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意外邂逅

作者:ElleRay
更新时间:2022-12-07 14:41
点击:311
章节字数:640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Blake神情坚定地盯着卷轴。她做得到,她只需要摁下那个烦人的电话键。她要做的仅仅如此。盯了不过一分钟,她便挫败地叹着气打消了方才的念头,把卷轴扔到了桌上。她用双手揉搓着脸,发出了几声沮丧的嘟哝。

“我做不到……”她心想。

过去两天Blake一直试着打电话告诉Weiss真相,真相就是她没有女朋友,但这总以失败告终。她老盯着卷轴长时间发呆,最后又临阵脱逃,更糟糕的是Blake甚至不知道她为何如此害怕。毕竟告知真相应该会让她如释重负,不用再活在谎言之中。

所以她为什么做不到呢?

惊恐发作的感觉从她胸腔深处翻涌而起,Blake抓住桌子边缘,强迫自己做几次深呼吸。这样保持了几分钟,她用力抓得指关节发白,全然聚精会神地吸气呼气。当她完全平静下来,抬眼一看,便注意到了笔记本电脑上的邮件图标闪烁,有新消息。明知山有虎,但Blake还是试探性地伸手点击鼠标,是Weiss发来的邮件通知。

“没事,Blake。就你知道的,可能只是关于稿子的事儿。”Blake拼命找安慰。她点开未读信件,快速浏览了一下之后,她顿感懊悔。


“早上好,Blake:

附件包含即将举办的活动细节,前几天我们讨论过的。我还冒昧附上了详细的行程安排。请仔细阅读,并在本周五之前告知我,你和你女朋友的计划表是否与之冲突。

感谢,

Weiss Schnee”


Blake突然站起身,差点撞倒了办公椅。她抓起卷轴,划到Weiss的电话号码,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又一次,Blake发现自己的大拇指离电话键仅仅咫尺之遥。

“只管打,Blake,只要打给她告诉你不行就好了。告诉她真相。”Blake大声说道,就好像最终她鼓起了勇气要采取行动了。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她的大拇指紧张得颤抖不止。

“靠……”Blake大声叫道,她最终放弃了。她软绵绵地垂下手臂,耳朵也挫败地垮了下来。为什么她做不到?这应该是很简单的事。所以为什么会这么见鬼地难?环顾办公室,她顿时感觉墙面向她倾轧而来。

她得离开。

她的呼吸又一次变得急促起来,她感觉自己仿佛退到了墙角,无路可逃。Blake慢慢地深呼吸着,试图碾碎脑子里疯狂的杂念。‘冷静,Blake,你没事,你只是在家关太久了。呼吸,感受新鲜空气,甚至你可以写写稿子帮助你清理清理脑子。’她默而不语地想到。

瞥了眼笔记本电脑,然而她的焦虑再一次滋长起来,她最该考虑的是Weiss的邮件。

她的金瞳凝视着,并锁定在了她的出版书上,它仍躺在一堆笔记和稿纸上面,还是前几天她乱扔在那儿的,突然一个念头闪过她的脑海。

她快步走向卧室,争分夺秒地脱掉卫衣,换上一条黑色牛仔裤,接着翻出她深紫色的开衫,套在宽松的白T恤外面。把换洗的衣物丢进洗衣篮里,然后她抓起一些必需品就出门了:笔记本,阅读眼镜,装着几只钢笔、身份证和一些现金的小钱包。随后Blake绕道去了浴室,她把头发扎回松散的马尾辫,往脸上扑了点粉打底。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点了点头,Blake最后抓起钥匙,朝她的车走去。

离开车库后,Blake将目的地定在了一个购物中心,在城镇的另一头,有大概30分钟的车程。上次出门也只是为了透透气,那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不过能重访最初启发她创作的小咖啡馆这种憧憬,给她带来了一定的安慰。

