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第十五章

作者:ElleRay
更新时间:2022-12-07 11:31
点击:199
章节字数:493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天还没亮,Yang就骑车送我到了港口。我们坐在一条长木椅上等待客轮出航,这里可以看见日出。

她去咖啡店给我买了一杯咖啡,还专程带了两个牛角面包回来给我。我猜另外两个蛋挞和几块泡芙已经在半路上就被她解决掉了。她坐到我的身边,像之前一样揽住我的肩,紧紧靠着我。我喂了她一小口咖啡,她抱怨没加糖,太苦了。我瞪了她一眼,警告她不要摄入过量的糖分。她说自己平时一直健身,我完全不需要担心她会长胖。我笑而不语,抿了几口热咖啡。她的脑袋愈来愈靠近我,最后直接栽到了我右肩上,她睡着了。趁她不备,我偷亲了一下她的额头。

过了半小时,轮船的汽笛声把她吵醒了,我正在平板上飞速打字,编写故事。她迷迷糊糊地抬起头,看见我专注投入的样子,有点不高兴,遂站起身就要走。

“Yang,你要去哪里?”我喊住她。

“我要回家咯!”她头也不回地对我挥了挥手。

“我还在这里。”把平板放回提包,“我们还可以一起再待一会儿。”

“那好吧。”她考虑了几秒钟,然后转过身,对我张开怀抱,要我抱她。

我上前去,伸手搂住了她,她也收紧双臂,把我揽进怀里。我们就这样安静地拥抱了好几分钟。

“我希望你可以像过去那几天,和我在一起。”她亲吻我的头。

“我尽力,也许我很快就能回来找你。”我吸了口气,感觉鼻子有些酸,“我很喜欢Vale,也很喜欢Patch。”

我想和你在一起,在一起生活。

“我也可以去找你,不过得等到休假。”说着,她把我抱了起来转了两圈,“我才是你的女朋友,好吧?”

“好啦,好啦,你当然是。”

我们牵着手,慢步走到登船口。时间快到了,她不情不愿地放开我,接着把那本塞满小纸片的笔记本从她的挎包里拿了出来,交还给我。她还专门在本子封面上贴了张便签纸,上面画了一张可爱的哭脸,旁边写着“我等你回来”。我知道她有点难过。但突然间她又抱住我,我听见她在我耳边说:“其实昨晚我没睡着,把你写在本子上的故事看了两遍。”

“难得你会这么认真地读小说。”我开玩笑,“以前借你书看,你还没读完一排就睡着了。”

“那又不是你写的。”

“你是我粉丝俱乐部的会长吗?Xiao Long女士。那你这几天没让我给你签个名,好可惜。”

“不,你在我的身上签过名了。”她笑道,“我在你那里有很多‘特权’。”

我脸红着扯开她,“我要走了,暂时收回你的‘特权’。”可我也很舍不得她。

“好吧,Blake。你会给我发信息打电话吗?”

“会的。”我点头,将一个巴掌大的金色束口小袋塞到了她手里。

“这是什么?”

“你猜,等一会儿再打开。”我握住她的手,“Yang,你下周天有空吗?”

“或许有。”

我有些不愉快,“什么叫‘或许’?那是我画展的最后一天……”我用另一只手绞着耳发继续说,“我希望……你能到场……”

而且那天是你的生日。

“所以Blake,你在邀请我约会吗?”

“嗯……”

我抬起头,想要吻她。她明白了我的意思,于是低头贴住我的唇。我喜欢和她拥抱还有亲吻的感觉,喜欢感受她的吐息和心跳,那是一种不顾一切的热烈,让我感到温暖。

客轮启航的时候,太阳刚好升了起来。我走上登船梯,刚要踏上甲板,她朝我大声喊道:“Blake——”

我回头,看见她正拿着一枚闪闪发亮的东西对我挥手,她眼睛湿湿的,好像快哭了。那是我第一次遇见她时拿走的汽水瓶盖,我想,她应该知道我一直将它小心地保存着。


我站在船舷边,望向日出的方向,打开笔记本,借着阳光继续写故事。


Bella在激流中失去了意识。

睁开眼睛,她发现自己还在海中,不停下坠。她筋疲力尽,除了靠着氧气瓶维持呼吸,她似乎什么也做不到了。

这一次,Shine没有出现,也不会来救她。

她感受到了绝望。不是因为她会死在海里,而是因为Shine不愿再理会她,也不会原谅她。她失去了自己最重要最爱的人。

过了一会儿,她落到了底,这里漆黑一片,如若不是有几只活鱼游过,她都以为自己被抛进了海洋坟场中。奇怪的是,她没有感觉到海水的压迫力,仿佛有股无形的力量推动着她站起来。她轻轻一蹬腿,伸开手臂划动,慢慢往前游。一道强烈的光从前方照射过来,她愈往前,光亮愈强烈愈刺眼。有股热量逆着水流滚滚袭来,炙烤她的身体,拉扯着她进入那道光里,她就像在太空中撞向太阳一般飞蛾扑火。最后白光爆炸,吞噬掉了她。

