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愿望

作者:若生缘
更新时间:2023-01-15 10:57
点击:437
章节字数:599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海鸥展平了翅膀在头顶回旋翻腾,似乎是为已经到来的日落而发出了悲鸣。

冬日里,江之岛傍晚的海风很冷。每一阵风来,总让人有一种想缩起脖子的冲动。自天际扑来的海浪一波又一波,似乎有种魔力。它只用透过我的眼睛,就能把寒意从头顶直直地传到脚底。

在视线的彼方、城市与海的交界处,能望见富士山的影子。像那样的一个庞然大物,从江之岛远眺过去,也只占据了视野中的小小一部分。它在仅有的夕光中带上了朦胧的面纱,教人分不清它头顶的白雪皑皑,究竟是从哪里分界。

也许在太阳彻底沉下后,当天空被黑暗所吞噬,富士山那若隐若现的姿态也终将消逝,只留下夜色与大海之间的潮鸣不歇。

而富士山,只会是一场遥远的梦。

我有些承受不住太残忍的海风,可总有人能一直保持兴致勃勃。哪怕是身上的棉衣和围巾令她看起来像小企鹅一样臃肿,她的步伐也依旧如春风般轻盈。

被吹起,再落下。沙滩上便留下了她一串串顽童般的脚印。

“泷奈——你怎么看起来这么没精神啊?明明这里的沙子超软的耶,一起来踩一踩嘛!”

看着千束这副蹦蹦跳跳的样子,我的心中骤然一紧。不假思索地伸出右手,想拽住她、想制止。

可手刚抬到半空,却顿住,又只能默默地被收回。

“你不能再剧烈运动了”、“你要节约体力”、“不必要的事情就不要去做了”……诸如这类话语,会是她想从我嘴里听到的吗?

而倘若她仅仅是那样照做了,一切就会变得不同吗?

不可能。那……只是我在自欺欺人罢了。

哪怕是千束再怎么听话地深居简出,事实依旧是事实。

她的生命,只剩下最后的一个月了。

她应该去做她自己想做的事情。

我深呼出一口雾气,盯着她笑容的视线顿时有些模糊:“……好。毕竟我也没怎么来过海边呢。”

学着她的样子,我重重地把脚踩向沙子里。吹着海风,任由细沙轻咬着我的足底,这实在是一种奇妙的感觉。我冲着她轻轻一笑,却也忧心现在自己的笑容究竟有没有难看到能令她一下子就察觉。

“怎么样,沙子的脚感是不是超棒?”

千束好像很期待着我对于“来海边散步”这件事的评价。这种自然而然询问感想的态度,有一瞬让我疑心这趟旅程究竟是由我提出的,还是由她带着我来玩的。

算了。在反客为主这一方面,她一向很有天赋。

“嗯,很舒服……好像有一种脚正在被按摩的感觉?”

Lycoris们才不需要没有心思去享受那些无关紧要的服务。我是骗她的。

就像是随便吃了一块奶油蛋糕然后评价“很甜很好吃”一样,我只是说出了一些人尽皆知的感悟罢了。

……对不起,千束。我实在是没办法不带情绪地同你游玩。

也没有心情认真地给予评价。

与我愧疚相对应的,是她依旧元气满满的回答。

“对吧,这感觉超赞的耶!还有你看那边,他们在堆沙堡!泷奈,我们也来堆一个大大的吧!”

她指着小孩子搭的沙堡哇哇大叫,甚至还生出了莫名的攀比心。纵使是还剩下一个月,她的心态好像还是不曾因此而改变分毫。

维持着自己一贯以来的性格……那种活泼的感觉,简直不像是一个被无情宣判了死亡命运的人该有的气质。

“……好,那我们就堆个最大的。”

或许与她相比,我才是一个将死之人该有的心态吧。

成天忧心忡忡、干什么都打不起精神、整夜整夜地失眠……我想,我大概也正在经历着一场死亡。

痛苦已然攫住了我的灵魂,等到千束走的那一天,我内心的一部分也将随之被抽走。届时,完整的“井之上泷奈”就了不复存在。“新的我”会是个什么样子,现在的我根本不敢去想。

其实,早在得知千束只剩下两个月可活的时候,我的内心就已被命运的天雷所击中了。千束所受到的那些强烈电击,就仿佛感同身受地电在我的身上一样。剧烈的疼痛从心脏开始蔓延,并一刻不停地向着全身扩散。

