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梦境·Ⅰ(中)

作者:沙幕天
更新时间:2023-01-11 22:52
点击:156
章节字数:881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


「……」


「……」


「…………」


「…………」


「…………」


「………………」


「………………」


「………………」


「……我、我说啊,你们俩为什么一直跟着我?」


男孩停下脚步,有些不太自在地问道。


「那、那是……呃……」


我跟随他的节奏不由得也停下了脚步,却对他的问题一时答不上话来,而旁边的司兀自说道:「我的话……只是在跟着姐姐而已哦。」


听了司的话以后,男孩将询问的目光转向我。


在他的目光注视之下,我忽然感觉有些窘迫。


呜……这、这该怎么解释才好?


不久之前我和司因为迷路而到了一座小公园里,接着发生了一些事,并与男孩相遇了。男孩在出手相救以后便独自离开了公园——然后不知怎的,我带着司不由自主地就朝着男孩离开的方向走去,男孩走得并不快,我们很快就发现了他的背影,就这样不远不近地走在他身后。男孩发现我们在他后面,起初也没怎么在意,但在走了一段不算短的路程之后,他开始时不时回过头来看看我们。又走过一段路程之后,他终于忍不住停下脚步,向我发出疑问。


怎么说呢……要说我们在跟着他也确实算是在跟着他……但我总不能对他说『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跟着你』吧?而且莫名其妙就跟在别人——更何况还是个刚认识的男孩子——身后,直接这么说恐怕会招来奇怪的误解……那样会让人觉得很难为情的……


男孩正在安静地等我回答——糟了,我可不能耗太久,在某种意义上,沉默不语也能转化为一个奇怪的回答的。


「才、才没有在跟着你呢——」


……情急之下,我竟然不由自主地就这样脱口而出了。


「咦?没有吗?」他露出诧异的表情。


哇啊啊,这下该怎么接话才好……


我慌慌张张地打量起四周来,忽然注意到我们正走着的这条路的前方的那栋建筑物——咦?那不是……?!


「当、当然没有啊,只、只是我们刚好也走这条路而已!」


我顺着这条路指了指前面……想不到糊里糊涂地跟着他走竟然歪打正着正好找到了回家的路。


「啊,是嘛……那还……挺巧的。」


留下一句简单的评论后,男孩不再多言,转身继续迈动步伐。我和司也继续不远不近地走在他的身后,不过这次并不算是真的在『跟着』他走,我已经找到回家的正确路线了。我们三个人就这样一前两后地『一起』又走了好些距离,经过许多相同的建筑物,转过相同的街角,路过同样的小河,穿过同样的巷道,最后,在同一个地方同时停下脚步。


男孩带着略感意外的目光看了我们一眼,他指了指一栋房子,说道:「那个……我到家了哦。」


我吃惊得几乎说不出话来,旁边的司指了指与男孩的家宅相邻的那栋房子,说道:「我们……也到家了呢。」


男孩惊讶得睁大了眼睛:「哎——这么说,原来是邻居吗……真巧啊。」


他看了看挂在我们家门前的名牌,自言自语般地低声念道:「若……槻……唔,这么说起来……妈妈好像以前是说过我们家隔壁有对双胞胎来着……」


我也学着他的模样看向他家门前的名牌,上面写的是……咕,汉、汉字?!我、我还不认识汉字啊……


我带着挫败感从名牌上收回目光。男孩走向自家门口。


「我回家了,你们俩也快回去吧——」


「啊,等、等一下——」


不经意间我喊了出来。


「嗯?还有什么事吗?」


他停下正打开的门,回头问道。


之前还一直没有向他为今天的事情正式道谢——


「啊,那、那个……今天谢谢你帮了我们。」


「嗯,谢谢你救了我和姐姐。」司也露出甜美的笑容向他致谢。


男孩的脸好像红了一下。


「这点小事不算什么啦,我只是看不惯恃强凌弱欺负女孩子的行为而已。而且……」他注视着我和司,迟疑了一下,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而且?」


