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友情的裂痕

作者:Xmage
更新时间:2023-01-20 22:19
点击:990
章节字数:909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这对露休丝来说是十分重要,可以决定其人生的抉择。恐怕对她的两名同伴来说也是如此。留给她们的时间不多。单枪匹马的话必然一事无成,面对如此严峻的挑战,众志成城的重要性就显得更加不可或缺。所以,露休丝必须要明白两位队友是否有觉悟,有勇气面对那个名叫塔绮娅的强大勇者与她的同伴们。因此,她才迫不及待地在回家的路上,王都的大街上就对两人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拜托了。请告诉我,你们现在的想法」


「...」「这...」


这是一个十分难以回答的问题。茉莉和琉璃面面相觑,一时哑口无言。但这同时也是非常现实的问题。看过塔绮娅那神乎其神的战斗能力之后,要说没有任何看法是不可能的。在场所有的冒险家们个个都是默不作声,但大家的心中一定是五味杂陈,各有所想。更不要说被告知即将与她们争夺王宫冒险家名额的自己。尤其是事先对塔绮娅这个人物有着不同程度上的认知的两人。更是心境复杂。要一言两语说清它们并不容易。在这种情况下要她们做出左右人生的选择也有些强人所难。


露休丝也清楚地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她率先摆明了自己的态度...


「...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这次的考试,我一定会参加!」


她抬起拳头,捶打自己的胸口。


提出这个问题的她的心中,根本没有任何犹豫的余地。被那个女孩强大的力量所震撼一事确实不假,布尔威的态度和话语让她慌乱,无法冷静下来也不假。但在这种事情上,她从一开始就明白自己没有任何选择。


不只是为了向对自己恩重如山的魔王报恩,更是为了能够明白自己迄今为止的对国家的忠诚,努力,付出,牺牲等行为是否真的存在意义,是否真的存在价值...这一切的信息,一切的情报,一切的真相,都是露休丝所必须要得到的东西。为了它们,再怎么困难的挑战也不得不去面对。在这里选择退缩的话,就算魔王不会怪罪下来,她自己也不会原谅胆小懦弱的自己。这是露休丝自己的宿命,自己的觉悟。


但她的两名同伴不同。她们没有不得不为此而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必要。如果她们在这里提出否定意见,不打算跟随露休丝一同迎接挑战的话,露休丝也无意阻拦。那是她们自己的自由,露休丝无权干涉。只是在如此之短的时间里再去寻找愿意陪同自己去参加考试的冒险家是很困难的,真的发生了那样的事情的话,露休丝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不如趁早让大家把话说开。即便有人打了退堂鼓,也可以让露休丝多争取一些寻找其他队友的时间...露休丝是如此认为的。


只不过,似乎并没有那个必要的样子


「哼,哼哼...」


一段时间的沉默之后,首先开口的是女战士琉璃。她一开口,就伴随着一阵十分具有她个性的不屑得笑声


「露休丝,说实话我很害怕。那个叫塔绮娅的家伙真的很危险。只不过...老娘我也不是好惹的!」


她也像露休丝一样,用力地拍打着自己的胸脯


「老娘我和其他女人不一样。学不会什么小家子气的女工,也对那种比白开水还平淡的普通生活没有兴趣...老娘我会的就是打架,感兴趣的就是打架...我也只会打架!如果在打架的事情上还怯战的话,那老娘我就一无所有了!既然横竖都是一无所有,那何不干脆搞得痛快一些!我讨厌你的那个导师,也讨厌他们安排的这个破考试...但能和那么强大的家伙一竟高下的机会,老娘我岂能错过!」


然后,她跑过去拉起露休丝的手掌,紧紧地握住


「所以露休丝!老娘我也一定会接受这次的考试!反正我们都一起干过一次蠢事了,再多干几次更蠢的事又有什么的!」


「嗯...」


就算相识时间不长,露休丝也能深刻地意识到这个直爽的女人所言绝无半分虚假。她握着自己的手的五指之中传来的不只是力量,还有坚定不移的决心。


三个月前是一同并肩血战过的,值得托付性命的同伴,到了三个月后的现在,情况也没有发生改变。


就算前方会有比三个月前的露丽莎更为强大的存在,更高的障壁,她也愿意与自己一同翻越。这样的队友可遇不可求。露休丝忐忑不安的心也因此变得更为沉着。就算大家都不是什么有信心能战胜塔绮娅的存在,但这种一致同心的感觉也能够成为一剂有效的定心丸。


