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平流层

作者:墨枫流
更新时间:2022-12-07 03:39
点击:2492
章节字数:675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暑假。顾名思义就是在夏天放的假。学生们在高中可怜奋斗一学期后得到的以月为单位的假期。在告别两点一线枯燥乏味的学习生活后,终于迎来了缤纷多彩的夏日生活——


「才不对吧!为什么假期过半了还窝在家里没怎么出过门啊!」听到我的抱怨,同居的青梅竹马投来平淡的目光。


「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唔…平常说的话是有蛮多想去的地方啦,但明日花你这么一问就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起了呢……话说八月中旬有祭典吧?那个时候去看看吧。但现在是不是有点太无聊了呢?」明日花说她随时可以陪我出去,最近店里在装修,不用上班。


虽然我很好奇她为了出去玩所做的功课,但明日花并不常将『想邀请悠酱出去玩了』的样子展现出来,我也不是很懂原因,不过她有这份心意倒是真的。


「之前水族馆那次明月花不是做了准备吗?还有没有其他的地方?」顺带一提,那天过后我们又去了一次水旅馆补全了遗憾,明日花推荐的路线十分有趣,可以从浅海一路看到海底,而且从灯光变暗的那一刻起,她就一直牵着我的手了。那里的果汁味道不错。海盐柠檬味我很喜欢,明日花买的薄荷葡萄味也很好喝。


她的脸上展现出不好意思的羞涩,显然是难为情了呢。


「我想到的地方都是…适合异性朋友一起玩的啊…感觉思路偏掉了。」


哦~是异性朋友玩的啊。那不就是情侣一起玩的吗?


「原来明日花想的地点不是用来 appointment的而是用来date的吗?」


明日花马上就切换成娇羞形态,脸上的红晕像是喝醉了一样。


「唔哇…明明想到了那么委婉的表达方式的就不要戳穿了啊——」啊抱歉抱歉,我不是刻意要打破少女的粉红色约会幻想的,是我说话不过大脑。


我还在想怎么样去圆场时,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发现是许久未联系的濑连同学。


「喂喂?这里达奈悠?有何贵干?」


「这里濑连玖……你们要去迪O尼吗?」


「……哈?」





几十分钟后,我们来到了号称东京迪O尼但实际上在千叶县的东京迪O尼门口,濑连同学和长琴同学就在这里接应我们。明显的身高差让我一眼就分辨出来了。


「啊,来了来了!久等了——」我小跑向她们,明日花跟在我身后。


今天的濑连同学穿着一身粉红色的洋装,整个人看上去轻飘飘的,领口处还扎了一个小蝴蝶结,细缎带扎成的结会随着本人的移动略有跳跃,十分灵动活泼。话虽如此可本人是个刺头啊……眼神可以杀人的在我身边她可以算是首屈一指。旁边的长琴同学做了一个和濑连同学一样的发型,平日里黑长直的冰山美人多了分俏皮可爱——在她笑的情况下。下半身则是一条白色长裤,突显了她的长腿。比起明日花来都还有过之的身高更是锦上添花,她们两个光是站在一起就有极强的存在感。


「来得好慢。」我说了吧?濑连同学一张嘴就是一根矛,每一句话都带着刺。这可是减分项哦!虽然只有在真正的朋友(?)面前她才会这样展现出真实的自己,这也算友情的证明(?)吧。


「毕竟从东京到千叶的电车间隔有点长呢,突然出门难免匆匆。」


「算了。」她摆摆手以示原谅,该说很大气吗?「她带我去料亭吃饭时抽中了两张迪O尼的双人约会券,就想着把你也叫出来了,反正不用也会过期,就当物尽期用吧。」中途好像听见了不得了的词汇,我也还没去过料亭呢!听说银座有几家……还是新宿有几家名店来着?总之下次去看看吧。