我明明从没有得过什么疾病,却觉得天旋地转。心仿佛被电出了一道缺口,无数的黑水喷涌而出,涌上头部。每一道在脑海里翻滚的黑浪,都异口同声地吵闹着同一句话——

【锦木千束就快要死了。】

那么乐观、那么善良、那么活泼虽然有点不着调、对我又那么好的千束,居然就快要永远地和我说再见了……

Lycoris们非常容易在花季就早早殒命,这是所有知情者的共识。就算是我,也常常以漠然地态度去对待那些不甚熟悉的Lycoris们的殉职。

但当这种事真的降临在我的身边时……哈……这还真是……

那天晚上我根本没睡着,枕头也陪着我一同流泪到了天明。

我把从遇到千束直至她出事的那些经历,反反复复咀嚼了好多遍。直到店长给我打来电话,我才意识到原来看似漫长的夜晚竟然可以变得如此短暂。

看着镜子里那女鬼一样阴沉的家伙,我破天荒地向店长请了一天假。

但是仅仅请一天的假是无济于事的。那些曾与千束一起度过的所有美好回忆,如今都变成了对于我的一种折磨。

真是讽刺啊。

再后来……我就试着告诉自己,一切都还不算太糟。毕竟千束,还不算是完全就没救了。既然亚兰机关能在十年前就出手救下千束,就说明他们那里现在也一定掌握着拯救千束的办法。

话是这么说的。

无论再怎么动用手头已有的力量,我也寻不到亚兰的半分蛛丝马迹。躲过了世界第一的黑客“Walnut”的全力搜索,亚兰机关的存在依旧如同海市蜃楼一般虚无缥缈。

你明知道它在世界上的某处存在着,凭你的力量却怎么也找不到真正的它。

所以现在能做的,还有什么呢?

我默默地注视着眼前玩心大起的千束。

即使并没有孩子们手上五花八门的工具,她也能只用自己白皙的双手玩得不亦乐乎。

她的一颦一笑,她的每一个动作习惯,她的语速和语气……至少,我想把与她有关的每一个细节,都确确实实地镌刻在脑海深处。

我知道,我不会善终的。但我希望在回到DA后即将战死之前,脑海里还能最后浮现起她这张无比温暖的笑靥。

“结果根本搭不起来啊……”

不知过了多久,贪玩的少女嘟了嘟嘴。她轻轻拍了拍自己的双手,不易察觉的沙砾从她的指尖滑落。

“听说搭沙堡的时候,沙子的湿度也有所讲究。太干或者太湿,都不容易搭成好看的沙堡。”

我自然也没有搭沙堡的经验。所谓娓娓道来,全是在维基百科上背下来的。

“是吗,我倒不觉得这附近的沙子有什么区别。或许是我没有搭沙堡的才能也说不定呢。”站起身的千束,轻轻抻了个懒腰,“那就接着走走看看吧?泷奈正是因为面前的美景而邀请我来的,不是吗?”

我轻轻地点了点头,跟上了她率先迈出的步伐:“自从我们去水族馆那天我就在想了,那些生物赖以生存的大海会是什么样子呢。明明东京离海岸那么远,我们却从来没有见识过,这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呢。”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所以泷奈才会带我来镰仓哇。”走在我前面的少女没有回头,我却敏锐地察觉到她的语调似乎有些不同,“体验那些人生中还不曾尝试过的东西……这感觉还真是超棒的耶!”

她是在……抑制着什么吗?

我没有接话,心却好像挨了重重的一锤。

“泷奈。”

她轻唤我。

“嗯,怎么了?”

我的心在狂跳。

我害怕她突然揭开我们最近在极力回避的那个话题,但我又不能不做回应。

“泷奈也是第一次来海边,对吧?”

“……以前确实没有来过。”

“那太好了!”

她忽然顿下脚步,以脚尖为圆心转了半圈。而她手上正抓着不知何时掏出来的手机,笑靥如花。

“既然泷奈和我都是第一次看海,那就一起来拍照留念吧!”

“欸?欸?”

还不等我多做反应,千束就一把揽住了我的肩膀。她的另一只手作为支架,不留情面地按下了快门。

耀眼的闪光灯一闪,千束的手机里便多了一张有些错愕的我与笑容灿烂的她的合照。

“嗯嗯,抓拍非常成功!”

“笨蛋,好歹等我准备好了再拍吧!”