三人队伍之中的两个已经凑齐。剩下的,只有一个依然还没有开口的圣女而已了


「茉莉!」


琉璃转过头来,向着身后喊去


「如果你不想去的话就不必去了,老娘我再找其他愿意陪我和露休丝这两个傻婆娘去干傻事的傻子就好了!我自己清楚我不是什么脑子正常的人,你不必脑子一热就跟着我们趟这个浑水!你和我不一样,就算不做王宫冒险家,做个普通冒险家或是转行去做其他职业都会有出路的!所以我劝你还是不要冒险了!」


「...茉莉,我觉得琉璃说的有道理」


不仅是琉璃,露休丝也是抱有同样的看法。


茉莉是太阳花镇冒险家学校首席毕业生,没有经过考核而被直接指派加入了预备团。所以她并不了解,也没有体验过王宫冒险团的考试的严苛程度。那不仅仅是无论失败成功都可以拍屁股走人的简单试验。虽然形式上并不统一,但就算是预备团的考核项目,也无一不是需要赌上性命的,有可能会造成人员伤亡的惨烈竞争。琉璃这个一身热血的打架狂大概并不在乎而且可以迅速适应过来,但茉莉给人的感觉就完全不是适合这种残酷竞争的孩子。作为年长的前辈,为了她好,露休丝也认为此时茉莉知难而退才是最佳的选择


更何况,她还是魔王最好的朋友。如果在考核之中真的发生了什么三长两短,露休丝十分担心失去冷静的魔王做出什么事情来。那时就算是已经和魔王在一定程度上搞好关系了的自己,恐怕也劝她不住。


「...」


两位同伴已经发了话,但茉莉依旧是沉着表情,沉默不语。她确实不像是露休丝那样有着不得不成为王宫冒险家的理由,也不像琉璃那样执着于打架而满腔干劲与热血。这样的问题对她来说的难度比那两人还要更为甚之。


更不要说,她对塔绮娅的了解也同时要比两人更为甚之了。


说实话,茉莉十分震惊,也十分无措。她不知道从太阳花镇冒险家学校毕业之后到现在的这段时间里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但如今的塔绮娅给人的感觉已经是改头换面。无论力量还是气质都与自己记忆中的那个全身脏兮兮却无时无刻不在依靠着娜卡,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的那个小少年的形象完全不同了。现在的塔绮娅成熟,强大到让茉莉感到陌生。同时,更感到恐惧。这是只有了解过塔绮娅过去的人,才能更清楚地意识到的恐惧。


「我...」


在操练场上时,她也有意识地在回避与塔绮娅的目光直接接触。她害怕被塔绮娅认出来。一旦发生那种情况,被塔绮娅当众搭话的话,她既不知该和现在的塔绮娅说些什么,也不知自己这个毫无进步的人有什么颜面去像以往那样毫无顾忌地与这个强大到能够成为众人瞩目的新星攀谈。


是的,自己和塔绮娅不一样。从太阳花镇冒险家学校毕业之后,自己一事无成。不仅没有变得更强,反而越来越衰退。以至于被团内的圣女们认为是靠关系走后门进入的冒险团...这样的事情她从一开始就不想让娜卡知道,现如今更不想被突飞猛进的塔绮娅知道


因为她们的成长,只会反衬出自己的无能而已。


不知是自己的回避起了效果,还是塔绮娅从一开始就没把台下的任何人都放在眼里。最终她也没有被塔绮娅所认出。两人就这样擦肩而过。等塔绮娅走远之后,茉莉心中松了一口气。有一种如释负重的安心感。紧绷的心弦也得以舒展。


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更大的不甘和痛苦。


自己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为什么要如此害怕一个几个月前还一副小孩子的样子仰视着自己,喊着自己「茉莉姐」的小女孩呢?


