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喜欢的是金鱼

作者:木七拾亿
更新时间:2022-12-28 20:27
点击:289
章节字数:325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NO.99

贺铭同言桐分开后,便准备回帐篷休息,他的帐篷和蒋勇隔得不远,还没走到目的地,便看见蒋勇一个人坐在草地上发呆。

“干嘛不进帐篷”

蒋勇想着苏苏的事,一回头,贺铭已经在他身旁坐下。

“来把游戏?”贺铭掏出手机示意他。

蒋勇摇摇头:“不了”

“我怎么感觉你今天兴致不高,是因为苏溪云?”贺铭问的很笃定。

大神果然是大神,什么也瞒不了他。

蒋勇苦笑的叹了口气:“很明显吗?”

“嗯”贺铭点头:“你喜欢她?”

“没有没有”

蒋勇摆手,觉得自己背锅喜欢苏瑾汐这件事一定得向大神招认了,不然总有一天会穿帮,只要不供出桐子就行。

“大神”蒋勇看着贺铭:“其实不是我喜欢你表妹,是我一个朋友喜欢”

“嗯,我知道”贺铭连看都没有看他。

“你怎么知道的?”

“是言学妹吧”

贺铭的语气很平淡,平淡的就像在说这有个人机一样。

“大神,我和桐子认识很多年了,她是个很好的人,她是真心喜欢苏同学的”蒋勇立马给言桐打包票。

“我知道”贺铭转头看向他:“我挺看好她的”

“真的嘛”蒋勇还真不知道为啥大神这么看好言桐,但打心眼里为言桐高兴。

贺铭点了一下头,言学妹确实会是个很好的伴侣,她今晚的回答都让自己刮目相看。

“你不喜欢苏溪云,那为什么又为她闷闷不乐”贺铭把话题又绕回了蒋勇身上。

蒋勇见苏瑾汐的事已经翻篇了,自然也不打算对贺铭隐瞒。

“我认错人了,以为她是我很久没见的一个朋友”蒋勇的表情又变的伤感起来。

“是那个叫苏苏的?”

蒋勇低下头:“大神,我有时候都怀疑你是个算命的,什么都知道”

“可惜我不是”

“是啊,你要是的话,我就能问问你苏苏现在人在哪里了,在做什么,是不是还单身”

蒋勇自嘲般的笑了笑,重复贺铭说的话:“可惜你不是”

贺铭没有接话,等着他自我调节,很快对方便收起了情绪,抬头看向自己。

“大神,你和苏学姐是什么关系呀?”蒋勇不傻,他也看得出玩游戏时齐慕柒对大神的敌意。

贺铭回答:“算是合作伙伴吧”

“合作伙伴?”

“她之前让我配合演她的男朋友”

贺铭明明脸上不带一点波澜,可蒋勇却开始头脑风暴,将贺铭之前在植物园和他说的话与今晚他偶尔眉头紧锁的样子联系在一起,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大神爱而不得的人,就是——苏溪云。

“没事的大神,虽然苏学姐她不喜欢男生,但你肯定能遇见更好的”蒋勇拍了拍贺铭的肩膀:“正所谓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

贺铭见蒋勇用一幅感同身受很理解的表情看着自己,有点恨铁不成钢。

“我不喜欢花”

“啊?”蒋勇惊呼。

不喜欢花,难不成大神是?弯的?

“我也不喜欢草”贺铭知道他脑子里日常注水,肯定又歪想,补充道。

这下可把蒋勇整糊涂了,不喜欢花也不喜欢草,他看着贺铭:“大神,那你喜欢什么?”

贺铭盯着他,突然沉默了。

蒋勇从他那深邃的眼眸里看见了自己疑惑的表情,多年电视剧观影体验让他觉得现在这个画面很熟悉。

等等,按正常的剧情来说,大神等下应该会说我喜欢你!

不会吧,蒋勇想到这突然有些紧张,身子往后仰了一点。

贺铭看到他的动作,眼里闪过一丝不易捕捉的笑容,他故意站直了身体,居高临下的看着蒋勇,缓缓说道:

“我喜欢鱼,特别是,金鱼”

NO.100

夜深,凌晨2点半,言桐胸口堵着一股怒火,辗转反侧怎么也无法入睡,沉重的呼吸声在狭小空间里响起,她从榻上一跃坐起,手插进头发用力扫了几下。

冷静,冷静!

言桐尝试控制自己的情绪,可效果不佳,她拿起外套,蹑手蹑脚走出帐篷。

拉链拉开的瞬间,冷风像找到了切口一般鱼贯而入,刘薇雨冷的哆嗦了一下,却没有睁眼,言桐赶紧将身子抽出,合上拉链。

山上的夜晚很宁静,四周只听得见风的呼啸声,言桐微微颤抖身子,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冷的。

她在山上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苏瑾汐的帐前。

眼眸里的愤怒被悲伤代替,言桐呆呆看着帐篷,那里面此刻睡着的人,是那样叫自己心疼,她总算知道为什么第一次见她时,她眼里布满了忧伤,她总算知道为什么图书馆出来她那样警惕的质问自己,她总算知道为什么她要拒人与千里之外。