看着她这副得意的样子,有那么一瞬我觉得我和她好像回到了从前无拘无束的那种关系,一句笑骂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嘁,我才不等呢。等泷奈你摆出假笑了再一起拍照,拍出来的照片只会更难看吧?来,Cheese——”说话间,她又端着手机给我拍了一张特写,“啊……你看看,像不自然的泷奈,可是会变得不好看的哦。”

望着千束那双灵动的眼睛,我一句话也说不出。

“不过哎……就算是现在让你和我像从前那样相处,也终究有些强人所难吧。”

把手机收进了口袋里,她体谅了我迫不得已的缄默。当突然感觉到手被捉住了的时候,我已经完完全全地被她牵着向前走了。

“泷奈,其实我都知道的哦。你根本就没有说真话。”

在嘈杂的沙滩上,此刻她的声音伴着海风,竟奇迹般地轻柔动听。

“你今天……应该不只是带我来这里看富士山的吧?”

“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我静静地感受着从她指尖传来的温度,可这样也只会愈发伤怀。谁能这样温热的女孩子,却只能依靠人工心脏而生存呢?

“晚上的海边明明这么冷,却聚集了这么多来沙滩的人群。所以说,今天一定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吧?”

“……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呢。”

“身为最强Lycoris的我如果连这点洞察力都没有,那也太逊了吧。”她颇为自得地傻笑了两声,“所以说今天究竟是什么特殊的日子?涨潮吗,还是冬季花火大会?”

“这是秘密。”

我定定地看着她,最终只是留下了浅浅的一笑。

“欸——别这么小气嘛,泷奈~你看,明明也快到时间了吧?”

千束的好奇心一向强烈。经过我这么一卖关子,她又如同惯犯般熟练地撒起娇来。

还好,我对于她的撒娇已经有了一定的抗性。这种惊喜,可不能提前说出来啊。

“也没那么快到时间。”

“啊!露出了破绽了吧,泷奈!烟花不可能等深夜才放,所以一定是涨潮大观对吧!”

实在不忍心打击她这副自信满满的模样,于是我便连声附和着:“是,是。只是自然景观一向没有准确的时间,我们就坐下来慢慢等吧?”

“哼哼,果然我名侦探锦木千束的推理还是很靠谱的!坐,我们一起坐着聊聊天!自从你回了DA以后,我们好像很久都没这种机会好好待在一起了吧。怎么样怎么样,回到DA以后有什么趣事吗?风希还有再刁难你吗?有的话你尽管和我说,我这两天就能杀去那里再教训她一顿!”

她领着我席地而坐。裤子上沾到的沙子好不好洗,不是现在的我们要考虑的事情。

“不,不用了……她现在也没心思刁难我。所有人都在准备着与真岛的大战,司令部总是笼罩着一股阴云……”

我其实本不是一个很健谈的人。但唯独面对千束的时候,我就能把这短短一个月里DA所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娓娓道来。内容不算很有趣,但只要千束愿意听,我就愿意一直讲下去。

“……因为要考虑到可能出现的伤亡,所以山岸医生那边也是忙得不可开交……唔?”

也不知我讲了多久,忽然就感觉千束的脑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我霎时心慌得要命,生怕是她的身体突然支撑不住了。不过没出几秒,我便又镇定了下来。

她那绵长而安定的呼吸声,宣告着这个女孩就只是睡着了而已。

正常而言人在没有靠背的情况下,是很难坐着入睡的。但是,现在千束的情况则完全不同。

最近的她,变得越来越嗜睡。不仅是现在,其实在我驱车赶赴江之岛的路上,她就已经在副驾驶上睡了一个全程。

就像是手机电量不足会自动开启节电模式一样,这并不是个好兆头。Lyco Reco的所有人最近都在担心,会不会某一天当千束安静地睡下之后,就再也不会醒来了。

对此,千束却只是看似无所谓地笑着说:“那不也挺好的吗!没有痛苦地死去,已经比太多人要幸福了。这一生值啦!”