明明已经从她的视线下脱身了一次...难道自己还要再次面对她吗?到那时,自己又该如何?


别说是塔绮娅。自己就连被她收编进队伍中的帕伊斯都远远不如。就算克服了自己心理上的障碍,与露休丝一同参加考试....又能派上多大的用场呢?


三个月前的自己就只会躲在马车车厢里瑟瑟发抖,被琉璃扛在肩上,面对暴徒也只得乖乖交出本该死守的物品。现在的自己,难道就能改变这一现状了吗?


茉莉没有任何信心。她再一次深刻地认识到了一点:那便是自己只是一个拖后腿的累赘罢了。


想必娜卡不将大量的真相告知给自己,也是因为这个理由吧...


「.....我也要去!!」


但正因为如此,茉莉才不想在这里打退堂鼓。


自己已经受够了被人当做是累赘。被人当做是废物。预备团的那些圣女们的讥讽,至今在茉莉的耳边挥之不去。娜卡拒绝将真相告知自己时的表情,茉莉也是历历在目


她想让这些人明白,自己并非是一文不值。她想让她们对自己刮目相看...就像今天自己对塔绮娅刮目相看那样。


这也许不是最合适的选择。但也是茉莉此时最想做出的选择。


「请,请让我也参加吧!我不想被笑话...也不想被小看!」


茉莉的回答让两人有些吃惊。琉璃有些欣慰,但也有些担忧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喂喂,你可想好了啊,这可不是什么儿戏...」


「不要把我当成小孩子!」


她一把甩开琉璃的手。倔强地坚持


「...你真的要去吗?我不是小看你,但还是很不推荐你这么做」


不仅是琉璃,露休丝也对这样的决定充满忧虑。现在还不知道具体的考核内容,但她能否坚持到最后真的值得打一个问号。而且茉莉的发言也并非是出自精打细算与清晰的自我分析认知,和琉璃一样,也是纯粹地出于感情,意气而已。放这样的她参加这次的考试着实令人不安。


但对现在的茉莉来说,说什么都没用了


「连露休丝你也这样说吗!我....我一定会派上用场的!而且我...我比你们都要更了解那个叫塔绮娅的孩子...我....」


「嗯?你说什么?」


「....没什么!」


说到一个令露休丝提起关注的关键的信息时,茉莉又突然若有所思地扭开了头。慢慢地走向王都闹市区的方向


「总之,我说了我要去!现在,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下,想想办法...你们就先回去吧!我晚点再和你们会合!」


说完,她向露休丝丢去一把钥匙。那是她自己家的钥匙。毕竟目前没有自己的居所的露休丝只得暂住在那里。


「喂,喂!」


露休丝和琉璃能够明显地感觉到茉莉的不对劲之处,还想说些什么。但茉莉没有回应,径直地离去了。


这里是有重兵把守的王都,就算放她一个人走也应该不会出什么岔子...虽然很担心,但露休丝和琉璃还是放弃了追赶。眼睁睁地目送着她慢慢地离去。


「...唉,也许对那个温柔的女孩来说,今天看到的东西太过刺激了吧...让她一个人冷静一下也好」


琉璃无奈地叹了口气。自己一直都是那副热血上头的样子,但这实在不适合茉莉。她为何如此激动的理由,这个粗神经的女战士着实是搞不明白。


不光是她,露休丝也不知茉莉为何如此坚持要参加考试。她的回答之中似乎还有着考试之外的其他隐情...但不管怎么说,她坚持说要去的如今,暂住在她的家中的自己也没有立场和理由硬生生地反对。


她认为自己眼下该思考的,就只有一个问题而已了....


...那便是到底如何带领这个团队,战胜那强大到不可理喻的三人组的方法。


「...琉璃,今天就到这里吧。明天上午我们再在这里集合一下...」


「嗯?你要做什么?」


为了对抗那个强大的三人组,眼下自己与琉璃两个人的力量是绝对不够的。就算再组上一个茉莉,也不能扭转劣势的局面。无论是武器,还是是用武器的人,实力上的差距都太过悬殊了...如果自己按照原定计划去堂吉诃德购买武器的话,惨败的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除非....