或者,至少是她希望如此。

打开收音机调到一个古典音乐电台,她默默地开车,感觉焦虑开始随着每一英里的行进而逐渐消失。


“我们有一位 23 岁的白人女性,右前臂尺骨和桡骨骨折,包括脸和两条小腿在内有多处擦伤。”一名医护人员对着接收器说个不停,而另一名则对着Yang的眼睛闪烁手电筒光线,毫无疑问是在检查脑震荡,而与此同时,救护车正争分夺秒地赶往医院。

Yang想要挡开烦人的手电筒,但她的手臂和身体其他部分都被缚住了。“喂,喂!让我走!你们听不见我说话吗?我说放开我!”不管她喊得多大声,两名医护人员都仿佛当没听见一样。她试图挣脱束缚,但却被紧紧地绑在担架车上。

“不不不不!你必须让我走!让我走!”Yang在束缚中挣扎得更厉害了,泪水从她的脸颊上滑落,她不断恳求,但无人理会。

忽然,就在救护车急转弯时,司机大喊了一声。车身突然间反常地侧向倾斜,尖锐的轮胎刮擦声和喇叭轰鸣声震耳欲聋。车打滑和翻滚起来,两名医护人员猛烈地撞向救护车的一侧,倒在一堆医疗设备中,最终整辆车都翻倒了。

嘭咚

Yang裹着一团毯子从床上摔下来,吓得她惊醒了。胸口剧烈地起伏不定,她试图从噩梦中抽回。

“操操操操操操”Yang注意到自己莫名其妙地被裹在毯子里,不禁发出一阵呻吟。“好哇,知道为什么我动不了了。”她想到,开始挣扎着解开自己,但她从不戴假肢睡觉,所以这变得更加困难。

Yang已经有好几个月没做过那个噩梦了。然而,自从她几天前与 Pyrrha 聊过之后,噩梦就一直缠绕着她。但尤其是那个……Yang浑身一颤,终于从被窝里挣脱,站了起来。她看着衣柜镜中里的自己,发现因为睡眠不足,眼睛布满了血丝,与之相配的还有黑眼圈。

她揉了揉自己的脸,瞥了眼闹钟,对着显眼的时间数字皱了皱眉。“还没到早上六点?呃,不是人该起床干活儿的时候。” 看了一眼床上凌乱的样子,脑海里还残留着噩梦的记忆,挥之不去,Yang不打算继续睡了。

即使她想睡,她也怀疑自己还能不能入睡,因为Yang能感觉到她的皮肤和衣服都被汗水浸湿了。

“好,那就洗澡吧。” 她边说边收起一套干净的衣服搭在肩上,然后去浴室。谢天谢地,她和 Pyrrha 共享一栋两室两卫的联排别墅,所以她不担心会占用浴室。在舒缓的热水沐浴之下,她用去了比平时更多的时间洗澡,但她感觉自己变得更有人样了。

Yang换上一身清新的衣服,肩上裹着毛巾,大摇大摆地朝厨房走去,正好看到Pyrrha穿着上班的正装,已经踏出门半步了。“对不起,我以为你还在睡觉呢。我在冰箱上给你留了张纸条,我要迟到了,晚点儿见!” 红发女人留下句话就匆匆离开了。

“行吧,你也‘拜拜’!” Yang在门口喊道,很怀疑她朋友有没有听到,接着才转身去找那张纸条。很快就看见了,那是一张贴在冰箱门把手上的亮黄色便条。Pyrrha 用一种奇怪但行之有效的方法以保证金发女人能看到它。


Pyrrha笔迹工整,便条上写着:

下班后去Jaune家。很晚才回来。

ps:囤货吃完了,轮到你去购买了。

-PN


Yang哼了一声,打开冰箱,确认除了一些切碎的奶酪、半罐果汁和一吨调味品之外,真的没有其他食物了。Yang叹了口气,关上冰箱。她讨厌一个人购物,主要是因为她总偏好拿一堆冷冻晚餐,忘记了Pyrrha因为严格的钠控饮食而不能吃。