我微微偏头侧目,不敢动作得太厉害。看向这时的千束,就如同一只安静的小猫扒在我的身上。

睫毛轻轻颤动,或许是连她自己也察觉到了这里并不算舒服的睡眠之所。而她那轻柔的身躯因浅浅的呼吸而微微耸动,让我也不自觉地同步了她的呼吸频率。

鼻子突然有些发酸。

糟糕,看到这样虚弱的她,我根本就控制不住眼泪。

但是我不能哭。她虽然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但观察力可敏锐着呢。我不想让她知道,这些天我总是为她流眼泪。

我轻轻地仰起头,尽量不惊扰她的休息。在阻止眼泪落下的同时,整片星空也尽如我的眼底。

今天的能见度很高,不然傍晚也看不见那么遥远的富士山。许多在东京躲藏起来的星星,都于远离灯红酒绿的海岸处现出了它们的真身。

可倏忽,我好像看见一颗闪耀的星星划过了天空。

那好像不是我的错觉。周围的人也随之沸腾了起来。

“真不愧我从下午就占好了位置,一直等了这么久……”

“直播间的大家们,现在看得清楚喵?现在双子座流星雨的极大好像已经要开始了喵!”

“流星雨!流星雨!”

第二颗、接着是第三颗……流星雨,好像真的已经开始了。我还是第一次见这么梦幻的景色……

“千束,千束。快点醒醒啦。”

我轻轻地摇晃着她的身体,尽量让她在不受惊吓的情况下醒来。

“唔……怎么,泷奈……已经到早上了吗?”

她睡眼惺忪地揉着眼睛,而我却迫不及待地指向星空:“千束,你快看看天上!”

“啊,好……哇啊!这是、这是……!”

本来还困意满满的她,好像一下子就精神了起来。

“这是双子座流星雨哦。预报有说,它应该会在今晚达到极盛。只是如果待在东京的话,那里的光污染实在是太严重了……”

一边做着解释,一边观察着千束此刻的反应。我见她正不可思议地张着嘴,瞳孔闪烁,其中倒映着行走的星空。

“……綺麗。”她樱唇轻启,喃喃道。

“是啊,好漂亮。据说有很多人,穷尽一生都没能见过一次流星雨。”

“这么说来,我这一生岂不是赚爆了?”

看着正憨笑着的千束,我只是轻抚了她的头发:“是啊,已经赚爆了……现在,一起许个愿吧。听说在流星下诚恳许下的愿望,都一定都能够实现呢。”

“哦哦,这个我有听过!我先来我先来,正襟危坐,双手合十……应该是这样的感觉吧?”

“我也不太明白,那就按你这么做吧?”

学着千束的动作,我闭上眼,默默地在心底许下了我的愿望。

【希望能够找到备用的人工心脏,让千束健健康康地活下去。】

如果只有一个愿望能灵验,我的愿望就仅此一个。只要千束能活下去,哪怕让我付出一切我都愿意。

再度睁开眼睛时,却发现千束早已许好了愿。此时的她,正凝视着万千在沙滩上远眺星空的人群,脸上悬挂着淡淡的微笑。

“千束……你许愿好快啊。”

“嗯?有吗?”千束转过头来,那令人暖心的笑容一如既往,“或许是因为,我的心底早有了想要实现的愿望了吧?”

“欸,这样么。还真好奇……”

“怎么,泷奈想听吗?我可以告诉你哦,其实也就是……”

见她一副真打算告诉我的样子,我连忙想伸手想捂住她的嘴巴。

“笨蛋!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可最后的结果却是,我没能拦住她脱口而出。

“就是开着Super Car去做最后一次任务啦!”

她眉间带笑,似乎是为了又一次成功捉弄了我而得意洋洋。

可我却笑不出来。

因为在她的瞳孔深处,我却只读见了她不能见人、却也不可名状的哀伤。


彩蛋:

真没想到,泷奈居然这么厉害!连万分罕见的流星雨,都带着我见了一次!

流星不断划过天际的样子,还有她认真提醒我看星空的侧脸。这两幅画面,大概是我至死都不会忘却的绝景。

这世间上有太多不幸的人,我并不比他们特殊多少。但其实,能让我这一生能遇见泷奈,也算是一种运气爆棚了吧。

现在,让我想想……

许愿啊。

在我的人生中,这好像还真是极其少有的经历呢。

不过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要选出自己内心最想实现的愿望……这一点也不难。

嗯嗯,那我现在是应该先正坐?然后再双手合十,闭上眼睛?

也不是在向神明祈福,或许不用这种庄重也可以?

嘛,算了。这种细节就不管了。得尽快趁着流星还多的时候许愿才行。

于是我开始在心中默念起,我整个人生中的最后一个愿望。

【希望在我死之后,泷奈能尽快从伤痛中走出来。对了!还要一定要让她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地度过余生哦!】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