「我要去拿一件武器...」


...请出那个人所持有的,曾经帮助过露休丝战胜她心中最大的阴影,她人生中最大的敌人的那件武器的话,结果也许就会有所不同了...




「...请再一次把那把长枪借给我吧!」


所以,露休丝向魔王:娜玛·卡莲拉深深地低下头去。发出了有些厚颜无耻的恳求。


「因为那把枪...那把由弗洛斯大人的武器修改而来的长枪,是我通过这次考试的唯一希望了!!」


就算那根本不是属于她自己的东西,甚至不是属于魔王的东西。但她也顾不得那些。只使用过一次那个武器后露休丝便清楚地认识到那杆长枪的惊人之处。就算不一定可以保证她战胜塔绮娅。但这也是她目前唯一可以将胜算最大化的手段了。


「......到底是怎么了?一个预备团的入团考试有必要如此大费周章吗?」


但对于完全没搞明白露休丝那边所经历的状况的娜卡来说,这样的要求十分令人摸不着头脑。


露休丝没有详细解释自己今日的见闻的精力,认为也没有那个必要。她只对魔王如此说道


「我们的入团考试并非只有我们三人参加,还有一些非常强大,非常难缠的竞争对手。如果不战胜她们的话,我们就无法再次入团...所以拜托你,娜卡!为了这次的考试,我真的需要那把长枪...我不会弄坏它的!等考试结束后,我也一定会原样奉还!」


「....强大的对手?」


这样的变故让娜卡皱了皱眉。她没听露休丝说过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也不知那个对手究竟强大到何种地步,以至于让自己所赋予的「强化」效果依然还在持续时间内的露休丝都认为必须使用那把长枪才有可能取胜。这些情报中无不透露着可疑的气息。


但露休丝也终是没有解释到底。只是回答


「她们是一群王国的人所推荐的强力人才,想要挤掉我们的名额...以现在的我和茉莉的力量,着实无法与她们对抗...」


「王国的人推荐的....嗯,那可不能让王国那些人称心如意啊」


娜卡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对她来说,露休丝重新加入王宫冒险团是很有必要的。既然露休丝如此说,那么自己也只好帮她一帮了。


毕竟让王宫的人按照他们的计划行事,是娜卡最想避免的情况


「呼」


她一抬手,那把漆黑色的长枪便再次凭空出现在她的手中。就算在封闭的室内,也在露休丝的眼前释放出如杀死马尔蒂斯那一天时一模一样的凶光。


娜卡把它递了出去,送到露休丝的面前。露休丝所希望的只是暂借,但娜卡此时却如此说道


「你收下它吧......不必还给我了」


「咦....咦?」


这样的发言让露休丝有些不知所措,一时不敢接过这把自己朝思暮想的武器


「为,为什么?不是说...这是你打算犒劳有功的部下用的东西吗?」


「我一开始确实是这么打算的...」


在对抗马尔蒂斯的那一日娜卡还是这么想的。但在那之后又发生的一些事,让她最终还是改变了想法


「...但现如今亚格和你女儿露提丝已经约定终生了,你也正需要它,那干脆就把它作为亚格的嫁妆,一并给你算了...」


「诶?这...真的好吗?」


「...毕竟你如果考试落选了的话,我这边也会很头痛...」


「.....我知道了!」


现在两人之间的关系已不再是单纯的陌生人。而是类似于「亲家」一样的存在。既然如此说,露休丝也不再拒绝了。为了取胜,她缓缓地伸出手去,最终握在了枪柄上


当那熟悉无比,又轻松自如的手感再次传来时,她的信心也成倍地增长。如果是这把得心应手的武器的话,就不至于毫无胜算。


「谢谢你,娜卡!我一定会顺利地通过这次的考试...一定会完成你交给我的任务的!」


「...你尽量努力吧」


看着这个就算没有施加任何强制性,控制性的魔法,也已经完全变得信任自己,服从自己的命令的女骑士,娜卡也只有暗中为自己迄今为止所做的违背初衷的行为而感慨,并给出一句不痛不痒的鼓励而已...