「那还真是感谢啊。」


「双人约会券……」我好像听到明日花在嘟囔着什么,但时不我待,当好好享受才是。我拉起明月花的手,跟着濑连她们走向检票口。


「一开始还以为只有情侣才能用,没想到两个女孩子同行也可以呢。」进到迪O尼真正的门口后,濑连无意间说出来,但随后被长琴同学指出『我们本来就是情侣吧』。这种话让她很难为情,我说你今天明明穿了那么可爱的衣服,脸上的杀气能不能收一收?这里好歹也算公众场合啊。


「要真只有情侣可用我和明日花可就要收费了呢。」眼看气氛不对,我在一旁搭腔。但她似

乎很震惊的样子,转过头来对我说话。麻烦先把表情摆好,傩面(一种面具)很吓人的!唱戏的时候戴一下就足够了!长琴同学也应该不希望她这么凶悍,伸出手揉了揉她的脸。


「你们没有在交往?」


在我们之中弥漫着一股无言的尴尬。


「…没有啊。」我看向身边的明日花,她正红着脸发怔,意识到我的视线后她慌忙地摆起手。


「没——没有啊!」她的第一个音节破音了。似乎发觉了这一点,她赶紧咳嗽清了清嗓子。濑连向我投来鄙夷的目光,我是又做错了什么吗?拜托能不能直接点出来?


啊。一个个都露出复杂表情的话怎么都搞不懂好吧。


「周围的人不怎么和你聊恋爱话题吧。」她向我确认,我点头以示肯定。眼看这个话题要深入下去,长琴拉住濑连的手向导游处迈步。


「别让她们太过困扰。」而濑连仍有不甘心之态,她回过头来看着我,但人又在往前进,就像被妈妈拖走的小女孩。


「可是这样太磨叽了吧?明明——!」濑连正要说什么,长琴用我们也可以听见的声音对她说:


「只要你对她们再说一遍类似这样的话,信不信我当场把你提起来热吻一分钟。」


「噫!」她瞬间闭了嘴,露出小狗的神情,弱弱地点了点头。果然是一物降一物。


我看向明日花,而她还有点慌张,不敢直视我。


「那我们走吧?」


「唔…嗯。」我牵起她的手跟上前面两人的步伐。


「you……悠?」她似乎很惊讶于我现在的举动。毕竟刚刚闹出了此等乌龙。但没有关系。不论如何,明日花始终都是明日花,这一点始终不会改变。只要是这样就够了。恋爱那种模糊的东西我不是很懂,但谁又能分清咖喱与煮过头水分蒸干的炖菜呢?只要在一起会开心就够了不是吗?


「你不是说我会走丢吗?那牵着手不就可以避免这种情况了吗?」我冲着她笑了笑,明日花浅色素的眼眸在阳光下激滟着波纹。


「那么,明日花就不要把我弄丢了喔?」


她坚定地点了点头。一句玩笑话别当作托付终生啊喂。


「我一定,不会把悠弄丢的。」


她的手有些发烫。


……


「所以说,来迪O尼的第一个项目竟然是跳楼机吗!」望着长琴同学所指,我有点傻眼。而她身旁的濑连脸色有些发白、不考虑女朋友的感受真的好吗?


「濑连同学看起来会有点不舒服呢……不要紧吗?」出于同行者的担忧明日花问。


「不会的。她每次害怕之后晚上都会特别黏人倒不如说正合我——」她最后一个字没说完被气急败坏狗急跳墙的濑连捂住了嘴。


「讨厌啦!还不都是你害的!」


长琴扒下她的手,说道:


「意。而且还不是你没有战胜内心的恐惧。」


看着她们打闹的样子连我的紧张感都有所衰退了呢。这么想的我猛然意识到了——


「姑且问一下…这东西有多高?」


「150米左右吧,也可能只有100米。一点小误差不重要。」怎么可能是这么高的啊,骗人也不带这样吧。


「这是一点?!」濑连同学精准吐槽。


「本来就差不多吧。根据自由落体公式从100米自由落体差不多是4.5秒,从150米自由落体也就只有5.5秒左右,相隔一秒当然不算什么。当然爬升的过程也许会很前熬,但也因此

