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32

作者:edith7
更新时间:2022-12-26 10:52
点击:166
章节字数:263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别浦透过轿帘,看向这条熟悉又陌生的巷道


平南将军府位于上都权贵聚集的区域,是当今太子殿下赐给她的宅邸,如此厚赠招来一众朝臣的钦羡,别浦却感觉如芒在背,似有一把利剑悬停在脑袋上方,每一笔赏赐都在加重这把剑的重量,只等某一日弦断剑落取了她的性命


别浦知道这是自己的命,以前她能坦然处之,可现在不同了,现在她有阿凉了


她内心升起一丝烦躁,便叫停了轿子,与身边亲卫道:“你们先回去吧,我自己散散。”说罢便随便寻了个方向,漫步而去


其实说起来她也算得上是半个上都人了,自小在上都长大,在没有被主子选中的为数不多的时光中,她也曾和玩伴窜过上都的大街小巷,不把阿娘的呵斥放在心上,如今物是人非,再次回到这里,这巨大的上都城变成了一座牢笼,没了一丝念想


别浦漫无目的的走着,周围叫卖招揽声逐渐多了起来,她看到一家茶楼有人在唱戏,便进去捡了个不起眼的位置坐下,叫了壶茶慢慢的喝


小戏台上老生咿咿呀呀的唱着,周围是此起彼伏的叫好声,她听不懂这些,那人唱腔婉转高亢钻入了别浦的耳中,却变成了主子白日里的轻笑:“听说那些南边的给你起了个绰号叫女夜叉,挺好,我很喜欢,你既然回来了,也别闲着,去管管玄甲司吧,这么好的一个名号,在上都,也别浪费了。”


主子的声音渐渐隐去,老生高亢的唱腔变成了刺耳的尖叫,谩骂,诅咒,那些死在她面前的冤魂厉鬼一个个的涌了出来,紧紧的纠缠着她,别浦感觉嗓子中泛起了血腥气,她连忙端起茶杯想压一压,却发现杯中也尽是红色的粘液,她心慌一颤,却马上稳住


这么多年,她早已有了应对的办法,以前是想阿娘,现在是阿凉


她想阿凉不语时的秀丽,笑起来的梨涡,吻自己时的羞涩,待她睁开眼睛,已是一片清明


别浦失了再坐下去的心情,起身准备结账离开,掌柜却随手一指道:“客官,您的这个茶钱二楼的顾客已经帮您结过了。”


别浦顺势看去,只看到二楼的一个雅间,里面隐有人影,看不清面目,她犹豫片刻,上楼敲门:“不知承蒙哪位抬爱,别浦特来道谢。”


门应声而开,迎面是位劲装女子,光看身形呼吸就知是有工夫傍身,女子颔首施礼:“将军,家主有请。”


别浦不动声色的进了雅间,看见屋内端坐着一位女子正品茶听戏,只一眼,别浦心中诧异,紧走几步跪地施礼:“臣别浦赫娜,参见大公主殿下。”


“起来吧,”秀目达山放下茶杯,随意的指了指身边的椅子道:“坐。”


别浦不敢推拒,略有些拘谨的坐着,这位大公主一向低调神秘,她虽在宫内见过几次,却从未交谈过,只偶有一两次听到主子阴恻恻的赞叹他这位大姐的好手段,半圈破谜题,这样的人物怎么会找上自己?别浦猜测着


秀目达山却看透了她心中所想,清冷的脸上露出丝笑意:“平南将军不必紧张,你现在可是上都城中的红人,我只是来攀攀关系罢了。“


别浦心中虽乱,面上却不显,再次施礼沉稳道:”殿下说笑了,别浦只是一介武人,承蒙陛下,主子错爱。“


秀目达山不置可否的点点头,静了片刻,突然转了话题:”说起来,我幼时还曾见过你娘亲。“


别浦一愣,秀目达山自顾自的继续道:”我幼时有一次去给二娘请安,二娘赏了一碟糕点,我很喜欢,二娘就指着身边一位管事说是她的手艺,那管事还给我略讲了下做法,糕点味道实在不错,我总念叨,小厨房还专门去向那位管事讨教过几次,却不对味,我那时还小,颇为任性,本还动过向二娘讨人的心思,但没几日,上瘾的劲儿过去了,也就算了,如今看来,倒成了件憾事。“


别浦警惕的听着,她知道这位大公主绝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屈尊来这种小茶楼与自己偶遇,更不可能一直记着这种小事,她定有所图


秀目达山喝了口茶,静视别浦:”你我想来是无缘的,我朝古训,一族认主,世代侍奉,生死由主,天命不叛,平南将军,你主子现在让你去统领玄甲司,你作何感想?”