.....


「咔嚓」


又过了几个小时,茉莉家的房门再次传出响声并被开启。这次推开房门的,正是这个家的主人:茉莉。


她丢下了两名同伴,独自一人在王都的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行走。脑中一团乱麻地反复播映着自从自己来到王都后所经历,所目睹的点点滴滴...自己最后的决定真的正确吗?真的能够帮助露休丝和琉璃吗?对她们来说,应该还有着更好的选择才对吧...


....她们真的希望听到自己那样的回答吗?


种种疑问,让茉莉直到天色已暗,日暮西山时,才恍然间意识到自己在外面游荡了多长时间。才从一个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如何抵达的地方周折回去。等她到家时,已经是夜晚时分了。


但就算过了这么久,苦恼依然没能得到解决。信誓旦旦地说要和露休丝与琉璃一同作战,但现在的自己究竟又能派上怎样的用场也完全没有头绪。进门时,茉莉不得不为此而叹息


「唉...」


「怎么了?茉莉」


而在这个时候,屋内却传来了挚友的声音。茉莉惊讶地抬头,发现娜卡正独自一人坐在自家的客厅中,面朝入口的方向。似乎已经等候自己多时了


「娜卡...你在等我吗?」


「露休丝说你有事情要想,所以晚点回来。我有些话要和你说,所以...」


「....那露休丝呢?」


「她出去了。说是要再去精进一下自己的枪法」


「...是这样吗」


听到同伴为了提高自身的力量,为了提高胜率而去努力,靠闲逛而虚度了一天的光阴的圣女再次感到心如刀绞一般。她有意地在挚友面前掩盖住内心的动摇,关上房门,故作镇定道


「...那你有什么话想和我说吗?那就说吧」


「我听露休丝说你要去和一些很厉害的人竞争王宫冒险家的名额...是有这么回事吧?」


「...有。怎么了吗?」


「茉莉...」


虽然露休丝没有详细说明,但娜卡也已经知道她们即将面对一个十分难缠的对手。露休丝姑且有理由必须去面对这个挑战...


但她认为茉莉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我希望你还是不要去比较好」


「....什么?」


娜卡的话没有让困扰的茉莉拨云见雾。反倒使得她更为诧异。就算娜卡继续说明了自己的看法,也没能改变任何现状


「如果对手是让露休丝都觉得难缠的家伙的话,以现在的你的能力来说,实在是太过危险了。我不希望你发生什么意外。露休丝那家伙尊重你的意见,因为她和你相处时间很短,不敢贸然反驳你。但因为你我关系很近,所以有些话不得不由我来说...茉莉,你真的没必要去冒这个险」


「...连你也这么说吗...」


娜卡原本的态度就一直是在将自己视为局外人,视为应该保守秘密的人。茉莉认为这是因为自己太过弱小,不被娜卡所重视的缘故。而现在娜卡的这番发言,更让茉莉坚定了这一看法


「我不是瞧不起你,茉莉。但客观来看事实就是如此」


「那你希望我...怎么做?」


「放弃这次考试吧...露休丝她们的队伍就由我来加入,我帮她们取得胜利...」


「别,别开玩笑了!!!」


「砰」地一声,茉莉的双手狠狠地拍在了娜卡面前的桌子上。娜卡的话彻底激怒了她。她第一次对娜卡如此激动,如此直白地,将自己内心中的不满完全爆发了出来


「这,这是我所剩不多的,能够证明我自己的机会...你难道要把它从我这里夺走吗!!!娜卡!我看你是想自己加入王宫冒险团,想要夺走我的位置吧!」


「咦?」


茉莉的爆发完全出乎了娜卡的预料。她的话语也不在娜卡的计划之中。只问得娜卡顿时哑口无言。借此机会,茉莉继续将心中的痛苦以嘶吼的方式发泄了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总是这样!觉得我什么都做不到,觉得我什么都不知道最好...凡事都不给我机会!凡事都要瞒着我!在你们眼里,我到底是多无能的累赘啊!如果有机会的话,你们是不是希望我彻底消失掉才好啊!!!毕竟那么多事都瞒着我也很辛苦的吧!对吧!娜卡!」