再一次睁开眼,展现在Bella面前的是一座水下城市的废墟:破碎的巨型石块杂乱地堆叠在海底,海草从其间每一处缝隙里恣意生长起来,爬满石头,占领了这座弃城。城市的最中心有四根石柱立在废石堆里,宛如伤痕累累的士兵守卫着坍塌得依稀只见轮廓的大殿。太阳穿透层层海水照下来,光线炽烈得像岸上的白昼一样;小型鱼群如观光客一样游过,不远处还有几头虎头鲸在一栋倒塌的石楼上盘旋。这里没有人鱼的痕迹。

一瞬间,Bella心里闪过无数猜测,她不知道最坏的结果是什么,只是忐忑不安地往中心游去。

一根快要断裂的石柱下,有一块正正方方的石碑,上面布满了裂痕。Bella伸手触碰碑面,一行字突然浮现出来:“人类不该靠近这里。”

Bella的手指往下滑,接着另一句话出现了:“一切都离开了,被抛下的人鱼会受到惩罚。”

然后又是一句话,但口吻让Bella感觉如此地熟悉:“我一直在等你。但你该离开了,这里很危险。”

Bella顿然明白了什么,她轻轻蹬脚,从水底一跃,朝着光往上游。游回高处,她又鼓足力气绕废墟搜寻了一圈,但无论如何都找不到Shine的身影。

她想,氧气瓶已经撑不了多久了,可是她不甘心,也许只差一点就要找到Shine了。

她折回石碑前,将手再次放了上去。她说:“我想知道,你在哪里?”

石碑回答她:“在你的面前。”

Bella望向前方倒塌得只剩阶梯和断柱的大殿,有根断柱上坐着一个模糊的背影,她很纤瘦,和周围宛如巨兽一般的石头比起来,像泡沫似的,随时会碎裂,灰飞烟灭。

石碑继续无声地说:“你来之前,已经有人死在了这里,我不能让你受伤害。这是我最后一次回答你。”它停顿了一下,“我的心依然还在。我爱你。”

是的,我爱你。她对她说。

Bella睁大眼睛,仿佛有一把利剑穿透了她,她的心脏忽然被击穿,剧痛难忍。她已然明白接下来的一切:

她游到了那个女孩的面前。

Shine安静地坐在石柱上。她闭着眼睛,浅浅微笑着,依旧那么漂亮。可她的头发比以前短了许多,身体像被人伤害过,背部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痕迹,其中一只手臂则断掉了。她什么也不说,只是坐在那里。因为她已经变成了石头,就像用玉石雕刻的塑像,无法再开口说一个字。

“为什么……你不离开?”Bella问道,但是她也没办法说出声,“为什么……要等我?”

她知道,Shine听不见。

“我可以找你,无论你去哪里都可以。我们只是需要时间。”Bella的眼睛涌出了眼眶。

Shine听不见,不会回应她。但她还是发现,在Shine身下,多了几颗珍珠一样的水晶体,那是人鱼的眼泪。

她望见穿透海水照下来的光落到塑像上。她用手轻抚人鱼的脸,想要亲吻人鱼,只是她知道她不能。因为她不能取下呼吸器,不能在深海中离开氧气,就像人鱼只能承受剃去鳞片的代价,像踩着刀尖一样忍受疼痛才能变成人类。

又一次地,氧气即将耗尽。Bella感觉身后的海水开始流动起来,她回头一看,周边的游鱼已经四散逃离,原本平和温驯的水流开始绕着一个点极速旋转起来,形成了狂暴的水中龙卷风。耳边激流涌动,她意识到自己被卷入了这场风暴之中,可已经没有力气逃离。

“我还不能走……”Bella想要大声喊出来,“我要怎么救你?”

但是一切都来不及了。


阳光晒在身上,刺得Bella睁不开眼睛。等她彻底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躺在沙滩上。她站起身,环顾四周,海面依旧平静无波,整个世界安静得好像只剩下她一个人。她张开手掌,几颗水晶一般的小珠子瞬间融化成一滩水,从她的指间流失,滴进了沙子里。就像她用手轻轻抚摸Shine的脸庞,眼泪顺着她的手指落到了干枯的沙漠之中。

这是她最后一次见到金发人鱼,此后,她再也没找到过她。


这是画展最后一天的晚上,还有一个小时就要闭馆撤展了。

美术馆外热闹不已,有支著名的流行乐队伪装成普通的街头歌手在广场的一角“卖唱”,有人起兴领舞,最后这里变成了一场盛大的露天派对,狂欢的喧嚣即使隔着Vale河谷也能被对岸听得清清楚楚。美术馆里则稀稀落落的,已经没有之前那样络绎不绝的游客了。安保不停抬起手腕看表,好像在一分一秒地数着倒计时,计算他们下班回家的时间。