她犹犹豫豫地咬了咬下唇,站了好几分钟,环视厨房一圈,才下定决心,退到房间里穿好衣服。



约莫一个小时后,Yang到达了当地的购物中心,离家大概有二十分钟的巴士车程。周末外出时,她曾跟Pyrrha和Jaune一起来过这里几次。这地方还有一所大书店,不消说,这书店曾多次成为他们游戏的受害者。但书店并不是Yang的目的地。

购物中心的一角有家小咖啡馆,能买到最好吃的樱桃馅饼。Yang觉得在购物前,这是个吃早餐的好去处,因为超市离这里只有短短五分钟的步行路程。走进咖啡厅,Yang深深地吸了口气,闻着熟悉的咖啡粉的香气和糕点的甜味,露出了微笑。

这家咖啡馆,叫Grimm Bean(格林豆),确实小巧玲珑得很。狭小的活动空间,最多只能容纳二三十人,甚至包括了服务员。但她最喜欢这咖啡馆的一点是,它每寸墙都被咖啡海报和meme所占据,上面写着:“听个笑话?此处低咖”以及“具体不得而知,但据化学证明,咖啡是种万能药”,或者她个人最喜欢的:“你喝咖啡,哪能叫拖拉(procrastinating)?那叫喝咖(procaffeinating)!” 但这一次,Yang的注意力却并没有被那些小摆设和咖啡海报所吸引。

Yang的目光立刻被一位女人所吸引,她坐在离门口最远的隔间里。她的一头黑长发扎成了松散的马尾辫;头上的一对猫耳朵,现在往后耷拉着,贴在了头发上。她背对着Yang,所以Yang看不见她的脸,但却能感觉到这个女人明显很不自在,因为一个男人几乎弯腰贴在桌子上尝试和她搭讪。他说得很小声,所以Yang根本听不清他在讲什么,但很明显的是,这家伙说话的时间越长,那个弗纳女孩就越不自在。Yang足足花了六秒钟的时间才下定了决心,她冲着孤零零的服务员招了招手,快速安静地点了单。她即将去做的事很可能是个坏主意,但她之前和Pyrrha聊的不正是让她变得更会社交吗?

“希望我不是自欺欺人。” Yang想到,深吸了口气,硬着头皮,大步朝隔间走去。

“那你是不是打算让我们知道——” Yang拍了拍陌生男的肩膀,打断了他。他猛地朝Yang那边一蹦,显然被吓了一大跳,但Yang却趁机抬起墨镜与他进行了眼神交流。

“嘿,老兄,你挡住座位了,能让让吗?” 她试着装出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接着侧过脸对黑发女人欢快地说道:“宝贝,对不起,我来晚了。” Yang不得不从那人身边擦肩走过,坐到另一个女人的对面,对她眨了眨眼(gave her a wink)。

Yang第一眼便注意到了,那个女人有双勾人魂魄的金色眼眸,此刻正诧异地盯着Yang。从对面坐下那一刻起,黑发女人原本沮丧耷拉的猫耳朵就竖了起来,Yang认为,这至少算是个惊喜。“也太‘喜形于耳(expressive)*’了吧”Yang想到,不禁瞪大眼睛,被弗纳女孩的耳朵惊得呆了片刻,然后才晃过神。

但她并没有注意到,那个男人正盯着她看。“你——你是……”他目瞪口呆。

Yang眨巴着眼睛,差点忘了他还在这儿。‘好吧,好吧……看起来他知道我是谁。倒不如让我的老名气发挥点作用。’她会心一笑。“对,就是我。” Yang回答道,末尾刻意发出个“p”的爆破音。她挑挑眉,甚是疑惑,因为男人依旧站在那里,像一条讨人厌的臭鱼。