「不...茉莉,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比起让你去冒险,风险都让我来承担的话要更安全一些...」


「又是这样!又是什么我的安全...每次你去莫名其妙的地方做莫名其妙的事情时,都会用这样的理由来搪塞我!对我来说是危险的东西对你来说就不危险,因为我很弱,我什么都不懂,都不会,所以做什么都是危险的...你是这么想的吧!娜卡!在你看来,我出去买个菜都是危险的行为吧!我也是冒险家!不是老弱病残!你当初没钱吃饭的时候还是我借给你的钱,是我和其他冒险家组队,成功交付了任务的报酬!而你呢!那时的你只能在家唉声叹气怨天尤人...怎么到了现在我就是只能保护在温室中的花朵,你就是拯救世界大英雄了!为什么!」


「茉莉!」


茉莉的态度十分奇怪,言辞也不着边际,甚至开始翻起了自己早该还清了的旧账。娜卡意识 到她此刻并非是正常状态。单靠解释根本行不通。干脆大声打断了茉莉的咆哮,转而用询问的语气问道


「...到底怎么了?这不像平时的你啊。发生了什么事?」


不仅是娜卡,茉莉自己也清楚自己现在对自己最好的朋友发火是没有道理的迁怒行为。从事实上来看,娜卡说的一点都没错。比起自己,显然是更强的她去和露休丝一起行动才是最上策的选择。而且与她们竞争资格的塔绮娅对娜卡来说,也是十分重要的人...这些茉莉都十分清楚。


但是被娜卡,被露休丝,被米妮思...被这些人全都当成是没有能力的人这一现实,以及它所带来的不甘,最终仍然让茉莉没有改变自己的口风。


「...你猜一猜啊,娜卡」


「什么?」


「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有我今天遇到了什么人...你试着猜一猜吧。娜卡...你不是无所不能的吗?你不是什么都知道吗?那么你也应该能猜到这个问题的答案的吧...」


「茉莉?你...」


「你不知道的吧。如果你知道了一定会大吃一惊,一定会比现在的我还要动摇吧...所以我还是不要告诉你好了。毕竟你不肯透露任何消息给我...我又为什么要透露你不知道的消息给你呢?」


「....」


「....不好意思,娜卡...如果你没有别的话要说,那我就先回房去了」


似乎是意识到目前的茉莉并非是能够理智沟通的状态,娜卡面对她的责难也不再做出任何回应。只是沉默地坐在那里。她不在说话,茉莉也不想继续再奉陪下去了。她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向自己的方向。「咚」地一声关上了房门。只甩给一个不断晃动的挂饰留在了娜卡的视野之中。


「....为什么会这样...」


等门上的挂饰不再晃动时,娜卡猛地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脑门上,揪住银白色的头发


因为自己不想让她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因为不想让她落入险境。自己才做了那些事情,才说了那些话。但自己的心意似乎并没有传达给茉莉,反而让她倍感痛苦,无助。自己并不是茉莉,也不是人类。茉莉到底经历了什么,究竟背负着什么沉重的压力,此时的娜卡真的无法想象与揣测。她能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但却不知该如何解释,该如何更改自己的措辞


就算茉莉对自己发火,对自己出言不逊。身为魔王的娜卡也没有感到任何愤怒之情。她此刻的心中只有自责和痛苦。她不想伤害茉莉,却在不知不觉之中把茉莉伤害到如此之深。她认为茉莉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才是幸福,却不想这天真的想法反而造就了不幸。她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了解茉莉。但现在来看那似乎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两人之间本该牢不可摧的友情的牵绊,到底是从何时出现了裂缝,又是为何会扩散至如此巨大的地步的呢...?这样的问题,让娜卡整整一夜都无法合眼。她与房间内同样彻夜未眠的茉莉一起,两人同时为这同样的疑惑而苦恼着...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