「不……没什么……那么,再见啰,若槻姐妹同学。」


说完,男孩就消失在门后。




我和司回到家中,看了看玄关摆放的鞋子,爸爸妈妈还没有回来。


呼……心中松了口气。


「对了,司……今天和山田发生的那些事,还是先不要告诉爸爸妈妈吧……」


「哎?为什么?」


「既然事情都解决了……还是不要让爸爸妈妈担心了吧。」


「说的也是……好。」


「嗯,那我们先去把衣服换下来吧,都弄的这么脏了——」


「汪~汪汪汪~」


这时,伴随着一阵欢快的犬吠,一个毛茸茸的金色身影出现在玄关,径直飞奔到我和司的面前。


「啊,约翰~来迎接我们的吧~」


「小约翰~我们回来啦~」


我搂住这只名叫约翰的金毛犬,抚摸它毛茸茸的脑袋,约翰也亲热地在我怀里蹭来蹭去。


「哈哈哈,约翰,好痒啊~」


「汪汪~」


看着约翰那副天真可爱的模样,连心情都被治愈了。和约翰玩耍了一会儿之后,我们回到自己房间里换下弄脏的衣服,并把身体擦洗干净。我在自己的伤口上贴好创可贴。没过多久,妈妈回来了。我和妹妹一起走到玄关去迎接妈妈。


「欢迎回来,妈妈~」


妈妈手上提着晚餐的材料,看见我们走来便一如既往温柔地笑起来:「我回来了。小镜、小司,今天的学校生活过得怎么样啊?——咦?你们怎么把新衣服都换下来了?不喜欢吗?」


我赶紧解释道:「不不,不是这样的。今天的校园生活……还不错啦。只是、只是我们……不小心摔了一跤,把衣服弄脏了,所以才换下来的。」


妈妈投来担忧的眼神,把装食物材料的袋子放在地上,分别握住我和司的小手:「哎呀,怎么这么不小心……让我看看……」


妈妈来回察看我和司的身体,然后发现了我身上贴着的创可贴。


「还好小司没事……倒是小镜,还疼吗?」


我摇摇头。


「现在一点也不疼了。」


「小镜真懂事呢……」妈妈捏了捏我的手,眼神里流露出欣慰的色彩。「好——今晚我打算做小镜和小司最爱吃的料理,你们两个好好期待吧~!」


「耶~!」我和司同时跳起来发出欢呼声。


妈妈提起袋子走进厨房开始准备晚餐。过了一会儿,爸爸也回来了。我们三人坐在客厅里,等候妈妈把饭做好。爸爸向我们仔细询问了今天的经历,我和司都一一作出回答,只是把被山田欺负的事情含糊地带过去了。司跟我配合得很好,没有露出破绽。


晚餐时分,擅长厨艺的妈妈如承诺那般做出了我和司最爱吃的料理,而且十分丰盛,让人食指大动。一家人十分开心地共进晚餐,我几乎忘记了今天所有的不愉快。


用过晚餐,在帮忙做完简单的家务后,我和司回到自己房里。


透过房间的窗户,可以看到邻居家的房子,在那栋房子大概是客厅的位置,灯光正从窗户里流泻而出。


『水……上……吗?』


我在心中默念道。


在吃饭的时候,我向父母询问了隔壁家的事情。他们告诉我我们家的隔壁是一户叫做『水上』的人家,从我和司还在读幼儿园的时候起就已经和我们家是邻居了。作为我们邻居的水上家的家庭成员好像只有一对年轻的夫妇和一个小孩,不过那对年轻夫妇好像工作很忙的样子,总是早出晚归,跟我们家很少碰上,而那家的小孩以前好像并不在这里读书,爸爸妈妈也只是偶尔才看见他一次。


「好像是个跟你们差不多大的很可爱的男孩子呢。」妈妈笑眯眯地说道。


「咦?你们怎么突然想起打听邻居的事情了?」爸爸疑惑地问道。


的确,以前我和司还在上幼儿园的时候,或许是因为年纪的关系,再加上几乎没有和邻居碰过面,对邻居的事情并不是很在意。


「啊,那是因为……我们今天放学回家的时候碰到了邻居家的孩子。」


「哎——是这样啊。你们已经成为朋友了吗?」


「不、不是的,只是在半路上碰巧遇到一起回了家而已……并不算是朋友啦。」


「嘿……那么,你觉得那个孩子怎么样呢?」妈妈放下筷子,双手十指交叉撑住下巴,嘴角微妙地上扬,眼睛也微妙地向上弯起一个弧度——总之,她的整个笑容看起来都很微妙——妈妈用这种微妙的表情向我提问。


