实。”我们一边往楼上走一边谈话。“他们的房间和你们是一样的吗?”

“是啊,因为一开始建造的时候就设计成一样的,反正大家都是人,住差不多的空间也很正常。”卡伦脸上挂着温和的微笑。对待自己家的佣人这么好,或许这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家族。我想起了王宫中,我的那些侍女,自然是不可能享受到与我一样的房间的,她们住在较远的小房间里,不过要叫的话也很快就能到。

卡伦带我参观了他自己的房间,空间并不是特别大,房内有一大半地方被书桌与书架占据,但是书架上放的书并不多。我便问他:

“怎么这么点书,却要用这么大的书架呢。”

“因为之前父母亲给我准备了很多书,把这里都放满了,很不方便。所以后来我每看完一本书,觉得短期内不会再用到的时候,就放在楼上图书馆里的一个专门区域,这样房间里就能空出来了,不知不觉就只有这么点了,看来下次有机会还得去淘一点有用的书。”

房间里的陈设也相当简朴,有着生活的痕迹但算得上整洁,大约是每天早上起来花半分钟铺床的程度。这里的样子看起来并不像是刻意为之,从一个人的房间也能大致看出他的性格,光是看着房间里种种物品摆放的位置与细节,仿佛就能窥见其性格本身。我的嘴角微微翘起,我突然觉得,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我,是不是在某些方面还配不上这位公子哥。

“我父母亲的房间就先不带你去了。还是去楼上转转吧。”

楼上的房间配置与二楼不太一样,有一些客房,还有较大的会议室、运动房和一个相当大的图书馆。因为一楼的大厅有两层楼高,所以到了三楼这部分空间又可以用了。再往上的四楼门大部分是锁着的,卡伦告诉我他也不太清楚里面到底有些什么,好像是用作储藏室之类。再往上还有阁楼,但是那里通常没什么人前往,也不经常打扫,所以就不带我去了。

从楼上走廊的窗户向外望去,能看见外面的花园,居高临下,能将附近的景色一收眼底。看见那红粉交织的花园的一瞬,我的心里猛地浮起“这里真不错啊”的感想。这样看来,这座公馆虽然算不上太大,但是很适宜居住,在这里的话,大概会很愉快吧。

“那我们去外面的花园里转转吧,我家也就这么大,没多少别的地方了。啊对,那边的房子是马厩,还是不用去了。”

我们又在花园的石头路上走了一遭,圆润的鹅卵石在脚底摩挲而过,让我想到如果穿着更轻薄的鞋子在这条路上散步,是不是会很有感觉。在这片花园中我最喜欢的是一种叫做|法妮《fane》的白色花,这是一种在很久以前就有记载的花,有着半卷的纯白花瓣,一层层从内到外舒展开,凑近能闻到淡淡的清香。“法妮”的含义是“慈爱”,植物百科上写,这种花象征了女神对人类的慈爱,因而被赋予此名。我之前并没有见过这种花,只在书上看过,不过一到这里我就认了出来,并且觉得,这就是我喜欢的花。

“你看来很中意法妮呢。”卡伦立在我的身边,说道:“我也很喜欢,感觉就像感受到了女神的温柔,闻到了女神的芬芳,这个美丽的世界,都是女神所赐予我们的。”

卡伦握住我的手,他的手很大,很温暖。或许他更适合去做一个牧师,我忍不住想,他手心传来的温暖就像是如他所说的,女神所降下的恩泽。在这片芬芳的花园之中,我的意识几乎都要融化在这片温暖里了。

路边有一个凉亭,里面有一张小桌与长椅。我们顺着气氛在长椅上坐下,他趁势伸手抱住了我,从他的身体传来的温暖更加强烈,这一刻,我有一种就算我在此委身于他,也没有任何关系的感觉。他的脸靠近了我的脸颊,嘴唇在我的耳边游走,微弱的风息溜进耳中,那样轻柔的瘙痒感让我觉得全身都开始欲求不满。我抬起头,准备闭上眼迎接他的吻,然而在闭上眼之前,我注意到了——在宅邸的二楼,有人透过窗在看着我们。