Yang不禁皱眉看着他。“喔喔喔所以——哥们,你介意吗?你在这里多少有点打扰到我们。” 从她语气中可以听出一丝不悦。就在这时,服务员来了,还得因为这家伙绕行,才能把Yang点的两杯饮料和一盘馅饼蛋糕放在桌子上。

那男人最后看了两个女人一眼,忽然笑眯眯地离开了咖啡厅。他的反应……绝对出乎了Yang的意料。对于男人因为被女人抢了风头而皱起眉头,或者最起码看起来惊慌失措的样子,她反而更习以为常。这是因为她在咖啡馆而不是酒吧吗?不管怎样,她终于成功摆脱了他。但现在的问题是,Yang发现自己正对面坐着一个颇有魅力的女人,还睁着金色的大眼睛盯着她看。

“嗨,呃,对不起,我不小心看见那个人骚扰你。对了,我叫Yang。” 她越过小桌子,向另一个女人伸出左手。

女人看了她的手好几秒,才试探性地回握。“Blake。” 她的手让人感觉软软滑滑的。她轻轻地跟Yang握了握手,又收回放到自己身侧。Blake的声音和她本人一样迷人,Yang禁不住咽了咽口水。

‘踩刹车啊,Xiao-Long,只是友好交流。你在社交,记得吗?不要泡妞,不然你还不如刚才被你赶走的那家伙……”Yang笑着指了指两人之间的酒水。“好吧,Blake,但愿你口渴了,因为我买了两杯饮料,想要帮忙踹走‘不会让路*先生’。那你喜欢喝咖啡,还是喜欢喝茶?”

有一瞬间,Blake只是静静坐在那里,然后将脸埋进了双手当中。Yang一开始还以为是她一本正经地把事儿搞砸了,但随后她听到了从弗纳女孩那里传来的闷笑声。当Blake抬起头时,脸上挂着微笑,Yang现在知道Jaune遇到Pyrrha时的感觉了。‘噢,Oum*,如果Pyrrha说我是个在劫难逃的女同,那她绝对是个不会让人失望的预言家……’

等她回过神来,Blake已经端起盛着茶的杯子,抿了口茶,同时越过杯子看了眼Yang。“你就像一个骑士。” 她只是微微一笑,但还是让Yang脸红了。

Yang当然挥手否定这个评价。“我是谁?不,完全不需要成为骑士,就能意识到何时有人需要帮助。”

Blake微微偏头,若有所思地盯了Yang一小会儿。片刻后,她又喝了口茶,看着Yang,“那么Yang,你是不是经常去搭救陌生人,然后给他们买喝的?”

“只为可爱的人。” Yang根本来不及阻止自己,就眨着眼(with a wink)说道,顿时慌了。“嗯,我的意思是……啊,不好意思。” 现在轮到Yang把脸埋进双手里呻吟,因为她缺个脑嘴管道过滤器。‘嘴漏Yang。刹车失灵了吗?哦,对了,她还笑了,呜呜呜呜呜呜我真的没救了……”她在心里痛扁自己。

谢天谢地,Blake对此没有意见。“没事。不过,我想问一下,他好像认识你,你认识他吗?” Blake缓缓问道。Yang往后靠到椅背上。说实话她有点吃惊,还让她惊讶的是,他甚至认识她。Yang已经很久没有被陌生人和粉丝拦住要签名或合影了,这点似乎是她为了逃避外界而造成的缺憾。

“噗,不,我以前从未见过他。但是,呃,我是前拳击手,所以他可能看过我的一些比赛或其他什么之类的。” Yang啜了口那杯无人认领的咖啡。“我意思是,我知道不是人人都喜欢这项运动,因为现在大家对 MMA 更感兴趣。但你听说过‘Fire Dragon’这个名号吗?” Yang尽量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不想被她听上去像是在吹嘘。但Blake摇摇头,让Yang大吃一惊,她感觉自己的眉毛都惊讶得竖了起来。“真的吗?” 她开玩笑说,又喝了一口咖啡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实际上,”Blake缓缓开口,“我一直不关注体育,也不怎么看电视。” 她轻轻耸了耸肩说道。

Yang不禁有些疑惑地看着她。“你在说什么?那你怎么跟得上新闻什么的?”