「唔、哎?问我吗?我、我跟他还不熟啦,这、这谁知道呢?」


被妈妈突然问出这种问题,我心头没来由地一跳,连说话都变得不太利索了。


「唔哎——呵呵呵……是这样吗……」妈妈发出的笑声不知怎的让我觉得浑身有点不自在,接着她转向司问道,「那么小司觉得那个孩子怎么样呢?」


「他是个非常好的人哦!」司漾起天真可爱的笑容毫不犹豫地立刻回答道。


「嘿嘿嘿……是这样呢……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妈妈那个原本就很微妙的表情变得更加微妙了,然后她又看了看我,补充道,「怪不得小镜想要打听他呢,呵呵呵呵……」


「……」我一时说不出话来。我这个妈妈是个很温柔的人,但有时会变得有点脱线,每到这种时候,一本正经的爸爸便会——


「别闹了,镜和司都还小呢。」


爸爸用筷子的另一头轻轻敲了下妈妈的脑袋。妈妈也不生气,只是笑着说道:「有什么关系嘛,小镜和小司总会长大的嘛。」


爸爸妈妈就这样说着些我听不太懂的话,把话题逐渐转移到别的地方去了。我默默听着他俩的『争论』,吃着美味的饭菜,尽情沉浸在这温情的家庭气氛中。


——不知道那个男孩的家里,是不是也和我家一样这么开心热闹呢?


我站在窗边,注视着邻居家的客厅灯光。


他现在应该就在家里吧。


他今天好像很轻松就认出了写在我家名牌上标示住户姓氏的汉字呢……而我却完全不认识他家名牌上的汉字……


不仅如此,他还很轻易地就赶走了山田那帮人……


有着英俊的脸庞、好看的笑容……随身携带手帕……帮我们收拾书包……还说什么看不惯恃强凌弱欺负女孩子的行为……


这简直就像……就像——


「简直就像是书里出现的会赶跑怪物拯救公主的『王子殿下』呢——水上同学他……」


司突然开口道。


「哇,司……你突然说什么呢……」


「啊哈哈哈……我看你站在窗户边一直盯着邻居的方向发呆,猜想你是在想水上同学的事吧……果然如此呢。嘻嘻~」


「呜……」


我这个妹妹虽然看起来柔柔弱弱少有主见的样子,有时候却总能意外地点中我心中所想,基本上我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她,这莫非可以说是身为双子的心意相通?


「总觉得……今天从树上突然出现救了我们的水上同学很帅气呢。」妹妹继续道。


「唔、嗯……是啊……」


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他向我伸手时的那个温柔的笑容。


「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呢?」


「呜……今天发生太多事一时忘记问了……」


……其实当时也有点不好意思开口。


「希望今后能和他成为朋友呢~」


「唔……嗯。」


「啊,对了,姐姐——我们收拾一下课本吧,明天还要上课呢。」


「说、说得也是呢——」


我和司回到家后就直接把书包放在房间里了,到现在为止一直还没来得及整理被打乱的课本。我们从书包里把所有的书都拿出来,开始一本一本地分类整理,再装进各自的书包里。最后——


「咦?怎么多了一本?」司惊讶地说道。


我从司手上拿过那本书,这本书的确我和司都已经整理过装进各自的书包里了,那么这难道是……


我翻开课本,只见扉页上用工整的字迹写着几个假名——みなかみ ゆき(Minakami Yuki)。


「水上……由岐?(Minakami……Yuki?)」我照着假名喃喃念道。


这本书果然是水上同学的……这么说……『由岐』就是水上同学的名字啰?总觉得……


「是个很好听的名字呢,和雪一样。」司一如既往地说出了我心中的想法。


「嗯、嗯……一定是他在帮我们收拾书包的时候不小心放错了……总之,明、明天一早拿去还给他吧。」


他的手帕还在我这里,我已经认真把它洗干净了,等晾干后明天一起还给他吧……呼……这也就是说……明天,还可以再见到他呢……


感觉……今天好像也不尽是糟糕的事啊……




第二天一大早,因为不确定水上同学什么时候会出门上学,我匆匆吃过早餐后就等候在邻居家门口。司因为吃得比较慢,所以我让她不着急在家慢慢吃,自己先出门去。


过了一会儿,司吃完早餐出来,和我一起在门前等候。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可水上家丝毫没有动静。我不禁开始有些焦急了——昨天爸爸妈妈说过水上同学的父母很早就会出门上班,难道水上同学也和他们一样很早就去学校了吗?


