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一章上 音乐/梦想/校园/初见

作者:孤野的无性恋
更新时间:2023-01-15 15:12
点击:7748
章节字数:488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章提示:

这是我大学时期的真实生活以及对小时候学音乐的回忆。它有关孤独和迷茫,也有关觉醒和理想。或许你和我一样。她也和她第一次擦肩而过。




当心灵摒绝肉体而向往着真理的时候,这时的思想才是最好的;而当灵魂被肉体的罪恶所感染时,人们追求真理的愿望就不会得到满足。——柏拉图


01 音乐·梦想


初夏的夜晚,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专属于这个时节的味道。这味道像是被阳光炙了一天的大地在冷却后散发出的只留有一丝余温的清香。这是她最喜欢的季节。呼吸着这季节的空气,她一圈圈奔跑在校园的操场上。耳机里传来普契尼的歌剧《艺术家的生涯》中的咏叹调《漫步街上》。这便是她一天中,最惬意的时光。


思绪被音乐拉回了六、七年前,那时她念初中二年级,每天晚自习下课,她都会伴着优美的咏叹调漫步回家。那时的她,立志考入专业的音乐院校。如今,她已经是西南音乐学院大一的学生。西南音乐学院,目前是西南地区最好的音乐学院,于全国也是名列前茅。作曲、钢琴、声乐是学院的三大王牌专业。


只要天气暖和,她都会去学校的运动场跑步。运动场靠近学院的西校门,很是热闹。在夜幕的掩盖下,一对对情侣在运动场上相拥说着甜言蜜语,或是躺在对方的腿上仰望天空,畅谈着未来。在学校里,运动场是著名的恩爱场所。有着夜的保护,白天的装模作样、扭捏作态被毫不犹豫的丢弃。情侣们忘情地拥抱、接吻,遗忘天地。


她喜欢这个运动场,它不仅仅属于情侣们,也属于俞知音——怀有理想的孤独者。她曾经的理想是考入音乐学院,现在已经实现,那么接下来的理想是什么呢?成为歌唱家,歌剧演员?只要是以歌唱舞台为事业,就是她的人生目标。但她知道,她离这个目标,还有很遥远的距离。声乐专业一共有40人,25名美声唱法,15名民族唱法。她的入学成绩是美声唱法的倒数第1名。经过一学期的努力,她排在了第17名。


耳机里传来的塞壬的歌声,有着令她魔怔的吸引力。还记得念小学时,曾无意间在电视里听见一首令她特别震撼的歌。那首歌是美声唱法,她从没听过那么好听的歌。那时的她,还不知道什么是歌剧,什么是咏叹调。她对那个旋律一闻钟情,却不知道歌曲的名字。再次听到歌曲,已经是初中了。她知道了那首歌是普契尼的歌剧《图兰朵》中最著名的唱段《今夜无人入睡》。每当她听到“啊,消逝吧黑夜,星星沉落下去,黎明时我将获胜” 她都会震撼到流泪。


从那时起,她便深深爱上了歌剧,爱上了音乐。从此,她便走上了追随音乐的道路。从此,她越来越孤独。


上高中时,她不放过任何一个表演的机会,她经常在同学们面前唱着她最喜欢的歌剧唱段。可是,她所受到的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嘲笑。因为没有同学欣赏得了美声唱法。即使她给同学们播放帕瓦罗蒂演绎的唱段,大家也是一脸茫然。


家所在的小县城是一个艺术荒漠,没有剧院,连话剧都没有人看过,更别提歌剧。没有人能理解她。她在班会活动上唱歌时,居然有同学拿水瓶扔她。她一次又一次当众歌唱只是为了锻炼自己的胆量。她很容易紧张,只要在他人面前唱歌就会不尽人意。她不想自己在正式演出或者艺考时因怯场而失利,所以,她愿意去承受同学们的不理解。


高中便是如此孤独。


要么孤独,要么庸俗,她喜欢叔本华的这句话。


奔跑在这理想校园的操场上,她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和惬意。耳机里传来的咏叹调,让她回想起昨晚的“歌剧之夜”音乐会。她作为合唱演员参与其中,看着那些扮演主角的学姐学长们,她幻想着自己也站在音乐厅中央,唱着那些动人心魄的旋律。


02 众生相


跑得酣畅淋漓后便往寝室走去。一进寝室,就听见室友许筠一边打电话,一边抽泣,嘴里不停地骂着些什么。不用细听便知道一定是和男朋友吵架了。知音不明白,许筠人漂亮家境好,为什么要为一个渣男活得跟个怨妇一样。


记得入校的第一天晚上,知音一回寝室就看见许筠将腿搭在桌子上,细致地用乳液护理着腿上的肌肤。知音忐忑地问她的姓名。因为她很漂亮,漂亮中透露出她家庭环境的优越。无论是长相、身材还是气质,都有种让知音不敢接近的美。