“报纸。” Blake简明扼要地说。“我喜欢读书。” 她又耸了耸肩。

轮到Yang坐着盯Blake看了,一看就是好一会儿。看着Blake的样子,Yang能够想象这个弗纳女孩呆在家里的书房或沙发上,鼻子埋进书里的画面。“嗯,你知道的,你看起来是会享受阅读的那种人。”

Blake又歪歪头,一只耳朵抖动,她微微一笑。Yang打心眼里认为这是弗纳女孩很可爱的“表情”*,但还是把这种想法憋在了肚子里。“你总是猜测你刚认识的人?” Blake道。

Yang忍不住轻笑了一声,整个人松弛了下来,“什么?我说错了吗?”

Blake没有回答,她摇了摇头,绽开了笑容。她们安静地坐了一会儿,接着Blake的耳朵突然竖了起来。“说到阅读,我应该回去工作了。” Blake喝光了茶,然后站起身。

“哦?在哪儿工作?就,如果你不介意我问的话。” Yang也站了起来,连忙问道。

被问到这个问题的Blake耳朵立了起来,用金色的眸子看着Yang,像是在做什么决定,然后她她从小钱包里掏出一支笔。“实际上我在家工作。可以理解为,我要透透气,就来了这里。” Blake的笑容又回来了,她拿起一张棕色的餐巾纸,在上面写了些东西,然后滑到Yang的咖啡旁。“但想到刚刚的情况,我很高兴有机会再见到你,Yang。期待下次。” 最后她给了Yang一个灿烂的笑容,轻轻挥了挥手,走出了咖啡馆。向Blake挥手时,金发女人的脸上还挂着傻乎乎的笑容。

Yang顿了顿,突然意识到Blake说了什么。

“等等……下一次?”

Yang差点扑到桌子上,飞快地抓起Blake写过的餐巾纸,差点把咖啡渣打翻。服务员给了她一个奇怪的眼神,金发女人高兴得几乎要燃烧起来了,压根没有注意到这点。餐巾纸上留下了工工整整的字迹,是一个电话号码,还有有Blake的名字和手绘笑脸。

Yang打开卷轴,拍了张餐巾纸的照片,笑得更灿烂了。“哦,我迫不及待地想告诉Pyrrha这件事!” 她兴奋地叫道,在离开咖啡馆时,拿起还没动过的蛋糕咬了一大口。最后她迈着轻快的步伐向超市走去,一路上都笑个不停。走进店里,说实话Yang都不记得上一次这么开心,是什么时候了。但Blake给她留号码这事儿,让Yang对还能和那个女人聊天而感到兴奋。毕竟她有那么点可爱。

好吧,她在骗谁呢……Blake完全是她喜欢的类型。


Yang推着一辆手推车,坐电梯下到店里,不停地自言自语。


〔注释〕
喜形于耳,原文是expressive,指“形象的,表现明显的”,这里翻译的时候,化用了中文成语“喜形于色”。(3)那里同理,Yang觉得Blake的耳朵也是反映心情变化的“表情”。

(2)不会让路先生,原文是Mr. No Personal-Space,大意指“没有个人空间的人”,结合原文,可以理解成那个男人不会让路,同时还很烦,骚扰别人,侵犯个人隐私空间。

(4)Oum当然是Monty的姓,因为Monty之于RWBY整个世界而言是“创世神”一样的存在,因此后来很多同人都把Oum作为God的代名词。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邦波比
邦波比 在 2023/01/17 11:04 发表

芜湖~写的很好啊,还会有后续的吧是吧是吧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