眼看再不出发就要迟到了……干脆去敲敲门看看到底有没有人在吧——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水上家的大门终于……动了一下?!接着一个瘦小的身影出现在门后。


「啊……早上好,水、水上同学——」


「早上好,水上同学~」


我和司向那个身影——没错就是水上同学本人——打招呼,他这才像是刚注意到我们似的朝我们的方向看来。


「咦?你们是……?」


水上同学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头发也有点凌乱。他像是在考虑什么似的陷入了沉思,片刻后——


「啊,是昨天的……双胞胎姐妹。——有什么事吗?」


「我们是来还这个的——」我将课本和手帕一起递给他。「这本书是你昨天不小心错放到我们书包里的吧……还有这条手帕我已经洗干净了哦。」


「啊,谢谢——」水上同学看上去似乎愣了一下,接过了课本和手帕。


「不,该道谢的是我们才对。」司摇摇头微笑着说道。


「嗯,该道谢的其实是我们呢……」我看了眼手表——「呜哇~先不说这个了,再不出发就要迟到了——」


「啊,没错呢……」水上同学仿佛也才刚刚认知到这个事实。


三个人不约而同地朝同一个方向走去。


「说起来,水上同学在哪里上学呢?」司向他问道。


「我和你们在同一个学校哦,就在你们班隔壁。」


「咦?你怎么知道我们在哪个班?」


「昨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从你们班门口路过,正好看见你——」他边说边瞟了我一眼,「——在和那个欺负你们的胖子吵架哦。」


「这样啊——」


「昨天下午水上同学为什么会在那个公园里呢?那里并不是回家的路吧?而且你还爬到树上去了……是去玩的吗?」我也向他问道。


「唔,算是去玩的吧……那个地方挺安静的,我还蛮喜欢的,放学后无所事事就去那里逛了一下……之类的。」


「逛?你一个人?」


「嗯。我爬到树上看了会儿书,结果不小心就在上面睡着了,哈哈哈……」水上同学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在、在树上睡着岂不是挺危险的……」


「呼……大概是因为看的书太无聊了吧。」


「你看的是什么书啊?」


「没什么,就是课本而已啦。」


「呃……」


好、好厉害……才上小学的第一天就能自己看懂课本了……


我稍微犹豫了一下,又问出了一个问题。


「那、那……你是什么时候醒的呢?」


「嗯?大概差不多就是胖子欺负你们的时候吧?我听见好像有谁哭了……醒来就正好看见中午隔壁班那个替妹妹出头的逞强女孩在树下正哭得跟只受伤的小猫一样~」


说到最后,水上同学爽朗地笑了起来。我不禁脸上一红,反驳道:


「我、我才没哭得那么厉害呢!」


水上同学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又恢复笑容,回道:


「谁知道呢~」


我们三个就这样一边闲聊一边向学校走去,差不多刚好踩着铃声抵达教室。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和司都跟水上同学一起上下学——呃,说是『一起』,但其实彼此之间并没有刻意这么约定过,只是路线和目的地刚好一样罢了……不,这么说也不太准确。准确来说,应该是这么回事——


我和司每天早上都会去邻居家门前等着一脸睡意的水上同学出来——这让我知道了这家伙原来有赖床的习惯,所以不必担心他会比我们更早出门——然后三个人一起去上学;等到放学的时候,如果是我们班下课更早,我们就会在学校门口等他出来,如果是水上同学下课更早,他虽然不会刻意等我们,但他走得很慢,我们很快就能发现他的身影追上他……呃,这样看的话,我和司倒像是水上同学的跟屁虫似的……不过水上同学本人倒是没什么意见。所以总结一下情况大概就是……虽然我们没有特意约定过要一起上下学,但彼此间算是形成了某种默契。有时候我们会一起绕远路去相遇的那个小公园里玩,有时候也会在上学放学都会路过的小河边逗留一下。在这几天的相处过程中,我们逐渐变得熟稔起来。