可以从更高处俯视人类不是吗?那词少小的和虫子一样的……」


「原来还有反人类倾向!而且不是这么算的吧?跳楼机和跳楼不一样好吧!中途就会减速,不然手脚会被风吹断的!搞不好连脖子都会!」


「所以只是理论计算而已。生活往比理论复杂的多。嗯…手脚都失去吗?要不下次试试捆绑play?」


「才不要咧!上次那个已经是我的底线了!底线!」


「底线就是用来践踏的。」


富有冲击力的词一个接一个地涌现,她们的生活还真是丰富多彩。


「明日花不会害怕吗?」


她摇了摇头。


「我对这些东西都没什么,抵触心理,倒是悠会有点怕吧。被发现了吗?其实正常人看到

这种设施都会有点害怕吧。该说是武者震吗?但非要上的话也没有关系。


于是我们加入了排队的队伍。想感受刺激的人意外的多,人群排成一列,Z字形果然节省空间,耳旁是正在体验失重感的旅客们放声的尖叫。


「近距离观看的冲击力实在是太强了,而且居然不是一降到底,那东西降到中途居然还会紧急制动后再次爬升!这么可怕的刑具果然还是……」


「一降到底就一点意思都没有了吧,就像一口气让你去了没有情调一样。」似乎语出惊人就是长琴的设定,这位冰山美人的内心居然如此狂野!


「不要用奇怪的类比好吗?」真亏濑连可以消受这么浓烈的爱意,如果是我的话肯定会精神不振困扰至极吧……『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就是这么用的没错。明日花也咂了咂嘴,吞了口,看来也是被惊住了。


总之我们就在一片详和(?)的过程中跟着引导走上平台。站在底部抬头向上看,只会觉得这根涂得花花绿绿的柱子直指天穹,太白君所作的『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也不过如此吧。


「请大家检查好安全带,护手等安全装置是否扣死,本次游玩项目即将开始——」


引导人员提醒我们做好自测,我试了试,没有发现问题。


「我说…这卡扣是不是有点松?」我旁边的濑连如是询问。工作人员察看以后表示并无大碍。她不安地上下摇晃着扶手,看得出来的确扣住了。


「你要是害怕可以抓住我的手。」长琴同学终究是不忍看她太过应激的可怜模样而伸出了援手(字面意义上的),濑连这时倒是很坦率地接受了她的好意。


「悠也可以牵住我的手哦……如果你害怕的话。」明日花有样学样地尝试成为护花使者,我也欣然接受。


「害怕的时候会的。」


「那你现在……不害怕吗?」这家伙意外地很黏人,但态度又极不坦率,搞得我才像是姐姐一样,明明她大我整整一岁。


「我现在害怕的话明日花会很高兴吗?」我打趣地看向她,很明显她乱了阵脚。在旁人看来应该是一个美少女在害怕并期待着接下来的项目,但其实不然。


「啊,不是这个意思!」她还要辩解什么时,机器隆隆开动,我下意识地屏住呼吸。濑连同学的反应更为夸张,明明离地不过一米脸色就已经开始发白了!真的没问题吗?!


出于对友人的关爱我握住她另一只手,好多汗啊,与其说是很紧张,不如说是害怕到了极点。


「z,zen…zenmo会这么恐…恐怖…就像被夹娃娃机捏起来一样……」这个时候还能想出修辞只能表示对她文学功底的佩服了。机器逐渐上升,人群的声音慢慢远离,的确有点高了。


「现在…害怕了吗?」明日花弱弱地征询我的意见。说实话就算忽略这句话背后所蕴含的深意我也没有感到很害怕,所以我觉得应该实话实说。


「不害怕哦?」


「哦,哦…。」她的声音里似乎带有淡淡的失望。


机器继续上升,濑连的手抓得更紧了,她的嘴唇也在颤抖。


「唔…早知道就算死也不答应玩这个了。」


「现在反悔也没用了哦。」长琴出言提醒。


「现在…有没有害怕?」明日花又问。身旁有个更害怕这个的人在,感觉甚至还有点轻松?虽然幸灾乐祸不是好品质,但曾旅居仙台的中国文学家说过人是喜欢痛打落水狗的,所以这是人的天性可不能怪我咯?