别浦微微攥紧拳头,面上却毫无波澜沉声应道:“主子抬爱,自当全力以赴。”


“呵呵,”秀目达山冷脸讥讽道:“那玄甲司是什么地方你我都清楚,你说要全力以赴?那看来这上都城怕是要腥风血雨,不得安宁了。”


别浦不为所动:“奉命行事,职责所在,臣只是个小人物,殿下,上都会如何,不是臣能做主的。”


“是吗?你屠城杀人时也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一句话刺的别浦猛地抬起头,那护卫上前一步却被秀目达山拦下,大公主轻轻的转动自己大拇指上的玉扳指:“我问的是你,别浦赫娜,你作何感想?”


别浦似有千语,梗在喉咙,无法作答,大公主继续把玩着玉扳指,似乎对她的反应早有预料:“手上冤魂无数的平南将军却不喜欢杀人,这话说起来,怕是无人敢信,别浦赫娜,你是个聪明人,掌管玄甲司后会发生什么,不必我多说,你将来会如何,你也很清楚,你家主子注定是要坐到那个位置的,你说自己做不了主,此话不假,这天下除了我那好弟弟怕也没人敢替你做主,但倘若有一天,你想开了,想要为自己做回主。”


秀目达山与别浦对视,笑道:“你阿娘手艺不错,我那时年幼,忘了赏,这份赏,给你存着。”


别浦在街头游荡到临近宵禁才往回走,其实这宵禁对她来讲全然无用,因为宵禁后的上都城是玄甲司的上都城


玄甲司原是当今圣上还未统一全境时的一支亲卫,专职负责护卫圣上安全,后来两国交战,大量探子渗入,圣上为巩固国本,就命玄甲司侦听舆情,辨奸除叛,可直达天听,先斩后奏,决后再证,如此权力,让原本只是一群侍卫的玄甲司变成了如今大原人人谈之色变的阎罗王


由于玄甲司是宵禁后巡查行动,因此坊间一直流传 “宁愿衙门口白天拿人,不愿黑皮狗半夜敲门”


别浦看着逐渐被黑夜浸染的周遭和自己,觉得窒息,她被这可恶的命运捆绑,逃不掉死不了,只能挣扎着等着被用完抛弃的那一天,她忽然就觉得好笑,赏?哪里有天上掉下来的赏赐,不过都是拿命来换罢了


临近平南将军府,别浦看见府邸角门处有光晃动,她心思一动,有淡淡的心悸在身体里炸开,驱散了坏情绪,快走几步,果然,一个身形柔和的女子在光中闪现,阿凉提着灯笼,正照亮她归家的路


什么烦恼都没了,别浦心中只剩愧疚,她这不声不响的晚归,定是让阿凉担心了


吴初凉见她全虚全影的回来了,暗暗舒了口气,刚要说话,手便被握住了,别浦一手接过灯笼,一手敞开衣襟,拉着她的手往自己怀里塞:“阿凉我错了,下回绝不会不声不响的,你也是,在这里等做什么,不冷的嘛。”


“无碍的。”吴初凉由着她的动作,柔柔的说:“将军有将军的事情,我明白,我喜欢在这等着,想着将军可能下一刻便回来了,踏实。”


她察觉到别浦情绪上的低落,缓缓上前一步,将额头抵在她的肩头:“我愿意等,无论何时,阿凉都愿意等着你,将军,别怕。”


别浦感觉口中泛起苦涩麻痹着她的唇舌,无法言语,她要怎么告诉眼前人,无法割舍阿凉的陪伴,才是此刻她最深的恐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