而我们班那个欺负我们的山田同学,他在学校里的时候不敢明目张胆地找我们麻烦,顶多只是跟班上其他和他『要好』的男生在一旁一看见我和司就互相咬耳朵,然后再一起放声大笑。傻子都知道他是在说我们的坏话,不过因为没有真凭实据,我也不好发作。等放学后,他好几次纠集他的狐朋狗友在半路上等着找我们的麻烦,但都被水上同学轻松地赶跑了。到后来,山田的仇恨渐渐转移到水上同学身上,把我和司彻底抛在了脑后。直到最后一次,山田特地找了四个人来把水上同学团团围住,其中还有一个小学高年级学生——这本该是一次危险的战斗,但在我和司的表情完成从最开始的担忧到中间的惊愕再到最后的目瞪口呆这一系列转化过程中,水上同学漂亮地打翻了所有人。他们全都倒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至于山田本人,水上同学为了给他一个彻底的教训而打断了他的鼻子。山田捂着自己血流如注的鼻子,跪在地上泪眼汪汪地向水上同学认错:


「呜、呜呜……对不起、我知错了……呜、呜……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呜……请您放过我吧……」


「啧,哭得真恶心,以后你要是再敢来找我们麻烦,可就不止是被打断鼻子那么简单了,记住了的话就快点滚吧!」


「是、是,我记住了,以后绝对不来了——」山田瑟瑟缩缩地站起来,然后突然一声「呜哇——!妈妈——」爆发出来,就这样大哭着泪奔而去。


之后,我们将那些残兵败将抛在身后,继续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看不出来水上同学原来打架这么厉害啊——」我惊叹道。


「是啊,连高年级的学生都不是对手……」司也钦佩不已。


「我以前跟随在乡下开武道场的祖父学过古武术,普通的外行人不会是我的对手的啦。」水上同学微笑着解释。


「『古武术』是什么?是武术的一种吗?」


「这个嘛,简单来说就是日本流传下来的传统武艺啦。」


「武艺?就像空手道、柔道之类的那样吗?」


「不,空手道和柔道顶多只能算是以强身健体为主要目的的体育竞技罢了……这些都是脱胎于传统武艺,经过改造削弱了其杀伤性和危险性的现代武道。而传统武艺是来源于古代武士阶层数百年来不断的研究发展和实战经验的完善与总结……嘛,毕竟武士们战场上兵戎相见攸关生死存亡,所以古武术都将技术的实战性放在第一位。倘若真正要论杀伤力的话,那肯定非古武术莫属啰。」


「哎……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说起来你为什么会去学武术呢?明明才跟我们差不多大……」


「嘛,这是祖父要求的,说什么『健全的精神寓于健全的身体』之类的……不过我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好,以前村里的坏小孩都被我教训了个遍呢,哈哈。」


「哇……」


「嗯?你们俩怎么了?这眼神……」


「啊哈哈,总觉得呀……」司回答道,「水上同学就像英勇无畏的『王子殿下』呢,不仅武艺高强,还充满正义感——」


「是啊……」我情不自禁地追加道,「『王子殿下』总是会勇敢地与邪恶势力抗争,从坏人手中保护公主——」


「嘿~你们是这样看我的啊?」水上同学忽然露出恶作剧般的笑容,在我和司的脸上来回瞟,最后把目光定在了我的脸上,「那谁又是『公主』呢?你们两个吗?」


「什、什么啊!我、我才不是那个意思!」


「哦?是吗?那你干嘛要脸红?」


「谁、谁脸红了?!这是太阳光照的啦!是太阳!」


「呼……哈哈哈哈,那这太阳光还真是很红呢~该不会其实是太阳公公在害羞吧?」水上同学的笑意更深了。


「呜……什么嘛……」


我撇撇嘴。怎么好像有种被逗了的感觉……


当我们到家的时候,发现水上同学的家门前站着一个长发年轻女人,她背对我们,好像正低头在自己的手提包里翻找着什么。


一看见这个女人,水上同学发出略感意外的声音。


「咦?妈妈?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女人闻言转过身来。她穿着深色的连衣长裙,身型纤瘦而高挑,一头柔顺的乌黑长发沿肩膀倾泻而下,浑身上下透露出一股知性气息。


