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兩場聖誕派對

作者:范可遙
更新时间:2024-02-04 21:34
点击:266
章节字数:301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耶!再來一罐!」


「喂喂!已經幾罐了?妳到底打算喝多少啊?」


「呵呵,有什麼關係嘛!因為是難得的聖誕節嘛!我也再來一罐吧!」


「啊,我也要!」


「呵呵,大家要注意,不要喝過頭哦!」


外頭雖已是寒風獵獵,但在這位於地下室的倉庫內,卻是滿溢著溫暖和熱情。在這個聖誕佳節中,Poppin'Party的眾人齊聚在她們早已熟悉不過的倉庫中,享受著為她們自己舉辦的聖誕派對。


「啊!讚啦!果然酒就是要跟大家在一起才會好喝!」


香澄大口喝下手上的罐裝酒,滿臉通紅地呼出一口氣,大聲道。已經上了大學的她,外表上雖然比高中時期顯得成熟不少,然而其開朗外向的性格依舊沒有什麼改變。經常和朋友聚會喝酒的她,此時也自然地大口喝下杯中物,享受和朋友們在一起的快樂。


與之成對比的,是有咲拘謹多的模樣。或許是因為身為房間主人的自覺,她雖然也不時喝下到入手中杯子的酒,但啜飲的量就顯得節制多了。儘管如此,從她微微發紅的臉頰及變多的話也能看出她仍有幾分醉意。


沙綾微笑著看著其他人,一邊也慢慢地喝著自己手中的酒。不同於大口暢飲的香澄和刻意節制的有咲,沙綾飲用的量應該算是處於中間值,以她自己的感覺恰到好處地享受派對。


坐在沙綾身旁的多惠喝的酒量應該和沙綾差不多,但和臉上泛出潮紅的沙綾不同,多惠倒是顯得神色自若,一點也看不出她已經喝了那麼多。看著多惠那副樣子,沙綾不禁在心裡嘀咕著兩人的酒量果然有差,讓她幾乎不曾看過多惠酩酊大醉的樣子,自己的醉態倒是經常讓多惠看見。


最後在旁一點也看不出和平常有什麼不同的是里美,和他人不同,拿在她手上的總是無酒精飲料。在派對結束以後,她還得開車去機場接在國外留學的姊姊回來,眼前好幾瓶酒類自然是連碰也沒碰過。


「哇!突然好想辦LIVE!有咲,可以嗎?現在可以辦LIVE嗎?」


又灌下一口酒的香澄想到了什麼,開始提出無理的要求。


「喂,怎麼可能啊!妳酒喝太多了吧,現在怎麼可能辦LIVE!」


正當香澄和有咲互相爭吵時,幾聲吉他的和絃聲傳來。兩人往聲音的來源方向一看,多惠不知何時拿出了她心愛的吉他,自顧自地彈奏起來。


「惠惠,妳怎麼突然彈起了吉他?」有咲一臉傻眼地問。


「嗯?因為想彈。」


「這根本沒回答問題吧!」


「欸?惠惠在彈吉他?我也要彈!有咲,我的吉他在哪裡?」


「妳根本沒帶來吧!」


才因為聽到多惠的彈奏而稍微止歇的香澄和有咲又開始歡騰起來。正當此時,沙綾配合著多惠的絃音,輕聲唱了起歌。


「啊。沙綾在唱歌!我也要唱!」


香澄說完,配合著兩人的曲調和歌聲,也開始大聲地唱起來,並且用手掌打起了拍子。


「呵呵,好像很有趣的樣子呢!」


接著,里美也開始加入歌唱的行列。


「欸?連里美也……?」


「呵呵,有咲,不用害羞,妳也一起唱吧!」


「欸欸?呃,好、好吧。」


遇到這種場景,有咲一時之間雖顯得有點不知所措,但在沙綾的邀請下,也就跟著開口附和起現場的歌聲。


最後,派對現場如同香澄所期待的,成為一場簡單的小型演唱會。多惠彈著吉他,而其他人則唱著歌附和,就這麼一直鬧騰下去。


最後,連唱了好幾首歌的大家在掃完現場剩餘的食物和飲料後,儘管還覺得有點意猶未盡,但畢竟時間也差不多了,於是決定讓今天的派對到此為止。


此時倉庫的地面已是杯盤狼藉,各種酒瓶和鋁罐散落其中。但是,現在誰也沒有興致去收拾。大家決定隔天再過來一起整理,便先各自解散。


有咲隨手披上大衣,多惠背起吉他,其他人也各自收拾起自己的隨身物品。這時的香澄已經醉到連走路也是踉踉蹌蹌的,被有咲推著往前走。


「嗚嗚,我還不要回去,還沒有喝夠……。」


「夠了夠了,已經太夠了!趕快給我走~!