起初我确实吓了一跳,于是我睁大眼打算好好看看那是谁。太阳的反光让窗户有些看不清,但我还是辨认了出来,那是一个金色头发,穿着女仆服饰的女孩,因为隔得比较远看不清脸孔,但是又好像有种熟悉的感觉。

她也在盯着我,我可以确定这一点。卡伦的声音仍在耳边缠绵,然而我却完全没注意他说了什么。我继续注视着那个女孩,我突然想了起来,她好像和教会里那天遇见的那个小修女,有着相似的感觉。

她怎么会在这里?之前卡伦确实说过,教会遭到暴徒袭击,很多人死了。这件事本身就很奇怪,在那之后我并没有认真地思考过,这些事情背后到底可能隐藏着什么,一个模糊的假想浮上了我的心头,我突然感到了恐惧。

如果那天卡伦注意到了我对那个修女的异样举动,然后操纵什么人袭击了教会,再把那个小修女囚禁起来……会是那样吗?不过仔细一想就知道不可能,卡伦家不可能光明正大搞出这种事,为了一个小女孩杀这么多人,那么,也就是巧合?比如说正好收留了无家可归的小修女。不过这不也很奇怪吗?为什么不让她留在原来的教会里呢?

卡伦的嘴唇终于贴上了我的脸颊,他看起来相当生涩的样子,没有伸出舌头,只是用干洁的嘴唇碰了碰我而已。脸上没有留下任何潮湿的印记,他就离开了我。真好啊,有种青春的感觉,不过就这种程度而已,连爱的表白都算不上。

卡伦似乎注意到了我的视线,他问道:“你好像在看什么,伊露丝?”

“啊,没什么,我就是觉得,你家的房子,挺好的,住在里面会很舒服吧。”我转过头看向他,刚才还趴在窗口边的小女仆,刚才一瞬间消失了,大概没被卡伦看到吧。

“那是当然,虽然小,但是我觉得很舒适,毕竟是我自己家嘛。”卡伦温柔地笑着,他看起来相当绅士。“对了,刚才我的提议,伊露丝怎么看?”

“是什么?不好意思,我刚才有点走神,没太听清,这里太美了。”

“是说,伊露丝有空的时候,要不要到我家来住一段时间呢?有空的时候就好,我想更多地和伊露丝在一起。”

“好啊,不过我得征求一下父亲和其他人的意见,过几天我再给你答复吧。”

卡伦既然这么说,那就意味着他并不害怕我见到那个女仆,当然,也很有可能是我刚才眼花看错了。总之,有空的时候就来这里打探一下吧,只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就好。

“那我就满怀期待地等待了。”卡伦看起来相当高兴,只要我说了想来这里,想必父王也不会太过阻拦吧,那么这件事可以说是已经成了,所以他才会这么高兴的。

“不过,我有点害怕,第一次住在王宫以外的地方,我可不可以带两个侍女来呢?”

“那当然,那本来就是必须带的,毕竟要照顾伊露丝的起居,还是熟悉的人最方便。”


在那之后,我和父亲说了这件事,他考虑了一会儿之后,同意了。

到了下一次卡伦来找我的时候,听闻他已经得知了这一决定。他坐在沙发上,小声向我抱怨:

“我母亲再三向我强调,让我不得对公主无礼,我怎么可能对伊露丝无礼呢?是吧?”

“我相信卡伦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的。”

他看起来并没有觉得我的行动有任何异常,毕竟他还只是个孩子吧。但是我的心境,确实在不断地发生着变化。

到了第二季35日,外面的学校也差不多都开始放暑假了,没有多少事情的我,计划从这一日开始住进哈梅克家几天。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