知音以为这样的女生一定有自己的高傲和脾气,不太好相处。其实不然,许筠性格脾气都很好。在知音眼里,这样的女生一定有着不计其数的追求者。得知许筠有男朋友,知音心想,她一定把男友吃得死死的。


随着半年多的相处,知音了解到,许筠和男友初中时就在一起了。男友因为打架,初三时辍学了,仰仗着家里条件不错,一直是无业游民,每天吃喝玩儿乐,出轨次数指不胜屈。许筠知道男友既没出息又花心,可就是离不开他。许筠在知音眼里是白富美,可许筠却说自己在男友眼里连提鞋都不配。许筠如此作践自己,这既让知音为她心疼,也让知音对男女之间的情爱越发感到困惑和不屑。


这天回到寝室,许筠和男友又因为出轨的事情而争吵不休,许筠还闹起了自杀。知音关住阳台的门,藏起水果刀。虽然自杀只是气话,但万一许筠头脑发昏真做了出来,知音一个人可拦不住。这场争吵,最后结束在许筠摔烂了手机上。发泄完后,她躲进被子里不停地抽泣。


待知带洗漱完,吴瑕和杨煜回来了。她们畅快地聊着天。知音问是什么事。


杨煜说:“我们今天下午遇见白老师了。”


“哪个白老师?”


“学院就一个姓白的老师,你居然不知道?她是作曲系和钢琴系两个系的老师。钢琴演奏和作曲都相当牛逼,在学院挺有人气的。但她上学期去德国访学了,所以我们这一届没有她的学生。她现在已经回来了。学院开设了她的作曲选修课,我听学姐说,哪怕不想学作曲也应该去蹭一下她的课,去了肯定不会后悔。”


知音疑惑道:“为什么?她讲得很好吗?”


“学姐说‘想学作曲,为她的课去;不学作曲,为她的人去’。在她的课上光听她弹琴都是享受呀!关键是,她颜值还高哟!”吴瑕一脸痴迷地说道,“好想去蹭一节她的课。”


“我们从大二开始就可以上专业选修课,但是每门课的名额都有限,不知道能不能抢到她的《歌曲写作基础》。我是钢琴专业,钢琴弹得好的老师,我可不想错过。今天碰见她,真的很有气质呢!”杨煜也一脸痴迷地说道。


“颜值高才是重点吧!”知音略带鄙视地说道。


“学校的男老师不是秃顶就是油腻大叔,一个年轻漂亮的女老师,肯定受欢迎呀!”吴瑕说。


“颜值再高也没有我樊辰哥哥高!”突然从被子里飘出来的一句话,吓了大家一跳!


“哎,原来你在呀!我还以为你没回来,吓死我啦!”吴瑕说。


“你一天就知道你家樊辰哥哥,你不刚还和他吵完架!”知音鄙夷道。


“他刚才给我发了微信,明天要来看我,我就原谅他了。”许筠还残有泪痕的脸上挂满了笑容。


“你手机没摔坏呀?”


“我还有一个手机。”


“真有钱!”


她们开了几句玩笑后便各自休息了。知音心里想着室友所说的那位老师。学校极少有能同时在两个系任教的老师。对于有能力的女性,知音最是敬佩。


03 艺术·孤独


初夏的早晨,太阳也不再倦怠,天亮得一天比一天早。越是夏天,早起就越容易。闹钟响了,七点钟了。八点钟有《艺术概论》课。七点半时,知音已经收拾妥当,室友们还一个个赖在床上。知音叫大家起床却遭到了抱怨。


“哎呀,起不来!”许筠的声音因为倦意有一丝沙哑。


“你帮我们答个到嘛!”吴瑕不是哀求而是命令。


“我一个人帮你们三个,肯定会露馅!”知音极不情愿地说。


“你再找两个同学帮我们吧!”杨煜支的招让知音更加心烦。


知音原以为进了大学会遇到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中学时期忍受过的孤独会在大学得到补偿。可没有想到,周围的同学都懒懒散散的,以为考上了重点音乐学院就万事大吉。


刚进校的时候,学院要举办“迎新晚会”,大一新生也要出几个节目。同学们便在群里七嘴八舌的讨论。其中一个同学提议表演歌剧选段。知音以为找到了知音,便说了一堆歌剧的名字,问演哪个好。班里专业第一的学霸和知音聊了起来。他们在群里聊了很多关于歌剧的事,聊了到巴洛克和阉伶歌手。知音聊得很开心,便在群里说了很多自己对于艺术的想法,可是却遭到了一些同学的讽刺和嘲笑。他们用阴阳怪气的语调发语音说:“知音姐姐懂得真多,真是学霸,我们这群学渣要好好向知音姐姐学习。”知音听到这里,也就不敢多说了。在中学谈艺术没有人理解,她可以认为是同学们孤陋寡闻,可现在大家都是音乐学院的学生,为什么还是少有人理解她?