贺学长的话还犹然在自己耳边。

被朋友背叛,被老师指责,被众人污蔑,她当年竟是经历了那样痛苦的事情。

言桐缓缓蹲下身子,她的心像是被撕裂了一样疼痛,抱紧双腿,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不…不要…”

账内的苏瑾汐蜷缩着身子,她又梦见了那骇人的场景,那些面目可憎的人涌上来将她包围,他们高举的尖刀就要落下,她的身上已满是被撕扯割裂的伤痕,腹部一阵又一阵伴随踩踏而来的疼痛感让她喘不上气来。

额头上细小的汗珠如梦中伤口渗血般蜂拥而出,苏瑾汐紧咬着嘴唇,苍白的脸上带着惶惶不安的恐惧。

可尖刀没有落下,踢踹身体的力道也突然撤开,苏瑾汐听到叫嚣声中传来轻柔急迫的呼喊,穿越那些可怖人群,将她的意识唤回。

是谁?她缓缓睁开眼睛。

“苏同学!苏同学!你还好吗……”

言桐在账外突然听到苏瑾汐的梦呓声,那声音里透着凄楚的害怕,她喊了好几声里面也没有动静,声音开始变得有些慌乱。

别急!别急!打电话给她,对,打电话。

言桐掏出手机,手颤抖着点开屏幕。

帐篷里忽的亮起灯光,从下而上的拉链声在夜晚响起。

一张劫后余生苍白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疲惫的眼眸里还有没褪去的恐惧。

根本来不及思考,言桐冲上前,将半跪着的苏瑾汐紧紧抱在了怀里。

突如其来的拥抱让苏瑾汐愣住,言桐的手在她背后摩搓着,与梦境里一样轻柔的声音回旋在耳旁:

“没事了,没事了,别怕”

这几个字仿佛带着某种魔力,让苏瑾汐的眼里忽的泛起一阵酸涩,她抬手,缓缓推开言桐的身体,不是抗拒这种安慰,而是再多一秒,只要再一秒,她便再也克制不住心底那如浪潮般扑涌而来的委屈。

她不想在言桐面前失态,她更不想让她看见自己那样狼狈不堪的模样。

言桐也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有些冲动,她解释道:“我小时候每次做噩梦,我奶奶都是这样抱着我安慰的,很有效”

言桐眸中那心疼担忧的神色全被苏瑾汐看在眼里,她温柔的开口:“这么晚,你怎么来了?”

“薇雨打呼噜,太吵了,我能和你睡吗?”

言桐在心里跟刘薇雨说了句抱歉,她知道做了噩梦之后的人一个人是很难再入睡的,她不想苏瑾汐独自面对黑夜。

苏瑾汐眼里流露出一些纠结,但很快就被平静取代,她回答:“好”

NO.101

就像指纹一样,每个人身上的气味也是独一无二的,不单单是洗发水或者沐浴乳散发出来的香味,而是专属于那个人独有的味道。

漆黑的帐篷里,言桐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她刚刚为了不让苏瑾汐尴尬,一进帐篷便装作很困的样子倒地就睡。

身旁的呼吸声平稳轻缓,她侧躺在苏瑾汐身后,虽然看不见她的脸,但猜想至少她的眉应该没有皱起才对。

明明是这样美好的一个人,为什么上天就要安排那么多波折和痛苦给她呢。

贺学长说她从小一直在被朋友背叛,都说没有朋友是世界上最可悲的事,那……一直被自己认定的朋友欺骗,伤害,又该是何等的痛苦呀。

她…这些年,一定…很委屈吧…

言桐的心又开始抽着疼痛。

如果可以穿越就好了,她一定要穿越回她小时候,从一开始就陪在她身边,把那些伤害都阻挡掉。

“咳咳”干咳声从身旁传来,苏瑾汐的身子微微颤了颤。

是山上太冷冻着了嘛!

言桐赶紧将身上的被子往苏瑾汐那边挪去,手越过她的腰后,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个念头。

睡觉的时候做什么都会被认为是无意识的吧。

她的手落下,环住了苏瑾汐的腰,将自己的身子贴了过去,却不敢贴的太近,空着一拳的距离,怕苏瑾汐听到自己加快的心跳声,手轻轻搭在那纤细的腰间,再不敢动作。

苏瑾汐睫毛眨了眨,她并没有睡着,只是阖着眼在休息,水放在靠近言桐那侧的背包里,她怕打扰到言桐的睡眠,所以没有起身去拿,却没想到自己喉咙发痒竟干咳了起来,更没想到惊动了言桐又被她抱在怀里。

她好像很喜欢抱着东西睡觉,上次也是这样。

这个怀抱不知道为什么,总能让自己觉得很心安,刚刚也是,被她抱住的那一秒,自己的恐惧,自己的不安,都在瞬间消散,反之涌上的是难言的委屈。

很温暖的感觉,如果早点遇见她,就好了……

苏瑾汐想着,不自觉往言桐怀里挪了挪,将她空出来的那部分填上。

更加温暖了……

言桐感受到苏瑾汐贴近的动作,努力控制自己因兴奋而加重的呼吸声,怕惊醒怀里的人,怕这份短暂的幸福会被上天收回。

她闻着苏瑾汐发丝飘来的淡淡清香,好似有安眠效果般,慢慢阖上了眼睛。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