我站在主展厅中心最大的那副画下。我已经忘记我是什么时候画的它了——可能是在某一个阴郁的雨天,怎么也睡不着,于是从床上爬起来提笔就一口气画完了。

我在等Yang,从早上开馆等到晚上,现在即将闭馆。我忽然想起,第一次主动约她去看电影那天,我在雨里一直等她,等到心灰意冷,我依旧没有打算离开,而她终于还是来了。但是望着她狼狈的样子,那一刻,我是希望她失约的。

还有半个小时。早些时候我给她发过消息,不出所料,她没有回复。我想,她又陷入什么麻烦事了,但就是不肯和我说一声,她总是如此。我也同样如此,傻傻地担心她。

最后十来分钟。馆内一楼侧厅和走廊的灯逐次暗了下去,只剩主厅中心几圈还亮着光。画展管理员换掉了工装穿上便服,她从我身边走过,劝我离开,不要再等人了,因为美术馆马上就要闭馆了,我所有的作品也会很快撤下,交由主办方保管并运送回去,我无需担心。

我叹了口气,心底里有些失望。我明天一早就要坐飞机回Mistral,实际上我只是想在回去之前再见她一面,告诉她我的决定。如果这一次错过,那么我们又要等上半个月才能重聚。虽然平日也可以保持无间断的亲密联系,但无论如何都比不上亲眼见上一次好。

我也瞥了眼腕表,还有十分钟。头顶上又有一圈灯光暗掉了,现在只剩下两盏黯淡的壁灯,以及最中间的那盏照射灯——如果连它也灭掉了的话,我就只能离开了。我仰头看向那副画,照射灯溢出柔和的光芒,散落到画上,我仿佛陷入了梦中的场景之中,恍惚失神,甚至没有听见身后传来的脚步声。

“你还在这里。”Yang从身后圈住我问道。

意外地,我没有太惊讶,“我以为你不会来了,Yang。”

“Blake,我答应了你的,”她微微倾头,亲了一下我的侧脸,“我一定会来。”

“让我猜猜,这次约会你是什么原因迟到了……”我轻笑道,“记错时间了?走错地方了?”

“都不是。”她的手臂把我圈得更紧了,“学校有个孩子今天发生了一些事,我一直陪着他。等处理完他那边的问题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所以说,Xiao Long女士你也有很忙的时候……”

她没有再说话,只是站在我身边抱住我,抬着头愣愣地注视着那副画。我想她现在终于知道故事的结局了,因为这幅画画的,就是变成雕塑的人鱼女孩和亲吻她的女潜水员,画外的照射灯就是那轮烈日,照在她们的身上,远远看去,这副画好像要燃烧了。但画中人沉浸在水中,周围都是冰冷的蓝色和深不见底的黑色。我想,这一瞬间,希望、绝望、痛苦、欢乐都交织在一起,投射到了我们面前的画上。

“你为什么要这样画?”她问道。

我垂下头,“或许在重新找回你之前,我以为我们是会错过的。所以这个故事,自始至终写的都是……你和我。我一直很想你,我也一直喜欢你。”

我感觉到一滴滚烫的泪落到了我的手背上。

“但是……我们没有错过。”她有些哽咽,双手稍微松开了我,“你知道,Blake,我爱你。”

“我知道。”我在她怀里转过身,与她四目相对。我鼓足勇气,最后说了出来,“我想……等这段时间的工作结束之后,我会搬到Vale。”

“是嘛……”她突然有点难为情,“你不用这样,我不需要被迁就。”

“不,我只是想这么做。就像这幅画,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它叫《烈日灼心》,有一个编号,是0728。只是我愿意这样。”

她的眼睛很美,就像故事中的深海,波浪翻涌。热泪不断地从她脸上滑落,落到我的胸前,沾湿了我的心。我从她的眼中看见了自己——我曾一度溺死在这片海中。

“Yang,生日快乐。”我说道。

末了,她捧起我的脸,再一次吻我,我也回吻她。这个吻,比我们之前的都要深刻和绵长。我听见外面的音乐变得更加欢快,每一个鼓点都与我的心跳重叠在一起。

美术馆里的最后一盏灯也灭了。她离开我的唇,拉起我的手,朝着光往外跑,仿佛要逃离身后的黑暗。我们跑下阶梯,奔向广场,很快,挤入了跳舞的人群中。她一直没有松开我的手。

“Blake,你想要跳舞吗?”一片嘈杂中,她问我。

“你在邀请我吗?”

“是的。”

我听见自己对她说:“我愿意。”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