「并没有哦。」她的表情愈发黯淡。就好像一口猫对主人翻出肚皮在地上打滚却没有得到理睬一样,明日花似乎也可以耷拉下不存在的猫耳。


『TONG』的一声,跳楼机升到了顶端,安装在顶部的音响所发出的欢快BGM也听不见了。我俯视地面,才真的有浮空的感觉。远处是繁华到视野尽头的高楼大厦,蓝色的天空从夹缝里渗出,有如被裁剪成一片一片。今天的云也很少,天色晴朗。


正在我思考这些的时候,感觉我的手被抓住了,不必说定是明日花。


「……我有点害怕了。」她的声音有些犯别扭,难为情的同时又有点不满。正所谓『山不过来,我就过去』。一旁的濑连忍不住发出吐槽。


「为什么你们现在那么平静地打情骂俏啊?好歹重一下跳楼机的唔哇啊啊啊啊———」她话还没说完机器就启动了,可见机器不是很尊重她。


地面飞速贴了过来,绑起的头发向上飞起,扯得有点不舒服,但这都是小事,更痛苦的是下坠时无所依靠的空虚与失去重力却因其而受到牵引的无力。心脏猛得抽动,肾上腺素也在分泌,让我的知觉变得更加敏锐。但我倒希望知觉要迟钝点为好。


「唔哇哇哇——」我也叫了出来,人在兴奋的时候喊叫是全世界共通的,濑连的手抓太紧了好痛!


落到中途就停下来的跳楼机给了我们一丝喘息的机会。我看向明日花,她正用空闲的手整理落到额前的碎发。

「这不是完全不害怕嘛…」我不由得感慨。她听到以后捏了捏我的手,并没有汗的感觉,反倒是左边的人汗如雨下。我想掏出纸巾帮她擦一下,却想起来随身物品都已经寄存了。


「害怕哦。」


「没有说服力呢。」我向濑连那边努了努嘴。


「那才叫害怕。明日花把头伸出来一点,就下意识地叹了口气。


刑具继续上升,又随即落下,周而复始。一次会害怕,两次会惊奇,但重复多次也就麻木了。到了最后,就连濑连的惨叫就变得低微(可能是变成了无意识地哼哼)。至于长琴同学嘛,她从头到尾就没什么反应,甚至可以闭目养神,也真是佩服。


之后我们搀(扛)着软成一滩的濑连坐(瘫)在长椅上,面如金纸的她用了很长时间才反应回来。


「呼啊……」结束了灵魂出窍状态的濑连开始赞美大地,虽然她的语言系统还不足以支撑她说出完整的句子,只能嘟哝「脚踏实地」之类的。


「我去买果汁,潮田同学就留下来陪着玖吧。」长琴同学看向她,明日花点了点头。


「明日花想什么味的?」


「嗯…葡萄味的吧。」于是我和长琴同学去买东西,给了她们独处的机会。





「那么…怎么说呢…」身旁比悠还娇小的濑连突然开口,我下意识看向她。察觉到我加入了聊天频道,她扭过头来看着我。


「可能是我多管闲事了,总之接下来的话你不要告诉任何人,尤其里美原。」在我点头后她直言不讳地打出一记直球:


「你喜欢达奈吧。」


「!」我自认为在别人面前有好好隐藏的,难道是说她天赋异禀?