学院的课除了专业小课外,还有很多如同《艺术概论》的专业大课。同学们大都把精力放在专业技能上,对于这类大课不太在意。大课人多,老师点名时看不过来,所以旷课的同学会找他人帮忙答到。知音已经不止一次帮室友答到了。她心里很不舒服,如果露馅,自己肯定会被连累。凭什么总是她早起帮全寝室答到,而室友们却心安理得地偷懒,谁不想早上多赖会儿床!室友们刚开始拜托答到时还比较客气,但久而久之就成了命令。知音因为迎新晚会的事,已经引起了一部分同学的不满,她不想再得罪室友,只能自认倒霉。


8点,她准时到了教室,很明显,缺了不少人。这门课,从来就没有全员到齐过。说到底,还是老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开始点名了,知音帮杨煜答了到,又找了旁边的同学帮另外两位室友答了到。


课上,老师说所有的艺术都是相通的,并提问:“为什么说音乐是流动的建筑,建筑是凝固的音乐?”


知音从小就喜欢在课堂上答问,她喜欢用洪亮的声音字正腔圆地阐述自己的观点。她不喜欢回答个问题都扭扭捏捏。她有较强的语言表达能力,这是她从小学起就开始自我训练起来的。她举手回答道:“建筑是由一砖一瓦砌成的,而音乐是由一个个音符砌成的。建筑中的砖瓦是按照某种严格的比例一块块搭建的,音乐中音符与音符之间的关系,也有着一定的规律。”


老师对知音的回答表示肯定,然后讲述道:“音乐是流动的建筑,这句话是19世纪中期音乐理论家姆尼兹·豪普德曼说的。在音乐和建筑中,有很多术语都是相同的……”


不少同学已经昏昏欲睡,只有知音听得正起劲。她很喜欢这门课程。她在高中时,就一直在思考什么是艺术,她有无数自己的想法。《艺术概论》这门课程,让她很多想法都得到了证实。


例如,她曾经有一个知己般的网友哥哥。他们曾经讨论到关于艺术家的话题。那位哥哥说:“梵高只是一个画画的人,企业家才是真正的艺术家……每个人都是艺术家。”知音对这话表示反对,她认为,我们可以说“企业家”是“艺术家”,可这只是一种比喻。“企业家”是本体,它具有和“艺术家”这个喻体类似的创造力,但是它们本质是完全不同的。梵高确实是一位艺术家,而乔布斯,你可以把他比喻成“艺术家”,但他实质上是“企业家”。在《艺术概论》中,知音看到了一句话“认为‘人人都是艺术家’,是忽略了职业分工。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特定的价值和意义,各司其职”。


在这个梦寐以求的大学里,能和自己对话的,竟然只有课本。她油然而生一种孤独感,又油然而生一种温馨甜蜜的幸福感。阳光洒在她的课桌上,课本上的字熠熠生辉。没有比“艺术”更美的字,在她的眼里,“艺术”涵盖了整个世界的寓意,是唯一忠诚的爱人。依然是那位知己般的哥哥,他曾经向她表白,她却说:“今生已把爱情许给了艺术,如果有来世,我们再续前缘吧。”


04 邂逅


下课铃响了,她愈发精神了。她愉快地走出教室,去琴房练声。这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多,阳光很美,温柔而亲切。她匆匆走着,想要去占领一台音质较好的琴。学院有两栋琴房楼,一栋是专为钢琴生提供的,所有钢琴均是施坦威;另一栋则是为非钢琴生提供的,是一般的日系钢琴或国产钢琴。音乐学院的学生待在琴房的时间是最多的,所以琴房常常供不应求。去晚了,极有可能抢不到琴,或者只抢到一些音准音色不够理想的琴。她走得如此匆忙,几乎注意不到周围来往的人和变化的景。


蓦地,一袭白色吸引了她的注意,不知名的力量迫使她抬头看了看眼前的景致。对方身材高挑挺拔,清爽的短发在阳光的照射下呈现出亚麻色的光泽。上身是白色的衬衣,领口处的黑色丝带扎成了蝴蝶结的样式,颜色极浅的阔腿牛仔裤掩盖不住腿的修长。那气质仿佛五月别在胸前的那朵清香的栀子花。可眼前的人明明步伐干净利落,给人一种职场女性的干练和洒脱。知音并没有看清对方的脸,只觉得和此时的阳光很相衬,大概是位相貌不错的女性吧。在音乐学院看见漂亮的人不足为奇,只是她的气质很是独特。知音看着她从自己面前走过,很想看清她的相貌,但是还来不及仔细打量,她已经飘然远去。知音在原地呆了将近30秒钟才回过神来,想起自己还要抢琴房,便加速往前冲。


此章未完


还望大家多多来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Irisia鸢音
Irisia鸢音 在 2023/01/16 23:16 发表

仅仅看了第一章的前半部分,就已经禁不住边看边产生思考,然后果断点了收藏。虽然不懂音乐,但是画画,所以还是能对「艺术」产生一些共鸣?总之很期待后续。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