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迫降(二)

作者:墨枫流
更新时间:2022-12-26 21:42
点击:333
章节字数:379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吃完饭后,濑连同学叫我们过去,说来也奇怪,明明是一栋楼的朋友,但平时却不会互相拜访,当代年轻人的社交障碍看来真的很大。


按下十楼的电梯,闸门在眼前缓缓闭上。


「悠。」明日花轻声呼唤我的名字,我扭过头去看她,却被她堵住了嘴。这家伙,被别人看见就难办了!


耳边是电梯徐徐下降的声音,低沉的嗡嗡声与下流的啾声混在一起,真是令人困扰。明日花的突然袭击在电梯打开后结束。我不满地瞪了她一眼,气恼地先走出门。


开门的是长琴同学。她今天穿的是日常居家服,给冰山美人的气质增添了几分平易近人。


「潮田同学的我已经找好了,达奈同学你的玖她在帮你找,就在那个打开的房间那里,原本是她的房间,现在仅作为衣帽间使用了。」虽然你对我们解释的很详细但这种家事告诉我们外人真的好么?在表示叨扰后我们走到房间里,正如她所言,濑连还在找衣服。


「啊,达奈,你来得正好,看一下这件怎么样。」她从衣柜里挑出一件蓝紫色的浴衣展示给我看。


「颜色太老气了吧,不是很适合我。」


「也是。那这一件呢?」她又拿了件绿色的出来,让人感叹她的衣品。


「不是…你是怎样会觉得我适合穿这种衣服的?你平常是谁给你搭配的衣服啊?」


「是我。」


「果然呢。濑连啊,听我说,你……似乎不是很适合搭衣服呢。」


「什…!」她似乎受到了很严重的打击,整个人萎靡在那里,有必要有那么大的反应吗?


「话说回来,我以前似乎对她说过这种话来着,那时她还不信呢。」


原来如此。被一个人否定还可以认为是道路不同,被另一个人否定了就会开始怀疑自己了。「那濑连的私服也是拜托你的吗?」


我这样问道,而长琴同学也干脆地点头。


濑连缩得更小了,平时暴露在外的尖锐气息早已无影无踪,就像一只落水的小狗,这种反差连我都觉得很可爱。


拿着从她们家借来的浴衣回到房子后,我们打算再试一下。明日花拿到的是水蓝色点缀紫红梅花图案的浴衣,而我是鹅黄印粉色樱花的样式。在穿好自己的后我她面前晃了晃,虽然头发还只是扎了个单马尾,但对明日花仍是效果拔群。


「悠……好可爱。」她面颊微红地赞叹道。我有些小得意,问她:


「就只有这种平庸的赞美吗?」


她深吸一口气,随后说:


「悠是真的很可爱。悠的脸很可爱,悠的笑容很可爱,悠皱起眉头的样子很可爱,悠娇小的背影很可爱,悠走路的姿势很爱。悠的睡脸很可爱,悠洗澡时光洁的背很可爱,悠的身材也很可爱,悠的欧派很可爱,悠接吻后呆呆的表情很可爱,悠生气的样子很可爱,悠苦恼的样子很可爱,悠就是可爱的集合体,世间所有的可爱被浓缩后加入到了悠的身体里,悠的全身上下都写满了可爱……」


唔!好沉重!!我被口无遮拦的明日花吓到后退了一步,她还补充了一句:


「悠害羞的样子也好可爱。」


其实不是害羞而是害怕呢?不过为了不伤到她的心我还是不告诉她真心话好了。


「嘛,先不说这个了,明日花你怎么不穿呢?」


她的目光开始摇摆,肉眼可见地慌张起来。


嗯?我才意识到刚才是当着她的面换衣服的。


「明日花大变态。」我以嘲讽的语气挖苦她,在支支吾吾了一会后,她便自暴自弃地说了出来。


「因为是悠啊!因为是悠…所以才想看的!……因为是悠所以没办法的!」


『因为想看所以才看的!』虽说她胆子比以前大了不少,但说这话的时候也还是面红耳赤的,这又让我崇敬起长琴同学来。


「好啦好啦,一句话说一遍就够了,不用换那么多种表达方式…反正被看到了又不会少一块肉,只是被明日花看到了而已。你要看就随你喜欢吧。倒是你快点换上如果尺寸不合还要下去换的。」


对了,说到我们不在她们家换的原因嘛——





「我建议你们最好还是回自家换衣服比较好。」长琴同学如是说。


「为什么?这里不是更方便吗?」


「因为这里装了针孔摄像头。」


「「?!」」此言一出,不光我和明日花震惊了,就连住在这里的濑连同学都万分诧异。


「什么什么?你在我房间里安了这种东西?!」


「你刚搬来时不是没和我一起住嘛所以为了看到你睡觉和换衣的样子,就装了个摄像头。」


「偷拍是犯罪啊!」


「我在自己家安摄像头和偷拍有什么关系?再说了,你全身上下都被我看过开发过了,还有什么好在意的?而且你不觉得晚上我们一起看你换衣服的视频不是别有一番风味吗?」


濑连被三发鱼雷直接击沉。是我也想不到长琴同学…大师的行为会如此偏激。只能说节哀顺变。





明日花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手放在T恤下摆,抱着不知名的决心将衣服掀起露出内衣。光洁白净的身躯带着玲珑的曲线,远比我更富有女人味的姿态展现了出来。


