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26

作者:edith7
更新时间:2022-12-14 10:14
点击:176
章节字数:225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吴初凉被带进一间宽大厅堂,此刻才被解了上身捆绑


中年男子进入后室,稍后便恭顺请出一位神情孤傲穿着金贵的男人,他上下打量了几眼吴初凉,便坐到了主位之上


中年男子连忙向吴初凉介绍到:“吴娘子,这便是咱们十一王爷。”


吴初凉仔细的盯着眼前这位南庭仅剩的皇族血脉,这一位能活到现在,其实完全得益于当年争权失势被他的皇帝老爹发配到边疆,因而阴差阳错成了南庭唯一尚存的正统,吴初凉缓缓的跪下,磕头:“民女给王爷请安。”


十一王爷此刻脸上才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清了清嗓子道:“起来吧。”


这样的平民女子往日想要见他就是痴人说梦,但现在时事所迫,他也只能委屈自己屈尊道:“听说你毒杀了那女夜叉,吴娘子,你做的不错,待将来本王复辟南庭,定然会好好册封你的。”


“谢王爷!”吴初凉缓缓的站起身,语气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十一王爷觉得有些无趣,他习惯了身边人的簇拥,这女人反应如此冷淡,让他渐渐失了耐性,要不是尚有重要的东西在她手中,他怎么可能与这卑贱小民同处一室


他忍着性子软着口气继续道:“吴娘子,你这些年在那女夜叉身边受尽欺凌,实在是委屈你了,今日你不单为自己报了仇,也为咱们南庭枉死的百姓报了仇,来到此处你便是安全,今后就只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你大可放心,现在可以把那兵符交给我们了。”


十一王爷端着一副和善面容,却发现眼前这女人竟不接话,只一个劲儿的盯着他看,真是放肆,他有些恼了,压着火气,吴初凉再此刻却突然发问:“王爷,您认得我吗?”


“什么?”十一王爷拧眉,这吴娘子长相还算清秀,莫不是他哪夜欠下的风流债?


“王爷不认得我也是应当的。“吴初凉还是紧盯着主坐上的人,看着他的反应,点了点头,又追问道:“那王爷还记得我父吴谦儒吗?”


十一王爷莫名其妙,呵斥道:“你到底要说什么”


“不记得了吗,我父亲给您请过脉的呀,”一抹讽刺的讥笑慢慢爬上吴初凉的面容,她转头望向一旁的中年男子:“王先生也不记得了吗?我父,吴谦儒。”


被称作王先生的中年男人原本满脸疑惑,突然如被恶鬼附身般惊恐大叫:“你,你是!”


吴初凉愈加真诚的笑了:“王先生,你用人之前,都不查一查身家过往的吗?”


恰在此时,屋外凭空炸雷般响起一片喊杀之声,王先生眼中惊恐之色更甚:“不可能,我这一路万分小心,绝不可能有人尾随,你怎么可能把他们引到这!”


原本端坐的十一王爷也发现异处,勃然大怒几步走到吴初凉面前,一巴掌狠狠将她扇倒在地,咒骂道:“你这贱妇,吃里扒外的狗东西,你到底做了什么!”


吴初凉脑内响起针刺般的剧痛,整个人晕眩难忍,匍匐在地干呕不止,却只吐出几口血水,她看着眼前两人因恐惧而狰狞的面孔,心中有一股说不出来的畅快,她一把拽住十一王爷的裤脚,将手心中的粉尘蹭了上去,笑道:“做了什么?我做了讨饭的狗,来咬死你们这群吸血的恶鬼。”


“贱妇!“十一王爷闻言一脚狠揣在吴初凉软肋之上,吴初凉疼的已经发不出声音了,只本能的捂住伤处弓起身子,蜷缩成一团,十一王爷如泄愤般还欲再打,却有几名下属冲了进来:“王爷,先生,北军攻进来了,直往这边来了!”


十一王爷闻言慌了手脚,也顾不得吴初凉了,连声问道:“先生,先生,怎么办?”


王先生还算镇定,听到外面喊杀声中还夹杂着几声狗叫,突然俯身靠近吴初凉闻了闻,明白了什么,心中直呼大意了,连忙冲那两名下属道:“你们两个,快把她扔倒西边水井中,王爷,我们往东边走。”


说罢便仓皇而去,两人带着一群下属在夜色中狂奔,身后已是火光一片,十一王爷一向锦衣玉食,那里受过这等颠簸,刚跑出去没多大功夫,就喘着粗气,连呼慢点,恰在此时,身后阴影中窜出一只毛色黑亮的猎犬,直扑他的裤脚


一队轻骑随后似踏空而来,为首一人只一招便将一个试图阻挡的下属脑袋削了下来,温热的血溅了王爷满身满脸,十一王爷吓傻了,瘫坐在地上,那人自阴影中展现出一张女子英气却杀意森森的脸,火光将她的眸子映成猩红血色,犹如恶鬼索命:“说,那个被带进山寨的女子,你们把她藏哪了?”


吴初凉被投下井时有过一瞬间的绝望,但刺骨的寒意马上就将她激回了现实,她拼命的扒着井壁,尽量让自己的脑袋露出水面,这山中水井并不深,离地面只有一人多高,她挣扎了几下,发现井壁湿滑,靠自己的力量绝无可能爬上去


本是生死攸关的时刻,她心中却莫名的放松,安之若素的望着井口唯一能看到的圆月出神,“爹,娘,弟弟,你们都看到了吗?初凉给咱们一家报仇了,你们开心吗?”


她的脑子有些混沌,却又清晰的感知着内心的愉悦


“你们放心吧,我遇到一个很好的人,她会救我的,她一直待我很好,”月亮被一个人的轮廓遮挡,吴初凉如头一次领心上人归家的少女般羞涩的望了过去,绽放出笑容,“看,她来了。”


等吴初凉被拉出水井,山风更添凉意,让她回到现实,也清晰的接收到身边人如有凝滞的滔天怒意,不知是冷还是害怕,她一哆嗦,软软糯糯的唤了声:“将军。”


别浦满腔的担忧、恐惧、愤怒此刻终于找到了正主,喷涌而出几乎要顷刻砸到吴初凉身上,却被她这小声一唤,轻易卸去攻势,化成一股难言的揪心酸楚


火光映射下,眼前人狼狈不堪,浑身湿漉漉的像极了落了汤的鸡崽,左侧脸颊红肿一片,嘴角还留有血痕,别浦忍了又忍,还是控不住的伸出手指轻轻擦了擦她的嘴角,随后一弯腰,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吴初凉万没想到她能如此行事,刚惊呼一声便已稳稳偎在将军怀里,吴初凉从不知将军力气如此之大,但周围全是军士,两人又都是女子,这成何体统,她一手扒着将军领口铠甲小声嚷着快放自己下来,将军不应声,只低下头静静的看着她,吴初凉畏缩的松了手,躲闪着将军的目光,老实的把自己团成一个胸前的装饰


副将果然没有骗人,将军发火,好可怕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