香澄呻吟著,有咲則不管她的反抗,將醉醺醺的香澄塞進里美所駕駛的車輛後座,將門關上。


「那麼,大家明天見囉!惠惠和沙綾,時間很晚了,妳們回去的路上也要小心哦!」


里美揮揮手,向其他人道別。在前往機場的途中,她會先將香澄送到家裡。有了里美的接送,大家也對香澄的回家路放心多了。


看著里美駛車遠去後,有咲將視線轉回在場的剩餘兩人。她稍微拉緊隨手披在身上的大衣,確認地問:


「妳們這樣子回去,不要緊吧?」


「嗯,我住的地方離有咲家很近,沒問題的。」多惠點頭。


「是、是這樣子啊,」有咲依序看了多惠和站在她身邊的沙綾一眼,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說了:「好吧,總之,妳們回去的路上要小心一點哦!」


「嗯,謝謝關心。」沙綾微笑著向有咲揮揮手,接著,跟著多惠離開有咲的家。


或許是因為並非位處鬧區之故,儘管不遠處能隱約看到刺眼的燈光及喧鬧的人群,現在兩人走在的冬夜街道卻顯得十分冷清,路上看不見半個人影。沙綾悄悄地往多惠的身旁挪近了幾分,伸出手挽住多惠的手臂。而多惠也握住沙綾伸出的手,稍稍用力地和她十指緊扣著。


兩人就這麼緊依著,在這條冬夜無人的街道前行。不一會,兩人便來到多惠目前所住的公寓前。


不同於其他人,多惠在升上大學以後便搬離老家,自己一人在外生活。目前她所居住的公寓房間雖然已經頗有年代,但是在房東和住客們的共同維護下,屋況還算是不錯,並且從這裡到多惠平常常去的地方都算方便,可說是個不可多得的好物件。不過,唯一對多惠來說美中不足的是,在這裡不能養寵物。沙綾不只一次看著多惠恍惚地回到老家,想必是為了和她所飼養的兔子們親熱一番,彌補平常沒能接觸到牠們的遺憾。


多惠打開房門,迎面而來的是無人房間特有的冷清感。不過,隨之點亮的光明和人體的溫暖隨即驅散了這種感覺。多惠走進屋內,隨手卸下隨身物品。沙綾跟在其後,習慣性地呢喃聲:「打擾了。」自從頭一次進入這間房後,這個習慣就一直沒改掉,就只差不會連她用備用鑰匙進入房內時都說出根本沒有對象的招呼。


兩人來到她們平時坐慣的兩張並排坐墊上歇息。沙綾環顧四周,房內擺設和她昨天看過的沒什麼區別,頂多是堆滿角落的書藉又亂了一些。沙綾心想,過幾天還得再來打掃一下。不過,這自然不是現在必須考慮的事。


在這裡,除了她們兩人以外再也沒有其他人。沙綾將牽著多惠的手握著更用力些,身體往多惠的身上靠去,而多惠也像是在回應她似的,也稍微將身體更貼近沙綾。


在不同於大街的狹小空間內和多惠相依,長長的髮絲輕撫著沙綾的臉頰,令她更能感受到身旁的人兒。比平時來得高的體溫,在熟悉的青草般的清香外添了幾分酒香,顯示著稍早前的派對並非對多惠毫無影響。沙綾感受著這樣的體溫,嗅聞著與平常稍有不同的氣息,任由時間一點一點流逝。


房中,只有窗外傳來呼嘯的風聲、隱約聽到為節日歡騰的人聲,以及室內暖爐的運轉聲。


良久,沙綾才緩緩開口:「聖誕節了呢。」


「嗯,聖誕節了呢。」多惠附和道。


然後,兩人不再說話,任由暖爐及彼此的體溫暖和被外頭寒風吹襲的身體。


每當到了像這樣標幟性的日子,總會讓她們發覺彼此一起度過了多少時間。然後,為彼此能夠共享這麼多時間而從心裡感到由衷的高興。


又過了好一段時間,沙綾戀戀不捨地將身子緩緩從多惠身上移開,伸手往自己進來時隨手放到一旁的包包。在裡頭一陣摸索後,拿出一個精心包裝過的盒子。


接著,她捧著手中的禮盒,將臉轉向身旁的多惠,輕聲道:「聖誕快樂,多惠。」


「聖誕快樂。」迎接她的,是臉帶笑容,手上也同樣是個精心包裝禮盒的多惠。就在沙綾翻找著禮物時,多惠也拿出事先準備在房裡的禮物。


兩人四目相交,彼此輕笑出聲,交換了手中的禮物。


沙綾打開手中禮物的包裝,放在裡頭的,是一條閃閃發光的項鍊。


多惠也同樣打開自己手中的禮物,一雙手套出現在她手裡。


沙綾掛起項鍊,多惠戴起手套,看著彼此的眼睛,笑了。


窗外的寒風依然刺骨,但是房間內的溫暖,卻能讓人忘卻現在所在的時節。


標題有點不知道要取什麼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