见我盯着她不动,她的脸越来越红,以极快的速度穿好浴衣,挽起头发扎了个偏头。


明日花伸了伸手,平整了下衣服,转动身体看是否合身,似乎是自己满意了,随后询问我的

感想。


「感觉……如何?」她单手掩嘴,娇羞的神态能打120分。


「嗯!非常可爱呦!明日花果然是个大美人呢!」


「嘿…嘿嘿……」得到恋人的肯定后,明日花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神情。


「那就跟她们说一声就这两件吧。」我打开手机,给濑连发送信息,她没有立刻回我。我又上下扫了眼明日花,果然很适合她。





天色已晚,到了该洗澡的时候,我跟明日花说了声就先进浴室了。其实说了也没有用,因为每次她也会跟着进来一起洗,搞得有点挤,在考虑是不是该换个大一点的浴缸。我并不认为自己的身体富有魅力,倒不如说明日花的比我强太多了,可她却总是认为我更吸引人一些,难以理解。为什么她会这么热衷于身体接触呢?独自思考这些我也无从获得解答,只好洗起头来。


『吱——』明日花顺理成章地进来了。


「我想和悠一起洗。」


「你不是已经进来了吗?要问的话应该是在门外说这句话吧。哎,随便你了。」


花洒的水从头顶淋下,在不通风的室内蒸腾起氤氲的雾气。明日凑到我身边贴着我的身体淋浴,她的身体温暖湿润,热量以有别于水的方式传递过来,让人脸红心跳。


「你就不能等我冲完再来吗?反正是夏天,光着身子一下也不会感冒……」


「可是那样和悠贴在一起的时间就变少了…我不想那样。」明日花贴在我耳边低语,声音像是虫子一般钻入我的耳朵,带来异样的酥麻感,湿哒哒的灰色头发在我胸前,奇异的触感十分不妙。


「我…我洗好了,先去泡澡了!」最近一段时间我几乎都在和明日花一起洗,一开始还有些不适应,但免疫力就是这么练出来的,可今天我的状态总觉得有些奇怪,感觉明日花特别的…呃…妩媚。全身上下都像是在发光,充满魅力。


泡在热水里,感觉越来越不清醒。明明进浴缸前我特意打开了窗户,但头还是晕乎乎的,好似半梦半醒,当明日花进来时,我本能地抱住了她。


绵密的吻如丝如缕,触觉沿着嘴唇向全身扩散,紧紧相拥的身躯感受着彼此的炽热与柔软。明日花的手在我背上游走,顺着脊柱向下轻抚,触电般的痒麻感让我禁不住扭动身躯,而她却加重了搂住我的力度,另一只手托住大腿根部。这家伙!


眼前的明日花越发朦胧,但脸上的笑容却能清晰地感知。将我包围的不只是热水与她的身体,还有她满溢而出的爱与温柔……似乎委身于她也挺不错的吧……


正当我这么想时,突然感觉到如坠落悬崖般的失重感,浑身一震,猛然清醒。


我回到了『屋顶』。


『啊呀,那个孩子居然用这种方法来达到自己的欲望啊,不过技术倒是挺不错的。』灰色小球似乎在对明日花表示赞叹,我还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被她催眠了喔,就像拓印梦一样,这是和灵魂有关的操作,只不过拓印只影响

精神,而催眠可以影响现实呢。』


「所以说……她居然为了自己的色心想要迷倒我?」

『差不多是这样呢。虽然我不是很想坏了你们的好事,不过心灵与肉体的纯洁有时候会有意想不到的作用呢。』


『不提这个了,我们换个话题。』小球如此说道。


『你觉得『梦』很危险吗?』


「危险?…应该说是吓人吧,做噩梦什么的。」


小球不置可否。『『梦』是有长短的。』


「那又如何呢?」虽然说一个很长的噩梦确实很不舒服,但醒来以后也只会觉得这是个梦

而已。


『拓印是很厉害的,如果能力足够的话想截取多长的梦就有多长的梦。假如……有人将一个

人的一生拓印为另一个人的梦的话……梦里的一生结束后,面对这过于悠长的记忆,他是否还能确认自己到底是谁呢?梦里的自己生老病死,但现实里的人却拥有着未完成的人生,他的内心又会有怎样的变化?』


「这…」


『再假设一下,如果一个人成为了植物人,但梦里的自己仍然活着。若是这个梦结束了,那他的灵魂将何去何从呢?』


我从没思考过。


『『孤魂野鬼』,说得就是这类物种呢,不幸的灵魂为了寻找载体而努力,被它们盯上不知

是幸运还是不幸。他们会让你在梦中走完一生,然后代替你活下去。』


『又或者说…如果有一个走不完的梦存在……算了,时间到了,记得伸左手。』小球在自说自话后我的意识猛然上升,回到现实,并下意识地伸出左手,结果正好按住明日花想袭胸的脸。


「悠?你不是……」


「我说啊明日花,平常洗澡时让你摸一下是无所谓,但你今天是不是太过分了呢?还通过催眠这种方式。」我带着毫无温度的笑面对着她,眼前的明日花清晰多了,这让我更加明白之前是中了她的招。


「悠…我错了。」


「今天别进我房间。」


「!」她发出小动物般的悲鸣,令人心情舒畅。




(?的视角)


小女孩离开后,我独自留在屋顶上。设下这个梦的人很厉害,几乎将一个世界『拓印』了下来,填住了无边的灰色。但就算是设下这个梦的主人也没料到会有入侵者吧。


当然不是我,入侵者另有其人。


这是谁的『梦』并不是很重要,但的确很不错,粉色的天空十分梦幻。不过嘛……


我挪到屋治,向下看去。


灰浪翻涌。


『没讲完的故事我还有时间讲,你还有时间听吗?』


『哎,希望那个小姑娘能帮帮她吧,实在不行,就轮到我了。』


『可能是主人想回来吧。这样就解释得通了。就这么办吧。』


我也该离开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