『哇,真是个大美人呢——』


我不禁在心中赞叹道。


「啊,是小由岐回来了啊,我今天有点事要办所以请假了,办完后就提前回来了……」


她边说边看向和水上同学站在一起的我们,露出了微笑。


「你们就是若槻家的那对双胞胎姐妹吗?果然很可爱呢,最近小由岐经常提起你们哦~」


「不,我也没有经常提起吧——」水上同学立刻分辩道。


「小由岐,我昨晚买了一些蛋糕放在冰箱里,你进去拿出来分给你的朋友们吧。」


水上同学微微愣了一下,随后点点头:「是……」接着便走进屋内。


水上伯母走到我和司的面前蹲下身来,就像我们的妈妈那样抚摸着我们的头,温柔地微笑道:


「真的是很可爱的孩子呢,怪不得小由岐会说起你们的事呢。」


「水上同学说起我们?」


「没错哦。对了……阿姨在这里有件事想拜托你们,可以吗?」


「阿姨……有事要拜托我们?」我颇感惊讶地问道。


「嗯——我希望你们以后也能一直跟小由岐好好相处……我和我老公……啊,也就是小由岐的爸爸,我们工作一直都很忙,总是没有时间好好陪陪那孩子。」说到这里,水上伯母叹了口气。「以前呢,因为我们实在太忙了,就把那孩子送到乡下的祖父身边。但也不能让那孩子一直呆在乡下,于是现在我们就把小由岐接回来了。听小由岐的祖父说,那孩子好像不太喜欢跟别人往来,而且我们也从来没听小由岐提过有什么要好的伙伴……」


听到水上伯母如此坦言,我这才注意到,确实在这几天和水上同学的相处过程中,他几乎没有主动接近过别人。


「……我和小由岐的爸爸起初都有点担心这孩子会不会交不到朋友,但是在几天前小由岐忽然提起了你们……你们应该是小由岐第一次交到的朋友哦~」


「第、第一次交到的朋……友……吗?」我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嗯——所以呢,阿姨有个任性的请求,希望你们能多照顾一下小由岐,跟那孩子成为好朋友……让小由岐别总是一个人……可以吗?」


「嗯——」我点点头,「放心吧,伯母。我答应你——」


「哈哈。」水上伯母开心地笑起来,「你就是双胞胎中的姐姐吧?正如小由岐所说的那样,是个温柔活泼的好孩子呢。」


「哎?」


「妈妈,你们在说什么呢?——」


这时,水上同学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他手上拿着两盒蛋糕走到我们旁边。


「没什么~只是在拜托小若槻们多照顾你一下而已~」


「……嗯?我倒觉得我应该不需要被照顾吧……」水上同学疑惑地皱皱眉,然后把那两个蛋糕盒子递到我和司面前,「这个给你们——」


「啊,谢谢——」


「谢谢——」


我和司接过蛋糕,向水上同学和伯母致谢。


「别客气,这个蛋糕姑且就当作是刚才的请求的一点小小谢礼吧。」伯母温和地微笑道。




晚上,我躺在床上反复回想着今天水上伯母所说的事。


好朋友……吗?


不,先不说好不好的问题。


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我们和水上同学并没有就『算不算是朋友』这个问题达成共识……虽然这种事一般也不需要特地达成共识什么的……


不知道……不知道水上同学他是怎么想的呢?


他已经把我们当成『朋友』了吗?


——『如果是朋友的话,尤其是好朋友的话,那就要以名字相称哦——这样可以让关系变得更亲密。』


妈妈在今天晚餐时所说的话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以名字相称吗……?


那、那样的话,就应该叫水上同学为『由岐』吧……


『由岐』……


我在心中把这个名字默念了一遍。


和雪一样的名字。


如果是这样的话,也就是说、也就是说……『由岐』他也要以名字来称呼我和司……


我不由自主地在脑海中模拟了一下这样的情景……


呜哇哇!


忍不住用被子捂住了整个脑袋。


总觉得……好害羞呀!


……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