「…这应该是一看便知的…包括你现在的表情。别的我不知道,但只要和达奈有关的,你里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她看我这不成器的样子,叹了口气,继续说:


「其他的就算了,我也不能做什么。只觉得你和美原很像。」


「……哪里像了?」结果她一副傻眼的『你真的要我说出来哪?』的样子。


「真要我说?你没有自觉?」我摇了摇头。


「是欲望啊……你真的不知道你看向达奈的时候眼里像是要烧起来的可怕欲望吗?能不被吓跑的也只有天然到有点傻的达奈了吧。」


被戳穿了。如坠冰窟的恶寒从脊背升起,盛夏的阳光仿佛已经远去。我真恶心。好想吐,自我厌恶感极度上升。别人都看得出来的目光,悠不可能没有察觉吧。而她却仍处于我身旁,不会躲开……我越发被纯白的她所打动,同时也意识到,再淡的灰色,也会让白纸覆上污垢。


忍不住抱起头来,不想面对这个现实。濑连似乎很焦急地摇晃我,


「喂——喂!别这样,你摆出这副窘样美原肯定会知道我说闲话了啊!我可不想出事,

振作一点!」


「唔…抱歉。」我深吸一口气,让郁结的空气从肺里挤出。头脑稍微清醒了一点。


「真是的,你也就这点和她不同啊…」


「?」


濑连的神情忸怩起来。「就是…就是那个啊。」


「哪个是哪个?」


「啊……非要我说出来吗?就是那个啊!美原她的变态发言!」看到她自暴自弃地说出口以后我有点感到抱歉。


「她经常想怎样做怎样做的,总之就是各种各样的!还说什么我从小学就对你OOOO了,所以现在我要一一实现这种话!反正就是说啊……你是那种会把欲望深埋在心里的那种人,这一点和她刚好相反啊。濑连的脸因为羞耻上有些发红,说起来几乎很少见到悠脸红呢。


「所以说啊。你缺少勇气啊,太在意别人的目光了。美原她是与你相处的极端,这点倒是希望她改一改,不过希望渺茫呢…反正就是该上的时候就要上,别在来不及的时候后悔。」所谓忠言逆耳,但我不觉得听了不舒服,这个外表一身刺的女孩,说不定,不对,其实是个很温柔的孩子。


「嗯。我知道了。可是……」


万一说出口,却得到了相反的结局,我和悠之间脆弱的平衡就会被彻底颠覆。


「说了不要犹豫啦!那么磨叽怎么追求女孩子!」她操着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话发表着大人般的见解。从小孩子的身体里说出来的正论让我忍俊不禁。


「谢谢你啊,濑连同学。」


她哼了一声。「这算什么,举手之劳而已。而且别人沐浴在你强欲的视线么久都没有逃跑还把你带到家里是什么意思你不清楚吗?虽然可能是无意识的但这同样也证明她对你是有好感的吧?」


这么一想,或许没错。毕竟我一路走来干了不少出格事,但悠总是笑嘻嘻地以广大的胸怀和娇小的身躯包容我。或许我也应该向前迈出一步。


哪怕前路未知。


「话说回来,长琴同学对你提出那么多要求你都接受了,其实濑连同学你自己也是喜欢这样的吧?」心情放松下来后,我忍不住打趣道。她的表情立马抽搐起来。


「别…别把我和那家伙,那变态混为一谈啦!」


终究还是个孩子啊,我不由得想到。


的确,时间不多了。得快点才行。





「我回来啦~」远处传来悠的声音。我抬头一看,少女手上端着两杯饮料,一杯青苹果汁一杯葡萄汁。她喝了一口葡萄汁后递给我,


「有点酸呢~」


「额…」我盯着吸管,迟迟不敢下嘴。


「明日花要不要喝下我的?」悠把另一杯果汁递过来,杯中水位明显要低一些,她肯定喝过了。


我忍不住看向她们那边——玖和长琴同学若无其事地间接接吻,果然她们两人是相性极佳。


「那好吧。」我凑过去。


酸酸甜甜的。


「明日花和濑连同学的关系是不是变好了些?」悠不经意地问道,我和她对视一眼,笑了笑。


「才没有。」「应该吧。」


「!!」她一脸惊愕地看着我,我才意识到似乎犯了个大错。


「我们去趟厕所。」长琴扯起(扯起)玖,向厕所走去,留下正在懵圈地挥着手的悠和充满歉意的我。她的哀嚎越来越远。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随缘O
随缘O 在 2022/12/05 23:43 发表

好看好看!

显示第1-1篇,共1篇